第六十三章 找茬

第六十三章 找茬

时间:2021-11-25 23:16:10来源:

第六十三章找碴直到好事者给楚家通风报信,楚吴氏带着一家子大大小小来的时候,楚满香了是衣衫零乱,头发组织松散了。脸颊上发肿着,还带着几条带着血丝的划痕,也不明白是谁趁乱在她脸上挠的。与她相比较,何嫂子真是是非常干净干净整洁多了。仅有衣服头发有些乱,那但是与她相比,何嫂子简直是干净整洁多了。只有衣服头发有些乱,那还是她打架打舒坦了后来自己拽的,脸上也有些伤痕,除了一条最深的,其他地方都没事。林氏和庄大娘更是毫发无损,正在一边查看何嫂子的伤情。。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找茬

第六十三章找茬

等到好事者给楚家通风报信,楚吴氏带着一家子大大小小来的时候,楚满香已经是衣衫凌乱,头发松散了。脸颊上红肿着,还带着几条带着血丝的划痕,也不知道是谁趁乱在她脸上挠的。

与她相比,何嫂子简直是干净整洁多了。只有衣服头发有些乱,那还是她打架打舒坦了后来自己拽的,脸上也有些伤痕,除了一条最深的,其他地方都没事。林氏和庄大娘更是毫发无损,正在一边查看何嫂子的伤情。

这样一对比,楚满香更加凄凉可怜了。

楚吴氏气得嗷叫一声,就扑了过来,搂着楚满香哭骂道。

“哪个天杀的,敢打我的闺女,死了全家的玩意儿啊!不得好死啊!黑了心烂了肝的啊……”

楚吴氏上来就是一顿恶毒的诅咒,听得何嫂子几人眉头紧皱。

实在听不下去了,何嫂子上前吼道:“号丧的,滚回你自己家去号,别在我家大门前撒泼。”

楚老太一生刁蛮,当了婆婆之后更是无法无天,也就是在林氏手上吃过亏,啥时候被人这样骂过,当即就跳脚起来与何嫂子对骂。

林氏看她实在越来越不像话,转身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出来,“啪”的一声,那把菜刀就钉在了何家的木门上。

“楚老太,楚满香,我林氏已经与楚家和离,再不相干。你二人今日不问缘由,就上门打骂,还牵连其他人家。今日,你们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了,那就谁也别走了。”

楚吴氏看到林氏手里的菜刀,就条件反射的脸皮一抖。楚满香没有见过林氏耍大刀的样子,只知道自己娘亲忌惮林氏,却不知是什么样的原因。

此时看林氏甩了一把菜刀出来,虽是心里恐惧了一瞬,可是内心深处还是不信林氏会就此砍人的。

当下站出来就对着林氏开口叫骂道:“你这个**荡妇,还敢让我们说明白。你自己既然不怕羞耻,那我们就给你说明白。你在楚家多少年,可曾为楚家做过贡献?你手里一手绣活绣的好,却从不肯教楚家的女儿。如今刚刚和离,到了别人家暂住,就立刻吃香的喝辣的。你要不是从楚家偷了钱财出来,还能是因为什么?难不成你真的当了婊子赚那肮脏的钱?”

听到楚满香的话,林氏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个楚家养尊处优了多年的外嫁女儿,不会是吃饱了撑的,把脑子撑坏了吧!

她诧异道:“所以,你就是因为这莫须有的原因,就上门来讨打?”

听到林氏的话,楚念柒喷了。她为啥觉得自己的老娘有点调皮可爱呢?

果然,人群中,也有人觉得可笑的人笑出了声。

庄大娘看两方都冷静了下来,连忙说了一句公道话:“满香,林氏与你三弟和离的事情是里正和众位村中德高望重的人见证的。都已经签了和离书了,还有什么好闹的啊?况且,你一个外嫁女,回到娘家这么闹,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听啊!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家孩子想想啊,秀英也一年比一年大了。”

庄大娘的话句句在理,可是楚满香记着她刚刚拉偏架的事情,已经把她记恨在心里,根本听不进去。

这还真是有点冤枉庄大娘了,她拉的架,和林氏比起来,实在不算偏架了,期间还阻拦了好几次何嫂子对她“致命攻击”。

可是楚满香这人,为人不识好歹,是她的一大特性。

于是,她恶语对向庄大娘:“滚,你这个老刁婆,刚刚还歹毒的和她们一伙儿,这会子又来装好人,猫哭耗子假慈悲,假仁假义。”

庄大娘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嘲讽辱骂过,她待人和善宽厚,就算对儿媳妇也是这样的,可是如今却被人指着鼻子骂。

一时之间,竟是气得身子晃了晃。刚刚过来的杨大郎的媳妇儿王氏一看婆母差点摔倒,赶紧跑过去搀扶着。

倒是一直躲在人群中的杨二郎媳妇儿眸子闪了闪,又往后退了几步,趁着没人注意的功夫返回了家中。

林氏搀着庄大娘,抬头的功夫,正好看见刘氏远去的身影。她眼神晦涩一闪,却没有对庄大娘多说什么。庄大娘这个二儿媳妇,似乎一开始就对自己有很大的敌意。

只是婆母差点倒下,她都不来看一眼,反而转身回家,这举动着实让人寒心。

林氏不再看向那远去的冷漠身影,把视线转向了楚满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这句话的含义,今天在你身上,我算是见识到了。不过我很疑惑,你哪里来的脸质问我。说我偷楚家的钱财,捉贼拿脏,我从楚家离开的时候除了身上的衣服可没带任何东西。反倒是你娘家那一窝子人,在我离家之时,偷了我屋里的东西。这事,那天在场的村民可都是可以作证的。”

林氏转向楚吴氏,冷漠开口道:“我不知道你跟你的女儿说了什么,她就来发疯。但是我可提醒你,家里有个读书人,还是要立身为正。免得贼偷的名声传了出去,偷鸡不成蚀把米。”

楚吴氏被她看的心下一凛,心中有怒不敢发。当下也恼恨,这个闺女这是怎么了,今日行事怎么这么没有分寸呢?自己就是去厨房看外孙女的功夫,怎么就出来找林氏的晦气了呢!

