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求推荐票)

第十八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求推荐票)

时间:2022-07-24 11:14:47来源:

没想起江川这家伙这么实诚。---夜色极深,众人填好表格后陆续回屋短暂休息。他们现在的还居住款待所里,等后面平均分配好工作单位,他们的住处会有工作单位来安排好。云安沫走入屋里,试着拉了下电灯,没拉亮——款待所的电灯时坏时坏。她选择放弃电灯,走到桌边点了支---。

>>>《快穿之位面直播》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求推荐票)

没想到江川这家伙这么实诚。

---

夜色深重,众人填好表格后陆陆续续回屋休息。

他们现在还住在招待所里,等后面分配好工作单位,他们的住处会有工作单位来安排。

云安沫走进屋里,试着拉了下电灯,没拉亮——招待所的电灯时好时坏。

她放弃电灯,走到桌边点了支蜡烛。

昏黄色的光照亮室内。

借着蜡烛的光照明,云安沫快速洗漱,她已经和赵先生,也就是赵松约好了时间。在昨晚上,对方已经把名字告诉她,也跟她约了时间,说明天上午会来接她,带她去经济部那边参观一下。

第二日清晨,外面天色刚亮,鸡鸣声传进隔音不太好的屋子里。

云安沫起床,简单吃过东西后坐在窗边看书,大概半个小时后赵松才到。

看着早已梳洗妥当的云安沫,赵松笑着解释道:“我原本还担心自己来早了,没想到云先生起得这么早。”

“正好起床看会儿书。”云安沫说。

赵松心里感慨。

两人走下楼。

赵松专门开了辆小轿车来接她。云安沫坐到车后座上,赵松坐在驾驶座上,边开车边为云安沫介绍起北平城的景致。

一路过去,云安沫看到不少古建筑群。

这些古建筑群,都是华夏历史里璀璨的瑰宝。

“这座城市真漂亮。”云安沫感慨。

“云先生是哪里人?”赵松问。

他之前扫过云安沫的留学生档案,不过没细看,一时之间有些忘记了她是哪里人。

“我祖籍绍兴,不过因为我父亲的原因,我年幼时一直住在上海。”

提到她的父亲,赵松就想起了她父母亲的情况:全都是因革命而牺牲。她是位烈士遗孤。

没过多久,小轿车驶达一个从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四合院。

云安沫走下车,才看见那挂在四合院门前的牌匾,上书——经济部。

字迹相当漂亮,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

“我们进去吧。”赵松主动走在前面带路,云安沫跟上他,走进院子里。

院子里种着棵老槐树,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四合院几个屋子的门都是半掩状态,没有人在外面走动。

云安沫刚将周围的环境纳入眼底,最前面的屋里突然传来一阵骂声。

那道声音听着有些沧桑,但中气十足,骂起人来那叫一个气韵绵长。

“你还能知道得比我这个经济部长多?”

“我呸,那国家怎么没选你当这个部长啊。”

“你这小子有没有想过国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啊,一穷二白,百姓连饭都吃不起了,重工业肯定要发展……是是是,我知道……但百姓的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农业大国不重点发展农业,你说这行吗?”

中气十足怼了几句,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听到院外的动静,他哎了一声:“我的客人到了,钱的事迟些再说啊,反正那一大笔钱刚进我这里,捂都没捂热,你别想那么快就从我这里骗走。有种把调令拿过来啊。”

挂断电话,经济部长钱金铭抬手抓了下刚刚被自己揉乱成一团的头发,急匆匆往外走。

到了门口,他的目光正好与云安沫撞上。

眨眼间,刚刚还在中气十足骂人的经济部长钱金铭笑容满面。

他穿着再朴素不过的灰色工装,脚步匆匆迎向云安沫:“哎,这就是我的副部长云安沫对吧。不错不错,一看就是个有能力、做实事的。”边说着话,边用力握住云安沫的手。

后勤部那帮龟孙子跟他抢了好几天的人。

原本他都要把人抢来了,结果领导发了话,说得充分尊重云姑娘的意见。

钱金铭心里憋气啊,打算现在一照面就把她的职位定下来了,看后勤部那边还怎么跟他抢人。

“钱部长。”

云安沫没想到这位部长会这么热情,听到他话中的‘副部长’三个字,云安沫下意识向赵松看去。

来的路上,赵先生没向她提过这件事啊。

赵松唇角微抽,朝云安沫摇了下头,不过没解释什么。

算了,无论是经济部还是后勤部都是管他口粮的,他两边不能得罪,干脆看他们各施手段吧。

各部门也是实在缺人才,现在有个这么厉害的苗子,谁不想抢啊。

(求推荐票)(一票多更一章)

