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团宠甜妻飒又娇 第一章 重生,开局一个傻丑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呜呜呜”,很沉重的再发动机声,两辆大货车突然发狂地一前一后冲着一辆兰博基尼爱马仕跑车直接撞上来。“砰”!“咔嚓”!陆小昭在极致的胆汁上涌中,身体与轿车一同崩裂。不明白过了多久,意识似无边黑暗中飘缈的光点,渐渐地凝结,陆小昭感觉脑袋像被被挤压重创,“砰”!“咔嚓”!。...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呜呜呜”,沉重的发动机声,两辆大货车突然发疯地一前一后冲着一辆兰博基尼爱马仕跑车直接撞上去。

“砰”!“咔嚓”!

陆小昭在极致的胆汁上涌中,身体与轿车一起碎裂。

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似无边黑暗中缥缈的光点,渐渐凝聚,陆小昭感觉脑袋像被挤压重创,五脏六腑都疼得绞成一团。

发生那么严重的车祸,竟然还没死?

陆小昭艰难地睁开眼,模模糊糊看见一个男人,不耐烦地大声喊她:“哎,你怎么样?”

周围有人七嘴八舌地议论,那是一种只有在电视里听到过的方言。

“这苏家也不知道作了啥孽,咋生这么个闺女?就没有见过长这么丑的,丑就丑吧,还傻!”

“傻子就该用铁链锁在家里,捡啥菜叶子!”

有个男孩子蹲在她前面,带着哭腔说:“我姐她什么都不懂,你咋开车的?”

男人暴戾地说了一句:“我咋知道她忽然窜出来啊!呐,大伙可都看见了,是她自己撞上来的,不是我故意撞人。我就这些钱,都给你,送卫生院吧!”

男人丢下一卷毛毛票,开车一溜烟地跑了!

男孩子半蹲在她跟前,使劲地把她拉起来,哭着喊:“姐,你醒醒呀!”

这是谁呀?

她躺在地上,尘土很厚,热浪滚滚的空气里一股子土腥气在鼻腔萦绕。

陆小昭很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做不到,全身疼得无法动弹。

忽然,“哇哩哇啦”,一大堆逻辑混乱的信息碎片,像传说中的吸星大法,一股脑地往她扑来——

苏小昭,十五岁,外号傻子、丑八怪、小哑巴,读书六年,始终没有迈过小学三年级的门槛。

今天一大早,她挎着篮子在镇上捡菜叶,忽然看见马路中间别人掉的一棵小青菜,兴奋地跑过去:“呀呀呀!”

“嘀嘀嘀”,一辆小轿车驶来,拼命鸣笛,尽管司机已经紧急刹车,她还是被撞飞了。

这具身体的生命接力棒,交给了陆小昭。

“不!”

想她陆小昭,三十岁,名牌大学的博士,闻名世界的陆氏集团的当家人,名下拥有三座世界上储量最丰富的玉矿。

她是真正的白富美,艳冠群芳,秒杀娱乐圈顶流!

怎么能变成一个傻丫头?

剧烈的刺痛,让才刚苏醒的陆小昭昏了过去。

一躺就是大半个月。

落日的余晖照在简陋的木窗棂上,苏小昭清晰地看到灰暗的土墙,低矮的木顶棚,椽子,檩木,“人”字形的屋顶。

墙壁上一道两米长的裂缝,用两根原木撑着,看上去随时都要倒塌,非常恐怖。

她躺在一张靠墙的三条腿硬木床上,身下的蔺草席散发着干草的气息,肚子上盖着的蓝格子棉布床单洗得发白。

床单下,一双细细的小腿,绑着简陋的夹板。

这闷热低矮的土坯危房,就是她现如今的“家”,北岱省南部一个很普通的村子梧桐里村,最穷的一户。

她挣扎着坐起来,瞥到墙上挂着一本巴掌大的老式日历,大大的数字清晰地显示:1985年6月6日。

是了,她重回八十年代了。前世这个时间,她还没有出生,如今,她已经15岁了。

眼睛闭上,与史文聪的对赌历历在目。

她做为珠宝巨头陆氏集团的当家人,和史氏集团的少主史文聪,约定在腾越州最大的原石矿场“玉言”,进行一次世纪豪赌。

两人现场对一块完全没有开窗的白盐沙的巨大原石下赌注。

史家如果输了,拿出5000亿赔给陆氏,陆氏输了,陆小昭带着陆氏集团嫁给史文聪。

豪赌之后,要么史氏从此消失,要么陆氏改姓为史!

