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亲王府 第四章 今夜无人入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站着多累。”林曜一脸堆笑的劝着,心下了是画着圈圈诅咒之了。  ??代善,代善,人这突名的怎么就这么少呢?  “好啊!”郡主对他的提议十分不满意,揪着林曜的耳朵拖动到桌旁,让他的脸与桃花木的桌面亲密无间的接触,自己很乖巧机灵的坐在椅子上,轻轻地皱着“谁在那儿?”。...

极品亲王府

推荐指数:10分

《极品亲王府》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林曜静静的合上两扇门,还未转过身来,后边传来一声甜甜的疑问。

  “谁在那儿?”

  “郡主,是我。”说话的瞬间林曜换上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脸奴才相得低头哈腰。

  “贝勒!”温柔婉转的啼叫,还有扑面而来的娇影让他手忙脚乱。

  “本郡主可是想死你了!”

  “哎呦,疼……疼疼!快放手!”

  “有多疼呢?”代善郡主扑闪着无辜的眼睛,死死揪着林曜的耳朵,吐气呵兰。

  “不疼,不疼,郡主,咱们坐下来慢慢谈,站着多累。”林曜满脸堆笑的劝着,心下已经是画着圈圈诅咒了。

  ??代善,代善,人如其名的怎么就这么少呢?

  “好啊!”郡主对他的提议非常满意,揪着林曜的耳朵拖拽到桌旁,让他的脸与桃花木的桌面亲密的接触,自己乖巧伶俐的坐在椅子上,轻轻皱着小瑶鼻子。

  ??小贝勒林曜只能斜着眼睛仰视着郡主精致的容颜,咧着嘴夸赞道:“郡主真是越来越美了。”

  “哼,本来就很美!”

  她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狠狠白了眼林曜,加大手上捏耳朵的力度

  ?“说!这一年去哪了?”

  单手拍在桌子上,震的小贝勒的耳朵“嗡嗡”直响。

  “人家……这一年很想你呢~”

  销魂温柔的颤音,郡主丢着手绢的一角撩着他的脸颊,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我也很想你呢!”忍着全身的瘙痒,林曜讪讪的回道。

  “哼!想我还敢离家出走一年,你说谎!”

  桌子被拍的再一次震耳欲聋,郡主嘟囔着嘴不相信,眯着眼睛坏笑着。

  “说,贝勒你是要滴蜡呢……还是要鞭子抽呢?”她拿着“噼啪”跳跃的火烛,轻轻滑蹭在小贝勒林曜的脸上,笑的越发的温柔。

  ?感受着蜡烛上火热的灼烧,林曜苦瓜着脸哀求道:“还是不要了吧?”

  “来嘛~一定很爽了。”代善郡主忽闪着电死人的眼睛,吐着香甜诱人的红唇。

  林曜忽然觉得自己好无耻,居然有了反应,罪过罪过。

  “滴蜡抽鞭子有什么好玩,咱们玩琴棋书画吧?”他极力的想要开脱。

  “不嘛,琴棋书画的多没意思,还是滴蜡比较好玩!”郡主不屈不挠的将蜡烛倾斜了起来。

  “蜡拒成灰泪始干……”不知道为什么林曜想到了这首诗,凄惨的眼神欲哭无泪。

  “本贝勒刚刚创作了一首曲,还没有和人分享,你愿不愿意听?”他极力像抓着最后一根绳子的蚂蚱。

  “好啊!”代善歪着脑袋想,这可是由自己滴蜡逼迫创作的曲子,说不定流传后世还是一方美谈。

  脱离魔爪,林曜掏出随身带着的竹萧,郡主很自然的将自己香喷喷的手绢递给他。

  ??接过粉色的丝巾,他专注的擦着竹萧,一丝丝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气韵油然而生。

  ??待擦完每一处后,小贝勒将萧置于嘴唇,漆黑的王府院内就突兀的响起一曲箫声。

  ??悲伤瑟瑟的叹息,孤独的穿越过空空的庭院,一潮接着一潮侵入人心。?

  “娘娘?”

  “嗯,听到了。”

  “是小贝勒那边……”小桃红指着萧声的来处,惊讶的眼神怪怪的看着自己的主子。

  郭若罗氏波澜不惊地擦拭着手中晶莹的玉萧,并不理会,只是微微感慨:“这小混蛋倒是又进步了么,哼哼!”

  …………

  “好忧伤,好孤独,为什么我会想娘亲了?”

  小郡主楚楚可怜的团缩在板凳上,双手抱膝,聆听着流泪,弱弱的问道:“这是什么曲子?”

