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收到请回复 第三章 怎么也轮不上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和阿音吵架之后,阿音指指我鼻子骂,“你是所以不喜欢上小末虽然轮不上你,你才会来不喜欢我。你个混蛋!”对此,我无话可说。所以,不喜欢小末这件事,还真轮不上我。再后来阿音结婚了,和别人。婚礼上我趁着酒劲向小末告白,“小末啊,不!万沅荻,我不喜欢你,我从高一就对此,我无话可说。因为,喜欢小末这件事,还真轮不上我。。...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和阿音吵架,阿音指着我鼻子骂,“你就是因为喜欢上小末但是轮不上你,你才会来喜欢我。你个混蛋!”

对此,我无话可说。因为,喜欢小末这件事,还真轮不上我。

后来阿音结婚,和别人。婚礼上我趁着酒劲向小末表白,“小末啊,不!万沅荻,我喜欢你,我从高一就开始喜欢你,真的!”

小末没说什么,看着我有种担忧的神情。她总是很善良。

最后是我那狠心的弟弟。对,就是顾宇。冲我浇了一头冷水。“给你醒酒的。”事后,他冷漠补充。我那会才想明白,顾宇还没说什么,我怎么就先表白了?

七妹在旁边拍手叫好,我一拍脑袋,对啊,我应该同七妹表白啊,虽然她已经领证孩子都有了。新娘新郎上来敬酒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擦脸,新娘看着我疑惑,我大方承认,“哭的。”然后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醉了三天才醒。

醒来看见第一个人是莫狄远,那小子还拿着一束花。“本来是来吊唁的。吓我一跳,怎么突然就醒了呢?”

我全身和稀泥一样无力,由他口嗨去,起身倒茶。“你不是大忙人吗?怎么还有空来‘吊唁’我这个市井小民呢?”别看我叫他莫狄远,这网上多的人叫他沫渊。

“听说你喜欢万小莫?”

果然,就是为了这事,他大老远的跑来看我笑话。我转身,正要决一死战。小末这个时候开门进来,“你醒啦!”她看起来很高兴,然而看到莫狄远手里的花,笑容马上落下了,“这不是我刚插的吗?”

莫狄远若无其事的递过去,“我觉得好看就拿起来看看呗!”

小末没说话,只是看他。

莫狄远干着急,“你到底要不要啊。”小末当然要,但是她不会亲手去接。因为不消几分钟后,莫狄远自会“完璧归赵”。哦不,是几秒钟——

两个人僵持几秒钟后,莫狄远烦躁的把花束插回原来的花瓶,然后对我笑,“诶!你对我说说,做什么春梦长达三天之久?”

其实我只想笑。

喜欢万小莫这件事轮不上我,因为在这之前有我弟顾宇,当然还有一个拦路虎——莫狄远。

不过说起高中那会,还真看不出来莫狄远喜欢小末。如果能看出什么的话,那只能是他两关系不一般。怎么说呢?小末的生理期一紊乱莫狄远就知道。别问我女孩生理期他怎么知道的,因为我也不知道。按理说,他两是死对头,这种私密的事情不应该被对方知晓,可是呢——所以嘛,关系不一般。但究竟是怎样的关系,我也说不明白。

说起小末,有人就喜欢跟我掰扯她的名字。我解释了千遍万遍,这就是习惯的问题。你不要找我,找“习惯”去。但说真的,以我的感觉,万小莫和小末是不同的,就像万沅荻和万小莫又是不同的。有什么不同,我还是说不明白,不过可以区别的是:大人喜欢叫万沅荻,同龄的习惯叫万小莫,只有我们这群人爱叫她小末。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总是年级第一,所以我们背后就偷偷使坏,小末小末的叫她,可她却来劲了,我们越这么叫,她越是第一。后来就习惯了。即使别人叫她小莫的时候,我们脑海浮现的字眼只有“小末”。

和小末初中就一个学校了,算是老同学,后来还同班了几年。一中有个老传统——组精英班,一是为了集中年级前几,二就是为了圈钱啦。我爸那时候还是校董事会的,作为他的儿子自然也体验了一把“精英学子”,有幸和小末同班了几个学期。

其实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莫狄远他爸就有点丧心病狂。小末在哪个班,就把莫狄远塞到那个班。要知道,我们那时分班多数看成绩,小末大考次次年级第一,莫狄远成绩烂得在年级榜上吊车尾还算好的了,经常是年级倒数里的佼佼者,当然,这里面,我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

所以呀,能把成绩烂得一塌糊涂的莫狄远塞进不是精英班就是重点班的万小莫所在的班级里,莫老的手段,真是又壕又硬又丧心病狂。壕是针对校方;硬是相对于普通家长;丧心病狂只对他儿子。算起来,和万小莫做同班同学时间最长的人,非莫狄远莫属,连叶森礼都比不上。

由此可见,莫狄远恨他爸非常正常,并且有一部分恨还转移到万小莫身上。说起来,莫狄远学生时代还真是悲惨,被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子按在地上摩擦,在班里要受她管,在家里还要听他爸念女生好。想想,就折磨。

所以嘛,高中那会,莫狄远怎么可能喜欢万小莫,反正我不信的,后来又怎么喜欢上的,可能由恨生爱,可能那小子是个受虐狂——当然,我胡扯的。

不过和阿音相识倒是通过小末。

如果真的要说喜欢某一个人的话,以前的阿音可以算一个。我这么个语气,说出来怕是被人骂吧。不过也没关系,我就是渣男啊!

