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收到请回复 第四章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天在医院里遇到一个女人,被男朋友送回来,意外意外流产,甚是狼狈不堪,却分外令人心痛。没想起再后来,她成了我的相亲对象。蔺学长详细介绍的,我想肯定会差,也就选择接受了,没想起会是她。并且但是她先认出来我,我都快忘了,三年前那个无助羸弱的女人,竟眼前这个的美丽蔺学长介绍的,我想一定不会差,也就接受了,没想到会是她。而且还是她先认出我,我都快忘了,三年前那个绝望羸弱的女人,竟是眼前这个美丽自信的女孩。。...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那天在医院里碰到一个女人,被男朋友送过来,意外流产,甚是狼狈,却格外令人心疼。没想到后来,她成了我的相亲对象。

蔺学长介绍的,我想一定不会差,也就接受了,没想到会是她。而且还是她先认出我,我都快忘了,三年前那个绝望羸弱的女人,竟是眼前这个美丽自信的女孩。

不过,没有成功。

“为什么啊!”小末问我,“你不是说她长得挺好看的吗?为什么不试试呢?”

“她好像有喜欢的人。”我回她。

“什么意思?”

“还记得我哥在足球酒吧和别人打架的那件事吗?”

“记得。”

“对方就是她男朋友。那晚我们一起赶到,她看到那个男人眼神都直了,我又不是傻子,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

小末瘪瘪嘴,这会儿我已经把蜡烛点上。“好了。”我说,可是小末看看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抬头望向钟摆,静静的等待十二点的到来,而后吹灭蜡烛。“生日快乐。”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买一个蛋糕,点上蜡烛,只是无人许愿。

我和小末一起拿下蜡烛,小末提议道:“其实,我们可以帮她许愿。”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听她说。“我刚刚就许了一个,希望你快点找到女朋友。”蜡烛全数拔出,她拿出塑料刀,“好了,切蛋糕吧。”

这是小影的生日,算起来,今年她也有二十七岁了。

她走的那一年,十七岁。

十七岁的我刚升高二,班上来了一个转校生,他叫苏汭。前一年叶森礼回归,他带来一个女孩,莫狄远的青梅竹马——方影。

她年龄小,在家呆了半年后才开始上高中,于是当她读高一的时候,我们已经成功进入高二。说“成功”是因为,本来有两个不成功的——莫狄远和顾天因为成绩太差,被校长要求留级,两人是以命相逼,逼各自的父亲妥协。这才“成功”上的高二。

那时一直以为年龄问题,她不能和我们同一年级,后来知道,她有个遗传病,是会动不动休学的那种,也是会夺走她生命的那种。

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莫狄远对方影有种独特的温柔,就像叶森礼待小末一样,都是当亲妹妹来疼惜呵护。

只是,叶森礼和莫狄远关系很好,但方影和小末却并不好。方影甚至直言,她讨厌小末。这让小末那段时间很受挫,毕竟这是第一个说不喜欢她的人。要说莫狄远讨厌,那也是男孩子逗小女生的把戏,不似方影,那简直是赤裸裸的针对。

我很为小末抱不平,所以她找我的时候,我总是装冷漠不理她——虽然我平常就是如此。我当时只是想,小末多好的人,居然还有人讨厌。那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冷漠,那女孩越是起劲的找我。

刚开始是因为小末不愿理她,后来是真烦,不想理她,烦到最后会提高音量跟她说话,叫她不要来烦我。可是她不仅不听,还怪我声音大。

因为这事,莫狄远找我哥一起,信誓旦旦的说要给我一个教训。其实不过就是警告,警告之后我依然冷漠对待,那个时候,我是真不喜欢她。准确的来说,除去万小莫和乐音,我对女生无感,但尤其不喜欢那个方影。

更别说她和莫狄远交好。我讨厌顾天和莫狄远。学生时代的情感莫名其妙,我也不清楚那时的讨厌为何如此鲜活。如今,我虽然依旧不喜欢他两,但着实为我当时分明的感情羞愧了一把。

那个时候的方影是莫狄远的小影子,只要不上课,就天天跟着他屁股后面,这样形影不离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学期。偶尔,她也会和叶森礼玩,但对于莫狄远兄弟团其他的人,她几乎都看不上,我和顾天,某个时候成了她的眼中钉。

因为顾天和莫狄远玩的好,所以很多时候,他会巴巴的去伺候这位“大小姐”。我就不一样了,我和他们玩的不是那么好,而且她又如此讨厌小末,显而易见的,我和她隔了银河一般的距离。

她不搭理我,我不搭理她,我两就是相安无事的陌生人。可是事情偏偏往相反的方向发生,方影喜欢黏着莫狄远,更喜欢有事无事找我茬。

事情闹得最大一次,是那次校庆。诗朗诵的后台,我下台撞见她,她要给我一瓶矿泉水。我根本没意识到她会给我水,我宁愿相信是混乱的场景中她把我认错了。

果然,当我无视的走开她时,跟在我身后的莫狄远马上接过那瓶水,只是他在我背后说道,“你也太冷漠了,小影子看你流汗了才给你水,你还不领情?”我闻声转过来,莫狄远正仰头喝水,而方影面对他,我只能看见她的背影——难道是我错意?

