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春光 第四话 信不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屋子里有片刻宁静。季樱纵是个心大的,这会子藏在被子里的手也不由攥紧了些。照理说,蔡广全今日便出发到达去了县城,当然早已把他两口子编的那套谎在季家人面前说了一次,这季四爷,万也没现在的又再问一次的必要。问,便则表示不信赖,因为,他是了瞧出什么来了季樱纵是个心大的,这会子藏在被子里的手也不由得攥紧了些。。...

掠春光

推荐指数:10分

《掠春光》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屋子里有片刻安静。

季樱纵是个心大的,这会子藏在被子里的手也不由得攥紧了些。

按理说,蔡广全昨日便出发去了县城,肯定早就把他两口子编的那套谎在季家人面前说了一次,这季四爷,万没有现在又再问一次的必要。

问,便表示不信任,所以,他是已经瞧出什么来了?

也对,毕竟是血亲,岂有连是不是自家人都认不出的道理?

亏得那蔡广全,比他媳妇显然是要奸滑也沉着些,虽然被问得一怔,却好歹很快反应了过来,也不知是给吓的还是硬憋的,眼眶立马红了。

“是,埋了。”

他那破锣嗓子听上去仿佛又哑了些,哀哀切切地答:“原本是打算体体面面地送她走,可……天太热了。家里地方小,季小姐又在养伤,若不赶紧埋了,那味道……唉,我对不住那孩子啊,她爹娘临死把她托付给我们两口子,这些年,她跟着我们也没过上啥好日子,小小年纪的……”

说着就哽住了,抬胳膊去抹眼睛。

他这一番情真意切可算是喂了狗了,季渊压根儿都没拿正眼瞧他,只管用手指去抹衣袖上沾的一星儿泥,好半天,才毫不在意地开口:“甭在我眼前哭,难看死了。我也不过是之前听你们常来说,那丫头与我们樱儿生得十分相似,心中好奇,所以才想看看。既然埋了,那就算了呗。”

季樱:“……”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人?不算了你还想怎么着,当场挖坟掘墓,看看到底像不像,有多像?

也亏得这话他是对着蔡广全两口子说的,这要搁在那起真没了孩子的家庭跟前儿,人家不把他一锄头掀出去才怪!

蔡广全与何氏两个很尴尬,只能揣着手戳在那儿,哭也不是,赔笑也不是。

大抵也是嫌他们烦,“季渊便又道:“当初樱儿是我送来的,好个珠圆玉润白嫩嫩的小姑娘,整个榕州,没人美得过她。你瞧瞧现在被你们养成甚么样子了?出去出去,别在杵这儿装蜡烛杆子,不是说要去泡茶?”

又看向何氏:“你也出去,我在这儿守着樱儿。”

何氏就算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留他单独和季樱在一块儿,刚壮着胆子想说什么,却见蔡广全拼命对她努嘴打手势,左右无法,只得喏喏同她男人一起退了出去。

两人敞着房门,拖拖挨挨地去到灶下,打量着季渊必是瞧不见他们了,那何氏便立刻捶胸顿足,压低了喉咙叫起苦来。

“我的天爷,你咋这会子把那祖宗给领回来了?这是老天要收我们的命了啊!”

她磕磕巴巴把蔡广全回来之前的事讲了一遍,哭天抹泪道:“那死丫头猜出来我们在汤药里加了东西了,不肯喝啊!”

“啥?”

蔡广全眼睛都瞪圆了:“那她这会子是装睡的?她想做啥?”

“我哪儿知道。”

何氏鼻涕泡都出来了,指指房间的方向:“你没瞧见,看着可邪性了,说话神情,跟从前完全是两样,醒来跟我说的头一句话,竟和四爷一模一样,也是问是不是已经埋了,唬得我差点就死去一遭!你说你,要是早几个时辰回来多好?再不济,眼看着天色不对,索性在县城多住一晚也行,怎么都比现在强啊!”

