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天命贵女 第3章 有父母的滋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话一落,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王老爷子气的脸都青翠了,气急下大叫道:“你……你不退信不信老夫休了你这婆娘!”这下老太太傻了眼了,王老爷子的性格本就好面子,这会当着老太太自然也是了解这些的,当即就歇菜了,也在不敢嚷嚷着就不退婚了。。...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这话一落,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王老爷子气的脸都青绿了,气急下大喊道:“你……你不退信不信老夫休了你这婆娘!”

这回老太太傻眼了,王老爷子的性格本就好面子,这会当着众人面敢说这种话,那肯定是气坏了,若是老太太在胡闹下去,怕是真的会休了她。

老太太自然也是了解这些的,当即就歇菜了,也在不敢嚷嚷着就不退婚了。

这场闹剧总算是停了下来。

锦雀瞧着老太太狠瞪着自己的眼,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她就不信自己还斗不过这个几千年前的老古董了!

晚上。

跟着三婶四婶出去挖野菜的弟弟王承虎回到了屋子,脸上身上尽是些脏兮兮的灰土。

大而清澈的眼睛有些畏惧的看着正在帮娘亲补衣裳的锦雀。

锦雀瞧着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愣,下意识的开口道:“站在门口做什么,快过来。”

却见小家伙仍然怯懦在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锦雀这才想起,记忆里原身好像与这个同母同父的弟弟并不亲近,只因从小王老太太就经常数落锦雀是个赔钱的丫头,还是王家孙子辈的老大,这要是生出个儿子多好一类的话。

所以就在锦雀幼小的心理留下了阴影,而爹娘生下弟弟之后,心思放在他的身上也比较多。

锦雀就觉得他们或许跟奶奶一样的想法,都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闺女,自此之后,锦雀就越发的将那些话放在心上。

自然就不喜欢亲近这个弟弟。

想到这,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就算有再多的怨恨,也不该都怨在一个孩子身上,瞧他那可怜的样子。

她不仅心下一软,上前拉住了弟弟的手柔声道:“跟姐姐去洗脸。”

小家过果然惊讶的看着她,大二清澈的眼里随即闪过惊喜,就像是很久没有得到爱抚的狗狗终于得到了主人的垂青一样。

很是可爱,又让人心疼。

而就在锦雀拉着已经洗干净的弟弟出来时,却听到厨房里传来了一阵响动。

锦雀连忙抬步前去查看,当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听清,原来是那个黑心的老太太不甘心今天白日吃了大亏,所以现在想办法给她娘亲穿小鞋报复呢!

“看什么看!还不去拿着镰刀到山上砍柴!家里都没有生火做饭的柴禾了!”

“可是……娘外面的天都黑了……”

“黑怎么了?黑就不能砍柴了?你以为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成?干活还挑日子啊!”

锦雀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气的不行,当即大步走了进去,一把就拉过了吴氏的手臂向门外走去。

还不忘记留下一句:“要去砍柴你去啊!我娘受伤了不能动弹!”

山上本就有野兽,更何况是夜里,那老妖婆怎么说出口的?

她就不相信娘亲就不去,她还能杀人不成!

老太太一愣,待反应过来气的胸口上下起伏,这死丫头真是成了精不成?

想到这,老太太当即就跟出了厨房,站在门口对着锦雀和吴氏的背影怒道:“不去砍柴!那就别吃晚饭了!”

这句话刚好被屋里的王老大听见,见女儿和媳妇进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有些愧疚的看向吴氏道:“让你们受委屈了。”

王老大将怀里的儿子放在地上,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被压变形的窝头,递给了锦雀道:“这个是爹白日带到地里的,本来想饿的时候吃,今儿不知怎么的,肚子不太舒服就没有吃,正好你们分一下先垫垫肚子,我明早去跟爹求求情,到时候就能吃饭了。”

锦雀接过窝头,抿了抿唇,终是分成了四份分给大家,爹爹和娘亲却都不肯吃,一定要她与弟弟分。

锦雀心里有些酸涩,但又觉得很暖和。

大概这就是有父母的滋味吧。

可只吃点窝头怎么能饱,更何况爹娘都没吃。

夜里,锦雀偷偷从被窝里探出了脑袋,身边是弟弟的肚子里时不时传出的咕噜声。

锦雀叹了口气,知道这孩子肯定饿的睡不着,却没有说出来,小小年纪还真是懂事的紧。

她连忙爬下床悄悄的溜出了房里。

趁着夜色正浓,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厨房,利落的找到了碗架子最底下的大蒸笼。

她轻轻的将它端出来,掀起了上面的布帘,果然见一个个白嫩嫩的大馒头摆在里面。

锦雀贼兮兮的弯起了嘴角,这些馒头是留给要考科举的五叔吃的,否则王家人怎么舍得买这么金贵的东西,平时就那个尖酸自私的老妖婆都不舍得碰一下。

不过现在既然那老妖婆不给她们饭吃,那就别怪她为了填饱肚子将大白馒头吃咯!

锦雀连忙抓了四个放进怀里,觉得这样不够,又回头抓了两个菜心满意足的准备出去,可才站起身就听到了一阵厨房门被打开的声响。

锦雀暗道糟了,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于是连忙弯身躲在了碗架子后边。

透过月光,隐约的看见了一个肥硕的身影在厨房里鬼鬼祟祟的找着什么,样子倒是与来时的锦雀差不多。

锦雀微微眯起了眸子,家里身材这么胖的就二婶一个人,不是她还有谁?

只见她翻找了没一会就出了门去,想来是已经找到了要的东西。

锦雀敛紧了怀里的馒头,水眸转了转就悄悄跟了上去。

只见那厮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房后便的墙根蹲在那开始挖坑,借着月光,锦雀这人才发现,那厮竟然是去厨房偷鸡蛋了。

她不仅撇了撇嘴,老太太还当这个二儿媳妇待她多好呢,不还是吃里爬外惦记着她的东西?

锦雀见没什么特别就转身回了房,将弟弟叫起来于自己偷偷来到了爹娘的房间。

当王老大看尽锦雀怀里的馒头时,整个人都惊住了。

她就说自己的女儿打从他今天回来之后就感觉与以往不一样了,他也只当是女儿被逼急了才会如此,但眼下一向乖巧柔弱的锦雀竟然干起来偷东西的事。

王老大有些重视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