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相思无解 第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少女终于等到放下自己了戒备,情绪再也没有难以达到抑制,哇的一声哭了出,老者边抚慰痛哭的少女,边挥手示意门子,快将小姐回去的消息说老爷和夫人。不一会,太守夫妇豪无形象的跑出,这一刻的他们,也不是一方大员,而已一对普普通通的父母,妇人看见老者怀中痛哭的少女,瞬不一会,太守夫妇毫无形象的跑出来,这一刻的他们,不是一方大员,只是一对普通的父母,妇人见到老者怀中哭泣的少女,瞬间潸然泪下,飞奔过去,抱住少女,母女二人相拥痛哭,一旁的太守轻轻拂去自己眼角的湿润,眼神中闪现一丝冰冷。少女在母亲的怀抱中缓缓睡去,但她却紧紧的抓着母亲的手不松开,本是柔弱的太守夫人,此刻却异常的坚定,她阻止了前来的侍女,自己费力的抱起放下戒备好不容易睡着的女儿,一步一步向府内走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少女终于放下了戒备,情绪再也无法抑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老者一边安抚哭泣的少女,一边示意门子,快将小姐回来的消息告诉老爷和夫人。

不一会,太守夫妇毫无形象的跑出来,这一刻的他们,不是一方大员,只是一对普通的父母,妇人见到老者怀中哭泣的少女,瞬间潸然泪下,飞奔过去,抱住少女,母女二人相拥痛哭,一旁的太守轻轻拂去自己眼角的湿润,眼神中闪现一丝冰冷。少女在母亲的怀抱中缓缓睡去,但她却紧紧的抓着母亲的手不松开,本是柔弱的太守夫人,此刻却异常的坚定,她阻止了前来的侍女,自己费力的抱起放下戒备好不容易睡着的女儿,一步一步向府内走去……

九月的天已有一丝丝的微凉,陆瑶的闺房内,妇人正坐在床边,她的手被女儿紧紧的攥着,已经苍白到毫无血色,但是她好似没有任何感觉一般,只是一眨不眨看着眼前的女儿,看着沉睡中的女儿不时的眉头紧锁,时而浮现脸上的惊恐,她的心仿佛针扎一般刺痛,一丝怒气也在她的心头滋生。

太守陆邈也在房间内,他正在看手中的一纸书信,这封信是在发现女儿的车厢内找到的,信是罗刹门所留下的,信的内容很简单,意思是罗刹门完成了任务,要求陆邈将约定的酬金送到罗刹门武陵郡分堂总部,另外因为陆邈的身份特殊,罗刹门免费附赠一条情报,此次陆遥被绑架直接动手的人,是武陵郡地下势力中举足轻重的帮派四海帮,如果需要罗刹门出手,可以到分坛发布任务,罗刹门愿意接此任务。

陆邈的脸色冷的可怕,抓着信的手上青筋毕露,想自己堂堂武陵太守,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无法保护,简直枉为人父,他知道四海帮的背后的靠山是荆州刺史府,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但是无论是谁敢动自己的家人,都绝对不能放过。

陆邈放下自己手中的信,走到妇人旁边,淡淡的说到。

“夫人,为夫辜负了你和女儿,自打小侯爷失踪反王登基,我们这些火焰军余孽就像是被打入冷宫,如不是怕火焰军造反,反王早就将我们这些人革职流放,而我也失了当年的锐气,为了自己的地位变成了一个应声虫,现在竟沦落到一个小小的帮派组织都敢动我的女儿,你放心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帮人真当某的剑不利乎!”

妇人眼角一滴泪水滑落,三年来自打他们最大的靠山沦为通缉犯之后,他们这些人就仿佛无根之萍一般,虽然外面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太守,但是内里早已是举步维艰。夫君更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从一个意气风发的一方大员,变成了一个处处钻营,左右顾及的,应声虫。她不敢说,不能说,因为她知道他们的处境有多危险,一旦有一天火焰军彻底被分化瓦解,彻底被反王掌控之后,那就是他们这些火焰军出身之人的末路之时。

另一边四海帮内,洪四海正在大发雷霆,“啪!”一个茶杯砸在墙上,飞溅的碎片划过跪在地上那人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那人眉头都没有眨一下,只是安静的盯着眼前的地面,一言不发。

“废物!都是废物!连那么大的活人都看不住,你们都是一群废物!”

洪四海愤怒的咆哮声充斥在整个房间内。

“陆邈那个废物的女儿貌美如花,你知不知道,一旦我把她献出去,能给我换来多少的好处,起码能让我们四海帮的地盘扩大一倍,一倍你知道是多少吗?一郡之地,那将是多少金银,现在没了,全没了!废物!都是废物!”

“查!给我下去查,到底是谁把那姑娘给弄走了。”

正在此时,“报!帮主,今天外面传言陆邈那个走失的女儿找回来了,明晚陆邈在府邸大摆筵席,为女儿压惊!发下请柬邀请武陵郡内各大势力参加晚宴。”

洪四海心下一凛,对地上那人说道“别在那跪着了,赶紧滚过来!咱们四海帮有没有接到邀请?”

地上的人赶紧答到

“禀告帮主,咱们并没有收到郡守府的请帖。”

洪四海心思电转,说到。

“看来陆邈是知道了她女儿被绑和我们有关了,虽然这家伙是个废物,但是毕竟他也是这武陵的太守,不行,和他明面冲突不是智者所为。”

洪四海沉默片刻,对那人说道。

“你赶紧去一趟刺史府请刺史大人出面,就说陆邈那废物知道了,刺史大人自然明白。”

那人走后,洪四海喃喃道

“陆邈啊!陆邈!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女儿长得太漂亮,被大人物看中了吧!”

荷塘苑,一个侍女正向洛凝禀告着什么,随着侍女的讲述,洛凝的脸上渐渐布满寒霜。一身冷哼后,侍女停下了讲述,静静的伫立在一旁。

“北冥哥哥虽然失踪了,但是我我东伯侯府洛家还在,荆州刺史府欺人太甚!我北冥哥哥的旧部也是你说欺就能欺的?要不是我还要分出力量去找北冥哥哥,我早就出兵讨伐这反王朝廷了,还至于如此吗?”

“去!到武陵郡守府讨要一份请柬,就说我洛凝要为陆藐千金压压惊。”

侍女点点头正要去办,洛凝又阻止了她,说到。

“算了,先不要声张,我乃陈北冥未婚妻,算是他火焰军主母,去参加何须请柬,况且我还真想看看这小小的荆州刺史究竟能嚣张到什么程度。”

这时一个老者走了过来,洛凝见此人到来,便挥退了左右,对老者说到。

“梁伯伯,您过来可是父亲有交代吗?”

老者看着洛凝,半晌后说到。

“小郡主,这两年你做的很好,侯爷很满意,暗中发展积蓄势力,没有与反王直接冲突,这都很不错,但是我刚刚听你的意思事要替火焰军出头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