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序 第四章 十两银子而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从北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天下序》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四章 十两银子而已在线阅读。“秦国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了啊。”。...

天下序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序》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秘密押运的粮草被劫,而紧接着迟迟未动的齐军此时却大举进攻,两者之间的关系傻子都可以看的出,而支援雁城的粮草路线,只有严谋和高陵清楚。

“秦国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了啊。”

高陵长叹一声,此时此刻他没有半分的恨意,只是后悔自己过于相信严谋了,最终致五万将士此刻深陷险境,他自然知道严谋对自己敌意,但他总想着自始至终这都是我大秦自家的事,或者对于自己,严谋使什么手段倒也无所谓,可这是大秦生死存亡之际啊。

“娘的!定是那个老不死的严谋搞的鬼了!老子要把他碎尸万段,卖国求荣的王八蛋!”

夏霸愤怒的拍桌子喊道,脸上的刀疤显得分外狰狞.

“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的,齐军已经大军压境了,还是先商讨怎么退敌吧!”

高陵对夏霸摆了摆手,手掌不经意的抖动还是被军事张恒看见.

“有一条路可选,弃守雁城向后退至洛城,固守洛城,调集镇守南疆精兵八百里加急赶至,然后合围齐军!

张恒稍作沉吟向高陵答道,似乎对于这一步退路早了然于胸。

“是啊,此举是再保险不过了,但是我们却不能选择,绝不能退!且不说撤退五万大军是否来得及,就算我们撤退洛城,雁城也就算拱手让给敌人,雁城是北疆最大的边塞城!要想再收复何其艰难!南疆十万将士更还要盯着那南楚,此时可不敢马虎。”

无奈地摇了摇头,高陵站起身整理铠甲,收敛好剑柄。

高陵背过身,盯着横挂在屏壁之上的巨大行军地图,夏霸和张恒对视一眼,默契的屏息站直,不再有任何动作,空气这般安静了半个多时辰,一向暴躁多动的夏霸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似乎对于这一幕颇为敬畏,终于,高陵转身。

“夏霸、张恒,召集三军将士!”

主城道路上,高陵一人一骑由城主府走向雁城城头,大雪间歇的稍停,寒风哽咽,自从北齐大军压城之日起,雁城城中商贩便逃得逃,关的关,大街之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高陵看向一处酒铺,门口竟然躺着一位乞丐,想必是醉了,嘴里还碎碎念着:小二,上酒。高陵略感无奈,雁城生死存亡一线,按照北齐一贯做法,破城之日想必也是屠城之时,竟然还有不要命的酒鬼,取下挂在马上的酒壶,这是前些年高陵行军淮南之时,素有酒神传承的杜家所赠——三十年桃花酿,自己每次也只是抿一小口,略有些不舍但还是扔给乞丐,没想到乞丐竟然忽然伸出手接住,高陵已经牵马走过,并未看到这一幕。

“你若死了,可还有遗愿?”

高陵愣住,转身望向乞丐,乞丐已经坐起靠在酒铺门板上,耷拉着脑袋,怀里抱着高陵的酒壶。

高陵心中一噔,自然明白眼前的乞丐应当非凡人,心中一直想着什么便说出了口。

“前辈,江陵有一纨绔子弟高季兴,如果可以,还请前辈照看。”

深鞠一躬,高陵转身便走,心中倒也没有抱太大希望,骗子还好,如果真是某位隐士,仅仅凭一壶酒,就希望请动高人,未免有点痴人说梦。

半睁开眼,偷偷看到高陵远去的背影,乞丐这才忙不迭的打开酒壶,大口大口灌进嘴里。

“三十年桃花酿,老杜头这个抠门鬼,竟然骗我说没有这酒了!看我下次去淮南给你偷完。”

喝完壶里的酒,乞丐又伸出手指头沾掉胡须上的酒伸进嘴里,砸吧着嘴,意犹未竟。

“一壶酒照看一个人?”

乞丐伸出手指头,算着这一笔帐,怎么算怎么亏,最后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栽倒在酒铺门口,不久便鼾声大起。

城楼之上,寒风呼啸而过,旌旗猎猎作响,高陵看着城下训练有素,铠甲披身的大秦将士。秦国处于中原地区,南有楚国,北有齐国,西接匈奴,李仪承袭大秦,励精图治,大秦国力日益强盛。但今天,大秦站在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高陵举起酒碗,望向城下,看到了阵前的抗纛之人,忽然泛起一阵笑意。

“郑三,可还记得那年你娘子有了身孕,告假还家,你和同乡小辈拼酒竟然饮醉,顺手偷了邻家的两只鸡,我可记得,是你家娘子挺着大肚子,揪着你的耳朵到我面前领军法的,今日可莫要饮醉,扛不动那杆大旗啊!”

大秦阵中,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笑声,郑三听闻耳根发红,但手中的大旗却握的愈发紧。

郑三那时没醉。

鸡是想给娘子补补身体,更没领军棍,还得了十两银子,再后来家里有了家禽,儿子上了私塾,郑三再没饮酒,不是酒量不行,他只是不想让给他银子那人失望,仅此而已。

高陵轻笑一声,举起手中的酒碗,大军瞬时安静,一饮而尽,直入喉,一扫千秋。

“噼里啪啦,伴随着一阵阵碗碎的声音,滔天的战意弥漫在雁城的上空,天空也在这一刻飘起大雪。

北齐的大军终于浩浩荡荡的出现在视野之内,冲锋在前的自然是手挥两柄大斧,齐军的统帅北括,而那位三皇子景晖却不知了踪影。

看着冲锋在前的北括,高陵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战意。

吱~~呀呀,厚重的雁城大门缓缓的打开,天地忽然寂静,尘封的大门慢慢打开,似乎将要释放出远古猛兽。

“杀!”

