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尽春风故人归 第3章 白驹过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几道声音,让本来准备好瓢泼大雨的萧柳华登时怔在了原地。萧失笑被吓了一跳,惊慌的过去的捏住木槿的枝蔓,深怕她有一丝异动,倘若被心细如发如尘的萧柳华意外发现了,定是是娇嗔不饶。“莞萧莞尔被吓了一跳,慌张的过去捏住忍冬的枝蔓,生怕她有一丝异动,若是被心细如尘的萧柳华发现了,定然是不依不饶。。...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一道声音,让原本准备瓢泼的萧柳华顿时怔在了原地。

萧莞尔被吓了一跳,慌张的过去捏住忍冬的枝蔓,生怕她有一丝异动,若是被心细如尘的萧柳华发现了,定然是不依不饶。

“莞尔,你可听到什么声音?”萧柳华收起顽劣之气,颇为正色的问了一句。

萧莞尔干巴巴的笑了几声,“没什么,没什么的啊,大概是风大,哥哥听到的是风声也说不定。”

萧柳华一副怀疑的模样,年纪小却也没当一回事,末了才将注意力转向忍冬,突然失了兴致,“罢了,我还是去方叔那寻了夜香壶再来也好。”刚才他倒是忘了,自家妹妹还在边上,如何使得在她面前这样不雅,虽说两人还是个孩子,却也失了礼法。

“是是是,哥哥快去快回。”萧莞尔甜腻腻的挂着笑,赶紧送走了这祖宗。

等萧柳华身影消失不见的时候,忍冬才稍微喘了口气,有些愠怒,“莞尔,你刚才怎么不让我一枝条抽死他!竟然那么羞辱我!”

“好忍冬,那是我哥哥啊,你就大人有大量,别和小孩子一般计较了。”萧莞尔甜腻的笑容屡试不爽,干脆也在忍冬面前耍起花枪。

“你自己就是个小孩子,还说你哥哥。”忍冬若是有眼睛,定然要狠狠的剜萧莞尔一眼。

萧莞尔讨好的笑了笑,几个日子下来,忍冬的性格也算是摸了个七七八八。她自小便是会察言观色,哪怕对方是株植物,也定然能一眼看穿,虽说是妖物,但的确是好玩的紧,也不怪萧莞尔大费周章的将她移植进来。

“忍冬,我哥哥说的有理,这甘露现在对你确实有些强人所难,倒不如尝试下我哥哥的提议呢?”萧莞尔摸着忍冬的枝叶,发觉当真是越发的枯黄了,有些沮丧的说道:“这些日子,一直灌溉甘露也没有好转,我担心、、、、”

忍冬一愣,虽说身体不舒服,倒也不至于会死,好歹她也算是个有了灵识的妖,不过瞧着萧莞尔梨花带雨的神情,一颗妖心忍不住的一颤,说了一句日后想起来都会捶胸顿足的话,“那好,便依了你吧。”

?

日复日,原本方叔的夜香壶便天天不翼而飞,加上每次夜里如厕都光洁干净,恍若放在桌上的花瓶。刚开始方叔不以为意,以为打扫房间的小王给顺带清理了,但仔细一想,这孩子手脚未免太麻利了些,若不是他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这个房间,那便是那小子生了八只手,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这边方叔疑惑不解,那边萧家大小姐的院子算是笑开了花。因着连着几日的尿素灌溉,子风藤倒是没有继续泛黄,反倒是生出了几片绿油油的叶子。不过庭院的环境倒是不忍观瞻,到处都是大少爷随意倾倒的肥料,扬言是为了土壤肥沃。

此刻,萧大少爷指挥小厮继续给子风藤施肥,那边倒是和萧莞尔玩五子棋玩的不亦乐乎,恍若难闻的气味一点都未影响到一般。

忍冬孤零零的扎根在那边,忍受周遭难闻的腥味。不仅是人有感官,动植物也是有的,相反的,要比人更加聪慧灵便。这样的气味对忍冬来说根本就是地狱,她努力调息了几次,刚准备将那味道鼻塞掉,不去闻,这边一瓢肥料扬扬撒撒就淋湿了她一身,枝条也跟着闪着诡异的色彩。

忍不住了,她快爆发了,眼睛一睁,入眼的就是萧柳华一身锦衣的抓着颗棋子,笑眯眯的和妹妹玩耍的景象。数次她都想趁其不备偷袭萧柳华,左右她也没什么攻击性,就当是报复了也好,可偏生这萧柳华身体周围带着她难以接近的光圈,像是保护屏障一般,如何都亲近不得,她有一次还反倒是被弹了回去。想到这,忍冬怒目而视,只可惜对方根本就看不到,能看到也仅仅是瞧见那子风藤绿油油的摇摆了几下子,兴许还是被风吹的呢!

行,很好,非常好!

?

在萧家呆的时间不断增加,忍冬倒是对这个萧家有了点认知。

萧家在云城是豪门世家,然则,虽豪门却有益于寻常,此因便是萧家祖先曾偶遇因渡劫而重伤的青鸾,青鸾神鸟自然是白泽座下的神鸟,一来二去的,为了报恩,便教了些长生之法。索性萧家也是有大德行之家,参悟出了些门道,倒是也窥探其法,拜入求仙问道之学,诛杀妖孽,维护一方,名声已然是大起。而萧家这么多年所谓是云城中流砥柱,普通妖物侵扰不得,算是如今乱世之中的净土。萧家之所以为佼佼者,便是依仗那蓝灵剑,此剑是青鸾之神兵利器,灵气四溢可保空间场澄澈无污,是修仙绝佳辅助。来往萧家学道的人络绎不绝,每日都热闹非凡。

一转眼便是五年,如白驹过隙。

忍冬喜静,趁着夜晚,好不容易冗大的萧家安静下来,她才稍微舒展下身子,白日她都是丝毫不敢动,生怕这些法力高深的凡人会发现自己,只有到夜晚,才算是她的天下。

轻轻巧巧,一根纤细狭长的枝条顺着花圃外围缠绕而上,携伴夜风,轻轻感受花圃外围的空气。整日的施肥,几乎要熏死她,好不容易得到机会,她才不要白白浪费!

