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之情网 第一章 冤家路窄(3)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自己无端端能承受到,他带来的剧痛,却并不能够将他怎样!’王芳心说!她狠狠地白了男生几眼!“你没长眼睛但是瞎?”她冲他骂!说着,王芳自问倒霉透顶,后转身朝教学楼方向,再次走!“你说什么?你停住!”,忽然!没走出来几步的王芳,听到在她身后,刚那个大男孩,朝男生正盯着她的脸、瞄视着她的泼辣神情,“你他妈吃屎了?嘴不干净?”他愤怒至极,朝她破口大喊!他的态度粗俗、低劣,与他的气质极其不相称;他神色里,有暴怒的情绪!甬道上正走着的学生们,都纷纷驻足观望!都看向他们两人!王芳有些心中窘迫。。...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自己无端承受到,他带给的剧痛,却并不能将他怎样!’王芳心想!她狠狠白了男生一眼!“你没长眼睛还是瞎?”她冲他骂!说完,王芳自认倒霉,转身朝教学楼方向,继续走!

“你说什么?你站住!”,突然!没走出几步的王芳,听见在她身后,刚刚那个大男孩,朝她暴怒喊!

听见那个大男生,竟然恐吓自己!依旧从额角上,传来阵阵疼痛的王芳,心中怒极!她极力克制着自己,想要暴发的脾气,努力的,保持着平静——!

“怎样?”王芳一边转过头,一边用鄙厌的眼光,看向已经追上来的大男生,问道!她用高傲、挑衅的眼光,打量着,眼前这位男同学!

是个中等身材、姿貌有几分英俊的男孩!他正狭长着一双伶俐的眼睛,胸中忿忿,怒目瞪视着王芳!他上身穿着一件,黑红晕彩、松塔塔的篮球背心;下身穿着短裤。一身简单、朴实的穿着,未能掩得住,他倜傥的气质中,蕴含的几分风流韵味!

男生正盯着她的脸、瞄视着她的泼辣神情,“你他妈吃屎了?嘴不干净?”他愤怒至极,朝她破口大喊!他的态度粗俗、低劣,与他的气质极其不相称;他神色里,有暴怒的情绪!甬道上正走着的学生们,都纷纷驻足观望!都看向他们两人!王芳有些心中窘迫。

“你撞了人,还有脸骂人?没脸皮——!”王芳更不甘示弱,向他骂到!‘帅哥有什么了不起?自大狂!’王芳心说!她暴怒着一双圆瞪的眼睛,怒瞪着他!

见王芳不但不讨饶,竟然敢跟自己对骂,男生怒气爆发!他怒瞪着王芳,王芳也怒瞪着他!“谁没脸没皮?你才没没脸没皮!”男生骂!“你他妈不长眼睛吗?这么宽的马路,你非他妈往球架子底下钻?”他继续羞辱王芳,朝她骂,“球飞过来,你都不知道躲开吗?你看不见吗?你是瞎的吗?妈的!”他接着朝王芳大喊,骂她说!

“这里是马路,人人都可以走!操场上有那么多篮球架,为什么不到别处去打?你为啥非要拱到马路边上来打篮球?”王芳质问、回骂他说!“讨厌——!”她气愤,凶骂他说!“撞了人还理直气壮?不要脸!”王芳又骂!“讨厌!”她不依不饶,接着大骂他说!说完,她继续瞪着他!他也瞪着她!两个人都好像,想要扑上去撕咬谁!

男生看着,眼前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粗俗泼妇。她正怒瞪着一对,铜铃一样的杏核大眼,痛怒恨极仇看着自己。怒瞪的两只眼睛,似乎要眦出来!“我就撞你了!我撞的就是你!”他抑制着内心,所感到的厌恶,羞辱她骂到!“怎样?要不要再撞一下?”男生继续,威胁王芳骂道!

‘这人的脾气,这样火爆!再和他继续缠斗,——只能是越吵越凶!’看着这个男生铸铁一般,冷厉的脸色,王芳心中,暗自揣测道!“你他妈的!”王芳回骂他说!转身,继续向教学楼走去,——想要离开!

“你他妈的给我站住!”仍旧,站在王芳身后的篮球男生,看到王芳,突然有心走开!他并不肯罢休,怒气正盛,站在王芳背后朝王芳大喊!

王芳并不理睬他,依旧自顾自,朝前继续走着。出乎王芳的意料,这个嚣张的男生,竟然,从后面追了上来!他拦住王芳的去路,站到王芳面前,“想打架?你不够看!把你对象儿找来!”男生阴一张,让人寒颤的脸!他低沉着嗓音,对王芳,横声威胁道!

王芳感到自己的胸口堵住,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瞬间炸裂!但是她却无计可施!‘自己身单力薄,和他动手打架,是决计不可能的!更何况,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难堪的去和他撕打,——太失颜面!’她心里想着,又看着周围,已经将他和男生两人,围成一圈,正在观望着他们两人骂战的学生们,她心里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神经病吧!”她朝他丢了句脏话!绕过他,匆忙继续朝教学楼的大门走!

