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 第六章 大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夏树站着乖乖的吃饭时。立秋想了想,就将基本上没动筷子的清炒干豆腐丝拿出,给弟弟下饭菜。“姐,你哪儿有钱的人买干豆腐?”夏树从饭碗里抬脸问立秋。他家的钱都把在母亲田氏的手里。田氏这一次出门时,一篇文章钱也没给他们留,对于每日吃什么,也有明确的的安排。例如说,弟夏至想了想,就将几乎没动筷子的凉拌干豆腐丝拿出来,给弟弟下饭。。...

瓜田李夏

推荐指数:10分

《瓜田李夏》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夏树站着乖乖吃饭。

夏至想了想,就将几乎没动筷子的凉拌干豆腐丝拿出来,给弟弟下饭。

“姐,你哪儿有钱买干豆腐?”夏树从饭碗里抬起脸问夏至。

他家的钱都把在母亲田氏的手里。田氏这次出门,一文钱也没给他们留,对于每天吃什么,也有明确的安排。

比如说,弟弟小树和大哥夏桥可以吃一个鸡蛋。这鸡蛋没有夏至的份儿,谁让她是个赔钱的丫头呢。

夏至家养了几只鸡,下的鸡蛋被田氏攒在葫芦里,偶尔安排大儿子和小儿子吃两个,其余的都会拿去集上卖了换钱。

每天下多少鸡蛋,田氏都是有数的,因为她每天晚上会摸鸡屁股。昨天因为要送娘家人回去,田氏没摸鸡屁股,也就不知道今天有几个鸡蛋。

这也是夏至敢拿鸡蛋来招待小黑鱼儿和大青的缘故。

当然,就算是被田氏知道,夏至也不怕了。常言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田氏都要把她送给傻子做媳妇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是爷和奶给的。”夏至看着门外,漫不经心地答道。

“真的?他们咋有这好心。”夏树嗤道。

夏至收回视线,瞪了夏树一眼。

“爷奶对你不好吗?以后不许学田来娣,阴阳怪气地!”

田氏与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历来不睦,而且从来不遮掩这一点。

在儿女们面前,只要一提到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田氏就没说过半句好话。

夏至和夏树姐弟耳濡目染,不仅不和爷奶亲近,还认为老两口不是好人,待他们非常不好。姐弟俩的不同,是夏至不会学田氏说老两口不好。

“姐,你叫娘的名字哩。”夏树扒拉了一口饭,小心地说道。显然他的关注点在这里。

“你要告状吗?”夏至睨着弟弟。

“姐,我不告状,我再不告状啦。”夏树一脸的讨好。

“量你也不敢。”夏至冷哼。

田氏这样的娘,她宁愿没有。她想起自己穿越之前,幸好那对夫妻扔了她,她能在福利院长大。如果那对夫妻留着她在家,只怕她连靠奖学金和助学贷款念书的机会都没有,还得给某某家的根儿当牛做马。

小夏至已经死在了田来娣的手里,就算没死,也会被田来娣送给娘家傻子做生儿子的工具,她为什么要管田来娣叫娘。等田来娣什么时候有了做娘的样子,再说吧。

夏树吃饭很快,吃完了放下碗筷就想走。

夏至慢悠悠地看了一眼。

“姐……”夏树讨好地看着夏至,琢磨夏至的心思,“我、我自己去洗。”

“嗯。”夏至点头,看着夏树自己跑到外面,撅着屁股将碗筷洗了,然后还拿回来让她检查。

这小子其实很机灵。而且,平时家里人都在做什么,怎么做,他应该都看在了眼睛里。

夏秀才和田来娣生的孩子,哪里会呆笨。

“姐……”下午,夏树没跑出去玩,而是一直围着夏至转。

姐弟俩说了许多的话,这还是这些年来的第一次。

傍晚时分,夏桥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了。

十四岁的少年,身板并不宽厚,但身量已经很高。他沉默地放下锄头,在井边洗了手脸,看到夏至从屋子里走出来,抬头笑着招呼。

“十六。”

“大哥回来啦。”对于夏桥,夏至的态度很好。

从小夏至的记忆中,她知道这是一个厚道善良,值得敬重,也很可怜的少年。

夏桥笑了笑,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拿出一捧花来。

从田野里摘的,并不是什么稀奇的花,不过是些蒲公英、紫花地丁之类,然而紫色的黄色的白色的小花朵簇拥在一处,活泼泼,鲜灵灵地,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更让人觉得欢喜和温暖的,是少年的一颗心。

面朝黄土背朝天,即便是在最辛苦的劳作中,少年的心中依旧有花开放。

夏至高高兴兴地接过花儿来,从窗根儿底下挑了个缺了口的陶罐子,将花插进去,又倒了水。

这样,小花儿们就可以开上一两天了。

“还是十六手巧,这么一弄,花儿更好看了。”夏桥笑道。

“大哥挑的花儿好。”夏至笑,又问夏桥,“我这两天没下地,地里庄稼咋样了?”

“挺好。今年地里不荒。明天我再去一天,就锄好了。你和小树儿都不用下地。”

锄草不同于春种和秋收,一般可以容着工夫来。夏桥心疼弟弟妹妹,就自己一个人担了这活计。虽然平日里夏至会被田氏赶去田里,但是只要田氏不在跟前儿,夏桥就不让她干活,只让她在地头荫凉处玩。

晚饭是夏至准备的,她没等田氏。

看着桌上炒的油亮亮的韭菜鸡蛋,夏桥略顿了顿,终究什么都没说。

夏树屁股肿了,一时半会好不了,晚饭是跪在炕上吃的。他历来淘气,什么怪样子都有,夏桥也没问。

饭后,夏至收拾碗筷,夏桥到井边洗自己的衣裳。

夏树在旁边跑来跑去,一边嘟囔:“娘咋还不回来。”

夏至手里的碗一滑,落在木盆里。

“十六,”夏桥继续洗着衣裳,“大宝那件事,我跟娘说,不会让你嫁过去。”

“哥,你说啥?”夏至怀疑,她是不是听错了。

她这个哥哥,虽然知道疼惜妹妹,并在一定范围内护着她,但更对田氏非常孝敬顺从。

她从来没见他明确反对过田氏的决定,即便是在他自己人生最为关键的事情上。她从没指望过夏桥会在这件事上帮助她。

而且,即便是他不赞同这件事,愿意为她开口,他又能扭得过田氏吗?

但是夏桥能这样表态,就算最终帮不上什么忙,夏至也很感激他。而且多一个人多一个力量,夏至不能拒绝夏桥的帮助。

“等娘回来,我就跟娘说。我多干点儿活。等过两天地里活做完了,我再去做一份工,多给大宝攒出些钱来……”

夏至心中叹气,这可怜的孩子。

“哥,你想过没有,田家那里,其实是个无底洞……”

少年的脸上也显出一片迷茫来。

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

“我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咱娘。”

“哥做工的那几个钱,平时给他们还行,这件事上,只怕田家看不上眼。”她不是小夏至,她知道田家要她做媳妇可不单单是为了省钱。

正说着话,后门响了。

夏树欢呼一声:“娘回来了!”

田氏踩着春末夏初的最后一缕夕阳,从靠山屯儿回来了。

PS:求推荐票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