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轮回公寓 第二章 606包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个饭店啊太怪异了,居然放着《最后的晚餐》,虽然是达芬奇的最著名画作,虽然这也太犯忌了。怪严禁这个饭店的人这么冷冷清清。  与此同时,徐辰晨也看见了《最后的晚餐》这张画在正北方向,他心里暗暗想起:么是公寓间接暗示我们这里是我们的最后的晚餐吗?这幅三人进入伍仁饭店,发现里面人比较冷清。徐辰晨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只有两个人正在一楼吃饭,真是少得可怜。。...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同时,在伍仁饭店调查的三人却没有得到一条线索。

  三人进入伍仁饭店,发现里面人比较冷清。徐辰晨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只有两个人正在一楼吃饭,真是少得可怜。

  当然,这也并不让人奇怪,因为公寓所选的血字执行地没有一个是人多的或者是不诡异的。

  王浩观察着这个饭店的布局,发现和其他小饭店差不多,没有什么异样。只不过这个饭店的装饰品却不一样,饭店的正北方向放着一幅画——《最后的晚餐》。

  王浩心想:这个饭店真是太诡异了,竟然放着《最后的晚餐》,虽然是达芬奇的著名画作,但是这也太忌讳了。怪不得这个饭店的人这么冷清。

  与此同时,徐辰晨也看到了《最后的晚餐》这幅画在正北方向,他心里暗自想到:难道是公寓暗示我们这里是我们的最后的晚餐吗?这幅画在这里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还是说这幅画是血字出现后才出现的?

  饭店的正西方向则是一幅网络上很火的画——“九个人脸”画。这张画中看似只有一个老人,实际上却暗藏着9个人的脸。但很少有人能看出是9个人脸。

  饭店的正东方向则是米勒所著的画——《拾穗者》,三个人看到这幅画,才觉得是来到了饭店的感觉,只有这幅画没有一点点诡异的感觉。

  由于饭店的门口是正南方向,所以正南方向没有任何画。

  夏凯则专注地询问服务员,这里面的服务员只要一问关于2013年5月17日三位男死者的中毒身亡案件,就像被消除了记忆一样。

  夏凯只要一问:“你们饭店2013年5月17日是不是有一起男死者中毒身亡的案件?”

  服务员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不知道,我们饭店经营地十分好,从来没有中毒身亡的事情,你到底来不来我们饭店吃饭,不吃就赶快离开这里。”

  夏凯每问一个服务员一句话,就发现每个服务员所回答的话都是一样的,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就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公寓难道消除了他们的记忆?或者说在血字还未开始前,调查时没有任何结果的?

  种种疑问让夏凯更想深入地了解这个案子,于是他开始走向收银台。

  收银台上的人就是老板,老板抽着香烟,看着电脑,夏凯偷偷瞄了一眼电脑屏幕,发现里面是K线图。

  原来这位老板正在炒股啊!夏凯刚想开口问老板,就被老板吓了一跳。

  老板说:“太好了!太好了!15块了,15快了!赶快买!”老板拍着桌子,一边重复喊这句话。

  这景况着实吓了夏凯一跳。

  与此同时,徐辰晨便把夏凯叫了过来,讨论了一些关于墙上装饰画的背景和可能的暗示。

  王浩则是往二楼走去,二楼的走廊很长,一眼望不到尽头,而王浩往最前面的第一个包厢望去,发现上面写着“601”包厢,接下去一个个就是“602包厢”“603包厢”“604包厢”“605包厢”“606包厢”……

  走道606包厢时,王浩停了下来,说:“这,就是我们血字执行的地点吧。”尽管此时还没有到达执行血字的时间,包厢里面也没有鬼,但是王浩仍然感觉害怕。

  他最终还是战胜了恐惧,推门而入。

  咦,他发现包厢里的装饰跟一楼大厅的装饰是一模一样。

  正北方向仍然是《最后的晚餐》,正东方向的画也是《拾穗者》;正西方向的画是《九个人脸》。

  忽然,王浩心里忽然灵光一闪,马上离开包厢,分别打开605、604、603、602和601的包厢。

  他说:“果不其然,我想的没错,每个包厢的布局都和大楼一样,《最后的晚餐》一定在正北方向,《拾穗者》一定在正东方向,《九个人脸》一定在正西方向。这三幅画一定代表着什么,其中的秘密很有可能就是生路。”

  当王浩把他所想的正要告诉楼下的徐辰晨和夏凯时,突然感觉到背后发凉,有一个血红的手臂正要靠近他。王浩感觉到有一个血瞳正在看着他,他虽然不想转过头去看,但是身体不知为何不能动弹,只能呆在原地不能下楼。

  “NO!”王浩几乎使劲了吃奶的力气想要发出大喊叫来吸引徐辰晨和夏凯的注意,可是没有办法,他的喉咙跟哑了一样,只能说出一声嘶哑的NO。

  面临绝望的王浩呆呆地转过身,可是王浩心里却在想:不,我不要转过去,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王浩转过身,发现正西方向的《最后的晚餐》那幅发生了异样,画开始破裂,落出了很多的恶臭血,让人恶心。

  王浩的身体没有动,它的身体似乎被画控制住了一样,王浩的眼睛直怔怔地望着《最后的晚餐》。

  恶臭血已经到达王浩的脚底了,可是王浩的眼神却仍然看着《最后的晚餐》,王浩终于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惜已经晚了。恶臭血从他的脚底竟然逆流往他的身体上去,并直直地往上身蔓延。

  令人惊恐的是,恶臭血所经过的地方竟然没有留下任何血迹,最后,恶臭血竟然进入了王浩的嘴巴里。

  606包厢的《最后的晚餐》那幅画的裂缝已经消失了,恶臭血也隐匿不存。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嘭。”606包厢的门被关了,王浩从二楼走下去。

  徐辰晨和夏凯全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两人都在把三幅画和那个中毒事件结合起来思考血字的目的和生路,没有发觉王浩为何消失了这么久。

  王浩下来看到了他们俩,开口说道:“你们俩发现了什么吗?我有重大发现。”

  徐辰晨说:“我们两个并没有很大发现,《最后的晚餐》和《拾穗者》这两幅画所代表的内容和意境根本完全不符。一个是最后一餐,一个是农民收获的画。我们试着把这两幅画和中毒事件联想起来,但根本没有任何发现。”

  徐辰晨一说完,夏凯就立马接话:“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饭店的人根本没有一个人知道网络上所说的中毒事件。也许公寓删除了他们的记忆,也有可能真的没有这件事情!”

  王浩听完后,说:“好了,我明白了。但是我有个更重大的发现,二楼的包厢里,每一个包厢的布局和大厅的布局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发现异常,三幅画的方向都一样!”

  就在这时,徐辰晨接到了梁娜娜的电话,她说:“楼长叫你们回来了,问你们找到什么了线索,你们快回来吧。”

  三个人离开了伍仁饭店。

  此时,606包厢内,《最后的晚餐》、《拾穗者》和《九个人脸》三幅画都发生了异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