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第十一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时间:2022-07-24 11:14:45来源:

回家,云安沫睡意全无,她再打开书桌的台灯,坐在桌前列出清单,清单置备这些东西要花多少钱。望着最后算出的巨额钱财,云安沫指尖轻敲桌面:她的鱼饵撒了那么久,该直到冤大头上钩了的时候了吧。--------在D国,一夜一夜暴富和一夜宣布破产都是不存在的。能让看着最后算出来的巨额钱财,云安沫指尖轻敲桌面:她的鱼饵撒了那么久,该等到冤大头上钩的时候了吧。。

>>>《快穿之位面直播》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回到家,云安沫睡意全无,她打开书桌的台灯,坐在桌前罗列清单,清单置办这些东西要花多少钱。

看着最后算出来的巨额钱财,云安沫指尖轻敲桌面:她的鱼饵撒了那么久,该等到冤大头上钩的时候了吧。

--------

在D国,一夜暴富和一夜破产都是存在的。

能让这两件事同时发生的地方,只有证劵交易所。

每一天都有人站在证劵交易所外笑,站在证劵交易所外哭,甚至在这附近结束自己债台高筑的一生。

今天对证劵交易所来说,原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天,但某一支跌入谷底的股票强势暴涨,让一切变得不平凡起来。

证劵交易所并没有设置涨停跌停线,所以这支股票价值翻倍、翻倍、再翻倍,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该死。”有人眼睛都瞪圆了,狠骂了一声,“这支叫科兴的股票到底还要涨多久。”

“它到底是怎么涨起来的?之前我压根没听过这支股票的名字。”

是的,在这之前,哪怕是沉浸在证劵交易所多时的老手,也未必能记住这支股票的名字。但在一日之间,科兴的大名传遍整个东德,所有权威报纸也都撰写了与它有关的文章。

一栋十分奢华的别墅里。

海瑟薇在琴房练琴,她在弹奏钢琴名曲《月光》,但是才弹了一小半,海瑟薇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听过安弹的《月光》后,她丧失了弹这首钢琴曲的勇气。

合上钢琴,海瑟薇披着外套走出琴房。

客厅里,海瑟薇的丈夫正在打电话,海瑟薇端着咖啡走到他的身边时,正好听到他在跟人笑着谈论“科兴”这支股票。

不知道为什么,海瑟薇总觉得这支股票的名字很耳熟。

因为刚刚想起过安,刹那间,海瑟薇灵光一闪,回想起来她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这支股票了。

等海瑟薇的丈夫挂断电话,海瑟薇抿着唇,好奇道:‘梅耶,你刚刚在谈科兴?这支股票怎么了?”

梅耶穿着西装,伸手将海瑟薇揽入怀里:“这支股票是一匹非常强大的黑马,证券交易所那边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有人在这支股票暴涨前夕进行大量操作,大规模买入这支股票。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位幸运儿。”

海瑟薇心头狂跳,心里升起一种预感:梅耶口中的幸运儿就是安。

安没有骗自己,她对股票的确具有非常敏锐独到的目光。

***

云安沫又一次来到那家西餐厅。

西餐厅的经理显然还记得她,迎上前亲自接待她,边走还边笑道:‘“那天过后,还有不少客人都向我问起过您,想知道您什么时候能再过来我们餐厅用餐弹琴”

云安沫轻笑:“这是我的荣幸。”

她抬眸望向钢琴摆放的地方,此时,那里已经坐着个钢琴师。

“看来今天有些不方便。”

西餐厅经理会意,连忙摆手道:“若是您需要用钢琴,只管说一声就好,我们餐厅随时都欢迎客人去弹奏曲子。”

这位年轻姑娘的钢琴水平,比他们花高价聘请来的钢琴家好了不知道多少,西餐厅经理是傻了才会拒绝她。

海瑟薇推门走进西餐厅时,西餐厅里回荡着《水边的阿狄丽娜》的琴音。

悦耳若流动溪水般的琴音一入耳,海瑟薇心中升起一种预感:弹琴的人是安。她抬眼望去,果然看到了熟悉的容貌。

“梅耶,那就是安。”海瑟薇高兴起来,“我原本还想着吃过午餐,再去安的家里寻她,没想到现在居然在西餐厅里与她碰上了面。”

