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序 第八章 炎凉人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从北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天下序》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八章 炎凉人心在线阅读。“咳咳咳...”。...

天下序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序》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洋洋洒洒半个多月的雪终于还是彻底将江陵染白,高季兴昏厥过去倒在破墙角边,身体之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白雪,江陵城叱诧风云的高大公子,此刻,恐怕被冻死在这儿都不会有人在意吧。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咳嗽声,高季兴醒了过来。艰难的爬起,抖落掉身上的雪,行尸走肉般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将军府被抄,此刻的他又能去往何处。

搓了搓冻红的双手,回头凝视了一眼刑场,空空荡荡被大雪覆盖。

一场前所未有的牢狱之祸怎么会演变成这样,高季兴怎么也不明白,现在的他比谁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的母亲,我高家到底做错什么了?

行至江陵城门,空旷的大道上没有行人,倒是不时有富贵人家乘着马车进出,高季兴裘衣褴褛大雪覆盖,低着头看不见面目。

“哎哎,哪里来的乞丐,滚滚滚,不知道这是哪里么?!这可是皇城,哪有你们乞丐的容身地儿。”

跺脚驱寒的门卫忽然看到一个“雪人”。

“雪人”低头不管不顾,继续前行。

“哎,听不懂人话是吧。”

门卫抄起长矛指向“雪人”,可雪人却仿佛像无头的幽灵直直撞向长矛,门卫见状急忙收起,面面相觑有一会儿,终于吞咽了口口水,上前推了一把“雪人”急忙缩回。

“呃~”

本就虚弱的高季兴跌倒在地。

两个门卫一看是高季兴,顿时嗔舌,高家还没有落魄的时候,谁人不见江陵城外阳关大道上高季兴前呼后拥,骏马驰骋,那时他俩还窃窃私语,别哪天跌下马来,头破血流。

曾经的高季兴何等狂妄,现在就也是条落水狗吧,可市井小人更可恶之处便是痛打落水狗。

身披铁甲的门卫互相看了一眼,窃笑着走向高季兴,似乎还有些犹豫怯弱,但终于还是鼓足勇气,提脚踹了下去。

一时间,大雪纷飞里拳打脚踢声,呻吟声,怒骂声显着格外刺耳。

“平时不是很猖狂么!怎么,你也有这一天还遇到爷爷我!”

“老子踹死你!”

良久之后……两个门卫涨红脸,喘着粗气似乎是累了终于罢手,啐了口唾沫后离去。

高季兴本来就破烂的衣服更是添了几个洞,隐约间还可以看见显现出来的血肉模糊,努力护着头,还不至于被人打死,或者破了相,他想有人还认得他,他想知道纵然他高季兴万般个不是,他高家又到底怎么对不起大秦了。

挣扎着站起身,强忍着剧痛和虚弱感,走进城中。

吴府门前,高季兴站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敲响门扉。

吴府的当家主人早年间做的是与大楚的皮草的生意,在这个时代也算是刀尖上添血,有一次在边疆之外被强盗劫掠,父亲高陵恰好带着一队人马经过不仅解救了他,事后更是没有依据大秦律法将其斩首,还把他安然无恙的送回境内,这些年吴家已经逐渐壮大为京城数一数二的豪门,而高吴两家来往更是甚密,曾经一度吴家主人甚至极力要把自家女儿出嫁给高季兴,丝毫不介意他做的那些龌龊之事。

吱呀~,吴府红门开了一条缝,管家伸出一颗头左看右看,一时间竟没有认出落魄的高季兴,以为是哪里来的要饭乞丐,骂了一声滚,就忙要关门。

高季兴见状赶紧用腿抵住,道了一声:“麻烦管家容禀,就说高季兴想见吴伯父一面。”

管家听到来人是高季兴顿时一惊,暗自踌躇一番还是让高季兴原地等候返回通报去了。

高季兴长舒一口气,总算还是有一线希望了。

整整等了半个时辰,高季兴站在大雪纷飞的吴府门口,双手双耳冻得通红,已然站定死死等待。

终于,吴府大门缓慢打开,依旧是刚才管家,看到高季兴还在等候似乎是有些惊讶,高季兴赶忙咧开冻僵的嘴,笑着问道:“吴伯父呢?”

管家似乎也是被高季兴的执着搞得措手不及,结结巴巴的说老爷去了城外寒山寺,还未曾回来。

高季兴继续道:“无妨,吴伯父几时回来,我等等便是了。”

管家见状终于不耐烦:“你走吧,我家老爷不见你!以后再不要来了!”

咚!大门紧闭。

高季兴笑容逐渐凝固,叹了口气苦笑着转身离开,大雪里身影逐渐消散在巷子里。

吴府大堂内,吴家主人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烟气袅袅的博望炉,左侧是约莫十六七岁的女子,一袭貂裙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躯,唇红齿白,倒也是个美人胚子。

“走了?”吴家主人终于开口。

堂下方才轰走高季兴的管家点头道是。

“爹?!”

“见雪,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爹我不是小人,绝并非因为高家莫落就瞧不起那小子,我吴家历经那么多磨难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一部分是我们做出正确的选择,以前是如今更是,新皇登基不过数月,高家就以这样的方式彻底被铲除,绝非表面看到的如此简单,那小子看似落魄实则这京城内有太多双眼睛盯着他了,此时我们显露出亲近的举动,有一些人必然就要以为我吴家对高家旧情未了!到时恐怕就要多出很多麻烦了。”

吴家主人吴远见依旧摆弄着刚刚淘来,隶属于大楚皇宫的鎏金博望炉。

王见雪眉头微皱,十指扭捏,略显娇媚一双桃花眼仿佛浸着一汪桃花水,楚楚动人。

吴远见见状生气的将炉子掷在桌子上,压低生音怒喝道:“江陵城公子佳人无数,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上那个纨绔子弟!”

