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盛宠:厉总请温柔 第2章 颠倒黑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却,厉琛了坐回沙发上,慵散地翘着纤细腿,颇富趣味地去欣赏着叶及此在床上惊慌不己的样子,轻轻一笑道:“我还真想明白,咱们俩谁会进监狱。”眼瞅着厉琛真的无论全然不顾,而两个眼看厉琛真的不管不顾,而两个男人已经开始脱西装爬上床来,叶一念逼的没有办法,只好挺直脊背,右手摸进裤兜里握紧了三寸长的防狼刺,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然而,厉琛已经坐回沙发上,慵懒地翘着修长腿,饶有趣味地欣赏着叶一念在床上惊慌不已的样子,轻笑道:“我还真想知道,咱们俩谁会进监狱。”

眼看厉琛真的不管不顾,而两个男人已经开始脱西装爬上床来,叶一念逼的没有办法,只好挺直脊背,右手摸进裤兜里握紧了三寸长的防狼刺,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事到如今,不能坐以待毙。

年初上班时她在地铁里遇到过色狼,那之后她就随身携带尖防狼刺,还报了搏击训练班,现在也学了半年多了,她大喊救命肯定也是没戏,只能撂倒一个算一个,找机会逃命了。

叶一念正想到这里,其中一个男人已经朝她扑了过来,一把就将她压在了床上。

她没反应过来,身子已经被男人压住,左手伸手去推,却丝毫无法撼动。

另一个男人也没闲着,顺势爬过来摸向她的衬衣,试图揭开她的衣扣。

叶一念拼命挣扎起来,顺势抬腿,一脚踢中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那人似乎被提到胯部,立即痛的缩起身子滚到床下,放开了对她的桎梏。

半年的锻炼健身果然是没有白练,这一脚踢得又狠又准。

可没有丝毫空档,另一个男人又扑了过来,一把摁住了她的左手,膝盖跪在她的胸前,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抵在她身上,她这次完全起不来了。

刺啦——

随着布料被撕裂的声音传来,叶一念身上的衬衣直接被男人生生的被扯掉了,纽扣崩飞四散,衣料下包裹着她胸部的白色的蕾丝文胸立刻暴露在空气中。

卧室里,又响起了厉琛浸着笑意的声音:“我劝你还是老实享受吧,这两个人可是我请来的专业男公关,一定让你终身难忘。”

他一席话说的云淡风轻,可在叶一念听来却是催魂魔咒。

她实在想不通,这个男人明明长了一副谦谦君子的好皮囊,明明是商务杂志上光鲜亮丽的企业家,为什么又会有这么阴毒的心肠?

只是一瞬间的分神。

先前被踹到的男人也已经从地上爬起,眼看就靠过来。

叶一念急红了眼,推不动身上的男人,本能的掏出右手将钢制的狼牙刺拍进了那人的前胸。

男人惨叫了一声,身子整个抽搐了一下。

三寸长的狼牙刺几乎扎进去了一半,男人白色的衬衣立刻映出一片血红。另外一个男人一下顿住身子,像是看见鬼一样惊叫着倒退。

一时间,卧室里响彻男人的惨叫。

叶一念惊呆了,脸色苍白地看着男公关胸前的狼牙刺,右手止不住的颤栗。

她是不是杀人了?

这个男公关会不会死?

“啪啪——”

清脆的击掌声突然响起。

厉琛赞赏似的拍了拍手,微侧着头,似笑非笑的叶一念,“很好,叶一念,你很有趣,”他话语稍顿,又补上一句:“不过,这下可以确定你要蹲监狱了。”

“你说什么?”叶一念转过头,一脸讶然地看着厉琛。

她蹲监狱?

厉琛嘴角微微上翘,黑眸中竟泛起一丝笑意,“故意伤人,致伤致残情节严重者可以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十年牢狱,不知道叶小姐还不能跟现在一样漂亮迷人。”

“你让这两个人强奸我,我是正当防!”她气结,连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

“你拿什么证明是我指使?”厉琛笑的玩味,嘴角扬起的弧度好看异常,“我要是你,现在就会祈祷这个男公关能活着到医院,不然,你可能会无期徒刑。”

瞬间,叶一念的脸颊彻底没了血色:“厉琛,你不要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就以为能颠倒黑白。”

她这话说的底气不足,带着明显的颤音。

她十分清楚,仅凭自己的证言不足以定罪。

厉琛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犯这种明目张胆的罪?如果不是留了后手,他根本不会亲自现身。

况且,她摸口袋的时候手机不见了,应该是被人拿走了。可防身用的狼牙刺却没被搜走。

为什么?

难道……

叶一念心一沉,自己被套路了!

他找男公关强迫自己是假,等着她出手伤人才是真。

“你到底想要什么?”她突然更加不安,大声询问起来。

厉琛似乎没有听到,只是转过头对已经走进屋的助手交代一些什么。

“厉琛,你到底想怎么样?”

厉琛终于转过头来,深潭般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她:“我只是要向你证明一下,我究竟能不能颠倒黑白。”

说话间,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步伐从容地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薄唇缓缓掠起,笑得神秘莫测,“还有,小丫头,保持你身上这种乐趣,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

叶一念坐在提审室的铁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装着的那一排铁栅栏,等待律师出现。

和她当时预料的差不多,那些警察来了以后,并没有将厉琛带走,反而把她围了起来。为首的警察倒是一脸殷勤走到厉琛身边,奉承讨好。

与警察一同来的还有急救,男公关被抬上担架的时候,胸前的白衬衣已经被血染红了大片,人已经半昏迷状态。

另外一个男公关倒成了证人,指着她说大骂她是杀人凶手。

她试图辩解自己被迫,可监控画面里却显示是她父亲亲自送她来的。

警察没耐心在现场继续听解释,直接带她进了警察局。

从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故意伤害的罪名估计要落实了。

而厉琛,跟她预料的一样,完完全全置身事外,手上别说沾血,连点腥气都没有。

连着关了2天,手机也被没收成为物证。

她除了无奈之外,满脑子都是对林喜军的愤怒和疑惑。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林喜军到底哪里得罪了厉琛这样的大人物。更想去质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女儿当作礼物一样,送到人家床上!

可是,林喜军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连七天都没有出现。

按照规定,刑事看押期间她不能见任何人,但可以申请见律师。

无奈之下,她向管教申请聘请律师。出乎意料,律师来的很快,今天是律师要第二次跟自己沟通案情。

提前十分钟,她就被安排进了提审室等待律师。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控告厉琛教唆强奸,而是怎么证明自己是正当防卫。

眼下,能帮助她的只有律师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等了多久,提审室的大门终于哐啷一声打开了。

房门打开,外面的金色的阳光立刻照射进来,碎金似的铺洒了一地。

叶一念抬起眸,迎着光亮望去,只见一片灿金光芒中,一抹颀长挺拔的身影逆着光线,从容不迫的踱步而来。

温暖的阳光太过刺眼,她一时间没有看清楚律师的样貌。

却率先听到了一声慵懒磁性,夹杂着狡黠笑意的声音:“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顿时,叶一念僵住了身子。

是厉琛。

什么情况?

来的人怎么会是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