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炫耀

第六十二章 炫耀

时间:2021-11-25 23:16:10来源:

第六十二章显摆仔细一看把众人的心思都挑了出来,田秀英不紧不慢地张口道:“这个东西叫做香皂,你们当然是不明白的。这块香皂,而如今了是镇上富贵荣华人家夫人小姐人手必备品的像东西了。用了这香皂,不仅也可以肥皂洗手,并且除了护肤保养的功效。两块香皂,就得两百文,这还听到她说香皂的价格,楚萱儿和楚杏儿止不住得倒吸一口凉气。。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炫耀

第六十二章炫耀

一看把众人的心思都挑了起来,田秀英不紧不慢地开口道:“这个东西叫作香皂,你们肯定是不知道的。这块香皂,如今已经是镇上富贵人家夫人小姐人手必备的一样东西了。用了这香皂,不但可以洗手,而且还有护肤的功效。一块香皂,就要一百文,这还只是普通皂的价格。要是换成了更高一档的精品皂,就要三百文。”

听到她说香皂的价格,楚萱儿和楚杏儿止不住得倒吸一口凉气。

太贵了!太贵了!

这能买多少个鸡蛋啊!

就是楚玉儿眼里也不免含着羡慕,这么贵的东西,姑姑都舍得给田秀英买,她什么时候也可以拥有一块啊?

倒是楚莲儿,笑着问道:“秀英姐姐,那你手中这块肯定是精品皂吧!我看五姐的手都光滑了不少。”

田秀英脸突然僵硬了一下,不过又瞬间恢复了正常,刚想开口回答。楚玉儿打断了她的话:“怎么可能?姑姑怎么舍得花三百文买一块香皂给她玩,我看是普通皂就不错了。”

楚莲儿又假装疑惑道:“不会吧,我看姑母很疼秀英姐姐啊!”

本想实话实说的田秀英被楚玉儿姐妹两人的话一激,心里徒然升起一股气,头脑一热,开口道:“我娘怎么就不可能花三百文给我买了,我的这个就是精品皂。没见识的乡巴佬,你连一块普通皂都不会有。”

田秀英的话让楚玉儿恼羞成怒:“你说什么?你说谁是乡巴佬?下贱的商贾,我爹是秀才,我们是书香门第。”

两个都是见识不多的小姑娘,因为嫉妒心和虚荣心的作祟,战争突然爆发。不知是谁先动了手,你推我一下,我拽你一下。二房的姐妹赶紧拉架,不知又是谁绊了谁一脚。一个倒下了,拽着另一个人也倒下了。

地上还放着那个田秀英让楚萱儿做示范用的洗手盆,盆子里的水还没倒。

“哗啦”一声,几个人都被盆子里的水沾湿了衣服,其中又以田秀英最盛。

几个人都是狼狈不堪,只有站在外围的楚莲儿一丝不染,仿佛方才的混乱与她毫无关系。可是她的脸上挂着可以湿面的泪水,谁也不能否认她的担惊受怕。毕竟,她还小呀!

“哇!”

不知是谁的哭声响起,接着又来一声。片刻之间,整个小厨房,闹声一片。

楚吴氏闻声而来,看到厨房一片狼藉,叫嚷着上前,在一团人影中,抽出自己最疼爱的外孙女,扶了起来。

至于那些遍地的孙女,楚吴氏看也没看,甚至把楚萱儿还甩到了一边,就因为嫌她碍事。

随后而来的李氏看到这一幕,不禁撇了撇嘴。

这个婆婆是真冷血,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也是凉薄至此,幸好自己的兰儿不跟她们瞎掺和。

楚吴氏自是不会知道李氏的心思,她现在一门心思在哄自己的外孙女。

“英子啊,不哭啊,不哭,告诉姥姥是谁把你绊到地上去的,姥姥打她。咱们英子听话,不哭了,姥姥给你煮鸡蛋吃。”

“呜呜呜呜,姥姥,是,是楚玉儿,她跟我打架,还推我,呜呜呜……”

一听是楚玉儿跟自己的宝贝外孙女打架,楚吴氏横眉倒立,尖嗓子一出:“什么?玉儿这个小贱蹄子,敢跟你动手?”转身就要揍楚玉儿。

奈何,楚玉儿才不是二房那些老实人,即将要被打了,还在原地等着。在楚吴氏来的时候,她就跑出去了,找苏氏给她撑腰。

田秀英一看楚玉儿不在,楚吴氏没能给她出气,又大声哭起来:“啊,我的衣服,我新做的衣服都湿透了。我不管,我要她赔!我要她赔我一套新的,我还要她给我下跪道歉。”

一听说是新做的衣服,二房的两个孩子都不知所措了,生怕田秀英找上她们,让她们也赔。

楚莲儿冷眼看田秀英撒泼,这衣服看着是很新,也很好看,可是绝不可能是新衣服。

楚莲儿经常研究楚念柒的新衣服,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全新的衣服到底是啥样呢?

可是她也没有开口阻止,无论是田秀英,还是楚玉儿。无论是表姐,还是亲姐,她都不喜欢。或许,她天生就是心性凉薄之人。可是,在这个楚家,谁不是凉薄之人呢?

就算是之前与林氏交好的二房,在林氏离开楚家的时候,不也是不敢说上一句话吗?

不凉薄的人,早就离开了楚家这个冷血深窟。

剩下的人,相互攀咬、丝缠,过着日复一日,令人厌恶的生活。

楚莲儿突然想到了,那个在何家院子外,抚摸楚念柒的头的少年。

那眼里温柔的光,她也想要拥有。

凭什么,都是楚念柒的!