大门开启,高陵身跨一匹黑金战马,身侧手提一柄长三丈的偃月刀,凝视着前方。

挥手扬鞭,一声催喝,高陵的黑金战马率先飞驰而起,身后将士也随着高陵冲入战场。

“哈哈哈,高陵十年一别,别来无恙啊!你终于不龟缩在这乌龟壳里了!”

看到迎面而来的高陵,北括得意的大笑道。

“北兄不是也出来了,那落叶谷潮气重,恐怕龟缩在里面不好受吧!”

高陵冷哼一声笑道。

北括本来就是个心性暴躁之人,落叶谷内两个多月,早已经压抑的快要爆发了,忽然听得高陵得嘲笑,怒气已经窜出了天灵盖。

“少废话,看老子一斧劈裂你!”

说话间,双方人马已经冲在了一起,颜色分明的铠甲此刻成为识别敌我的唯一方法,除此之外只有杀戮!

北括怀着一肚子的怒气,举起巨锤砸向高陵。

挥出长刀,横向挡住北括的致命一击,高陵顺势一个横撩,劈向北括,北括一激灵,脚下一蹬,顺势腾空而起,立在马背之上,躲过高陵的横劈,只是一个照面,北括就差点大意丢了性命,立在马上的北括背后一丝凉意顺着脖颈流下。

“哈哈,高兄的偃月刀变慢了啊!十年前的那个“长刀南陵”现在似乎如今有些徒有其名啊!!”

虽然心有余悸但北括还是强硬的嘲讽道。

高陵只是平静的看着北括。

立在马背之上的北括,看着高陵眼睛微眯。

举起双斧,一个空中转身,北括绕在高陵战马的一侧,一记重斧挥出。

“咚!”战马被轰出三四仗远,口吐鲜血,昏死过去,而高陵本人早一个腾空躲开一击落在地下,长刀轻抖,拨开北括的双斧。

论武功,北括始终是差高陵半截,如果硬拼,他必然不是对手!但如果纠缠住倒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就只等着北齐大军将大秦的军士杀光,到时候擒住高陵岂不是易如反掌。

北括暗笑一声。

“高将军,大秦败局已定,如果你弃暗投明,入我大齐,必然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北括收起巨锤,看着高陵似乎是真诚的笑道。

“你们就是这样收买严谋的?”

高陵反问道。

北括不置可否的耸耸肩。

高陵也不废话,挥起大刀,一个箭步飞向北括,而北括避重就轻,尽可能躲闪着高陵的大刀。

雁城扼守中原要道,素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其城门外的那一片古战场,早已不知道浸满了多少英勇将士的鲜血,此刻,战争再起,硝烟弥漫,大秦为了生存,北齐为了欲望,似乎,只有不死不休了。

“撕拉!”高陵一个斜劈,大刀劈开北括的巨锤,直入胸膛!北括一惊,猛的向后一跃,尽管如此胸膛的铠甲还是被划开,鲜血顺着撕裂的口子流出,北括呲牙咧嘴的捂着胸口,如果再慢半步恐怕此刻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高陵看到北括闪开,心中有些失落,随即心一狠提刀就要再刺。

“高陵!看看你身后吧!大秦军队已经覆灭了!”

北括急忙喊道,似乎有些恐惧。

高陵听到心一颤,他明白斩了北括,北齐就相当于折损了一支臂膀,大秦往后也可少了压力,所以他此刻不能分神,凶狠的盯着北括,高陵起势大刀挥下。

北括看着挥来的大刀,面如死灰,眼睛闭上已经准备迎接死亡了。

“嗖~~~嘣!”

就在大刀即将砍到北括的头颅上时,忽然一支箭带着破空的声音,刺穿盔甲,直插入高陵的大腿。

一个踉跄,高陵大刀挥空,北括趁机顾不得擦拭已经恐惧的满头大汗,挣扎站起来,头也不回的逃。

高陵挥空,愤恨懊恼的转过身,刚欲追击,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雪早已经停,寒风也不再呼啸,一轮红日远挂天际,天地只剩下肃静!漫山遍野的尸首,堆成一座座京观,涓涓由血组成的河流,哗啦啦的流淌着。远处一位身着黄色华贵服饰的年轻人举着一柄弓,面色惨白,似乎刚才那一箭,也耗尽了他的大半体力。

“高将军,你输了!放下武器吧!”

三皇子放下手中的弓,看着高陵道。

看着逃走的北括,高陵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已然无力回天。

“雁城必得,大秦必灭,你又何必执着,倘若将军归附,不日我便派人将将军家眷接至我大齐。”

高陵沉默不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景晖见状继续道:“将军忠义,史册自然彪炳,何必拘泥于……”

还不待景晖说完,高陵手指向大齐军队身后,景晖疑惑的回头看了过去,看到眼前一幕,苍白的脸终于泛起一股红晕,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