这个时候小末出来打破尴尬,“你喝我的吧,小宇。”我接过,瓶盖还没转开,那边莫狄远皱着眉头喊:“诶诶!难道没水吗?还要共一瓶?”

“没你的事,莫狄远!”小末条件反射性地回击。

却不料下一秒,方影拿过莫狄远喝了半瓶的矿泉水,转身向我冲过来,然后把塑料水瓶按在我胸口。因为过于用力,我能感到我胸口已经湿了一片。可是我没有来得及生气,女生的怒气就已经把我怔住,“这瓶水在我要给你之前没人碰过,你就宁愿喝她碰过的水,都不愿喝我的?”

我顺着方影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小末也是一脸惊吓。混乱的后台,在那一刻安静的不像话,我甚至能听见瓶身上的包装纸蹂躏在我胸口逐渐释放的声音。

打破这一切的,是莫狄远的呼喊,“小影!小影!你等等我啊……”矿泉水从我胸口落下,在我脚边激起一片水花,我的裤脚湿了。听说那天,方影是哭着跑出后台的。

事后,小末把整个原因都揽到自己的身上,“都怪我,害她讨厌你。”她皱着眉头,一脸愧疚。我看见太多小末得意骄傲的表情,这样见她自责又不自信的脆弱,心里也仿佛被闷闷的打进一拳。

我安慰她:“没有的事,是她无理取闹。”从那个时候起,我感觉自己更讨厌方影了。

第二天,莫狄远就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昨天小影子哭了?”

“不知道。”我正在做题,头也不抬。

“那现在呢?”

这不明摆着嘛,我转而改口,“知道了。”

“知道你还——”莫狄远说到紧张的地方,搬来一个板凳坐在我前面,“诶诶,跟你说话呢,给的尊重好不好?。”

“做题。”还是头也不抬。

莫狄远马上抢走我的笔,我不得不抬头,一眼就看见莫狄远身后的顾天。翻着白眼过去,我对莫狄远说,“还我。”

“道歉。”莫狄远抬起下巴,毫不示弱。

“你应该向我道歉。”这学校里应该会有人害怕莫狄远这三个字,不!应该是很多很多,但是这里面从来不包括我。我靠向背椅,盘起手臂

顾天这个时候不知又冒什么傻气,在莫狄远身后拍拍他的肩膀,“小远啊,我觉得顾宇也没错,毕竟小影子没说清楚嘛!”

“你能闭嘴吗?”莫狄远回头就吼,看来是真生气。

顾天也是个暴脾气,马上就急了,“你对我吼什么吼!我说的难道有错吗?我平常就看不惯方影,我今天还就站我弟了。”一个转身,顾天站到我的身后。

莫狄远立马站起来,“你别告诉我你来真的!”

“我还就来真的,你管得着吗?”

简直是小孩子吵架,我掐掐鼻梁很是头疼,“顾天,我不需要你站在我这边。”

“我没问你的意见。”顾天嚷嚷。

莫狄远简直怒不可遏,但在爆发之前他还有正事要办。“我不管,顾宇你今天一定要去给小影子道歉。”

“不去!”顾天又嚷嚷,一只手压在我肩上,“我是他哥,我说他不去就是不去!”

我心累的叹出一口气,“你两谁都不能决定我去不去。”

“我去!”是小末,我正要起来,顾天还是压着我,我不得不抬头瞪他。

“我去向方影道歉,别难为小宇了。”小末说。我来不及阻拦,莫狄远就急急嚷嚷的吐出来,“男人的事你女生少管,与你无关。”说着,还伸出一只手臂要把小末推出场。

但小末直接甩掉他的手臂,“莫狄远,你也好意思是方影的朋友,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她真正生气的人根本不是小宇,是我!她讨厌我,所以才做那样的事情。我这就向她道歉,以后她出现的地方我就不出现,她要好的人我就不接触。尤其是你——莫狄远,你最好和我保持距离。”

我看得出来,莫狄远也完全傻眼了。

立马甩掉肩上的手,我起身拉住小末,“要去我去。”小末还在挣扎,我拉紧,转头向莫狄远,“我去道歉,这事就结了?”

