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颜不可寻 第四章你们互抽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两婢女闭上嘴,眼里却分外的不不服气。嘴里还嘟囔着,“装什么装,还也不是嫁来等死的?”楚回目光有些发寒,但却看不见怒意,反倒缓缓地的坐到了旁边的石桌旁,不恭的地说:“本妃三日未死,那便三日是这王府的王妃,你们就三日是服侍我的下人。本妃无论往届王妃活过嘴里还嘀咕着,“装什么装,还不是嫁来等死的?”。...

娇颜不可寻

推荐指数:10分

《娇颜不可寻》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两婢女闭上嘴,眼里却格外的不服气。

嘴里还嘀咕着,“装什么装,还不是嫁来等死的?”

楚回目光有些发寒,但却不见怒意,反而缓缓的坐到了旁边的石桌旁,轻慢的说道:“本妃一日未死,那便一日是这王府的王妃,你们就一日是侍奉我的下人。本妃不管往届王妃活过了几时,但是本妃既然活着,那你们便要俯首帖耳,恭敬顺从。你们拿着王府的银钱,却苛待王妃,这换的旁人,可是要乱棍打死的!”

“你……”二人不爽的要反驳,但未等言语,就见那石桌旁的女人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不紧不慢继续开口。

“本妃这桩婚事,是圣上亲赐,是皇上亲封的定安王妃。本妃更是你们王爷明媒正娶八抬大轿亲自接回来的妻子,你们对本妃有微词,难不成是觉得王爷和皇上的眼光不行?还是说你们觉得皇上圣意有误,圣恩浅薄,难不成你们是对皇上有意见?既然如此,那本妃便借着本妃母家,让家父呈上奏折,禀明皇上王府全府对这御赐之婚不满,欲加害王妃!”

说着,手中茶杯随手丢出,正正砸在直着身子要接话的那名婢女头上。

只见两名婢女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却也不敢再反驳,她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竟然真碰到了敢跟她们对着干之人,也真踩到了硬钉子。更没想到,这个王妃看起来病恹恹的,说话却这么一针见血一步到位。明明只是小门小院的口角,偏偏她扯来皇帝做大旗,这么大一顶帽子就往二人头上一扣,她们连能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且此事可大可小,若她真的让家里上个奏折,虽然皇上懒得管这种事,但是这种东西摆到朝堂上也确实不好看,到时候就是王爷这种怕麻烦的性子,也会直接把她们弄死以表忠心。

楚回悠闲的看着二人极其不情愿的跪下来,然后在她面前拧着脖子道歉,“王妃,婢子知错了,我们这就去给您准备饭菜,您稍等!”

楚回撇了撇嘴,随手接住从空中落下来的信鸽,漫不经心的抚摸着信鸽的羽毛,“这态度,不太认真啊!怎么,你们不服气?”

“不,服气,我们服,王妃您教训的是,此事确实是我二人的不是,甘随王妃责罚!”两个人嘴上认着错,但是心里却是一百个的不愿意,不但不愿意,还想着反正这个王妃也活不了两天了,让就让她一次,跟一个死人较什么劲。

谁料,那王妃好不识抬举,还真随二人的话接茬。

“既然你们认罚,那本妃也不能不表示一下,不然到显得本妃不尊重王爷,你们,去把那边的竹条取来!”说着,指了一下门外墙边杵着的一捆细竹条。

说来尴尬,那竹条原本是这二人准备一会拿回去做成晾衣杆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见楚回这样说,两个人只能慢吞吞的把竹条取过来,脸色不佳的摆在楚回面前,又老老实实的跪了回去。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以下犯上,那么这捆竹竿你们就平均分一下,由下往上,相互打,直到全部打断为止,另外,本妃要看到你们身上的血痕均匀,不可以哪一块多,或哪一块少,这样显得不公平!”说着,手中信鸽被她手臂一送,轻盈飞起。

“让我们自己打自己……”两个人憋不住了,这种竹条虽然又细又软,但是极韧,想要打断其实并不算容易,要是这样打下去,两个人不死也得脱层皮。

“你们若是不服,那就不打,刚刚那信鸽便是回我楚家的,虽然没有什么内容,但若是家父看到一只没有信的信鸽,你说家父会不会觉得本妃被苛待,选择上奏?”说完,也不看她们,悠哉悠哉的回了房间。

随即,就听见屋外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抽打声,其中还夹着这及其刺耳的惨叫声。

她有气无力的躺上床,扣了扣耳朵,“真难听!”

不过虽然没吃上饭,但是总算是找人撒了一下昨晚的气,也算是舒坦了一波。

想着刚刚的情况,她也不由的松了口气,这下应该也算是在王府立威了吧!

其实,她也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哪有家人能给她撑腰呢?就算是她送信回家,也没有人会理她这个注定送死的棋子,为了一枚棋子去上奏折,不够丢人的!

折腾了这么一会儿,她身体更难受了,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温度又高了不少,胃里也没有食物,浑身提不起半点力气,脑袋也越来越沉,即便外面吵闹的不像话,她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已经快过去了两个时辰,外面的两个人还在打,只不过声音小了很多,她晃晃悠悠的走出去时,就见两个人已经打不动了,也叫不动了,地上了乱七八糟的丢着十几根已经断了的竹条和两根完整的竹条。地上全是两个人抽打出来的血迹,竹条上也是,看起来惨不忍睹。

但两个人似乎没有看到她,一边有气无力的互抽一边小声交流,“不知道活到几时的短命鬼,也敢打骂我们?找死!”

“且先忍了这一时,早晚我们要报了这仇,让她跪着给我们磕头求饶!”

楚回没理会她们,反正现在挨揍的不是自己,而且……她有的是方法收拾她们。她打了个哈欠,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就见前面一道修长昳丽的身影向她走来。

“王爷!”她强打起精神,硬撑着力气身姿婀娜的迎了过去。

顾寻点点头,清俊的面孔染上一丝笑意,“娘子睡醒了?风寒可好些了?”

“谢王爷关怀,妾身好多了!”言毕,楚回对着顾寻那张好看的脸就打了一个猝不及防的喷嚏。

只见顾寻迅速闭眼并把头往后仰了一下,眉宇间尽是嫌弃。

“咳,那个……失礼了!”楚回苍白的病脸一红,尴尬的拿出手帕开始给他擦,虽然擦的比较仓促,但她手法却极其讲究,轻柔绵软,还翘着兰花指,使得这本应随意的动作到她手下却极其撩拨。

顾寻无奈的由着她擦了两下,“娘子染病为夫十分惦念,早时见娘子沉睡便独自入宫去面了圣,这一天下来,为夫可是异常忧心!”

楚回嘴角一抽,保持着商务性娇笑。心中腹诽,你那么忧心怎么没见你叫个郎中过来呢?甚至连饭都不给吃!

这时,顾寻终于注意到那边正在互抽的两个人,好奇的看了过去。

楚回见他望向那俩婢女,表情立刻委屈起来,本就病的格外苍白的俏脸更染了几分疲态,“王爷,那两个是王府的婢女!今日妾身听到了他们在背后议论王爷,还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来侮辱王爷,甚至……甚至挑拨王府与朝堂的关系,妾身怕对王爷不利,怕是人派来王府的细作,这才稍做惩处。王爷,您不会介意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