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仙世界养崽 第二章 恶毒的女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褚阳眼睛登时一亮:“姜前辈改主意了?”两人没特别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少年睫羽轻颤。“你要把他放进妖兽袋?”“阿声这孩子身子太弱,走不了几步就气喘,因为才把他收进妖兽袋中,姜前辈不需要怕,阿声是半妖,在妖兽袋里会有什么事。”怎么可能会没事儿。妖兽袋里没办法“你要把他放进灵兽袋?”。...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褚阳眼睛顿时一亮:“姜前辈改主意了?”

两人没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少年睫羽轻颤。

“你要把他放进灵兽袋?”

“阿声这孩子身子太弱,走不了几步就气喘,所以才把他收进灵兽袋中,姜前辈不用担心,阿声是半妖,在灵兽袋里不会有事。”

怎么可能没事。

灵兽袋里只能放契约灵兽,荀声虽然有一半妖的血脉,但也有一半人的血脉,放进灵兽袋中,那一半人的血脉便会被压制,被强行抹杀消除。

褚阳图方便,没有契约强行将荀声放进灵兽袋中,更会遭到强烈排斥。

“姜前辈,您看,这灵兽袋凡人也能用,您把他拿来逗趣也不错...”

逗趣?

姜岐闭眼,压下心底的怒气,强迫自己不去看地上的人。

小说中荀声的手段可谓是没有最狠只有更狠,残忍至极。

“我养不起,你带走吧。”

她同情荀声,但更珍惜自己的命。

-

“就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

瘦到脱相的小男孩用手背抹了下眼睛。

荀声蹲下身,与小男孩平视,伸出手擦去小男孩脸上的泪,唯有在小男孩面前,才有一丝温情。

“恨离,哭什么?”

“不知道,我就是想哭。”

小男孩此时终于有些小孩子的模样,褪去了面无表情假装冰冷的外表,奶声奶气的小声音带着令人心疼的哭腔。

“阿声哥,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是我娘啊,为什么别人的娘那么好,我的娘却恨不得我死呢?”

“别哭,为这样一个人哭,不值得。”顿了下,“要不要重新取个名?”

毕竟这名字...

小男孩低下头。

“就这个吧,改来改去的也麻烦。”

画面一转,长相精致眉眼却带着郁气的男人吐出一口血来,脸色迅速灰败下去。

石门破开,荀声闯进来。

“恨离!”

姜恨离脸上带着歉疚:“阿声哥,对不起,我结婴失败了。”

荀声给姜恨离喂了一粒丹药。

“没事,一次结婴失败而已,你还小,还有大把的时间,总能成功。”

姜恨离摇头。

“阿声哥,你不用安慰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婴成功...”

荀声脸一沉:“没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阿声哥可知我心魔是什么?”

姜恨离闭上眼睛,凄惨一笑。

“我的心魔竟然是那个女人,很可笑吧?我就像是一直活在六岁之前,这么多年来一遍又一遍的想,她死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丝后悔,后悔没有对我稍微好一点……”

她但凡对他好那么一点点,他又怎会帮着荀声杀了她。

他期待的,不过是她一点点的温柔。

“她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问我怎么不去死。”

姜恨离的脸色越来越灰败,生机在迅速流逝,他向来死气沉沉的双眸却在这一刻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亮。

“阿声哥,我好像看到她了,她说她后悔了,说她下辈子一定会对我好,她还在冲我笑,我好像碰到她的手了,她的手好温暖...”

荀声终于慌了:“恨离,你清醒一点!那样恶毒的女人怎么会后悔!”

为什么?

就算结婴失败产生心魔,也不会像恨离这样。

就像是——

主动断绝了自己的生机。

“阿声哥,我一直有句话想问你,你当初对她,可曾怀有一丝希望?”

荀声愣住,随即回神。

“没有。”

“可是我眼里心里心心念念的全是她,全是她啊……”

荀声急忙拿出灵丹,正打算塞进男人口中,姜恨离突然伸出手,表情急切:“娘,等等我,不要丢下我...”

姜恨离的手在空中胡乱抓了几下,似是抓到什么,露出满足的笑意。

随即,手猛然坠落,再无一丝生机。

荀声抱着姜恨离,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

“有过。”

他声音很轻,轻到风一吹就散了,亦吹散他眼角的微微湿润。

姜岐猛地睁开双眼,下意识摸向脸颊。

冰凉凉的。

手向下,轻抚腹部。

“抱歉。”

她声音带着歉意:“不能让你来这世间看看了。”

不被期待的孩子,就算生下来,也不会幸福,她也没有做好成为一个母亲的准备。

既已穿成姜娘子,那么她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躺在病床的那段日子,曾无数次想,她的人生明明才刚开始,才刚开始就要没了...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天天吵嚷活着没意思,不活了。

可只有真正面临着死亡时,方才知道,活着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她想活着,长长久久的活着。

擦掉脸上的泪,走出房间。

院门外传来说话声。

“咦,向道长你怎么在这里?姜娘子不是走了吗?”

“她没走,霄云林那么危险岂是她一个凡人能过去的,不过是她太思念褚大哥,所以才想去霄云林看看。”

只听女人叹息一声:“原来是这样,只是褚道长那样的人物,又如何能留住,到最后苦的还是自己,唉...”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姜娘子,你醒了吗?”

姜岐过去开门。

少年身穿泛旧的粗布衣服,容貌隽秀,看起来不过十六,比姜岐高半个头,脸有些严肃,老气横秋的板着脸。

“我给你带了点吃的。”

姜岐也不矫情,接过包子道了谢吃起来。

包子很好吃,比她在现代吃的小笼包好吃,吃下去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你既已怀孕,便好好养胎,就算要找褚大哥,也得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姜岐学着原身的样子轻轻点头。

向禅松了口气,看着姜岐乖巧地吃着包子,两颊鼓鼓,突然意识到姜岐也不过比他大三岁,如今丈夫失踪三月,自己又怀了孕,怎么可能不心慌担忧。

“你别乱想,只当那些人胡说,褚大哥那样的人,既与你成亲,肯定会对你负责到底,否则他也不会拜托我照顾你,他没回来,许是被什么事绊住了。”

姜岐安静吃着包子。

的确被绊住了,不过是被温柔乡绊住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