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欧洲 第三章 编号10086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何话题,以转移到大家的特别注意力,给令人无助的现实减少一些美好的的期盼。  随着闲聊的深入地,众人渐渐地陌生出来,同舱的六个人,除了(直隶沧州(今河北沧州)的秦致远和秦致胜,其余四人分别为1是(山东菏泽的高鸿仕,(直隶顺德(今河北邢台)的陈身体康健,来等待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是痛苦的煎熬。。...

远征欧洲

推荐指数:10分

《远征欧洲》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ps: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不要钱,不费劲,您的支持是对写手最大的鼓励。)

  等待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是痛苦的煎熬。

  在狭小的船舱里等待未知命运的降临,更是残酷的现实。等待着走出暴风雨的阳光,或者是等待着船覆人亡的无边黑暗。

  为了让这种煎熬变得好受一点,秦致远只能不断的和同舱的几个人聊天,聊大家以前的各自生活,聊到欧洲之后可能的美好前景,聊还没有拿到手的五个法郎日薪等等等等,聊能想到的任何话题,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给令人绝望的现实增加一些美好的期盼。

  随着聊天的深入,众人渐渐熟悉起来,同舱的六个人,除了来自直隶沧州(今河北沧州)的秦致远和秦致胜,其余四人分别是来自山东菏泽的高鸿仕,来自直隶顺德(今河北邢台)的陈康健,来自河南登封的葛立夫,以及来自河南温县的刘子正。

  六人中,刘子正年龄最大,今年31岁,刘子正做事稳妥,适才就是他第一个向秦致远道歉。高鸿仕年龄较小,比秦致远还要小一岁,这会一口一个“亲哥”喊得很是亲热。陈康健今年26岁,他的身材在六人中最为粗壮,相貌也较为憨厚,看样子是个夯货,刚才就是他第一个出口指责秦致远。葛立夫今年28岁,身材不高,聊天的时候说话最少,看来是个行动多过语言的人。

  众人谈天说地,聊得挺热乎,不仅加深了彼此之间的了解,也缓解了风暴带来的压力,更是因为适才的一番误会,莫名其妙的增加了几分风雨同舟的患难之情,感情更加亲密。

  “几位哥哥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上个茅厕。”高鸿仕告了个罪,摇摇晃晃的打开舱门往通道尽头的厕所方向走去。

  “小心点可别掉进去,这天旋地转的我可不去捞你。”陈康健确实是夯货,这张破嘴就没个把风的,一开口就仿佛看到有乌鸦“呱呱”飞过。

  “陈哥可不要小看小弟,小弟也是练过的,打着醉拳上茅厕,也不会掉进粪坑。”高鸿仕声音中气十足,语调平稳气息均匀,可见所言非虚。

  “还真是,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咱们的老家可都算是武术之乡,哥几个想必是都练过吧。”让高鸿仕一说,秦致远忽然想起来,怪不得刚才众人通报家门时,秦致远感觉都挺熟悉,现在仔细想起来,可不都是武术之乡。

  “还真是,敢问几位兄弟可曾学过功夫?”陈康健最积极,看他这身板就知道,平日里一定没少和人动手。

  “嘿嘿,都是瞎练,谈不上功夫不功夫的,练上几个花架子松乏松乏筋骨罢了。”秦致远还没说话,秦致胜就先拦过话头,所谓“献丑不如藏拙”,秦致胜自然不会招惹无所谓的麻烦。

  中国功夫,重在修心。练习武术不是为了争强斗胜,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中国武术技不如人的安慰之语,实际上,每一位师傅在教授徒弟的时候,都会把这句话说在前头,以作警示告诫。

  看陈康健的性子,一旦众人承认练过武术,说不得就要拉开架势分个高低,这就不上算了。俩人比武,打赢了吧伤和气,打输了吧不服气。这就跟打麻将一样,再铁的哥们也能给他拆成十三不靠。

  “不错不错,功夫什么的说不上,说出去丢人现眼。”刘子正话说的很周到,用自嘲的方式堵住了陈康健可能的比试。

  “……”葛立夫一贯的沉默寡言。

  “哎呀,哥几个太客气了,这大长一夜的,也没个牌九能推一推,咱们玩上两手散手,既能打发时间,又能强身健体,岂不更好?”眼看众人都不接招,陈康健抓耳挠腮了半天,居然还真让他找了个理由。

  “唉,这小高子怎么还不回来?可不是真掉进去了吧。”关键时候,还是要秦致远出马扯开话题。

  “小高子”是秦致远给高鸿仕取得绰号,这个名字虽然听上去有歧义,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行为很利于拉近关系。当然,这种行为也要分对象,比如陈康健,你要是敢叫他“小健人”,他非跟你拼命不可。

