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婚 第4章 示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是怎么病的?这个问题林谨容倒好回答陆纶,说出是家丑。陆纶见她不说话的,又伸出手去扯她的辫子,却被荔枝不动声色地跨前一步给档住了。荔枝比陆纶大,个子了是大人了,站着就比陆纶高了近十个头,她板着脸往那儿一站,倒颇具几分气势。陆纶自誉少年英陆纶见她不说话,又伸手去扯她的辫子,却被荔枝不动声色地跨前一步给挡住了。。...

世婚

推荐指数:10分

《世婚》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她是怎么病的?

这个问题林谨容倒不好回答陆纶,说出来就是家丑。

陆纶见她不说话,又伸手去扯她的辫子,却被荔枝不动声色地跨前一步给挡住了。

荔枝比陆纶大,个子已经是大人了,站着就比陆纶高了近半个头,她板着脸往那儿一站,倒颇有几分气势。

陆纶自诩少年英雄,自不便和一个丫头动手,却不由得愤愤不平。

“走,我听说这回请的杂剧班里头有个人的功夫可好,我们去看看。四妹妹回见。”

吴襄笑着一把抱住陆纶,朝林谨容比了个眼色,拖着陆家兄弟俩去了。

桂圆不解地小声问林谨容:“姑娘,你干嘛帮五少爷啊?”

多好的机会,正好可以狠狠杀杀黄姨娘母子的威风,让三太太高兴一回,却被林谨容就这样轻轻给放过了。

“他姓林,我也姓林。以后这种话再不要让我听见。”林谨容根本不管桂圆的委屈难堪,只转身顺着来路折回去。

前世时,儿时的她最讨厌的就是陆纶这个恶霸,可是这一刻她被他欺负着,她却觉得真幸福——因为他还活蹦乱跳着,而不是那具冰冷僵硬,死不瞑目的尸体。

自他死后,这世上就少了一个真心疼爱她,帮助她排忧解难的兄长,林谨容弯下腰,提起被陆纶踩脏的裙角,看着看着,眼角浸出一滴泪来。

那时他总是帮着她,这回到她来守护他了。

“这陆纶真是可恶,妹妹崭新的裙子被他弄得脏兮兮的,还是吴二哥好,又温和又懂礼貌。”

原该早就走了的林亦之突地从一旁的竹林中钻了出来,递了块洁白的帕子给林谨容:“我刚在溪水里蘸过的,妹妹擦擦。”

虽则投桃报李,本是应当的,但从前她怎么就不知道林亦之也是个懂得这道理的?

可见事事无绝对。

“谢谢哥哥了,妹妹正需要呢。”林谨容笑看了他一眼,自然而然地接过了那块帕子。

荔枝忙接过湿帕子,蹲下去小心翼翼地给林谨容擦起裙角来,安慰兄妹俩道:“只是踩脏了一小个角,擦擦就看不出来了。”

林亦之不安地绞了绞手指,低声道:“四妹妹……多谢你了。”

他们的关系素来冷淡,他原以为林谨容会看着他出丑,看着他倒霉的,谁知她竟会为他解围,还热心地串联了那群高傲的嫡少爷们为他作证。

事出反常必有妖,林亦之有些怀疑林谨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林谨容望着他甜甜一笑:“哥哥,本来就不是你的错,你不过是想替大人分忧,招待好客人们罢了。谁能想到会遇到这种意外?多亏那石头是落入池中,不然伤着了人,那才是不得了。是不是?”

她的口气带着几分甜蜜的诱哄,仿佛林亦之不顺着她的话头说,就是不识好歹。

林亦之目光复杂地看着林谨容,喃喃地道:“四妹妹,我……还是你最懂我。”

他晓得自己出身不如人,一直就想和吴、陆两家的嫡出子弟们打成一片,好为将来添点助力,奈何他们看他总是带了层什么,他不甘心,就千方百计地想接近他们,所以才会故意夸口这块灵璧石是平洲第一,背了大人,绕过看园子的婆子,引他们去看那石头。

但这样的心思,他是不会和林谨容说的,既然林谨容递了个光鲜亮丽的理由给他,他便领了她的情,顺着梯子往下爬就是了。

林谨容朝他点了点头,却又带了几分小大人似的严肃,低声道:“哥哥想帮忙是好事,但以后这样的事情哥哥还是要慎重了,若是被伯母和婶娘她们瞧见,必要挨骂的。”

她顿了顿,加重语气道:“哥哥还要爱惜自己的身子,别动不动就往水里跳,要是冻病了怎么好?不过是拖累了身边人。”

若是往日,林亦之自不会把林谨容一个小丫头的话放在眼里心上,今日却有些羞愧,觉得她说得十分在理,这拖累了身边人,不就是拖累了他亲娘么?