云安沫从赵松的反应里品出端倪。

如果国家那边已经给她安排好职位,这一路上赵松肯定会告诉她。

但两人聊了一路,赵松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件事。看来这个什么副部长的职位,应该是经济部长钱金铭自己瞎封的。

目的……应该是想把她忽悠上经济部的船。

云安沫忍不住向系统感慨:“果然,金子在哪里都会闪闪发光,你看我这才刚回国,就有机会成为一部副部长。”

系统6666:【这其实是钞能力的魅力】

那百万美金一摆出来,就是两个字——豪横!

钞能力的魅力不就等同于她的魅力吗?

经济部长钱金铭肯定是看出来她的赚钱潜力,拥有了她,想赚钱不是件难事。

与系统的交流只发生在眨眼间,云安沫看向钱金铭,笑容温和:“钱部长实在是太抬爱了。”

钱金铭摆手,欸了一声,往自己脸上贴金:“我这人最喜欢做实事的年轻人。你刚回国不知道,我惜才爱才的名声,在整个北平城里,那是……”他举起右手,狠狠竖了个大拇指,“懂了吧。”

云安沫下意识扫了眼赵松。

站在旁边的赵松嘴角微抽:钱金铭部长是不是惜才爱才他不知道,但是钱金铭铁公鸡的名声早已传遍整个北平城。大家私底下都说难怪他能当上经济部长,‘钱金铭’的能力与他的名字完全吻合。

注意到赵松那满脸的吐槽,云安沫懂了。

她自己就是忽悠的行家,自然知道钱金铭的话最多只能信一半,甚至可以反着听。

钱金铭顺着云安沫的目光看过去,一见赵松那表情,他的脸色就郁闷起来。

但钱金铭是谁啊,他心理素质那叫一个强悍。

他笑着招呼云安沫:“外面太阳这么大,来来来,云安沫啊,你进屋喝口水。”表现得非常亲切温和。

云安沫率先走进去。

赵松就要跟着进去,但他刚走两步,就被钱金铭悄悄瞪了两眼:好家伙,你可不许给老子拖后腿。

赵松抬手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

从外面看,整个四合院很普通。

走进屋子里看,就不只是普通了,而是简陋。

屋子的空间很宽敞,墙角位置摆着一张行军床,应该是给钱金铭平常午休用的。床角位置有个书柜,上面的书全都是各国的经济学著作。

进门的右手边摆着书桌和几张椅子,这是钱金铭办公的地方。电话、资料和热水壶等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所以显得有几分杂乱。

除了这几样必要的家具外,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了,简陋得令人不敢相信这是一国部长的办公地点。

“来来来,就坐椅子上。”钱金铭指着椅子,请云安沫和赵松坐下。

他走到桌边,取出三个干净的搪瓷杯,打开热水壶往里面倒水:“先喝些水。”

云安沫接过搪瓷杯:“多谢钱部长。”

水是刚从热水房里接来的,所以比较烫,暂时喝不了,云安沫捧着搪瓷杯,慢慢等水放凉。

钱金铭捧着同款搪瓷杯,坐到云安沫对面,先打起感情牌:“云安沫,你今年才二十三四岁对吧,年轻啊。你这个年纪,跟我儿子差不多大,也别喊钱部长那么生疏,就喊我一声钱叔,你觉得怎么样?”

“实不相瞒,我看过你的档案,你这孩子不要觉得孤单,等你进了经济部,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正好我出门时,你婶说今天要给我包饺子吃,你在国外肯定很多年没吃过饺子了吧,今晚你就来叔家,尝尝团圆的滋味。”

这感情牌一出,赵松寻思得是王炸了。

大家以前都觉得钱金铭是个粗人,没想到这抢起人来一点儿也不含糊。

云安沫也很诧异。

她能清楚分辨出真心和假意,正因为辨别出钱金铭话中的诚恳,云安沫才觉得有些动容。

她知道自己赚了百万美钞的能力,可以打动很多部门的领导人,但是这种打动,她只以为是能力上的看重。

“钱部……钱叔。”云安沫改了口,“钱叔你太热情了。”

