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了暴君的桃花后我被盛宠了 第3章替死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闭上眼睛,宋然把手指给放到自己的脉搏上。果然是虚弱无力啊……再度睁开眼,她在自己的几个穴位上摁了几下,痛疼终于等到舒缓了不少。这几百年来,她除了牵姻缘线之外,还因耐不住无聊的,常常看书学习,因为她医术但是也可以的。这算不算是上是逆境之中的惟一万幸?痛疼舒缓了果真是虚弱啊……。...

小说推荐:开局火影之敌 玩家超正义 刘备的日常 蓝海往事 无敌正德 九木云香 小可爱的功德日志 制作与召唤师 一世无争 乱世成圣



闭上眼睛,宋然把手指给放在自己的脉搏上。

果真是虚弱啊……

再次睁眼,她在自己的几个穴位上摁了几下,疼痛终于舒缓了不少。

这几百年来,她除了牵姻缘线之外,还因耐不住无聊,经常看书,所以她医术还是可以的。

这算不算得上是逆境之中的唯一所幸?

疼痛舒缓了些许,她是时候来理清楚现在的处境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和她同名,也叫宋然。

她摸了一下脸,发现原身竟和她长得有七分相似。

一个女子,为何要进京当太监呢?

在这危险的皇宫里,她要是如何避过检查进来的呢?

宋然想要从原身的记忆里窥探更多的东西,结果,后脑勺一阵阵刺痛。

好了……

现在处境更难了。

这具身体的后脑勺的位置还有一块巨大的血块。

原身在被丢下枯井的时候,正好砸在石头上,这一砸不但把人给弄死了,记忆也丢失了。

关于原身为何能以女身成为太监,她原来是什么身份,进宫又为何事,记忆里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过,从原身仅存的那点记忆里,她大概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里是梵云国,其在这片大地十余个国家之中,实力还算强盛。

它的皇帝,也就是结夕口中的暴君,去年才登基,名唤司邪。

此人在天下人眼中,就是个性子诡谲,手段毒辣,仇人遍地的主。

至于原身为何在这里,也“多亏了”那位暴君。

原身原本是翻牌子的太监,结果这个暴君不近女色,别说是宫妃了,身边宫女都没几个。

故而原身就这样被赶出承明殿了。

她被总管太监给分到太后宁如安的长宁宫。

宁家野心勃勃,把握梵云国一半兵力。

在老皇帝快要死的时候,宁家家主,即当今丞相将他的嫡女宁如安送进宫,在老皇帝驾崩之后一跃成为太后。

据说宁如安当年还是老皇帝指暴君的未婚妻呢。

呵,关系真复杂!

原身是从暴君宫里被赶出去,宁如安自然怀疑她是细作,指使徐嬷嬷等人对她百般刁难。

可原身又是何其无辜,别说是暴君的细作了,她在承明殿的时候,连正面碰到暴君的机会都没有几次!

而昨夜,她竟还不小心撞破了宁如安和御林军首领叶格私会,导致宁如安彻底起了杀心。

“原身的烂摊子,还真不少啊。”宋然冷声嘀咕。

就在这个时候,大牢的门被打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神。

宋然抬头一看,瞳孔微微收缩一下。

来人……竟是御林军首领叶格。

“大胆奴才,竟敢在宫中行凶杀人,谋害长宁宫五条人命。来人,把她拖出去,按照宫规处置。”

叶格的话音落下,马上就有两个侍卫进来,把浑身是伤的宋然给拖出去。

宋然心里一沉,她算是明了。

应是宁如安派人到冷宫查看,发现了她宰了那些人,然后把重伤的她给丢入天牢了。

暗的不行,现在要用明的方式来弄死她了。

宋然手指微微握紧,她咬着牙齿,快速地在脑子里盘算自己逃跑的几率……

烦死了……

她这脑子几百年都没有用过,现在竟要让她来思考如何逃生,着实是太难为……上仙了!