王芳感到,自己愤怒的将要躁晕!可是面对这样一个,身高体健的粗野狂徒,难道还真要同他动手打一架?‘不能!绝计不能!’她想!‘她只能认怂,只能悻悻的离开!’她一边走,一边继续尴尬、懊恼想着!

“妈的!”后面的男生看到王芳,终于因为畏惧自己,而故意的躲避自己!站在王芳身后不远处的他,仍就不解心头恨意!他继续朝他前面,不远处的王芳,大骂了句,才作罢!似乎非要占到上峰,他才会满意!

王芳是两个月前,刚来到宁海市职业学院,参加实习工作的一名历史老师。她还没有从大学毕业,目前还是一名,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因为家里面为她托了关系,她才得到了这个,提前一年,返回到家乡,参加实习工作的机会。

在大学里,王芳攻读的是师范历史系。现在,在宁海市职业学院,她负责历史学科的教学工作。她负责,为高三文秘专业和法律事务专业,两个班级的学生们,讲授历史课。此外,她还兼任着,高三法务专业,班主任老师的工作。

两个月前,高三法务班之前的班主任老师——徐老师,一位才五十岁出头的中年妇女,不幸罹患上癌症!她的岗位,因此被空出来!

班主任老师既要监管,班级的所有繁杂事务;又要监督学生们,自习课的纪律。尤其,高三法务班是毕业班,班主任老师必须,要和学生们一起,起早、熬夜,监督学生们早、晚自习课的纪律;况且,毕业班又临近高考,监督学生们学习的责任很重。

所以,学校里,没有哪个老师,愿意接管高三法务班班主任的工作!可王芳,却因为是实习老师,又刚来学校参加工作不久,并没有资格,挑肥拣瘦!所以,王芳被头脑高明的校长,安排到,高三法务班班主任老师的岗位!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

刚刚在高三文秘班,讲完历史课的王芳,回到高三年级,历史组的办公室。

“回来了!”,刚进门的王芳,一边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她对面办公桌,历史老师薛艳艳,和她打招呼说!

“嗯!”王芳嗯了一声,回答说!她一边,将手中的教案,和一本《中国古代史》历史教材,放在办公桌上。一边,她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下节有课吗?”一向热情、话多的薛艳艳,问她说!

“嗯,法务班的课!”王芳回答说!“你呢?俄语班的吗?”她继续问薛艳艳说!

“嗯!那还能哪班的课?”薛艳艳回答说!

王芳笑了笑!低头,看着教案!为下一节,高三法务班的历史课,背着课。

暂时脱离开,在课堂上讲课的压力,一个人安静,在椅子上坐下来。面对着办公桌上,正打开着的教案,王芳的心,却怎样也无法平静。她的满脑子里,总是,不停闪出,中午时,和那个令人憎厌的男同学吵架时,愤恨又尴尬那幕!每每想到当时的情景,和那个男生的嚣张跋扈气焰!王芳恼怒的心脏,剧烈颤动着!她的牙齿,由于激怒,索索打着冷战——!

正沉在憎恨的痛苦中——,突然,走廊里响起,一连串、急促的上课铃响声儿!

高三法务班的历史课堂上。历史老师兼班主任老师——王芳,从教室的前门外,不紧不急、慢步,走进教室里!——她轻步走上讲台,随着那位高个子、皮肤黝黑的男班长,大喊的一声“起立”!

讲台下,满教室的全班同学,都从椅子上起立!“老师好!”他们大声向王芳问好说!

“同学们请坐!”王芳对着讲台下,满座站立的学生们,灵声喊了句!然后,她开始讲课——

讲台上,王芳全神专心的为学生们,讲说着《中国古代史》。她讲到了北宋朝代——,讲到了北宋时期的社会制度;北宋年代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讲到宋辽战争……她的声音清灵,调理分明。

为了方便学生们理解,她又延伸,讲解了,一些课本以外的,关于宋辽战争的历史轶事,和一些著名人物的事迹。

“综合我们,前面的学习内容。请大家总结一下,澶渊之盟的意义……”正站在讲台上、讲桌后的王芳说!她话还没有说完——

“哐哐哐——!”,“哐哐哐——!”

突然!门外,响起几串敲门声——!

敲门声,将王芳的讲课声,打断!王芳扭过头,循声望向,正对着讲台,教室的前门!

透过,被漆成乳白色,教室木板门上方,偌大的一块门玻璃。王芳看见,学年组长庄老师,正站在教室门外。这时!王芳才突然想起——,前天,学年组长通知她:今天下午,将要为她班上带来一个,被安排给王芳班级的转学生!

每年,宁海职业学院的高三年级,都会有一些本市户籍,在外省读书,预备回来参加高考的转学生,转入。对此,老师和学生们,都习以为意!

此时,庄老师正透过,教室门上的门玻璃,朝着王芳微笑示意着,想要进来!

“请进!”王芳看着门外,学年组长脸上、眼睛里,另人感到亲切的微笑,大声说!

门被推开!学年组长从教室门外,走进来。他身后,跟着一名学生。王芳冲着学年组长笑了笑,她又看向,学年组长身后,他带来的这名转学生——

瞬间,王芳惊愕!她瞪大了眼睛!这个学生,竟然是——,她不可思议、满面狐疑,吃惊盯望着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