钱金铭哈哈一笑,从刚刚那种煽情状态里脱离出来。

他有些得瑟:“你都不知道你有多抢手,后勤部那帮龟孙子跟我吵了整整五天,五天啊!他们不用干活我还要干活呢!打感情牌多好,打感情牌就能有人情分。”

顿了顿,钱金铭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困惑,他解释道:“你也别觉得叔我是单纯看重你的能力,我是敬佩你啊。”

“你们每个留学生都了不起,你是了不起中的了不起。”他狠狠朝云安沫竖了个大拇指。

这么个年轻姑娘,和自己唯一的亲人分别开,毅然决然回国,还为国家做了那么多贡献,钱金铭对此非常敬佩。

而且她还那么年轻,只要他们悉心培养,她肯定能成长得更厉害。

在他们老之后,就不用担心这个国家后继无人咯。

认真夸完云安沫,钱金铭又再次恢复了得瑟模样:“称呼的事解决了,叔来跟你说下加入我们经济部能取得什么好的待遇啊。”

“首先,经济部,钱袋子。加入了经济部,你在整个北平城的人缘绝对会好上加好。而且经济部的待遇好啊,可以说是各部门里待遇最好的一个部门了。”

云安沫听得想笑。

这个话,她信!

哪个部门的人能和钱袋子过不去?

哦,也是有的,比如后勤部。后勤部有物资。

“其次,你也知道国家现在是什么情况,工业衰败、农业凋敝,整个国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要不是领导在收下你的捐赠后,送了一部分过来给我,我能耐再大,也得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加入经济部,恢复华国的经济生产,增加华国的经济总量,提高华国的经济质量,让一切从一无所有,到应有尽有,还有比这更令人心潮澎湃的事情吗!”

着说着,钱金铭激动得一拍桌面,放在桌子上的搪瓷杯震了两下,里面的水有些飞溅出来,落到他的手背上。

他却全然顾不得了,就这么满眼放光地看着云安沫,等着她接下自己的橄榄枝。

对上钱金铭的视线,云安沫心下一叹。

平常都是她站在忽悠的角色上,努力将别人忽悠上贼船。这还是平生第一次被人这么忽悠。

但不得不说,钱金铭这番话太具有感染力了。

从一无所有,到应有尽有。这就是她想做的。

云安沫唇角微张,刚想开口说话,外面突然传来风风火火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女人的急切声音从外面飘出来。

“好你个钱金铭,居然收买了赵松,让赵松先带云安沫来参观你这个破地方!”

这句话说完,女人才出现在屋内。

她长发盘起,穿着蓝色的朴素衣服,看上去大概四十岁上下,整个人打扮得非常干练,一看就是个快言快语的厉害人物。

不知道是不是云安沫的错觉,她总觉得眼前的女人有几分面善,像是在哪里见过般。

钱金铭一看到这个女人就头疼起来。

他这正忽悠到关键时刻,这姑奶奶怎么就过来了?

她不会放了眼线在他们经济部门口吧。

果然,后勤部部长许秋寒冷冷一笑,爽快承认道:“你猜得没错,我特意让人盯着你们经济部,就是怕你捷足先登了。结果你这家伙不出我所料,暗地里给我使阴招。”

指责完钱金铭,许秋寒看向坐在角落里的云安沫,那冰冷神情瞬间软化。

“你就是云安沫吧,好孩子,来,让许姨仔细看看你。你还记得许姨吗,你上小学的时候,跟你妈妈回绍兴老家探亲,因为你家的老宅有些年久失修,那时候你和你妈妈是住在许姨家里的。”

许秋寒说得那么明确,云安沫很快就从记忆里翻找出这段往事。

她连忙起身,走去向许秋寒问好。

许秋寒是她妈妈的闺中密友,以前她父母还在人世时,两家人时常保持着联系。

许秋寒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这么多年没见,你这孩子跟你妈妈长得越来越像了。如果她和你爸爸九泉之下知道你做的事情,肯定会非常欣慰。”

在旁边围观两位大佬抢人的赵松:好家伙,钱金铭部长是强行认了亲,这许秋寒部长可是正经亲戚。

两边都能打感情牌,那就两边都不占优势,看来接下来要有好戏看了!

