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螭令 第六章 启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亥时都过了,江月在仍屋子里拾掇着行李,脑子里一片混乱不堪,行李也拾掇的乱七八糟,想不明白自己几日前但是无忧无虑的少女,怎么而如今自己身上就有了那么多谜题。门外传来一阵轻轻地敲门声,轻轻地的,江月心说谁这么晚了还来造访,满腹狐疑地去开了门,意外发现门外的竟礼礼门外传来一阵叩门声,轻轻的,江月心想谁这么晚了还来到访,满腹狐疑地去开了门,发现门外的竟是礼礼,这倒让江月觉得稀奇,礼礼是小丫头心性,平日里做什么事都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进屋前敲门真不是礼礼的个性。。...

赤螭令

推荐指数:10分

《赤螭令》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子时都过了,江月在仍屋子里收拾着行李,脑子里一片混乱,行李也收拾的乱七八糟,想不通自己几日前还是无忧无虑的少女,怎么如今自己身上就有了那么多谜题。

门外传来一阵叩门声,轻轻的,江月心想谁这么晚了还来到访,满腹狐疑地去开了门,发现门外的竟是礼礼,这倒让江月觉得稀奇,礼礼是小丫头心性,平日里做什么事都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进屋前敲门真不是礼礼的个性。

“礼礼?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礼礼没说话,垫了垫脚,看到里面江月整理了一半的行李,眼神缓缓垂下,“我听甘风说了,你们要去望屏山,为什么不带上我......”

江月一愣,这几天的确心思全在自己心里的疑惑了,什么都没有跟礼礼说过。

“礼礼......这次我们去,是因为......上次孟今朝说的那些事,我想搞清楚,孟今朝说望屏山不算太远,骑马来回十日足以了,但是路上难免会有危险,你父母也未必肯让你去呀……”

礼礼红了眼眶,半天没说话,然后又开始大哭起来,说是鬼哭狼嚎也不为过,江月怕把父亲给吵醒了,手忙脚乱地安抚了礼礼好半天,礼礼才转为轻轻地抽泣。

“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你们一起去,不然你们就是没把我当朋友!”

礼礼甩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江月的房间。

礼礼走了之后,江月更是难以入睡了,只是半倚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行李,脑子里混混沌沌的。

熬到了东方既白的时候,江月走出了房间,她从没有在那么早的时候起床,天边刚泛起的微光伴着薄雾摇摇晃晃的撒在寂静的院子里,没有一丁点儿声音。

当时孟今朝同她说,今日寅时一刻,他的马车就在火井令府的后门等她和甘风。

江月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家,回望了一眼爹的房间,想起孟今朝说的自己可能并非亲生的事,心里一阵绞痛,最后叹了口气,加快了去火井令府的脚程。

刚赶到那儿就看到一驾马车在那边候着了,江月撩开帘子一下钻了进去,眼前竟出现一个穿着浅蓝色棉质衣裙的女孩。

“礼礼?你你你怎么来了啊……”江月看着坐在角落里的礼礼,有些惊讶又有一点尴尬地问。

礼礼一开始看到江月来了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委屈地瘪了瘪嘴,睁着还有点肿的眼睛看着江月,才默默地开了口:“我是问了甘风哥哥知道你们今天会在这儿......你不用担心......我给爹娘都留了信了……想来还有你们在,他们一定不会担心的......”

礼礼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清。

江月看着眼前的女孩儿,不再说什么,只在她身边坐下,覆上了礼礼的手“那你可要好好听话啊,要是闯了什么祸,我们就半道把你扔下。”

礼礼听了江月的话,这才笑了出来。

没多久,孟今朝也进了马车,他还是一袭红衣,脸上始终是微微浅笑的样子“礼礼姑娘也来了,我们出发吧。”

“甘风呢,不等他吗?”

“甘公子骑自己的马去。”

江月撩开马车侧边的帘子,果然看到甘风骑在他豢养的汗血马上,想象的出来甘风是怎么高傲地说他要骑自己的马去,想想都觉得有趣。

“看什么呢?小爷我帅不?”

江月朝他翻了个白眼,“马挺帅。”

“嘿,我说你......”

江月坐在马车上,多希望这是一次与朋友欢快地出游,只是自己心里总是有一块大石头悬着,让她笑不出来,江月平日里总是闲不下来,现在心情又有些郁闷,总是想与别人聊聊来排解。

礼礼在旁边已经睡熟了,想来是今天起的太早的缘故,孟今朝在一旁拿着一卷书看着,一言不发,看起来有些严肃。

“火井令大人?你在看什么呢?”

孟今朝从书本里抬起头朝她笑了笑,“姑娘叫我今朝就可以。”

江月愣了一愣,“哦哦好好好。”

“我看的是这几个月天象的记录。”

“哦哦是这样啊,哈哈......”江月尴尬地呆坐了一会儿。

“呃,今朝,你吃了吗。”

“姑娘可是饿了,马上就到靖南边界的瑟安镇了,我们到时候就下车吃点东西。”

话音刚落,马车突然剧烈地颠簸了一下,停了下来,“何人!”孟今朝听到外面的甘风怒声问道,连忙出了马车问是怎么了。

只看见一个骨瘦嶙峋、衣着破烂、脸上满是泥土灰尘的男孩儿跪着匍匐在马车前,身体颤抖着,似是在抽泣,“我是瑟安镇的难民,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几天没吃饭了,求求大善人施舍点。”

孟今朝眯了眯眼,“不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