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隋 第二卷以隋代周第二章借刀杀人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郑译的话也恰恰皇帝的心病,宇文赟又又何不怕几个皇叔会对自己的皇位形成威胁,其中特别是六叔齐王宪为最,齐王宪曾是武帝最心腹的助手,多次统率兵马作战,在大周有百胜将军之称,又是众皇叔之首,威望最低。倘若登高望远一呼,宇文赟的皇位立刻会不稳。宇文宇文赟顿时惊慌失措:“郑爱卿,那该如何是好?”。...

逆隋

推荐指数:10分

《逆隋》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郑译的话也正是皇帝的心病,宇文赟又何尝不担心几个皇叔会对自己的皇位构成威胁,其中尤其是六叔齐王宪为最,齐王宪曾经是武帝最得力的助手,多次统领兵马作战,在大周有百胜将军之称,又是众皇叔之首,威望最高。若是登高一呼,宇文赟的皇位马上会不稳。

宇文赟顿时惊慌失措:“郑爱卿,那该如何是好?”

“皇上,有道是先下手为强。”说完,悄声的在宇文赟耳边说了几句。

过了几天,皇帝派大将军宇文孝伯前往齐王府宣诏,让宇文宪前往皇宫,告之皇帝要立齐王为太师,宇文孝伯虽然是太子身边之人,却是忠直之辈,在武帝面前丝毫不掩盖太子的缺失,和齐王宪也交好,齐王不疑有他,独自前往皇宫。

宇文宪一到皇宫,周宣帝马上命令预先藏好的卫士将齐王逮捕,齐王大声辨护自己无罪,周宣帝让大将军于智作证齐王谋逆,宇文宪气愤之余,与于智当面对质,将于智加在自己身上的所有罪名一一驳倒,于智哑口无言

郑译在旁阴阴的道:“以殿下今日之处境,又何需多言?”

齐王回道:“死生自有天命,我何尝贪图活命,只是老母尚在高堂,恐不能尽孝罢了。”

周宣帝毫不怜悯,直接在皇宫中命人用绳子将齐王活活勒死,齐王死后,周宣帝立即召集齐王府的僚属,命令他们证实齐王有罪,当齐王的尸体放在齐王府一干属下面前时,诺大的齐王府眨眼之间就树倒猴散,最后只剩下幕僚李纲为齐王收尸,齐王的五个幼子也被周宣帝下令处死。

杀了齐王,宣帝还不放心,又将平时与齐王亲近的上大将军王兴,上开府仪同大将军独孤熊,开府仪同大将军豆卢绍三人也一同被处死,因为暂时找不到罪名,周宣帝便直接污陷四人一起密谋造反,被后人称为伴死。

齐王有大功于国家,今被无故处死,众臣都是禀然,其他的五位皇叔更是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宇文孝伯更是后悔的捶胸顿足,自己不该为宣帝传召。

齐王死后,故吏皆散,王府又被封,李纲只得用一辆牛车将齐王的尸体载到城外,一个人独自掩埋,连挖坟连放声恸哭,只是他悲痛之余,花了半天的时间也只是挖了一个浅坑。

突然一个少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来帮你。”

李纲抬眼一看,一个十二三岁一身华服的少年郎站在他面前,身后还跟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他垂下眼帘:“你是谁家的孩子,知道眼前之人是谁吗?”

杨天叹了一口气,心道我不但知道眼前之人,而且还知道他为什么会死:“知道,这是大周的齐王,也是我大周的百胜将军。”

李纲的神色更是悲愤,问道:“那你还敢帮忙,不怕惹祸上身?”

杨天道:“人人都知道齐王无罪,却无人敢说话,勇虽是黄口儒子,却又何惧之有?”其实若是齐王在世,大臣们肯定会群起反对宣帝诛杀齐王,只是宣帝动作太快,根本没有审讯就将齐王直接杀了,木已成舟,众人再翻案齐王也活不过来,只会白白得罪皇帝,才造成群臣皆不言的情况。

李纲对杨天顿时大起好感,把位置让开,杨天招乎杨石,杨淼两人,一起过来帮助挖坑,在四人的努力下,花了约半个时辰,终于将墓穴挖好。

四人又齐心合力,将齐王的棺木放进墓穴中,掩埋完毕,杨天也学李纲的样子,对齐王的陵墓拜了数拜。

祭奠完齐王,李纲才向杨天问道:“不知公子贵姓,此番大恩,文纪必铬记于心。”

杨天将姓名告之,李纲默然半响才道:“据我所知,齐王与令尊随国公大人非但无旧,反而有仇,不知公子可知?”

杨坚相貌异常,额头隆起,酷似传说中的龙形,有一次齐王宪在武帝面前道:“普六茹坚相貌非常,臣在他面前总会不自觉失去主意,恐他日普六茹坚有反意,兄当早除。”

武帝不以为然,他雄才大略,一心想统一南北,自然不会以这样的原因猜忌大臣,何况武帝连佛都灭,根本不信什么天意,回道:“看他的相貌,作上将可以,没有什么特异。”

不久,王轨又向武帝密报:“太子非社稷主,普六茹坚貌有反相。”

周武帝很不高兴,道:“假若真有天命,朕又岂能奈何?”此事就此不了了之。

不过,此话后来传到杨坚耳朵,却把杨坚吓得半死,为人处事陡然低调,这也是为什么武帝刚死,杨坚就要借郑译和宣帝两人之手,将齐王除掉的原因,否则宣帝的皇位稳定下来,以宣帝多疑的性子,齐王再在宣帝面前说杨坚什么坏话,宣帝说不定就信了。

杨天对双方的恩怨却不清楚,那些陈年旧事,国公府就是有人知道也不敢说给杨天听,不过,杨天马上大义禀然的道:“我今日拜祭齐王,仍是因为他对大周的贡献,又与家父的恩怨何干?”

李纲呆了半响,才道:“想我李文纪枉活二十多年,倒不如一个少年郎。”他又在齐王的墓前拜了拜,只觉得大周满朝文武,却不如眼前少年胸襟。

等李纲拜祭完毕,杨天才道:“不知先生葬完齐王,可有地方容身?”

李纲摇了摇头,昔日齐王府帐下人材济济,齐王一死,各奔东西,不过是换了一个主子,可是他李纲偏要对齐王收敛尸身,还抚棺痛哭,人人避他还来不及,谁会收留他。

见李纲的神态,杨天心中一喜:“不知先生可否屈身于随国公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