梵云国内部势力也错综复杂。

暴君虽然是皇帝,但是朝中有半数之人是宰相宁峰的人。

太皇太后是宁峰姐姐,太后又是宁峰的嫡女。

边疆的护国大将军,更是宁峰的嫡子。

这皇宫里,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人都是宁如安和宁峰的眼线。

所以,宋然明白,宁如安若想弄死她,她基本是逃不了的。

宋然就这样被这些人给拖到一个阴森森的刑室里。

才刚进去,一股阴寒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这就是那位杀了哀家宫里五条人命的太监?”

突然,一个轻蔑的女声响起。

像是一块抹布一样被丢在地上宋然抬起头来,结果看到前面,竟然坐着两个人。

右边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她身着红色宫袍,裙摆绣着琉璃珠子,皮肤白皙胜雪,葱嫩的手指上戴着金色护甲。

视线往上,对方模样美艳,只是一双眼珠子里的孤傲、轻蔑让人很是不痛快。

宋然认出对方来了,这就是宁如安。

今年不过二十岁的芳龄,却是先皇在临死前八抬大轿抬进皇宫的皇后,后来成了太后。

这个是宁如安,那旁边那位……

宋然眼神瞥去旁边那个男人那里。

仅此一眼,她就感觉只是像是坠入一片冰潭一样。

那男人戴着黑色面具,露出刚毅的下巴,还有一双半隐于黑暗之中的深沉眼眸,仿佛是黑夜里的孤鹰。

看着他身上的龙腾。

宋然就知道了,此人就是那只暴君!

呵……暴君竟也来了。

“皇上,此人原先是从你的宫中出来的,不知道皇上要如何处置他呢?”

宁如安突然娇笑了一声,跋扈的语调骤转,语气竟变得婉转亲昵起来了。

她扭着身子转过来,一边手撑住脸蛋,眼神灼灼地看着司邪。

看着这一幕,宋然心“噔”的一下。

不会吧,不会吧……

这个养了十几个面首的新太后,其实对暴君有意思?

“他如今是太后宫里的人,是生是死,由太后来处置。”

司邪冷漠开口,一身寒气无人可敌。

“哦?”宁如安嘴角勾了勾。

一双潋滟的眼眸转来转去,好似是在盘算什么。

宋然算是明白了。

宁如安特意让叶格把她拖来这个地方行刑,不过是为了敲打暴君。

宁如安还认为她是暴君的细作!

这该死的误会,要让她宋然成为炮灰了。

“先皇的忌日快到了,哀家这些日子都在吃斋念佛为他祈福,此时杀生太不应该了。但长宁宫几条人命都命丧于这个奴才的手下,不处死他又不行。不知道皇上有何主意呢?”

宁如安昂起小脸,把眼神给瞥到司邪的身上。

“杀人用区区的大牢之刑又怎能解痒?凶煞,把这个奴才给朕挑筋剥皮,用油滚烫一遍,再丢进万蛇窟。”

“哒哒哒”的几声,司邪手指敲了敲旁侧的藤椅,然后幽幽地说出了这番话。

他轻松的语气,仿佛是在说今日的天气如何。

他话音落下,宋然的心“咯噔”几下,直接掉进谷底里。

她终于明白了,结夕为何会说此人是个暴君。

这种虐生的做法,简直是惨绝人寰。

宁如安的笑容也僵了一下,她垂下眼眸,掩饰住自己眼里的阴沉。

皇上,也在敲打她呢。

黑暗之中,走出一个穿着黑衣,把自己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材高大的男子。

他们是司邪的十二死士之首,命唤凶煞。

人如其名,杀人不刃血。

眼前凶煞要到自己面前了,宋然深呼吸一口气,她眼神无所畏惧地看着前面的暴君。

“皇上,七月十四的九曲红梅可好喝?”

她的声音沙哑难听,像是被腐水浸泡过,又似是被锯子给锯开过一样。

但是她又说得极其认真,一字一句都能清楚地传递到司邪的耳中。

“你是谁?”

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司邪衣襟翻飞,竟直接到了宋然的眼前。

他一只大手紧紧扣住她的脖子,力度之大,随时都能把她的脖子给折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