  “这是首……东方不败。”

  “什么是东方不败?”小郡主期艾的眼睛忽闪忽闪着。

  “你只要知道,它叫东方不败就行。”小贝勒默默地欲哭无泪,把这份感情很快融入萧中传递了出去,哀哀哀的曲子穿肠而过。

  ?“呜……呜…呜呜……呜”

  “贝勒,你听,还有一支萧声!”代善郡主从椅子上跳了一来,打开窗子,遥望着看不见的曲子。

  缠绵悱恻痴痴怨怨让人无法自拔的萧声一袭高过一袭的扑打而来,悲也罢,喜也罢,最终聚也聚了,泪也洒了,只留下余音绕梁深刻而绵长。

  “人家的萧比你吹的好听多了!”代善郡主擦着眼泪,毫不留情的打击到。

  曲未终,林曜便败下阵来,羞愧的无以吹奏下去,不过……

  “《梅花三弄》,自己输的不亏,毕竟是名曲。”他厚着脸皮解释道:“萧只是本贝勒的爱好,古筝才是最拿手的,郡主待本贝勒为你单独弹奏一曲。”

  “叮……叮咚……”

  冷碧而透明的流水毕竟远去,铮铮淙淙的琴声逶迤而来。

  一曲高山流水,清咧的盖过了箫声。

  林曜宁静致远的气韵,挥舞着琴弦,代善双手捧着脸颊痴痴的模样。

  …………

  “娘娘,琴抚好了。”小桃红跪在琴弦的一旁,让出位置。

  郭若罗氏将玉萧递给小桃红,双腿裹着罗裙宝跪在琴前,双手扶在琴上,单手一扫。

  “嗡……”

  金刀铁马的琴声带着扣人心弦的悲苍,如鬼影森森刺破寂静无声的黑夜。

  “这……?大半夜的,额娘居然弹十面埋伏。”林曜收起琴来对迷惑不解的代善说道:“咱还是洗洗睡吧,再弹下去额娘肯定要来踹门了!”

  “还是老样子,你睡屋里我睡屋外。”他抬起屁股就要往外物走,代善却挽住他的胳膊不让。

  “不行,额娘说了,必须要睡一张床!你要是敢不睡的话,明天我就告诉额娘,说你不和我睡一张床。”

  看着认真执行郭若罗氏命令的代善,小贝勒林曜吃惊地能吐下一只梨。

  他的额娘到底算计到那一步了?

  书房内……

  郭若罗氏弹完一曲十面埋伏后,站起身来伸了伸腰,感叹着好久没弹了,手都生疏了。

  “小桃红,咱们走吧,今夜的戏也该收场了。”

  小桃红掌着灯笼在前面走着,心下想着,娘娘果然是有先见之明的。

  且不说郭若罗氏得意的心情,此时他的儿子正在煎熬。

  “你怎么还不上来?”代善倔着嘴,眯着眼睛威胁催促着墨迹的贝勒。眼见拖不下去,林曜只好蹑手蹑脚的爬上床来。

  “好了我们睡吧!”

  代善将被子一拉遮住自己的脑袋,很快露了出来,疑惑的看着小贝勒:“你怎么不躺下?”

  “啊?”他还没理解什么意思,已经被代善郡主强拉硬拽的躺下,轻轻地为他盖上被子。

  “好啦,现在等我们一起睡着了就会有宝宝啦!”

  代善郡主害羞的将脑袋捂进被子里,再也不敢多动一下。

  小贝勒无奈地松了口气,真是柳暗花明,偷偷地笑了笑,他闭上眼睛,很想赶快睡过去,一觉到天明,今天的事真是太奇葩。

  …………

  …………

  黑暗中……

  “你怎么了?”代善感受到自己的夫君辗转反侧关心的问道。

  “没事,补汤喝多了。”闷闷的回答。

  “什么补汤?”代善抛根问底,不放心。

  “……”很长的一段沉默,终于传来闷闷的回答:“没事,你先睡吧!”

  “不行,必须一起睡着才能生宝宝!”代善坚决反对。

  “那我们一起数羊好了,这个能让人最快入睡。”

  “好啊!”代善欣喜答应,林曜甚至能感觉到在黑暗中她忽闪忽闪兴奋的眼神。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听着逐渐微弱的声音,他无奈的笑了笑,也许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笑容里带着温柔。

  还有额娘,果然妖孽的很呢!

  母子连心,另一边屋子里已经熟睡的郭若罗氏好似听到了儿子的感慨,蹬开被子一角露出会心的微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