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序 第三章 大战即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本网提供更多了从北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天下序》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三章 大战即来在线阅读。雁城城头,高陵正带人巡查城防。。...

天下序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序》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这一年,文和纪元结束,武昌一年初兴,秦皇驾崩仅两个月,大秦举国内外却发生巨大的动荡。地方军队拥兵自重甚有划地为主的趋势,对外南楚虎视眈眈。北齐更是陈兵雁城,伺机发动攻势。

雁城城头,高陵正带人巡查城防。

“两个月了,北齐的军队还是没有动静么?”

“禀将军,据探报,北齐屯兵在秋叶山,已经安营扎寨,整日操练却没有半点进攻的迹象!”

随行的夏霸答道。

“多少人马?”

“打探清楚了,秋叶山与一座无名山的峡谷之间,因为每至深秋时节,秋叶山上的落叶的一道此峡谷边境的人称落叶谷,齐军就驻扎在落叶谷内,呈一字排列,绵延至少五十里,所以很好数,足足二十万!”

“嗯?”

高陵疑惑的看了一眼夏霸。

夏霸心领神会,硕大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为何不可?”高陵道

“将军的意思,末将明白,但据斥候打探,落叶谷内的落叶早已经被打扫干净,而且落叶谷呈东西走向,由北而来的寒气影响不到谷内,所以谷内温度四季不变,流经的漠河也未曾在谷内结冰,谷外漫山红叶谷内生机盎然,我想他们驻扎在落叶谷也正是这个原因!最重要的是,落叶谷向前衍生近十里的一草一木已经全被他们清除,成为开拓地带,派哨兵日夜巡查,我们打探的人,拼了命才逃出来的!更别说,大队的人通过了”

高陵用手摸了摸早已经胡子拉碴的下巴,若有所思。

“素闻齐军统帅北括是个有勇无谋的愣头青,看来并非如此啊,而且围而不打,到底在等什么?这样耗下去注定是他们付出代价啊?!”

“我们的援军还有多久到!”

高陵苦恼的揉了揉脑门,长叹了一口气。

“自洛城而来的援军,还有三天到,届时雁城的军队可以达到五万!”

高陵抬起头,看着秋叶山方向,心头隐隐有些不安,眉头不禁微皱。

秋叶山下,落叶谷内,齐军一字排列,巨大恢弘的行军大帐内。

“我们坐拥二十万大军,雁城不过只有三万秦军,挥手即灭,这已经两个月了,天天在这里等着,粮草都快耗完了!三皇子!我们打吧!”

坐在上位,一位彪形大汉,愤怒的拍桌子站起身喊道。裸露的肩膀之上,一条狰狞的疤痕清晰可见。

左下侧的座位之上,坐着一位身着华贵的黄色衣装,一脸书生气的少年,苍白的脸色映证着这位少年应当是个体弱多病的主。此人便是齐国三皇子,景晖。

“北帅,切莫心急,雁城屯兵虽少但奈何城墙高且厚,易守难攻;而且有秦国大将军高陵亲自驻守。此刻强攻,就算攻下,我军也必然损伤严重。所以我们必须逼他们出来然后一举歼灭!。”

同样苍白的手捂着嘴,轻咳了一声。

“怎么逼,他们龟缩在那个乌龟壳里不露头!我们就得一直得蜷缩在这破峡谷里,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粮食也仅够五日的了,已经有将士开始担忧而导致怨言四起!。”

向来暴戾的北括似乎很敬畏这位年轻的三皇子,问道。

“呵呵,北帅放心,不日我将奉上供给我军的粮食,时候也就是高陵出城与我军交战的日子,至于扰乱军心的人该怎么办,就不用我提醒北帅怎么做了吧?”

说到最后,景晖已经躺在椅子上后仰,闭上了双眼。

“好吧!~”

北括似乎很相信这位三皇子,没有多问什么,更不敢怠慢,慢慢悠悠走出营帐。

秦国国都,京城御林军牢房之内。

高季兴站在牢房窗口,透过铁栏望向灰蒙蒙的天空,总觉得心里有些隐隐不安。

“牢头!”

高季兴转过身,冲外喊道。

“来了来了,少爷有何吩咐啊!”

整个江陵府最难做的官,恐怕就是这御林军大牢内的牢头,进来的罪犯个个非富即贵,且不说被关之人是否有罪,但就说朝政瞬息万变,可能前脚还是阶下囚,后脚就迈入显贵,所以被关进来的犯人非但打骂不得,还要小心伺候,不然今天牢头,明天就掉头。

这不刚得罪了丞相府的韩厉,现在可不敢招惹到这位“名誉满江陵”的纨绔公子了。

牢头听到高季兴的召唤,连滚带爬滚了过来,引得牢房内一阵尘土飞扬,正在和牢头喝酒的几个狱卒,憋笑憋到脸通红。

“近几日,江陵府可有什么动静?”高季兴问道。

“禀少爷,全城大丧,并无动静!”

