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是相思无解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日后,徐州广陵郡码头上,一艘挂着天道盟旗帜的商船缓缓驶入水港,停靠在岸边。见到有船进来,岸边的工头纷纷涌上前来,努力推销着自己的工人有多卖力气,有多稳重。就在这嘈杂鼎沸的...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三日后,徐州广陵郡码头上,一艘挂着天道盟旗帜的商船缓缓驶入水港,停靠在岸边。

见到有船进来,岸边的工头纷纷涌上前来,努力推销着自己的工人有多卖力气,有多稳重。

就在这嘈杂鼎沸的当下,一队兵士奔至此处,围绕商船的人群看此情形,顿时一哄而散,只是远远的看着这里,却不敢上前。

这时,一个尖嘴猴腮、须发灰白的阴鸷老者从兵士中走出,操着他尖锐的嗓音冲着船上喊到。

“船上的人听好了,本官是这广陵郡治下,江都县县尉,有人举报你们私藏贼寇,识相的将贼寇和赃款交出来,老夫饶你们不死,但有迟疑,可别怪本官手下无情!”

阴鸷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和贪婪,今日有人递来书信,说有一富商自渤海而来,这两日便会到这江都县码头,船上尽是金银宝器,名家字画,信上还说对方毫无根基,虽然挂着天道盟旗帜,但船上绝无天道盟之人。

来信之人来头甚大,且言之凿凿,而且信上说的明白,他来信的目的是为了船上一件价值连城的玉璧宝器,其余财物可尽归自己,所需的仅仅是借助自己出面将对方扣住而已。

阴鸷老者暗自得意之时,船上走出一人,拱手道。

“县尉大人明鉴,在下是这艘船的管事,这一船都是天道盟委托在下运送到徐州的货物,绝无贼人藏身于此,县尉大人所说,在下万万不敢承受,如若县尉大人有疑,大可召天道盟县内管事一询。”

秦管事说罢,对阴鸷老者躬身一礼。

阴鸷老者心思电转,想到信中所述之言,心下一狠,怒声道。

“够了!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我看你就是贼人头子扮的,还敢冒充天道盟?我看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来人呐!把这帮贼人给我扣了,压入大牢,严加审讯,如有反抗格杀勿论,赃款赃物全数收缴,充入府库。”

阴鸷老者手下兵丁应了一声是,便直奔跳板冲了上去,船上的一个小厮偷偷将手摸向腰间。秦管事看到他的动作,轻轻压了压手,暗示他不要冲动,然后示意他看向不远处的一辆马车,小厮顺着秦管事的目光看过去,瞬间心下大定,表情上还奇怪的带上了丝丝兴奋。

兵丁冲上来后,将船上的众人围住,秦管事示意大家都不要动,然后站出身来,对老者说道。

“县尉大人,我们可以束手就擒,但是我说过,我这船上都是天道盟的货物,县尉大人在收缴货物时可一定要看管好,千万不要等天道盟追要时少上那么一两件,那可就不美了!”

阴鸷老者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咬了咬牙说道。

“你这狗一样的东西,居然还敢恐吓本官,你当本官是吓大的吗?先不说你是不是天道盟的,就算是天道盟盟主站在这,某说拿他也一样拿他,说破了大天也就是个帮会组织,还敢和朝廷作对不成!”

老者刚呵斥完秦管事,便转身对一众兵丁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群贼人拿下,我严重怀疑他们还有同党,把所有人押入大牢,严刑拷打,直到他们说出同党所在。”

一众兵丁正要上前,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这位大人真是好大的官威呀!只是不知道您是哪位刺史?哪位王侯?”

听到这个声音,管事旁的小厮兴奋的想要说话,秦管事拍了拍他,示意他不要说话,接着看下去,小厮忍住了叫喊的冲动,但脸上的兴奋表情,却怎么忍都忍不住。

阴鸷老者,面色一变,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马车说到。

“你是何人,居然敢对本官大放厥词,可是这伙贼人的同党?”

“你要这么说,也不无不可啊!”

说着就见一个身材挺拔的壮硕男子从车内走出,只见他一身短打劲装,满是胡须的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从眼下一直延伸至嘴角。略带微笑的表情在刀疤的映衬下,异常的诡异可怖。

阴鸷老者,听到对方承认自己是同党,心下一喜,正要下令将此人一并捉拿下狱。

就见不远处,一个身穿官服的老人在仆人的搀扶下紧赶慢赶的向这边跑来,待走近一些,阴鸷老者看出来者正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广陵郡太守徐牧。阴鸷老者心下疑惑太守的来意,脚下却未停,换了一个谄媚的表情,说道。

“下官拜见太守大人,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一来,可真是让咱们江都县蓬荜生辉呀!”

不想太守看都没看他,反而是走到刀疤脸的面前,躬身行礼道。

“陈盟主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呀!”

青年瞥了一眼刚刚过来的老人,说道。

“原来是徐太守啊!快请起身,在下可当不得您这么大的礼,这位县尉大人可是说了,即使我站在这,他也该拿我拿我,毕竟我们天道盟只是个小小的帮派组织,哪敢和朝廷做对呀。”

早已被太守态度吓傻的县尉大人,此刻听到壮硕青年的话,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心下暗自庆幸刚才没有下令抓人,便说道。

“这位大人见谅,小人并没有说过要拿您,小人连您是谁都不知道,怎能随便说拿人就拿人呢,刚才都是误会,有人举报说这里有一伙贼人冒充天道盟,我才带人前来抓捕,您刚才说您是他们的同伙,小人才不小心冒犯了您,都是误会,还请您见谅。”

听到县尉如此说,徐牧心下稍定,便对青年说道。

“陈盟主,既然是误会,您看这事?”

壮硕青年摇摇头。

“徐太守,你有所不知啊,你手下的这个县尉大人可真是刚正不阿的典范呐,我刚才在旁边可是听得真切,县尉大人可是说了,即使天道盟盟主站在这,说拿我就拿了,我天道盟不过一个江湖帮派而已。”

说到这,青年看向已经脚步发软快要无法站立的县尉说道。

“这位县尉大人,现在我,天道盟盟主陈御鲲,就站在这里,且请拿了我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