和赵松看好戏不嫌事大不同,钱金铭听完许秋寒的话,那是真的牙疼。

这都是什么事啊。

原本他都以为自己要胜券在握了,谁知道背后还有这么段渊源在。难怪前几天许秋寒看到云云安沫的档案后,表现得那么悠闲淡定。

许秋寒对云安沫说:“你刚到北平那天,我就想过去找你。但一来手上有工作没做完,二来是想让你好好休息。现在遇到你正好,我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今晚你一定得去许姨家,许姨给你做好吃的,保证是地道的绍兴菜,你小时候可喜欢吃了。”

云安沫实在哭笑不得。

她敢肯定,许秋寒这番话是真心实意,也是真的在气钱金铭。

赶在钱金铭说话之前,云安沫忙道:“许姨,这么长时间没见,我也很想你,但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答应过钱叔,今晚要去他家吃饺子。”

“不管是饺子还是许姨做的菜我都想吃,不知道许姨愿不愿意明天再给我下厨做好吃的?”

这番话两不得罪,努力在中间端水。

许秋寒不想为难云安沫,点头应好。

不过很快,她又故作郁闷,握着云安沫的手道:“吃饭的事可以先去老钱家吃,但安沫你看,任职的事情,是不是就不去他们经济部,转来我们后勤部了?别人能亏待你,许姨能亏待你吗?”

“许秋寒同志,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亏待啊。云安沫来我们经济部,可是要当副部长的。”钱金铭才刚高兴没多久,一听许秋寒这话,当即炸了。

许秋寒笑眯眯道:“你们经济部现在就是个烂摊子,哪里有我们后勤部好。而且不就是副部长吗,我们后勤部也正缺个副部长。”

“我呸!”钱金铭的声音顿时中气十足起来,“经济部要没钱,你们后勤部能采购什么东西。大哥可别笑话二哥了,我们是烂摊子,你那不也是烂摊子吗。至少我给云安沫画大饼了,你画了什么大饼啊。”

许秋寒朝他摆摆手,扭过头拍了拍云安沫的手背,温声道:“云安沫,你是聪明人,你肯定知道后勤这项工作对国家建设意味着什么?如果后勤无法保障,各项工作就难以开展,前线的工人和士兵就不能吃饱穿暖。”

云安沫越发哭笑不得。

其实刚刚她一直想说话,但是接连几次都被打断。

瞧着旁边的钱金铭又要与许秋寒争辩,云安沫擦了擦额头上压根不存在的冷汗,连忙出声:“钱叔,许姨,你们要不要听听我的决定。”

两人的目光齐刷刷向她投来。

云安沫说:“我想做的事情很多,里面会涉及到经济部的工作,也会涉及到后勤部的工作,所以我个人的意愿是身兼两职。至于副部长什么的,我资历很浅,还想双担,就不必了,让我做个普通部员就好。”

钱金铭的话没有错,许秋寒的话也没有错。

既然经济发展和后勤供应都那么重要,她又能应付得过来,那为什么非要挑一个部门加入?

听到云安沫的话,在场其他三人都愣了下。

“你想同时待在经济部和后勤部?”赵松问。

云安沫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钱金铭和许秋寒对视。

钱金铭迟疑道:“无论是经济部还是后勤部,都会很忙,你确定吗?”

现在一切百废待兴,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身处于一个部门都要担心自己忙不过来,更何况是同时待在两个部门?

云安沫确定,但也没马上就把话说死:“我可以先试几天吗?”

-----早朝晚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钱金铭顿时松口:“可以可以,先试几天,看看你到底对哪个部门更感兴趣,到时候再做决定吧。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但累坏了自己就得不偿失了,你说是不是。”

许秋寒也在旁边连连点头,难得赞同了钱金铭的话。

云安沫的工作安排暂时定了下来。

赵松的任务就是确定她的工作,现在见她这边暂时没什么大问题,他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那边还有其他事情,不如我先走开一阵,晚上再开车来接云先生回招待所?”

云安沫请他自便,又婉拒了他送她回招待所的提议,不想让他太麻烦。

目送着赵松离开,云安沫与许秋寒走到院子里晒太阳,顺便叙了会儿旧。

两人聊了一会儿,许秋寒那边还有事,她摸了摸云安沫的发梢,说:“明天你到了许姨家,许姨再跟你好好叙旧。”

等许秋寒走后,午饭时间就到了。

云安沫的午饭自然是在经济部这里用的。

一大碗粥配一个馒头,送粥吃的菜是腌的酱菜。

趁着这个机会,云安沫顺利将经济部的人认全了。

经济部除了部长钱金铭外,还有十位部员。

这些部员都很年轻,看着没比云安沫大多少岁,云安沫询问了下他们的专业,发现他们里面只有一半的人在调入经济部之前是学过经济学的,剩下一半都是门外汉,目前只能做些最简单的统计工作。

难怪钱金铭这么竭力争取她,经济部的人才的确短缺。

尤其是高端人才这一块。

吃完饭后,钱金铭带着云安沫回到他的办公地点,坐下来后,他直接问道:“感觉怎么样?”

