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收到请回复 第一章 2012末日还没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真的很幸运的人呀,你看,你赶上了了2007年的奥运会,碰上了2013年的世博会,2014年你有什么期待……?”“……世界末日吗?”我都忍皱眉头,这孩子说话的的水平和十年前一样没水平,听着只会让人生气。但是十年前他默默无闻,没人听他说话的,二十年的,作“你好!”。...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真的很幸运呀,你看,你赶上了2008年的奥运会,遇上了2010年的世博会,2012年你有什么期待?”

“……世界末日吗?”

我忍不住皱眉,这孩子说话的水平和十年前一样没水平,听着只会让人生气。不过十年前他默默无闻,没人听他说话,十年后,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难道没有自知之明吗?还这么口无遮拦,这要多少人忙着给他开屁股呀!

“你好!”

思绪被外来之音打破,我定睛看眼前的人——军装?

可能因为我之前的关注,对方在坐下之前,也看向餐馆上方的小电视。“我知道他,”落下视线,对方看过来,“他最近很火。”

“哈!”我不知道该接什么,对制服油然的敬畏,连忙站起来,“你好,我叫万沅荻。”

对方见我如此,也煞有介事的站起来,伸出右手,“你好,叶南。”

“你好,你好。”

双双坐下。

“原谅我,今天没有穿便装。”叶南感到很抱歉。

我摇摇手,“很帅,这样。”笑得尴尬。这是我每一个相亲的主题。

“四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什么?”

“你忘了,我们四年前也相过一次亲。那个时候我也是穿着这一身军装。”

四年前,我只记得是奥运会。

“只是,”叶南接着说,“四年前那天我还没有女朋友,今天我已经成家了。”

我当下愣了五秒,连忙起身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只是……”只是当时和莫狄远吵完之后,在愤怒的支配下打开老旧的联系簿,随便挑一个发出相亲的邀请。我真不知道,居然找了一个……已经成家的……

极度的羞愧和慌乱中,我想到一件事情:既然已婚,可为什么会答应相亲呢?

“对,我虽然已经结婚,但还是来了。”叶南似乎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但他对此一点都不在意。他笑着,“08年的时候,我老婆也去相亲了,但对象不是我,”扭头,点点下巴,“是那电视上的小白脸。”

莫狄远?我吃惊的望向小电视,屏幕里正是那贱人接受采访惯有的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惊讶吧?我也惊讶,没想到,莫名其妙,大明星竟成了我的情敌。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礼尚往来’呢?”

“绝对有误会!”我着急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解释起,不过回家我可有的问了。

叶南笑了,“逗你玩呢!”说着,伸手拿水杯喝水,“我和我老婆感情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好奇,四年了,你怎么还在相亲?”

我缓缓坐下,撒谎,“没遇到合适的吧。”

“叶森礼不合适?”叶南已经开始吃菜了,边吃还边解释,“对不起,刚从部队回来,很饿。我老婆不会下厨。”

我终于想起来,“你是叶森礼的二叔!”

“这下记得啦?”

那一点点的思绪像似白墙脚下的洞,涌进了更多的思路。“三伯伯让你来的?”我口中的三伯伯,是叶森礼的亲爸,也是叶南的表哥。

“旁敲侧击吧,”叶南看我一直没动筷,“你不吃?”

我哪吃得下呀,忧心忡忡的摇摇头。

可能叶南也看出我沉重的心情,以过来的人身份告诉我,“我和我这堂哥接触的少,我整日在军队里,他很早就从了商,说实话,不是很熟。但关于婚恋,还是遵从内心吧,我听说你跟叶森礼从小一块长大,感情应该还不错吧?再怎么样,也比你相亲来的人要靠谱。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人我就不作评判了。”拿纸擦了擦嘴,他继续说,“如果你们真想向长辈证明你们没关系,就不要做表面功夫。你们是下足了功夫,他们也傻乎乎的付出了真心呀。”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二叔?”叶演员十年如一日的卡点出现,却当看见对面的叶南,吓得当场中止演戏。

叶南笑着摇头,对我无奈又担忧:“就你们两这‘天衣无缝’的安排,你想相亲成功一个也难啊。而且配合的这么好,想让我堂哥放弃撮合你两不更难吗?”说完,就揪着叶森礼出去说悄悄话了。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叶南已经走了。

走出饭店,手机里恰好收到一条来自莫狄远的短信:在干嘛?

