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出府

第二十九章出府

时间:2022-06-24 07:18:31来源:

一路上,穆初秋并也没遮掩气息。自从出了青云玄府,穆初秋就被几道强悍的元神盯,一路跟着。穆初秋自顾自自朝着突然发生瘟疫的庄子走去,筑基后,元神更是强悍,由原来是全部覆盖面积的一千米,直接拓展到两千米,不亚于金丹期。该来的总会来的。的话自己直接回观音镇,将自从出了青云玄府,穆初夏就被一道强大的元神盯住,一路跟随。。

第二十九章出府

一路上,穆初夏并没有掩藏气息。

自从出了青云玄府,穆初夏就被一道强大的元神盯住,一路跟随。

穆初夏自顾自朝着发生瘟疫的庄子走去,筑基后,元神更是强大,由原来覆盖面积的一千米,直接扩展到两千米,堪比金丹期。

该来的总会来的。

如果自己直接回观音镇,将会给娘和哥哥带去灭顶之灾,所以,穆初夏接了任务,驱除瘟疫,这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在外面兜一圈,再回去。

若是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还没有寒毒门的长老找上自己,说明自己是安全的,可以回观音镇。

现在刚走出青云玄府,就被盯上了。

来人是谁?修为怎样?

迷药三步倒对那些金丹期修士起不了多大作用,除非他吞进肚,还不运真气逼出来的情况下,才能起到左右,就像千年玄龟一样。对于敌人来说完全办不到的。

穆初夏边走边思索对策。

如今,筑基后的元神,如同金丹期修士一样的强大,而且,自己的元神还受到养魂珠的屏蔽,对方根本察觉不到被窥探。

穆初夏不知道自己的元神到底有多强,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自己的元神撞击对方的元神,不知谁的元神更为强大。

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二十次,穆初夏敏锐察觉对方的元神在不规则晃动、蜷缩,似乎有些不舒服。

穆初夏加大元神力度,用力狠狠撞击。

顿时,对方的元神一下子弹跳空中,如同被谁咬了一口,迅速收回元神。

片刻间,对方的元神分为六股气势汹汹裹缠而至。

穆初夏不由分说,也分出六股元神,如同一个麻绳,分别缠绕对方的元神,使劲往下拽。

顿时,双方僵持,穆初夏隐隐沾点上风。

对方想把元神收回,不料扯不动,如同被水草缠上,真元澎湃,一掌朝穆初夏劈过来。

金丹期的一击,并不是穆初夏目前能接住的,穆初夏果断撤回元神,身子疾退,堪堪躲过一击。

紧接着,一阵大风很突兀地刮过来,风中夹杂一股很香甜的味道。

穆初夏一惊,不好!有毒!穆初夏对毒经深有研究,这点毒难不倒,迅速从黑碗中拿出对应的解毒药,催动真元震散四周。

嗯?紧接着天空落下黑色的雨滴,每颗雨滴蕴含剧毒!一股难闻的味道弥漫开来。

穆初夏身上飞出两样东西,漫天飞舞的粉红色解毒粉追逐黑雨点而去,凤凰炎撑起十米的空间,穆初夏站在火光中,如同一尊威风凛凛的女神不容侵犯!

黑色的雨滴碰到凤凰炎,发出“滋滋滋”声,化为一道白烟消弭空中。

哼!又来了一位绝世高手!

穆初夏察觉到有一道更强大元神从千米之外牢牢锁定自己!元婴初期修士!穆初夏迅速判断出来人修为,此人只在千米外,无意再靠近,其身上的戾气和杀意再明显不过。

来人是寒毒门二长老,元婴初期修士,与将士麟商量好,一明一暗。

黑色的雨停了,大路的中央,一位面白无须,容貌姣好,让女子一见就难以忘怀的青年男子,大刺刺挡在路中央。

“我儿将天夜是你杀的?”将士麟怨毒的目光直视眼前丫头,一身真元欲呼啸而出。

“是他先杀我的,反被我杀了。”明知解释无用,但穆初夏秉持心中的道,不违初心。翻手已将两枚黑蛋握在手心。

“很好,你受死吧!”将士麟酝酿出最强的一击。

一道白光抢在将士麟前面,千万道残影飞出。

“留下头颅。”穆初夏匆匆道。

眨眼的功夫将士麟被分解,只留一片血雾在空中,还有一颗滴血的人头,被穆初夏一把握住发冠。

温一航去势不减,抬腿间来到千米内偷窥的绝世高手面前,万千残影齐飞。偷窥之人迅速肢解,元婴根本没来得及飞逃,等穆初夏赶到时,空中只余一片血雾,连一片肉都没能留下。整个过程只在眨眼间一气呵成。

“温一航,你这是什么神功?这么厉害。”穆初夏不能理解这逆天的神功。

温一航脸上毫无血色,嘴唇一阵颤抖,苦笑道:“你当然不能理解,不是这个位面的。”

“原来如此,还好,这次把储物袋留下了。”穆初夏手中提着两个储物袋,一个滴血的人头。

温一航身体有些飘忽,身子不能凝实,这是元神虚耗过度。

“温一航,这次又多亏了你,害你元神消耗过度。”有些歉意的穆初夏心虚道。

“却是消耗太多,我要沉睡一段时间,过段时间才能醒。”

“多长时间?”

“半年?一年?也许是三年?我也说不准。”温一航摇着苍白的脑袋,身子有些透明。

穆初夏局促道:“害你这样,你先把元神恢复好。”

温一航身子一纵,进入养魂珠内,带着浓浓的睡意道:“你往后要小心点。”

四周的血雾已经散尽,穆初夏五指扣住将士麟的脑袋,属于将士麟的记忆都被读取。

除恶务尽!

否则,穆初夏将会被追杀到天边!

邢极,元婴后期,寒毒门宗主!

与其躲你一辈子,不如正面面对你!与其被不断暗杀,不如置死地而后生!

穆初夏取出一根银针,点穴,揉捏之下,很快变成另一个人,将士麟。

易容术,每个学医炼丹的弟子都会一点的手艺,穆初夏不仅仅会,而且精通,改变的不仅仅是外貌,还有形体,声音,性别。从将士麟的储物袋拿出一套男装套上,一个活脱脱的将士麟出现,足以以假乱真!

把两个储物袋收进黑碗中,穆初夏从御兽袋唤出碧眼金鹰,碧眼金鹰如今已经长大,宽大的翅膀刮起一阵旋风,穆初夏跳上碧眼金鹰的背上,风驰电掣般飞向寒毒门。

寒毒门,安彩艳在屋子里来回徘徊,心里七上八下,心神不定,亲自跑去大门口等候将士麟的归来。

安彩艳翘首期盼下,一道熟悉的人影飞过来。

“士麟!”安彩艳激动扑过去,一头扎进将士麟的怀抱。

穆初夏一阵恶寒,学着将士麟的习惯,僵硬地轻拍安彩艳香肩,柔声安慰:“夫人,莫激动,这么多弟子看着呢。”

“那个穆初夏杀了吗?”安彩艳还是不放心,想听将士麟亲口告诉她。

“杀了。”穆初夏拉着安彩艳回屋。这么多寒毒门弟子看着,实在有碍观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