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会引你前行

第七章 我会引你前行

时间:2022-12-22 20:53:21来源:

“确实很最重要的。”阿德拉翻看一页审讯文件,“若你不作承认,我会当作前一种记录他案。”“你开心就好。”“我确实很开心。”她则表示赞成。“至于仪式......它会因为一段古语祷文就轻意完成4,即使你的念诵豪无偏差也不可能会。在内祭神品在内,它需的准“你高兴就好。”。

>>>《怪异代言人》章节目录<<<

第七章 我会引你前行

“确实很重要。”阿芙拉翻开一页审讯文件,“若你不作否认,我会当做前一种记录在案。”

“你高兴就好。”

“我确实很高兴。”她表示赞同。“至于仪式......它不会因为一段古语祷文就轻易完成,就算你的念诵毫无偏差也不可能。包括祭祀品在内,它需要的准备很多,付出的代价还要更多。”

“所以呢?”

“单凭胡庭禹的断臂,我们不可能站在这里。”

宁永学觉得这话直达真相:“所以我窃取了其他人的成果......他付出的一切。”

“是这个意思。”

“我该对谁道歉吗?”

“你不需要道歉。”阿芙拉说。

“为什么?”

“我说的。”她连眼睛都没抬。

真是个好理由,他完全没办法反驳。

阿芙拉翻过一页审讯文件,继续做出推断:“从古时传诵至今的仪式总是血腥残忍的,伴随有大量祭祀和牺牲,有违当下的法规,也妨碍我们的治理。当今社会不需要它们,也不需要那些以为能靠‘古老’掌握权威的边缘人。城市的安全需要保障,犯下罪行的个人也再无权利可言,他们背后笼罩的黑暗,自然全部都要收容、看押,留待以后处置。”

我们能不能省略废话?

“所以您想说什么?”宁永学问。

“我想说,有人在附近埋下诅咒的种子,招来死亡、混乱和大量不安。安全局的处境就是他造成的危害。这种人没有宽恕的必要,你也不必再把他当作同类。”

说到这里,她忽然抬起脸来,对他眨了下眼,“其实你也可以做得到,你觉得呢,学弟?”

我如果做得到,我第一个就把你沉了。

宁永学和她无言对视一阵,然后说:“我只会念古文,除此以外一无所知。”

“那就当他的知识更完全吧。”阿芙拉说。

“自然现象呢?有没有这种可能?”

“有是自然有,不过,你最好祈祷我们的遭遇不是。规模和危害的区别相当大。”

“猜测谁都能做,除此以外呢?还是说你能提供的只有猜测?”

阿芙拉笑了:“我可以说更多,但具体事项在你保密级别以外。唯有一点可以告诉你,我代表内务部来这边,是要调查异常反馈的线索。”

“什么反馈?安全局?”

“不,”她用指节轻弹手臂,“是这座疾病缠身的城市。”

“我不想对您无礼,”宁永学说,“但您似乎来海场根本没几天,不仅什么线索都没找到,还一步踩进某人陷阱,掉进神秘莫测的恐怖事态里,甚至这陷阱可能就是为你准备的。如果你非要把考虑的方向放在整座城市,你一定是忘了我们连审讯室的门都出不去,这位,嗯......阿芙罗西卡·菲奥......”

阿芙拉前倾身子,伸出一根细长的手指戳在在他咽喉上,止住他的话语。

“叫我阿芙拉,”她说,“朋友之间的称呼。务必记得,正式的名字要留到正式的场合再用。不过,等到你正式毕业,拿着我提供的推荐信走向市内最戒备森严的大楼,那场合一定很正式。”

此时寒冷的空气如实质般笼罩着身躯,挤压着皮肤,令人怀疑自己的感官知觉。这份触碰带来些许温暖,放松了神经,也不知是否她有意为之。

“我觉得这个安全局的场合都很正式,”宁永学却说,“除非我在外面吃着大饼围观被封锁的现场,然后把第一手见闻扔给报社。”

她又笑了:“但是这样一来,你会以另一种方式送入机构,先删除你未经许可记录的见闻,然后让你戴着手铐写忏悔书,而我可以决定你要写多少字。”

“如果我说自己并非有意拍摄到你,你能相信吗?”

说实话,他自己都不信,但他就是想说。

“你拍摄内务部行动,这事具体的性质将由我定义,能明白吗?”阿芙拉说。

“假如一个学弟仰慕学姐,为此尾随她的踪迹呢?”

她闭上眼睛,陷入思索。“这玩笑开得不错,符合你当时的行为。”她评价道,“可惜证据不足。”

“我可以在一天时间内提供一本对您心怀仰慕的长篇日记当证据,虽然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她扬起眉毛:“你想说你能帮人犯罪做假,伪造身份、经历和过去的行踪日记?”

就算他习惯性的胡扯占九成错,但她的联想是不是有点丰富过头了?

“呃......很容易遭人误解,你觉得呢?”