我回他:相亲。

手机开始响起来,但马上变安静,因为我——关机了。

“谁?”叶森礼坐在车上问。

我“啪”地一声关上车门,根本不想回他。但叶森礼没有马上启动车子,似乎偏要等我的回答。我只好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莫狄远。”

说起莫狄远,叶森礼也来气,“他心可真大,中午那采访说的是啥?这会他的公关团队还在马不停蹄的给他删黑稿,他还有兴趣泡妞!”

最后两个字我怎么听都不对,但叶森礼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话里的不恰当,还伸手要我的手机,“电话给我,我跟他说!”

“关机了。”我在气头上。叶森礼却一点也不愿接受这样的我,“你怎么了?”

我不说话。

“莫狄远心大就算了,你今天是搞哪一出?他打电话说你要去相亲,我还不信,居然还是我二叔,而且‘又是’!”

“说够了没?”

“你俩是不是吵架了?”

“叶森礼你娶我吧!”

车厢里死一般静默。

“娶啊。”顿了顿,“只要莫狄远不跟我玩命,我什么都愿意呀!”

我闭上眼睛,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你最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看着是哪里不舒服的样子吗?没理他。我把注意力转向手机,但手机关机,不得已,我又重新开机。

“找小宇看看?”叶森礼突然建议。

我马上无语。“小宇是脑科。不要什么病都找他,他又不是开医院的!”

“他爸是。”叶森礼平淡的说出来,真的没有一点抬杠和故意。然而我真的想用手机敲他。

今天出来就是个错误,我哀嚎,“我要回家。”

“真不去小宇那看看?”我知道,他口里的“小宇那”是医院。所以我回:“我没病。”

“不是,小宇挺想你的,去看看他?”叶森礼回头,眼里甚是期待。我知道了,“小宇那”只是顾宇。

“回家!”我强调的同时加大音量。

“那我们去顾天的K吧玩玩吧!”叶森礼仍不要脸的“建议”

“回家两个字你是没听到吗?”我觉得自己要燃了。

“去苏汭家吧。”——他可能真的对“回家”两个字屏蔽性的听不见吧。

我此刻张着嘴,所有乱七八糟的字眼似乎就要喷涌而出,但我偏偏哑口无声,甚至想笑——这样的叶森礼,真的少见。

恰好手机开机恢复,急促电话铃声爆满车厢。

不用猜,是莫狄远。我知道,叶森礼也知道。他反应可真快,我还没按拒接,他就已经从我手里抢走手机。

“心情真好呀?中午喝了不少酒吧?采访的时候胡言乱路,你爽了,但有没有想过我们呀?”

我知道,中午混乱的采访让叶森礼气炸了。但他也不能拿我的手机出气呀!

“你管得着吗?你能不能把你的本职工作做好?”

——听听,下一句是不是就要骂上了。

然而,叶森礼居然鬼魅一笑。“我看他们聊得挺合的,就没上去打扰。”

在本人面前胡说!我伸手就要抢手机,却被叶森礼灵活躲开,而后他示意手中的转盘,开车呢,注意一点。我还不想出车祸身亡,没办法,我只能收敛。

然后就听叶森礼轻笑一声,“路上信号不好,到了苏汭家再跟你说。”

“你说去哪?”

“苏汭呀?苏大画家。”

“去他家干嘛?”

“送小末呀。”

“叶森礼,你有完没完。”我终于知道他的本意了。但叶森礼完全沉浸在他的复仇计划当中,好像已经忘了车上有我这个存在。

末尾,叶森礼收好手机,终于想起来递给我。我没有接,只是看着对方,我就想这么看着,看穿他的阴谋。

果然心虚,不肖一会儿,叶森礼避开我的目光,将手机放进我的包里。

摇头,我感叹,“七妹说的真对,你变得越来越坏了。”

叶森礼异常乖巧不说话。

“我要回家,”我还是一样的要求。可他摇摇头,“先去苏汭家吧,”

“为什么?”

“莫狄远也会过去。”

“他去他的,我要回家。”

“不,我们不去他们会打起来。”

“什么?”

“莫狄远是去干架的。”此话说完,叶森礼顿了顿,又说:“你如果不去,他可能连我都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