听到海瑟薇的话,梅耶眉心微拧,觉得这一切太过巧合。

不过他昨晚派人调查过这个叫安的女人,知道她的身份没什么大问题,所以梅耶没有扫海瑟薇的兴,与她一块儿走到钢琴边上,等待云安沫弹完这一支曲子。

隐隐感应到有人走到她身后,云安沫没有回头,继续全身心投入到弹奏《水边的阿狄丽娜》这首曲子里。

直到一曲终了,云安沫抬眸,对上海瑟薇、梅耶的视线,微微一笑。

她要等的冤大头上钩了。

云安沫问过系统,很清楚在这个年代里黑帮的运作。

所以云安沫知道一个强大的黑帮与D国政界军界高层有怎样的联系,也知道一个强大的黑帮,绝对会掌控有一条非常隐秘的走私途径。

这就是为什么,她赚完钱后,没做其他事情,而是急匆匆赶来这家西餐厅与海瑟薇相遇。

只有与海瑟薇相遇,让海瑟薇知道她在股票方面的天赋,她才能够借此认识海瑟薇的丈夫梅耶----东德法兰克福最强大的黑帮的老大。

很难有人不为点石成金的能力而心动,更何况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家主梅耶。

梅耶这样的人才不会在乎国籍之别,利益就是彼此永恒的朋友。只要梅耶心动,他就会成为云安沫在D国最强大的助力。

凝视着云安沫脸上从容的笑,梅耶轻轻活动了下手指一看来他的预感没有错,眼前的女人与海瑟薇结识,最终目的是为了见到他。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算计他的妻子,梅耶定然要当场拔枪了。

但'科兴'这支股票的接连暴涨,足够让梅耶容忍这一切。

说实话,他最近一直在找人帮他打理名下的财产,找来找去,梅耶都没有挑选到合心意的人选。

那些人是还不错,但他们并没有那种能够在证券交易所里操纵风云的实力。

眼前这个女人,也许会是他一直要找的人。

“我们去隔壁桌子边吃东西边聊吧。”云安沫脱下白色手套,出声邀请,梅耶和海瑟薇欣然应邀。

三人坐下,各自点了些东西。

云安沫不急着谈论正事,那显得她太过急切了些。她与海瑟薇轻声寒暄,两人聊得十分愉快。

梅耶坐在旁边,用咖啡棒搅拌咖啡,侧耳倾听他们的交谈,顺便判断云安沫这个人。

片刻,他得出结论:克制,理智,沉着。

在他们谈话的间隙,梅耶突然出声问道:“听海瑟薇说,安你曾经向她推荐过一支叫科兴的股票?”

云安沫喝了口水,点头应是,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

梅耶装作好奇的样子,打听道:“就在昨天,这支股票突然开始暴涨,短短两天时间内利润连番几十倍。不知道安你往里面投入了多少本金?”

云安沫平静道:“让先生见笑了,我本钱不够,只是随便扔了几万美金进去。不过在几天前,我第一次踏入证券交易所时,身上只有一千多美金。”

几天时间里,从一千多美金暴涨到一百多万美金,瞬间跻身成为一名百万富翁。云安沫语气谦虚,梅耶却越发不敢小觑她。

这是巧合吗?

不。如果说在没见到这个叫安的女人之前,梅耶还有几分怀疑的话,现在见到了安本人,他已经可以确定,这一切全部都在安的算计之中。

梅耶的目光锐利几分:“安女士,你是华国人对吗?

“没错。”云安沫坦然承认,“不过我已经辞掉莱西比大学里的工作,打算回国。”

梅耶笑道:“这段时间里决定回华国的人不少,我没想到安女士也是其中一员。

“这并不奇怪。只不过这样一来,我最多还会在D国待一个月。”云安沫两手交握搭在桌面上,自信而张扬,“科兴这样的例子不好复刻,但以我的能力,在这段时间里,安全地让我名下财产再翻个几倍,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坐在她对面的梅耶瞬间心动了,谁敢保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名下财产直接翻个几倍?

梅耶下意识想要从兜里取出雪茄,想到这家西餐厅禁烟,他只能遗憾放下手。

“D国才拥有最适合安女士施展的平台。”梅耶道。

云安沫笑道:“有能力的人在哪里都不会甘于寂寞。说起来,我觉得国籍不重要,不会妨碍我和任何人的交情,不知道梅耶先生认同我的看法吗?

梅耶笑得有些意味深长:“相当认同。”他换了个坐姿,侧头看了海瑟薇一眼:“亲爱的,你觉得聘请安成为我们的投资顾问,为我们打理名下的资产,这个决定怎么样?”

海瑟薇知道梅耶是心动了,她自然顺着丈夫的话回一声棒极了。

梅耶这才重新看向云安沫,问她是否愿意。

云安沫眉梢微扬:“我的时间非常宝贵,聘请我的要求会很苛刻。”

她没有遮掩,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百分之五的利润抽成,还有拜托梅耶帮她做些事情。如果不能让梅耶交给她的资产翻到三倍以上,她就不回国了,留在D国这里任凭梅耶他们处置。

这个利润抽成比例不高不低,梅耶应得爽快,倒是对后面那个条件.....

他笑道:“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商人,希望安的要求不会让我太为难。”

云安沫笑得温和安然:“那当然,我怎么会做违法的事情。我要做些什么,梅耶先生应该也能大概猜到。”

她就是想让梅耶帮她在黑市里买机再通过走私途径将机器和各种重要资料送回国,关键时刻再借着梅耶在商政军三界的人脉,让更多的华国同胞能够平安回国。

这怎么能算是违法呢?

梅耶应允:“安女士的爱国情怀让我非常敬佩,如果有需要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97

快穿之位面直播

……

作者:早朝晚汐类别:军婚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