忍冬是有私心的,作为妖族,她如何会不知萧家深藏的宝物,若是可以沾染这神剑的灵气,那她破土而出,幻化人形还不是早晚的问题。归根结底,萧大小姐的院子还是离神剑稍微远了些,不过不打紧,只要能灵力充沛,距离远近也就无所谓了。

不过,都这么久了,何以还没有一点点变化的征兆?

“呵、萧家竟然还有妖物?”一道鬼魅清冷的声音冷不防的在半空中响起,生生的阻止了忍冬要伸出去的枝干。

忍冬花身一窒,想把枝干收回来已然来不及,对方一句话便将自己活生生定住,想来便是修为极高的凡人。忍冬悲哀的叹口气,忍不住的说道,“我是好妖!”

“噗、、哈哈哈、、、”那人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放声大笑起来,连带空气的光波也跟着震颤,“好妖?这世上还有好妖之说?”

忍冬受制于人,咬咬牙的将目光转移到不远处人身上,这一看便愣了神。

皎皎白月,盈盈细风,一道红光乍现,影影绰绰的瞧见个轮廓,先入目的便是那一头放肆的墨发,紧接着是轻薄柔顺的红纱衣。男子瞧着忍冬,低沉一笑,手执白玉笛款款而落,降在忍冬身边,恍若误入凡间的仙子,细细看去,便闻到一股淡淡的竹香,丝丝绕绕。

“当然有好妖了,我就是好妖。”忍冬只是愣神一会儿,便收了心神回应一句,“我在萧家并不是做大奸大恶之事,你这人真是好没道理!”

男子瞧着风中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子风藤,唇瓣的笑意更深了。他眼波流转,盯着忍冬细细瞧了瞧,声音温润如清泉,“瞧着倒不像是个妖物,倒像是个标致的美人儿。”他自然可以透过子风藤瞧见内心包裹着的柔软少女,少女不着寸缕的环抱腿蹲在那里,长发盖住泛白的肩膀,发根处绽放朵朵忍冬花,纯净和美。

那厢自然是不知男子早就看到了自己实体,还一阵狐疑的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子。

“我不杀你,速速离开萧家吧。”白沚溯见状,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忍冬怔忡的眨巴眨巴眼,末了才有些愠怒的说道,“你在乱七八糟的说什么!我从未加害过任何一个人,在这里只是想幻化个人身,绝无他意。”

“你敢说你不是觊觎蓝灵剑么?”白沚溯漫不经心的把玩手里的白玉笛,微微上挑的眼角艳丽夺目,眼角下的一颗朱砂痣殷红绚烂,似是珠玉宝石。“饶你一命已是仁慈,莫要逗留,萧家不是尔等小妖可以觊觎的。”

忍冬被气了个倒仰,还是第一次有个人在她面前这般耀武扬威。最开始是萧柳华,现在是这个妙明奇妙出现的男子,一个个的给她添堵。不过,她对蓝灵剑,倒是有点心思。

“我都说了,只是为了幻化人形!”忍冬气急,忽的在自己枝叶上开了朵忍冬花。

“哦?”白沚溯微微一笑,纤长干净的手指轻轻的在子风藤的茎叶上摸了摸,带着淡淡风华,突然凝视了忍冬片刻,嘴角的弧度更大了,“有趣。”

忍冬一愣,忽然觉得自己周身光华一闪。隐约的瞧见了自己的枝叶一寸寸的闪烁,随后消失,周身伴着轻微撕扯的疼痛,意识恨不得都跟着被抽离。时间只是一晃,她便觉得坠落在地,而后便是一阵的冰冰凉凉,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如何?”白沚溯清清淡淡的开口,瞧着忍冬的眼神越发的玩味起来。

忍冬恍惚了片刻,才惊觉变化。她稍微抬了一下,便看到属于人间少女才拥有的细白藕臂,十指青葱如玉,晶莹薄如蝉翼的指甲覆盖其上,手指圆润如珍珠,颗颗饱满。忍冬惊诧的瞪大了双眼,用了用力,眼前的手也跟着握成拳头。低头在看,瞧见一双白嫩笔直的双腿,那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宝物,数次瞧见萧莞尔的腿都让她羡慕不已,这双腿,真的是自己的?

忍冬坐在地上,长发盖住露出的地方,一双星眸都跟着闪着瑰丽,眼前少女满眼震惊的瞧着突然的改变,嘴角有些抽搐,肩膀也带着颤抖。

“满意否?”白沚溯依旧是那副轻柔妩媚的模样,眼角丝丝调笑,忽而半蹲在地上,盯着面前沾沾自喜的忍冬道:“姑娘可是喜欢赤着的?”

忍冬闻言,忽而欣喜不见,转眼瞧见面前幽深枯井般的瞳,唇瓣微张,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伸腿踹了白沚溯一脚。

? ? ? “登徒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