  “就是,就是,我出去看看,可别真掉进去了。”秦致远刚说完,秦致胜就开门往外走。

  “那么大个的活人,还真能掉进去不成?就那什么劳什子马桶的小窟窿,想掉进去也不容易。”眼看众人就要做鸟兽散,陈康健非常不满。

  胜利消息号的厕所里安装了抽水马桶,这原本是要方便人们使用的,但自从劳工们上了船,抽水马桶反而成了劳工们的大敌。劳工们多是平民百姓,平日里都已经习惯了蹲便,根本就没有用过马桶,所以很多人感觉坐在马桶上拉不下来,因此就经常有人蹲在那窄窄的马桶边上,搞的秦致远每次上厕所都要多带草纸,不仅用来擦屁股,还要用来擦马桶边……

  这么说起来,掉进去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门刚刚打开,一阵争吵声就传入舱内。

  “干什么?干什么?放手听到没,再不放手老子可就动手了啊,你别跟我说鸟语,老子听不懂,通译你给翻译一下行不行?”这是高鸿仕的声音,听上去他好像被人拦住了。

  “哎呀,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何必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这是随船翻译黄富贵的声音。

  “大副已经发布了命令,要求你们把自己绑在床上,你为什么不服从命令?还要在船舱里随意闲逛?我现在要逮捕你,你这个该死的猪猡。”有人在用法语大声嚷嚷,听上去好像是船上的水手。

  听到争吵声的第一时间,秦致远就起身出门,脸上露出职业性的笑容想去解释一下。刚出门,秦致远就听到“猪猡”这个词语,然后秦致远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铁青色。

  “听到我说的没有?你这个猪猡,该死的猪猡,该死的黄皮猴子,要我再重复一遍吗?你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祝你们都死在法兰西,你们就应该都死在法兰西。”那名水手可能感觉没人能听明白法语,一直在用法语高声咒骂,哪怕是看到秦致远他们过来,也没有住口的意思。

  “哥,这洋鬼子不让我走,叽哩咕噜的说什么我也听不明白,哥你赶紧给翻一下。”看到秦致远几个人过来,高鸿仕顿时大声求救,这种鸡同鸭讲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高鸿仕想学外语的冲动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强烈。

  高鸿仕面前的法国水手身材并不高大,和自幼习武的高鸿仕比起来低了半个头,胸背也要细上一圈,但是鉴于这名水手的洋人身份,以及腰上挂着的手枪,高鸿仕不敢动手。

  “你这个杂种,你的话真让我恶心,你母亲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吗?”秦致远还没到两人身前,立即破口大骂。

  对付洋人,秦致远很有心得,只要你了解他们的规则,清楚他们的社会运行方式,洋人比中国人好对付多了。

  “你,你,你,你敢骂人?”法国水手显然想不到这里有人能听懂他的话,张口结舌了半天居然只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是的!我就是在骂你!当你侮辱别人的时候,就要做好被人侮辱的准备,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吗?”占着理说话就是有底气,秦致远丝毫不让。

  一看有人出头,黄富贵立刻躲到一旁,看来对于“明哲保身”这个词的含义理解深刻。

  “嘿,猪猡,我要给你个教训。”法国水手显然被激怒了,挥拳就向秦致远脸上打来。

  “啪”拳头刚刚挥出来,就被秦致远一把抓住。然后秦致远挥手挡开打过来的另一只拳头,顺势掐住法国水手的脖子把他提起来摁在旁边的墙壁上。

  “不要轻易动手,会伤害到你的。尤其不要轻易跟中国人动手,我们组织几十万人动手打群架的时候,你们还在光着屁股摘果子呢……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秦致远阴着脸凑近法国水手张红的脸,用凶残的目光恶狠狠的逼视法国水手已经开始泛白的双眼。

  “是的,是的先生。”法国水手徒劳的扒着秦致远如钢铁般坚硬的手臂,艰难的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几个字。

  “很好,下次有问题客气一点,注意你的用语,不要使用侮辱别人的言辞,那等于是在侮辱你自己,我会盯着你的,水手先生。”秦致远说完就放开手臂,任由倒霉的水手顺着墙壁滑倒在地面上。

  水手涕泪横流的抱着脖子剧烈咳嗽,手虽然伸向腰间的手枪,却没敢拔出来。隔岸观火的黄富贵这时才过来搀扶缺德水手,看向秦致远的背影的目光饱含诧异和敬意。

  “我也会记住你的,编号10086先生。”看秦致远他们已经走远,这才色厉内荏的喊出声。

  10086?

  正要进门秦致远低头看看胸前制服上的编号,确实是10086。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