“确实是,那么它包括每天的笔迹变化和做旧吗?”阿芙拉端详他的神情。

“我得说......算了,包括,我很擅长这个。”

“不错,那就把它当成意外事故吧,没有刺探行为,也没有间谍。希望你的技巧可以在今后哪天派上用场。继续讨论你的困境吧,——实话是,我对具体细节知之甚少。不过我相信你精通仪式和古语,我还希望你带给我更多惊喜。”

“你喜不喜欢我并不重要。”宁永学听得眉毛直拧,她这番话可谓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什么事情都没交待,跟对小狗拍手鼓掌没有任何区别。

“我脚下的沼泽喜不喜欢我才比较重要。”他说。

“这是个好见解,不过没什么可行性,我也不能劝它对你温柔一些,别把你弄得太痛了。”她说。

宁永学只想说她语气温和,对话却充满恶意。

“还有其它更具可行性的见解吗,学弟?”阿芙拉追问道,“我会尽我所能帮你完成,只要我能做得到。”

“我只懂古语。”

“那就为我念诵它们。”

宁永学皱了下眉。“按我拙劣的翻译......我穿行在无尽汪洋的枝杈中,荆棘划破脊背,根须缠绕双足,鲜血与眼泪板结成枷锁,但她腐败的手指停留在我两肩,一直引我前行......”

“我理解了。”阿芙拉当即点头说道。她伸手紧握住他的肩膀,没有犹疑或考量,那手像冰晶一样寒冷。“继续你的仪式,完成它。我会在这所谓的无尽汪洋引你前行,假如确实有什么方向可以前行的话。”

宁永学吃惊地盯着她。

“仔细看,”她轻声提醒,示意宁永学把目光往下,“水泊还在你脚下翻涌呢。”

“如果你没有仔细听的话,我得声明,这会有危害。”宁永学指出,“你该注意到那句‘腐败的手指’。”

“任何事都有危害。”她回答说,“但是站在原地等待毫无意义,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你可以让那位熊先生来帮我,只要稍作劝说,他就会放下些许戒心。”

“所谓的秘密,最好不要交给第三个人。”

“不,你刚才还说你要把事情写在报告上。”

“在报告上书写什么是我的自由。”

“您对机构似乎不是很......”

“不是什么?”她微微一笑说。

“不,当我没说吧。”

......

仪式完成了,可惜附近没镜子,宁永学也没法确认自己会看到谁。

关于双生之礼,他知晓不多,除去镜子的描述他就只会念古文。毕竟,距离自己像候鸟迁徙一样远离故土,其实也没过多久。

宁永学记得废弃洋房的情侣,也能猜出失败者的下场,至于过程——绝不像祷文的描述一样简单。

那会更残忍,也更可怖,不过肯定不会痛苦,不然他俩也不会笑得那么渗人。

现在自己身上有两枚印记,【双生之礼】是他半途截胡了某人的仪式,【血的秘密】却完全不同。

胡庭禹的血样为他盈满了腐化物质精髓,相当于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化作迄今为止所有血样的集合。

他可以从许多仪式中选取一个,当场完成,无需任何繁琐步骤,也不必提供祭祀品。进一步来看,连仪式过程中的危险和阶段性准备都不会出现。

这事无法理解,也许他得收集更多血样,争取进一步验证。

好在,无论选择另一枚印记也好,亦或沿着已有的印记深入探询也罢,都在他能掌控的事态中。

至于尚不能明确的【双生之礼】......

从刚才的经历看,胡庭禹本人是承继双生之礼仪式的祭祀品。某个期望完成仪式的人标注了他,给他刻下死亡的烙印,最终在不久前剥夺了他的生命。

既然是双生之礼,就该有两个人在内,假如其中一人主导了安全局的黑幕,另一人是谁?身在何方?他们彼此之间又有何关联在内?

也许他们是一对情侣?其中还有什么故事?

算了,不重要,反正我和这女人不可能是情侣。

此时宁永学站在审讯室的桌子边上,眉毛直拧,来回踱步。

他知道在这诡异的场合乱走不合时宜,更何况对面两人都在讨论应对之策,神色严肃,只有他像个神经病一样踱来踱去。

但是不行,他忍不住。

宁永学实在难以描述此刻感受,——挣脱禁锢身躯的沼泽似乎不过是个形式,他觉得自己无论往哪踱步,两只脚都深陷其中,被无法以肉眼看到的物质层层束缚。

挣脱似乎是暂时性的,宁永学想,要是不能用后续手段处理困境,他绝对还会困入那片时间趋于停滞的牢笼。

直至某天,他会从头到脚沉入其中,窒息而死。

听起来他需要更多神秘的词句,但他不是崇信古代仪式的疯子狂人,自然不会在过去不计代价、不计时间地追求它们。

他记录各地民俗志异的理由很简单,——满足猎奇心理,顺带在钱包空空时写点东西,找报社换比稿费。

钱一直很重要。

97

怪异代言人

……

作者:无常马类别:都市异能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