“当然!”莫狄远立马回答。

“好的。不过我有个要求。”

莫狄远看看一脸倔强的小末,不情愿的答应,“你说,只要我能办到。”

“我可以向方影道歉,但方影一定要向小末道歉。”

“什么?”了解方影是何许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

连小末都在说我,“小宇你想干嘛?”

我很清楚我在干嘛,我把小末拉到我的身侧,“我昨天的行为是不礼貌,但方影对小末的一直以来的行为难道就不应该有个解释吗?莫狄远,大家从初中一起过来的,都是这么多年的同学,我不知道方影是何许人,但你也不要如此偏心。”

“偏……”莫狄远一个词还没说完,我就已经带着小末走出教室。

教室外有两个看好戏的——叶森礼和苏汭,趴在窗口一直望着教室里面,我出去的时候,叶森礼还向我喊,“顾宇,我挺你。”莫狄远着急跟出来,见他不嫌事大,上来就一手肘,“挺谁,你再说一遍?”

叶森礼故意装肚子疼,说,“挺小末。”

目光望到我这边,苏汭在后面抓住小末的另一只手,悠闲道:“顾宇,入火坑别拉无辜的人呐!”

我牛脾气上来谁都拦不住,况且这个苏汭一转过来,就夺了我年级第二的名次,我心里早就不爽他了。上来就用力的拿掉他抓住小末的手,“与你无关。”说完,继续拉着小末走。

苏汭在后面喊道,“顾天,以前没看出来,你这弟弟发起火来还有点可怕呢!”

“哎呦,各位爷别开玩笑了,快追上去吧,会出大事的!”顾天一路小跑,带起其他人。

就这样,我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杀到方影的班级。走到她桌前,没等对方开口,便说:“方影,我是高三9班的顾宇,今天来是为了昨天的事向你道歉。”我说后,从背后拿出一瓶矿泉水——这是在路上某个孩子手里截走,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做出这样的事。

“为了表示我诚挚的歉意,我还你一瓶水。”至始至终,方影都是懵懵懂懂,可能还没恍个神来。直到我从身后扯出小末,她的表情才出现变化,“不过,你得向小末道歉。”我知道小末在挣扎,但没办法,我比她倔强。

我还要说,小末抢答,“方影,别听顾宇乱说,是我要向你……”

知道小末会说什么,我马上提高音量拦截。“你向她道歉,这事才算完。不然我收回我的道歉。”小末还要争辩,但是方影开口了,“你要我向她道歉?凭什么。”

“凭你对她的刻薄和偏见。”

“方影,不是这样的,你别……”小末急急解释,与此同时,我却在步步紧逼,“你到底要不要道歉?”

“如果不呢?”方影给出四个字。

“那今天的话当我没说。”我正要拿走那瓶水,方影却一把抓住。我以为她回心转意,却只见她笑,就这么笑着还扭开瓶盖。下一秒,伴随着周围的尖叫,一瓶矿泉水全数泼到小末的脸上。如果不是顾天及时出现,我可能那一次真会动手打人。“小宇小宇,冷静冷静。”

莫狄远也上来了,拦着方影,他这次是真生气,女孩被说哭,可嘴里却是:“这就是我的道歉,顾宇你满意啦!你个骗子,你个坏蛋……”

也是这个时候,手中一松,我回头是叶森礼拉走小末,苏汭不知从哪里要来一包卫生纸,给小末擦脸。而叶森礼看向我的时候,失望的说,“顾宇,你玩砸了。”

对,只有男生才看的出来男生的把戏——那一次,我玩砸了,但我也知道,那是我最爽的一次。

后来小影住院,我坐在床边就是这样对她描述我之后的心情。

“你还好意思讲,我当时气的肝疼。还好小末大气不介意,不过为这件事,一直觉得对不起小末。”

我手里正用水果刀削苹果皮,笑:“你知道那句歌词吗——‘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我当时可能就是这种人吧。”

“什么意思?”

我放下手中的刀和苹果,认真的望着她苍白的小脸,“小影,我知道你喜欢我,可能就从那个时候开始。”

小影泪眼汪汪,笑,“你个笨蛋,我早就喜欢你了。”

你看,我可真是被你宠坏了!

别担心小影,以后每年你生日,我还是会把许愿的机会留给你,然后在自己的生日上许一个关于你的愿望。

这是专属于你的偏爱,我会为你一直保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