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春光 第三话 叭叭儿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什么?谁?何氏当即腿又是一软,手上用劲,将季樱抓得更紧。怕什么来什么,她还我以为昨天蔡广全不出意外会回去,谁成想都这时辰了,他竟把季家人带给了?这可如何是好?家里这个还醒着,来接的人却早已到了……她彻底着了慌,只觉手都麻了,浑身哆嗦得抖个不停通常,张着怕什么来什么,她还以为今天蔡广全铁定不会回来,谁成想都这时辰了,他竟把季家人带来了?。...

掠春光

推荐指数:10分

《掠春光》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什么?谁?

何氏当场腿又是一软,手上用力,将季樱抓得更紧。

怕什么来什么,她还以为今天蔡广全铁定不会回来,谁成想都这时辰了,他竟把季家人带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家里这个还醒着,来接的人却已然到了……

她彻底着了慌,只觉手都麻了,哆嗦得筛糠一般,张着嘴却发不出声,只拿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季樱:“好孩子,好孩子,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可表叔表婶好歹养了你十年呐……”

反反复复只念叨这一句,语气里带着祈求。

“嘶——”

季樱的手腕被何氏捏得生疼,戏瘾瞬间烟消云散,瞪她一眼,偏过头去望窗外,果见院子门口停了架马车。

天色已是全黑了,大雨终于落了下来,雷声愈发紧。一个瘦长的身影,撩了袍子下摆,慢慢悠悠掀开车帘从马车上下来。

蔡广全躬身哈腰忙伸手去搀,离得远,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那姿态动作,却分明是赔尽了小心。

“只来了一个人?”

季樱皱眉嘀咕了一句。

“啊?”

何氏立马凑上来,挤到季樱身边也往外打量:“……还真是。不过也正常,当初季小姐来咱们家,也是季四爷一个人送过来的,你忘啦?你看我就说,她在家里必定是不受宠的,否则哪里会……”

“啪!”

她手上忽地结结实实挨了一小巴掌。

“表婶当心点,你手劲儿大,别给我捏出印子来才好。”

“啊……”

何氏这才反应过来,缩手不迭,都这光景了,居然还有空短暂地发了个愣,然后便想撸起季樱的袖子细瞧。

“我真是,怎地蠢成这样?快叫表婶看看,莫要真留下什么啦!”

“行了。”

季樱不乐意被她摆弄,更没工夫同她周旋,往旁边躲了躲,忍着胳膊疼痛快速躺下,低低吩咐:“给我盖上被子。”

对于这夫妻俩,她心中自是毫无好感,可事情突然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却也不得不快些做打算。

一时半会儿,她心中并未有太周全的章程,但至少她很清楚一件事。

季小姐死了,现在这个家里,只剩下一个与其相貌十足相似的她。蔡广全和何氏两夫妇对季家怕得要死,看样子,是铁了心要把她交出去,指望着能以假乱真。

若是真能成,那也倒罢了,但是,一旦季家人发现她是个冒牌货,只怕她与这夫妻两个的下场都好不了。

她得了这个重活一回的机会,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和地界儿,不是为了立刻跟这两个蚂蚱绑在一起再去死一次的。

至少,先要将眼下混过去。

“啥?”何氏本就不聪明,这会子受了惊吓,脑子早就转不动了,愣是没听明白。

“人马上就要进来了。”季樱烦她,换了副很不好惹的神气,“不是说季家很富贵、很可怕、很惹不起吗?”

“啊,哦哦。”

何氏这才依言而行,用被子将她遮了个严严实实,只剩个脑袋在外边儿,便眼巴巴地瞧着她:“然后呢?”

“吹灯,出去,别放人进来。”

何氏紧张得要命,手掌在裤边搓了又搓。大抵也是想着死马当活马医,大不了今儿三个人都别活命,便一咬牙,闷着头出了屋。

不多时,外头传来她强作镇定的声音。

“呀,怎地这时候才回来?我还以为……”

“瞧见四爷在这儿,也不招呼一声?”

蔡广全扯着他那破锣嗓,张嘴就是呵斥:“问问问,问那么多做啥?没点眼力见儿!季小姐受了伤,家里人能不担心?”

说着,忽地转了声口,呵呵一笑:“四爷您快请,家里地方小,您别嫌弃……哎四爷您留心脚下,可别磕着您!”