高季兴点点头,挥手示意牢头可以走了。

牢头刚转身,高季兴忽然想到什么:“边军可有战事?”

“有,万恶的北齐北括领军二十万,已经逼到我大秦雁城,高将军已经亲自赶赴战场!但是我听几个退伍的弟兄说,雁城屯兵可并不多,我大秦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牢头沮丧道,好像忽然想到牢房内的身份,才想到这不是诅咒人家老子死嘛,随即又是一阵尘土飞扬。

跌在干草堆里,心中的不安愈发加重,在外人甚至母亲看来,他从来不去过问父亲在边疆的死活,只是受着大将军名头的庇护在江陵城为非作歹,但张恒偷偷从边疆寄来的每一封书信都被他反复揉的褶皱,五十多封信,记载的都是父亲的胜仗,但这一次,不知为何,高季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入夜,丞相府,一处偏殿之内。

严谋面前放着一个火炉,手中拿着一封来自遥远漠北边疆的信。

信中只有一句话:“江陵今夜可有明月?”

严谋平躺在躺椅内,望向灰蒙蒙的天空,如那日高陵骑马出江陵一般,紧了紧腰间的白色麻带,一行浊泪顺着脸颊流下。

那一年,严谋高中状元,特批入宫面圣,还未走到文武殿前,他就远远看见文武殿顶上躺着两个少年,借着月色,他只瞧见一人着锦衣,一人披盔甲,两个少年看到御道上的严谋,赶紧挥手招呼严谋上去,毕竟皇宫之内,严谋自然不敢,直到那锦衣少年喊了声:朕命你上来!严谋这才知晓少年是谁,艰难的爬上去已然大喊淋漓,两位少年却并未嘲笑他,那少年就对他说了一句话。

“圣贤书读的多了,也要多看看天上明月。”

那一夜,没有君臣,三位意气奋发的大秦肱骨,躺在文武殿看了一夜的月亮。

严谋只是默默盯着手边在匣子,半晌之后,站起身将密匣放入书架一个隐蔽的位置。

黑暗中,隐晦的目光一闪而过。

雁城,将军府内。

洛城援军已到,雁城兵力大增,但紧随而来的粮食紧缺问题也困扰着高陵。

“将军,援军增加,雁城粮草愈发紧缺,仅够三日。”张恒站在高陵身后道。

“无妨,朝廷来信。粮草还有三日可达。”高陵继续研究着案桌上的地图。

张恒眼珠左右摇摆,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

高陵这才转过身道:“有话就说!”

张恒抱拳道:“将军,后方粮草,是由严谋操办!末将担忧……”

高陵亦不曾言语,手抚向地图中江陵的那一点处,喃喃道:“大秦啊!”

落叶谷,齐军大营,北括着急的在大营走来走去。

“我们的粮草仅仅够支持三日了,三皇子到底在等什么啊?”

“三皇子静躺在躺椅上,盖一件披衣,微闭着眼。”

“报!外面一名黑衣蒙面男子请见三皇子!”

唰~,三皇子掀开披衣,睁眼起身,略显苍白的脸色,此时有一些激动的红润。

“让他进来!”

黑衣男子进入营帐,手中赫然是那一日严谋身边的黑匣。

“景晖,记得你的承诺!”

黑衣男子手一挥,黑匣子扔进三皇子怀中。

“放肆!”北括看到黑衣人举动,顿时怒道。

“无妨。”景晖伸手拦下北括。

“我以大齐皇子之位向你起誓,事成之后,那件东西必入你手!”

黑衣人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北括大斧抡起就欲追出去。

“回来!”

北括道:“无论是何军情,让他彻底闭嘴最好!”

景晖无奈的摇了摇头:“北将军,你在那武榜之上可有名?”

北括挠挠头:“自然不曾上榜。”

“他是榜上之人。”

平淡的一句话,军帐之内当啷一声,是斧头砸在地上的声音。

三天之后,突如其来的寒流席卷了整个漠北,寒风呼啸,包卷着天空飘洒下的大雪,肆虐在戈壁滩上,这样的天气,总映照着不好的兆头。

雁城,城楼之内。

三天已过,尽管高陵下令三军上到将军,下到马夫都节衣缩食,但架不住人马众多,雁城内的粮草早已经所剩无几,而后勤支援的粮草却迟迟没有回应!

“报!运送粮草的人来了!”

高陵急忙走出将军府,准备迎接。

“将军,将军!粮草被劫了!粮草被劫了!”

大厅外,一位满身是血衣,衫褴褛士卒狼狈的跑进来,跪倒在高陵身前,哭喊道。

“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高陵抓着那名士卒的手关切道

“我们按照路线秘密运送粮草,已经快到雁城境内了,却在莽山遭遇一伙劫匪!什么也没说,上来就杀了我们的人,粮草全部被劫走了!”

“一言不发就敢劫掠军队粮草!绝不是土匪行事。”张恒道。

“报!!!齐军已经向我呈合围之势进发,现距雁城十里处!”

一声军情,响彻将军府上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