彼时的高季兴只当是吴家为了巴结权势极大的将军府才提出将独女嫁给他这江陵人人唾骂的吊儿郎,哪知道那一年清明节微微小雨,他随手将手中的油纸伞掷给偷出家门游玩的落魄少女后潇洒离开,自此稀里糊涂的竟也俘获了一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

情之一字从来都这么简单,可机关算尽的吴远见这次的选择却真的对么?

兵部尚书郑有同,高陵世交,还不待高季兴踏上门槛,就冲出一群家奴手持着棍棒上来就围住他

.............

大雪稍停,江陵城就逐渐热闹了起来,街上逐渐开始有商贩打开店铺,高季兴双手插袖,眉毛已经结冰,牙齿不禁的开始打颤,眼睛一瞥看到包子铺门口刚蒸出的包子还冒着热气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又摸袖口衣襟也是空空如也,强忍着扭过头刚要离开,忽然一个包子还冒着热气滚到自己身边,回头又看了一眼包子铺老板略有些鄙夷的眼神,犹豫了半天,高季兴拳头紧握但还是弯腰捡起掉在雪地上的包子,狼吞虎咽的吃下去还来不及下咽,便赶紧跑着离开。

恢弘的时代喜欢恢弘的一切,当年大楚皇帝酷爱道门玄学,便豪建“南朝四百八十观”后来道门莫落,楼阁也就沦为市井之所,这也使得如今的扬州楼阁林立,一派国运升腾景象,大秦中兴之主李仪纵然英年早逝,但至少也为大秦带来了十几年的恢弘之势,江陵城没有南方楚国扬州那般十步一金的繁华,但也不乏豪门士族,大富大贵,互相攀比,修建楼宇。

富国候便是其中一位,富国候府楼阁林立,占地近万亩,传说多年前李仪将大秦至宝——兵器榜上排在第七位的众生碑放置在府中,重兵守卫,这在另一方面也足见先皇对富国候的器重,这一切都是因为富国侯早年不惜变卖家产支持李仪变法强国,从而得到了恩典,不仅赏赐万金更是以候之名落户京城,后来的富国候深居简出,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倒是富国候老来得的个儿子—张扬,跟随着高季兴,一起以纨绔之名贯京城,巅峰之时就有高张高张,人人落荒的童谣传唱。

偌大京城哪里还有他高季兴的容身之地,站在气派的富国候府门前,以前他和张扬狼狈为奸时,无论创下什么样的祸,都会逃进富国候府内躲过,但高季兴却从来也没有见过这神秘的富国候,也很少听张扬提起过。

站在富国候府门前,高季兴努力噎下嘴中的包子,还不待他鼓起勇气,富国候府巨大的正门便缓缓打开一条缝,两排身披银甲的卫兵齐刷唰跑出,分立两侧,一位身着道袍的中年男人单手背后,另一只手伸出笑眯眯的迎着高季兴,好像是等了很久,高季兴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见到神秘莫测的富国候,来到这里也只是想着张扬念着旧情不至于太过薄凉,可富国侯却像是一直在等着自己一般。

富国候站在台阶上看着高季兴仍然笑眯眯,半晌才开口道:“孩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家张扬以前做的那些龌龊事呀。”

高季兴悻悻然摸摸鼻子。

“哈哈。”

富国候爽朗的一声笑。

富国候袖袍一挥,挥出一件玉佩一把手掌大小的匕首掷在高季兴面前。

“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托我交给你,且收好。”

高季兴眼眶微红,珍重的拿起放入怀中。

忽然富国候朗声道:“我到底还是要遵循朝廷的法度,不能给予你任何实在帮助,高季兴!今再赠你件礼,日后帮我照顾好扬儿

富国候转身,有武当山祖师加持修建,号称可入兵器榜的“秦门”缓缓大开,最终对着高季兴富国候府内景色一览无余,而后富国候道袍一扬转身走进,大门也随之关闭。

站在大门外有些惊愕,这侯府他进去过无数次,府内是何景色也都清楚,富国侯送他的礼物就是将正门大开?将玉佩和匕首收入怀中,高季兴也不再多想,无论如何富国侯能将父母的遗物交给我,已然是莫大的恩情了,倒是没有见到张扬有些遗憾。

秦门关闭之后,富国侯走向后院,身后跟着一位极为柔美的男子,男子弯腰附在富国侯身旁道:“秦门大开,国运消散大半,府内的宝器必然要遭受极大的损坏,朝廷里的那帮老东西,必然要发难,况且,所谓大周国运,在那落魄子身上也没有一点用处,实在没有里有……”

富国侯没有回头,笑着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大红裤衩,身后的男子柔美的脸上一阵抽搐。

“我儿子和他是兄弟,这个理由够不够?”

富国侯边走边嘀咕,“大不了让逍遥子再来补点不就完了么!”

柔美男子又是一阵无语,敢情这位侯爷将天下阁阁主当成泥瓦匠使唤了。

“秦门”自从立在这侯府开始,大开也仅有一次,那一次是天下阁阁主逍遥子降临,而今再开。

约莫半个时辰后,江陵府各处显贵就都知晓秦门大开,吴府更不例外,通报之时,吴员外还在把玩着香炉爱不释手,听得通报,这座放在大楚皇室都算精美之物的鎏金博望炉,还没在吴远见手中捂热,就化为碎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