季樱躺在床上,盯着不远处紧闭的房门,暗自撇撇唇角。

下一刻,便传来个年轻男声,漫不经心的,隐隐还有点不耐烦:“说了多少次了,别离我这么近,你身上有味儿,熏得我眼睛疼——我们家樱儿就住这一间?我瞧瞧她。”

何氏原本束手束脚地站在两个男人身旁,闻言太阳穴便狠狠一跳,赶忙扯扯蔡广全的袖子,拼命冲他挤眉弄眼,含含糊糊道:“人还没醒呐,这两日,总是这样昏昏沉沉的……再说,也是大姑娘了,四爷您就这么进去,只怕是……”

“只怕什么?”

季渊扭头去看她,扯扯嘴角:“大姑娘又如何?她是我亲侄女,难不成你疑心我这做叔叔的进去瞧瞧她,是想占她便宜?”

语气懒洋洋的,听不出喜怒来。

这话说的叫人也是没法儿接,蔡广全脖子一凉,狠狠瞪了何氏一眼:“可不是?四爷担心季小姐,这一路都在问我她的情况,这会子瞧瞧,还不是天经地义?蠢货,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嘴!”

他虽不明就里,却也知道自家婆娘这么拦着必有缘故,于是又赔着笑话锋一转:“只是……季小姐此番着实受了些惊吓,说来,四爷您与她也是两年未见了……”

“受了惊吓,又不是被我吓的,有甚么相干?”

季渊啪地将手中扇子一合,瞟瞟他,然后一脸嫌弃地迅速挪开眼:“哎呀你快走远些!我要是樱儿,天天对着你们这两张丑脸,我也得受惊吓,魂飞魄散的那种。”

房中的季樱:“……”

这位季四爷,小嘴叭叭儿的还挺能说啊。

她有点想笑,然而同时一颗心却也往下沉了沉。

她本来想着,这季家来的是个男人,大概率是不会进屋来的,且大雨已经下下来了,即便是要领“季小姐”回家,多半也得等到明早。

那么,她便多了一晚时间,细细想清楚该怎么办。退一步说,就算想不出办法,大不了趁所有人都睡着逃走就是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反正天大地大,她总能想办法活着,兴许还能活得不错。

可眼下,依这位季四爷目中无人的做派,那夫妇两个是招架不住的,假若他真的进来了,自己该如何应对?

蔡广全这一路上没少被季渊嫌臭嫌丑,心里憋着火气却是不敢撒发,只能僵硬地笑:“呵呵,您真是爱说笑……”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被我说笑?”

季渊“砰”一声大力推开门,大喇喇地闯进了屋。

这间屋子,原是在小院儿里加盖出来的,本就不大,顶也格外要低些。那人身高腿长,仿佛走了不上三五步,就已离床榻不远,行动中带了一阵风,卷着浓重的酒气。

季樱没动,只快速把眼睛闭上了。

果然啊,到底还是进来了……

“点灯。”

季渊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停下,眉头拧得老紧,很是不满意:“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瞧不见,她若半中拦腰醒过来,岂不害怕?”

蔡广全很不情愿却又不敢怠慢,偷偷看了看床上仿佛仍在安睡的季樱,心中稍定,忙慌慌跑出去多拿了两盏灯点起来,瞬时将这小屋子照得亮堂堂。

何氏满心里叫苦,死命咬住舌尖才没当场厥过去,小碎步窜到床边,有意无意地,稍微挡住了季樱一点。

她这举动蠢得很,好在季渊并未在意,只当她还是在担心床上的姑娘衣衫不整被瞧了去,当下嗤一声,侧身从蔡广全手里接过油灯。

跳动闪烁的光长久地停在脸上,直直照着眼睛,季樱心不由得跳快了两分。

再这么下去,她的眼皮怕是要不受控地颤动起来了,势必被发现是在装睡。

一咬牙,她干脆打算睁开眼主动“醒”过来,可就在这一刹,季渊忽地将油灯挪了开去,人也慢吞吞踱到桌边,掀袍坐了下来。

“还在睡?夜里走了困怎生是好?”

他拧着眉道:“按说不应该啊,今儿不是说没撞到头吗,怎会如此贪睡?”

看了这么老半天,这人竟一句疑问也没有,难不成……真把躺着的这个认作他的亲侄女了?

蔡广全心头大松一口气,悄悄蹭掉满手心的汗,蹭到季渊左近,龇牙咧嘴讨好地笑:“人好好儿地在这里,如今您也瞧见了,可是安心了些?您这一路紧赶慢赶的,想是也累了,不如去外头大屋里歇歇,好歹敞亮些,我给您沏茶……”

不等他把话说完,季渊扇子一抬,冲着他点了两点。

“我说,你家死了的那个丫头,当真已经埋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