“人才很匮乏。”

钱金铭的神色有些凝重:“没错。留学生陆陆续续回国,苏联老大哥那边也派遣了不少高级专家过来,但是华国太大了,要忙的事情太多了,这些人手分摊下来,根本不够分,每个部门都眼巴巴等着。”

云安沫点头:“所以教育部那边必须尽快培养人才,为各大部门和各大生产单位输送人才。没有各种高级人才和中坚人才,就支撑不起华国的复兴。”

钱金铭抬手一点,脸上露出笑容:“说得没错,过段时间教育部那边应该就会下发通知,对高等院校进行调整。”

他弯下腰,将地上的一摞资料递给云安沫:“你这几天抽时间看看这些资料,这是各地呈上来的经济通报,看完之后应该就能知道华国的具体经济情况。”

又给了另外一摞资料:“这是苏联这几年的经济发展情况。把两部分资料结合在一起看,然后写出一份意见书给我。”

钱金铭说:“半个月后会有一场很重要的经济会议,到时候苏联那边也会派专家参加。我肯定会带你出席,但是你能不能在会议上发言,就看你的意见书写得怎么样了。”

垂眸扫了眼厚厚两摞资料,云安沫抬头与钱金铭对视,认真道:“我会尽快看完资料,写出意见书。”

从椅子上站起身,云安沫上前抱走这两摞资料,朝钱金铭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

她的办公桌在隔壁屋里,和经济部另外一位女生待在一块儿。

对方正在焦头烂额统计数据,敲打算盘,听到云安沫进门的脚步声,急匆匆抬头朝她打了个招呼,又继续沉浸在敲打算盘中。

云安沫轻笑了下,走到自己的办公桌,用抹布擦干净桌面后,才把那两份资料放到桌上。

她坐下来,全身心放到阅读资料这件事上,一目十行。

她翻看资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哪怕翻动纸张的声音放得很轻,还是吸引了旁边同事的注意力。

对方有些惊讶地看着她,见她丝毫没分神,又重新低下了头。

这一翻阅,就翻到了暮色微凉。

钱金铭中气十足的喊声从院子里传来,云安沫在屋里应了一声,站起来把一部分资料放进她的包里,打算今晚在招待所看。

拎着包,云安沫走出屋子。

钱金铭站在大槐树下,笑道:“我家离这里不远,我们直接走回去。”

的确是不远。

钱金铭家就在经济部后面的那条巷子里。

慢悠悠踩着夕阳,钱金铭两只手背在身后,边往前走边和云安沫絮叨家常。

“你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定下来,再住在招待所里不合适。我家对面正好是个空的居民房,位置大,也敞亮,等会儿你看看怎么样,合适的话我就跟上面打声招呼,让他们把那栋居民房分配给你。”

说话间,钱金铭家已经近在眼前。他说的那栋楼云安沫也看到了。

两层居民楼。

看着半新不旧,但是很漂亮,整体的装修风格偏欧式。

没等云安沫出声,钱金铭道:“其实原本想给你分配套四合院的,但经济部附近没什么合适的四合院,所以只好委屈你了。”

云安沫眸光清澈:“我回国时,已经做好了住平房土房的准备。”

她在云家的时候什么没见过。

她用得起千金难求的金丝楠木床,也能在稻草堆里安然熟睡。

所以住土房还是洋房,对她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钱金铭不这么看。

这套房子,是对云安沫捐赠美钞、捐赠仪器的奖励。

比起她所付出的,这奖励压根算不了什么。

钱金铭说:“这栋房子距离经济部和后勤部都不远,以后你想过去办事会很容易。你不要,以后这栋房子也会分配给其他人,你就安心住下吧。”

他幽幽一叹,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也变得低沉沧桑:“回国的话,条件的确没有在D国那边舒服。但是也别太委屈自己。能提供的,我们肯定会尽量提供。不能提供的,你想要,钱叔我也拿不出来。”

一栋还算不错的空房子,已经是他们能拿出的,最有诚意的待遇了。

云安沫脚步微顿。

97

快穿之位面直播

……

作者:早朝晚汐类别:军婚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