那个少年,她楚莲儿也要拥有。

而被楚莲儿觊觎的少年夏千俞,此时在何家有些郁闷。

他这几天都没再上山打猎了,因为他发现小丫头会自己赚钱了,能自己买肉吃了,不需要自己的加餐了。

她这段时间赚了不少银子,也不把自己那些银子放在眼里了。

她忙于她的事业,就是自己这个救命恩人,她也不放在眼里了。

哎,她都好几天没和自己好好说话了。他都不上山好几天了,今天见面第一句话竟然是:“哎,千俞哥,你打猎回来了。”

打个屁的猎,老子已经好几天前就不去了。什么记性?什么眼神?

真是,什么人啊?

怎么不把他放在心里呢?放在眼里也好啊!

可夏千俞是个闷骚的人,他心里千回百转,都已经蠢蠢欲动,像猫抓痒痒了,可是面上一派淡然,如老僧入定一般。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修炼什么高深的功法,需要断情绝欲呢!

楚念柒就是这么以为的,毕竟十岁的少年这么厉害的还是屈指可数的。他打猎那么厉害,肯定是从小学了什么功法吧!

那么厉害的人儿,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是得捧着敬着,小心对待为妙,怎能时不时打扰呢?

要是夏千俞知道楚念柒这样的心理,他可能会失控地大叫道:“来打扰我啊,我就喜欢你打扰我!”

无奈,少年少女在这一方面的默契还是有些欠缺的。

于是,夏千俞生着他的闷气,楚念柒忙着她的事业。

这段时间,香皂事业渐渐走上正轨,满足东阳镇这个市场还是足够的。楚念柒便想把自己的老本行捡起来。

在古代,这外科医术所用之地,自然不是她这个小丫头能够施展的,但是中医却是可行。

她的中医虽然不是十分高明,却也不差,只是不是自己的主科而已。

她没把中医当自己的主科,不是因为不擅长,而是因为从小就接触,长大之后有些厌烦了,所以才选择了不同的领域。

可实际上,她的针灸术和制药术还是很好的。

在这里,她不能一下子就会看病,她想找个师傅,从头再跟着他学习,也掩盖了自己的秘密。

就在楚念柒对未来形势进行规划,夏千俞依然因为某个小丫头的不懂眼色而生闷气的时候。

何家的大门前一阵喧哗,仔细听,还能听见女人的怒骂声。

“林氏,你个贱蹄子,死女人,贼婆娘,把我楚家的东西还回来。你个奸诈狡猾的女人,在我楚家装穷,到了别人家就吃香的喝辣的,你也不怕噎死。”

“你个黑了心肝的玩意儿,水性杨花的荡妇,不一定又勾引了谁,埋没了我楚家的门风,你给我滚出来。”

……

因为庄大娘与何嫂子等人拦着,楚满香没能进入何家的院子,可是因为楚满香的骂声,村子里好多人都聚集过来看热闹。

这林氏母女才消停几天,楚家怎么又来找麻烦?

不过这些都不关她们的事儿,有热闹看就行。一个个的摆好了姿态,坐等大戏开唱。

庄大娘是个厚道的人,她生平也没跟什么人吵过架打过仗。年纪大了,为人更随和。听到楚满香这泼妇骂街一样的言语,还是句句刺向和自己要好的林氏,心里不舒服极了。只是她为人长辈,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倒是何嫂子,为人豪爽泼辣,听到楚满香这粗俗不堪的言语,当下火了,大骂道:“哪里来的泼妇,来到我家门前撒泼。嘴里是吃了大粪吗?一张嘴就这么臭?这出嫁女还上门闹事,怎么,是欺负我何家没人了吗?”

听到何嫂子的反骂,楚满香气血上涌,脸气得通红,却还是不输阵势,开口道:“我找林氏,关你什么事儿?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怎么?林氏还成了你何家的人不成?你倒是心大,给你男人找个狐狸精!”

“楚满香,你放什么狗屁呢?嘴里不干不净的,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楚满香言语粗俗下流,话里话外竟是攀扯何大明和林氏有一腿,何嫂子那还能受得了。她倒不是怕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好朋友有一腿,对于自家男人她还是有自信的,而且,对于林氏的人品,她也是深信不疑。别的不说,就楚梁那样的模样英俊的秀才郎,她都不要了,怎么可能看上自家相貌平凡的泥腿子。

人家长得不差,又会赚钱,有啥想不开的。

只是听着楚满香这样说,实在太过分,她要是不发飙,还真以为她们老何家好欺负呢。

何嫂子上前猛地一扑就跟楚满香扭打在一起,庄大娘在旁边急的跳脚,却碍于两个女人的迅猛攻势拉不上架。

林氏从镇上回来,本是在屋里小憩一会儿,哪知道还没入睡,她就听见女人骂架的声音。半睡半醒间,她还以为是在做梦。毕竟,在楚家,这样的骂架倒是时常都有。

可是,等她慢慢清醒,才想到,她已经和离了,早就不在楚家了。这里是何家,谁在那骂架。

对,何家。

林氏猛然一惊,坐了起来。

突然间坐起大脑还有些眩晕,恢复了一会儿,她也渐渐听清楚外面的声音。

那是,何嫂子,与,楚满香?

林氏匆忙穿鞋跑了出去,出了屋门就看到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的情形。

林氏啥也没想,就跑上前拉架。

当然,是拉偏架。

庄大娘看林氏也来了,自然也上手拉架。

于是,平时关系非常好的三人,对付一个与乡下妇人相比享福了很久的女人。结果,完胜!

楚念柒就知道何嫂子不会吃亏,就算她自己,都能完胜楚满香那个女人,更何况是三个女人一起上。

她只是没想到,她亲娘会这么勇猛。

那刚才薅楚满香头发的架势,一点都没有平时的高贵冷艳的样子啊!

97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作者:微生妙言类别:奇幻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