三房在家里不得志,大房、二房没事儿总要挤兑三房几句,三太太吃了气,还不是要发作在他亲娘身上?就是父亲那里,自己也脱不掉干系。

林亦之呐呐地应了,又担忧地道:“太太那里……”

林谨容亲热地笑道:“哥哥还不知道么?太太就是脾气不大好,可也晓得是非的,你就放心吧。稍后让姨娘过去说一声也就是了。”

今日客人多,母亲就算是给黄姨娘脸子看,也不会太过分。

林亦之彻底放了心,讨好地同林谨容道:“四妹妹,我过几日能跟着爹爹出门,我给你带面人儿怎样?又或者,我看到什么新鲜玩意儿,我买给你?”

林谨容笑得眉眼弯弯:“好呀,谢谢哥哥。三姐姐和慎之也喜欢呢。”

说起五岁的嫡出幼弟林慎之,那和他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区别,林亦之微微有些别扭,随即装作理所当然的大方样子道:“自然少不了三姐和七弟的。”

林谨容朝他挥手:“那我先去太太屋里了。”

她不指望林亦之对她们姐弟有多好,只希望能尽量保持表面上的平和,不给别人踩她们娘几个的借口。

林亦之又喊住了林谨容:“四妹妹。”

他的目光落在林谨容的裙子上,有些踌躇地道:“今日客人多,要不,你重新换条裙子?我看见五妹、六妹、七妹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林谨容微微一怔,突地笑了:“这样就挺好了。难道哥哥觉得不好么?”

她的这三个堂妹,年岁都和她差不多,都到了该议亲的时候,似老人寿宴这样的场合,本就是给有心人相看挑选的机会,焉能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特别是有吴襄和陆缄那样的人在,大伯母和二伯母定会十分卖力地下足功夫打扮自家女儿。

可是她么,恰恰还不想掺和,她只想坐观大房、二房为了那薄情男争个不休。

到底年岁小,三太太又粗心,不会玩心眼,没人教她这个……林亦之不好把话说得太明白,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只得由着她去,干笑道:“挺好,挺好。”

林谨容抿唇笑着自去了。

做人情,做人情,人情需要做,她前生的失败大概也与她不会做人情,不会装有关罢?那便跟着从头再学。

林亦之目送着林谨容,只觉着她今日身上平白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从前她看他是漠然,今日看他却似是和气得很?

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久也不得要领,便暗想,无论如何总是自己受益,自己年岁渐长,能多个人在太太面前为自己说好话也是好的,今后多多下点功夫和她交好就是了。

林谨容转过流水小桥,绕过两三座亭台楼阁,方才走到她亲娘林三太太陶氏的院子门口。

才要进院门,就听见里头有人在笑,笑声轻松爽朗。

这样的笑声,林家就没一个女人能发得出来!

因为被贬斥而一直闷闷不乐的桂圆眨了眨眼,欢快地同荔枝道:“是舅太太!到底还是赶到了!”

荔枝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垂下眼没说话。

桂圆口里的这位舅太太,正是林谨容的亲舅母,陶氏的长嫂吴氏,也就是吴襄的亲姑母。

吴氏性格活泼,出手大方,每次见着外甥们总是要给礼物的,就连着身边的丫头们也有打赏,由不得桂圆不高兴。

但这样喜形于色的,也太掉价了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家有多穷,下人们的眼皮子就浅到了这个地步。荔枝如是想。

林谨容的脸上也是堆满了笑,加快了步伐忙着往里走。

她是真心喜欢这位舅母,性子活泼大方不说,难得的心慈明白,从始至终,一直待她们姐弟都很好。

娘家就是出嫁女子的脊梁骨,在最艰难的那段岁月里,若不是舅舅和舅母撑着,母亲只怕早就倒下了,只可惜舅母身子骨不好,去得太早。

再隔了一世能见着舅母,她又如何能不高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