楚吴氏正想要把女儿往回拽的功夫,里正和楚有方来了,后面还跟着楚子安。

一看就是楚子安这个小子去搬救兵了。

楚满香是在这个村子长大的,对于里正的脾气秉性还是有些了解的。她也是这些年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了,竟然把这位给忘了。

她一个出嫁女,跑回娘家村子来闹,肯定为人所不容。

果然,就听逐渐走近的里正说道:“楚满香,你这是做什么?你一个外嫁女,回到娘家不说本本分分,也不能如此放肆,跑到何家来做什么?”

“里正叔,我不是故意闹的,是林氏,她偷了我家的钱财。”

“楚满香,你别血口喷人!”

“楚满香,说话要讲究证据,要是没有证据就是污蔑。”

听到楚满香的话,何嫂子和林氏一起反驳道。

里正虽然不喜欢林氏,但是和离那天发生的事情,村里的人都在看着,他也不能徇私。

听到这里,里正问道:“楚满香,你说林氏偷盗你楚家财物,你可有证据?”

楚满香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当然没有证据,她只是靠着自己的臆想和苏氏的引导而已。这会儿,她也渐渐冷静下来,觉察出自己的不对来。

可是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她如此狼狈,如果承认了错误,她岂不是把面子里子都丢了。

于是,她嘴硬道:“她是离了我们楚家才吃香喝辣的,不是偷了我楚家的钱,她一个妇人,怎么赚的钱?”

听到她这话,人群中有人嗤笑,这个楚满香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林氏也冷笑道:“原来就是靠着这般猜想,你就来上门闹腾,你楚满香的脑子是被狗吃了?我怎么赚的钱,关你什么事?”

有那三观较正的村民,就开口帮着林氏说道:“就是啊,人家怎么赚钱怎么能告诉你呢?都已经和离了就没关系了。”

“就是啊,也不能因为人家赚了钱,就说人家偷你家钱财吧?”

“这楚家行事也太霸道了,秀才妹妹就是这样的?”

楚满香这番行事已经有些影响到楚梁的名声了,只是当她心生后悔的时候,一个声音又打断了她的沉思。

“问问怎么赚钱又咋了,咱们河下村这么穷,要是有赚钱的法子当然得拿出来,大家伙儿一起发财了。”

此言一出,现场都静了。

说话的是闫翠梅,她的为人,谁不知道,最是自私无耻。眼下却说得这样大义凛然,正义无私。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言而喻。

然而,自私是人的本性。谁都想要对自己好的。

如果有机会知道她们赚钱的法子,谁会放弃呢?

于是,现场再没有人开口为林氏母女辩解说话,反而都是看着她们,隐隐有一种逼迫之势。

这阵势,看的林氏母女等人一阵心寒。

这就是她们所在的村子,冷漠凉薄。

林氏内心冷笑,抬眼看了一眼里正楚有福。这位里正不是一向自诩公平正义吗?不是读书人吗?看看这群人的姿态,不知道他给什么反应。

楚有福自然也收到了林氏的目光,可是他却避开了,咳嗦一声,没有反应。他也有些心虚,可是他又觉得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整个村子,林氏怎么能那么自私呢?

这位“公平正义”的里正,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楚有方看到这里,对楚有福也是很失望,这个里正,怎么越老越糊涂啊!

他呵呵一笑,说道:“大家真是说笑了,难道你会把自己家赚了多少钱说出去吗?你们家里也有做木匠活、泥瓦匠的,怎么不见你们把手艺传出去啊?”

庄大娘也接着开口道:“就是,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没听过这么离谱的事情。”

何嫂子更是泼辣:“怎么地,人过日子狗当家啊?你放几个屁还要往外招呼招呼?”

几个人的话像是往一群沸水中倒入了一杯清水,温度终于降了下来。大家被那贪欲蒸红了的脑子,也渐渐冷却。

有些人,都愧疚的低下了头。

然而,还是有那冥顽不灵的棒槌,还想窥探别人发财的秘密。

这个非常顽固的棒槌闫翠梅听完楚有方的话,补充道:“那不是我们没有那手艺吗?要是有,我肯定教给大家。再说了,这手艺和法子可不一样。林氏,你倒是说说,你有啥赚钱的法子啊?又不耽误你啥功夫,还能让大家都赚钱,有啥不好的。”

还有人跟着闫翠梅说道:“说得对啊,那老何家和老杨家是沾上你们的光了,自然是向着你们说话。都是一个村的住着,凭啥就只让她们沾光啊?”

要是以前,林氏还想应付应付,但是刚刚,她已经对这群人冷淡了。

自己的日子,她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别人管不着。

“怎么,大家伙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家里有点儿东西还都得交出来是怎么地?里正大人,大夏律法有这么说吗?要是有,我立刻照办,但要是没有,可不要怪我上衙门告一告这擅闯民宅的罪了。”

村民们听到这话,都有些心惊林氏的硬骨头,纷纷不情不愿的走了。

97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作者:微生妙言类别:奇幻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