消息一出,震惊世界!

在万众瞩目下,两人当着媒体的面各自给出预判。

史文聪判定这是一块砖头料,出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陆小昭给出的结论完全相反,这是一块极品翡翠,必定大面积出绿。

“玉言”的师傅当场切开,全世哗然,开出了翡翠中的极品!

陆小昭赢了,然而,她带着胜利的自信离开“玉言”不过一个小时,便遭遇了车祸!

她死了,穿越到同样遭遇了车祸惨死的苏小昭身上,名字相同,只是不姓陆了。

一切都因为车祸,前世的美貌、财富、地位,全部清零,变成丑陋不堪、一贫如洗的农家傻丫头。

喉咙干疼,渴得厉害,她摇摇晃晃下了床,头重脚轻的她,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正在院子里干活的苏妈妈,听到动静,立即进来,赶紧伸手把她提起来。

苏小昭无力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女人。

五十岁左右,灰白的短发,眼睛里带着精明和一股子凶悍,一件灰格子的洋布衬衫,脚上一双老式扣带塑料凉鞋。

二十世纪80年代标准的中年妇女打扮。

“你怎么自己下来了?”苏妈妈嗓门很大,震得苏小昭脑子嗡嗡响。

她轻轻地说:“我想到外面透透气。”

屋子里又黑又闷热,现在太阳要落山了,她想去院子里看看。

苏妈妈力气很大,直接把她抱起来,放在院子里的竹躺椅上。

递给她半碗水,苏妈妈拿了一根长长的针,蹲地上开始串辣椒。

那些红彤彤的辣椒,被她快速地一个个串起来,一会儿便拖一两米长。

“吱呀”

外门开了,进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烫着短卷发的女子。

苏小昭知道,这个是自己家小姑姑苏珊珊。

“咱娘叫我来拿钱,这50多块钱,你不能都自己揣着。”

苏珊珊进门就大呼小叫,尖利而刻薄,带着不容置疑。

苏妈妈停了手,怒道:“娘不是已经拿去20块了吗?哪里还有50块?这是三丫的救命钱,谁也别想!”

“三丫伤好了,这钱你们花不着。”

“怎么会花不着?振华马上要考高中,这些钱还不够呢!”

苏小昭听了好一会子才听明白,撞死苏小昭本尊的那辆小车,迫于舆论压力,扔下医药费50多块钱“巨款”,逃了。

奶奶想要这钱养老,小姑想借了摆个煎饼摊,苏妈妈想把这钱留给哥哥读书用,大伯想给堂姐苏木槿添置新衣服。

全家人都盯着这笔钱!

至于她,又傻又丑,给家族带不来任何利益的女娃,她的死活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

苏小昭很生气,气喘吁吁地说:“小姑,你们都想要这钱,我腿瘸了,以后怎么办?”

小姑脱口而出:“就你这个样子,再瘸一点又怎样?难不成你还想嫁个好人家?”

苏妈妈气得把手里的辣椒一下子摔在地上:“苏珊珊,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要钱没有,爱咋咋地!”

小姑脸涨得通红:“耍横是吧?好,俺回去给娘说!”

苏妈妈气得呼哧呼哧直喘:“老屋里把我们逼死才痛快,同样是儿子,一个使劲地捧着,一个要命地踩着。”

捧着的是大伯苏国修,踩死的是苏爸爸苏国芳。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