“那把她同季四爷单独留在一处,岂不要坏事?”

蔡广全也给吓住了,猛地抖了两抖,却又不想在婆娘面前落了下乘,瞪着眼凶巴巴低吼:“我能有啥办法?我昨儿就找去了季家,这可好,能做主的人愣是没一个在家,就连这个老四,都是他家管事瞧着实在不像样,今天晌午到那翠微楼给薅出来的,你没闻见那一身酒味儿?”

歇了口气,缓了缓心中的惊怕,他又低低吩咐:“方才我看季老四好像并未生疑,你赶紧给我滚过去守在门口,听听他们说什么,可别叫那丫头泄了咱的底!”

何氏向来听他的话,虽然害怕,却也只得咬了牙,期期艾艾地蹭到房门口,扒着门边悄悄望进去。

季渊坐在桌边没动,手里把玩着他那把破扇子,眼睛却是落在了季樱的脸上,盯着她看了一晌,忽地开了口,自言自语似的嘟囔:“现成有我送来的上好锦被不用,怎偏偏盖着这脏兮兮的破棉被?”

季樱闻言一震,心跳都快了两分,紧接着,那季四爷却又放柔语气:“樱儿?”

见床上的人没反应,他也不着急,好像有无限耐性,一声接一声,慢悠悠地唤。

“樱儿,别睡了,四叔来了。”

“樱儿?”

“樱儿樱儿,小樱儿哎……”

叫头一回,还能推作睡沉了没听见,可他这般聒噪,再不醒过来可就有问题了。季樱没了办法,略等了等,缓缓张开眼。

待看清那人,心中大大觉得意外。

这位季家四爷,竟不过二十来岁年纪,生得长身玉立眉舒目朗,还挺好看的,怎么瞧也不像那等口不择言的倨傲无礼之辈。

只他身上那件袍却是多少狼狈了些,胸前和下摆皱皱巴巴,袖口沾了不少污渍,看着吧……就很像是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了一夜,来不及回家换衣裳,急匆匆赶了来的。

此时他已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立在距床榻不过两三步之处,微微低头,垂眼看着季樱,笑呵呵地:“醒了?”

……接着,他便对着季樱的脸,打了个巨大的酒嗝。

季樱:“……”

不是,啥情况?你好像刚才还嫌弃蔡广全夫妇俩身上有味儿呢,怎么着你以为你比他们香啊?

她赶忙闭住气,眉头一皱,登时扯住被子侧身朝里翻去。因为动作太猛,牵扯到胳膊上的伤,登时吸了口凉气。

“对不住对不住。”

季渊连连道歉,很讲究地往后退了半步,方才在蔡广全和何氏面前那般轻慢无礼的人,这会子却是气势全无,又不敢靠得太近:“我不就是打了个嗝吗,你就气成这样……我说小樱儿,你这家伙该不会是还在恼我?都两年了,你这脾气怎地一点不见改?”

你在说啥?抱歉,跟你不熟,听不懂。

季樱没应声,便听得那人自顾自地接着叨叨。

“啧,我有甚么办法?”

季渊很无奈似的:“还是怪你自己,闯下那么大的祸,老太太铁了心要让你长长记性,谁敢跟她对着来?这二年你住在这破地方,家里人虽不能来瞧你,可那些穿的用的,你打量着都是谁让人给你捎来的?你现在还不搭理四叔,可就是个小没良心了啊!”

季樱仍是不开口。

倒也不见得有多紧张,就是这人跟她聊天她也不知道说啥好,总不能尬聊,干脆就不搭腔。

“哎算了算了,你爱生气就生气吧,自小便是这样气性大。”

对着自家侄女,季渊态度自是温和,可耐性却仍是欠奉,把手一挥,“从山上滚下来,旁边还躺了个死人,把你吓坏了吧?你不理我,那也不要紧,出了这么大的事,这蔡家是万万不能再住下去,现下我便带你回家,如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