所以啊,喜欢万小莫这件事真轮不上我。单单是我弟顾宇,我就已经被踢到九重天之外了。

初中三年,叶森礼不在,为我弟腾出位置。那段时间,顾宇成为小末身边第一顺位的人。六一儿童节的开场舞就是他两带出来的,金童玉女别提多般配。我和莫狄远虽然那时讨厌万小莫,但心底其实都酸的很。

那时我爸骂我的话甚至都是:“你看看小宇,都站在小末身边上台领奖,你还是吊儿郎当数学大题永远不会做一个!”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来,小末在当时我们几个人中,是那群长辈捧在手里怕化了的宝贝。

小末她妈除外。虽然小末已经很优秀了,但似乎一直都没有达到她妈的要求。说实话,我小时候也怕莫茹阿姨,她是那群长辈里最正经严肃的一个。所谓上帝关了一道门,自会打开一扇窗。我的父亲,叶森礼的父亲,莫狄远的父亲几乎是轮流的宠她,比亲儿子还亲。哦,小末没有父亲,早在她出生前就没有了。我想,这可能也是长辈都疼爱她的原因之一吧。

但不得不说,小末是真招人疼,在长辈面前温顺有礼可爱懂事,在学校里又年级第一学会干部,谁见了不喜欢。我要是长辈我也喜欢她,我才不要喜欢整天捣乱闯祸的莫狄远。可惜我不是长辈,所以那时讨厌她也是有理由的,就是因为嫉妒。

因为讨厌她,也不喜欢弟弟和她一起玩,所以和莫狄远一起找着法的打趣顾宇。

“哦豁!小宇和小末,天生是一对。”

我这个弟弟,平时冷的很,除了对小末暖和点,对我这个哥哥也是看见了当没看见一样。面对我和莫狄远的玩闹,他多数是不会不理我们的。只剩下小末,作为唯一的战斗力,她不是丢书,就是警告:

“二叔说了,只要你在学校欺负小宇,我就有权利向你提出挑战。”

小末话里的二叔就是我爸,也只有小末会这么叫他。“有本事你来呀,怕你呀!”说实话,我还真怕,小末从小就练跆拳道。身边的莫狄远更是煽风点火,“什么挑战?我倒要见识见识。”

小末撸起衣袖,“你不怕?”

“怕你?哼!怕你不是男子汉。”莫狄远被挑逗得怒不可遏。不过看到他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因为每回我两惹小末,这小子总能凭一己之力把所有矛头转向他自己,然后开始他与小末的每日一战。而且屡战屡败,真没见过他这么活腻的,因为这事传到他爸耳中,下手更狠。

不过叶森礼回来后情况就变了。毕竟人家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情分,我们这些人和他比起来不过是半路出家,其中也包括莫狄远。我还发现,阿礼回来的那段时间,莫狄远别提多别扭。好在他和阿礼关系好,没闹出什么。

不过你想想啊,你一个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欢喜冤家,有一天突然成了别人的青梅竹马,心里总有点不自在吧。

我当时还不懂,后来才明白,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莫狄远对小末的感情就可能变得奇怪了。不然,那时候他为什么总热衷于吃他最好朋友和冤家的醋啊!所以,他不是暗恋万小莫,就是喜欢叶森礼。

除开莫狄远,还有个人也很落寞,那就是我弟——顾宇。叶森礼不在的时候,他和小末就是郎才女貌,叶森礼回来,他便是“绰绰有余”。说实话,我还着实为我弟可怜了一番呢。

然而这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又开始恨他了,因为他勾搭上了我那时的女神——曾乐音。

我高一元旦晚会认识她,高二就不知怎么盛传:顾家公子热烈追求芭蕾女王。

乐音是学芭蕾的,元旦晚会上一曲黑天鹅一舞成名,我暗恋追慕也是偷偷的,怎么就传出这个消息我也很迷惑。后来小末对我说:“学校姓顾的很多,说得上公子哥的,还不一定是你呢!”

对,除了个顾天,还有个顾宇呢!没想到那小子,居然还会成为我的情敌,那样铁冰块脸的闷葫芦,也就小影子这个奇葩会喜欢。

不过高二发生最大的事并不是这个,而是我们班转来的一名学生,他叫苏汭。我当时一眼就认出他来,就是乐音跳黑天鹅舞台上弹钢琴的那个男生。我怀疑这小子也会是我的情敌,后来才知道跟我没关系,跟莫狄远有关系,并且是他情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苏汭喜欢小末,是高中毕业大学的时候我才确信的事实。时间如果停在99年的高二,那小子喜欢谁我还真不确定,不过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如果当时你有喜欢的女生,那么你的情敌就是苏汭。

是的,他是全校男生的公敌,也是全校女生的白马王子。这话有点夸大,但人家就是有这个本事,帅气不张扬,优秀不傲慢,让大家嫉妒又羡慕。反正我们这群男生情窦初开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吃醋郁闷没办法,找苏汭就对了。因为喜欢的就那几个女生,还每个都跟他有关系,人家这不是实力是什么?

苏汭那个人,坏倒是不坏,相处起来和阿礼一般的君子,真不是莫狄远那种混小子能比得上的。不过吧,谁叫我和莫狄远狼狈为奸这么多年,不敢轻易叛变,不像叶森礼啊,转头就搭上他,为这事,莫狄远没少和他吵架。

现在想起来那时也是挺幼稚,朋友的朋友都要管,管的还真宽。

说到底啊,学生时代想追小末的满校园都是,优秀者更是比比皆是,我干嘛去打一个不能赢的赌呢?虽然乐音不差,也是有大把大把的追求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于我来说,似乎更有把握追到手。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是更喜欢吧。不然,那些年莫狄远去跆拳道看小末打拳的时候,我在舞蹈室外等阿音从放学等到天黑只为了陪她回家,就很没有理由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