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太子他忽然对我图谋不轨 极品玉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宋窈眸色一冷,就算一大早就若有所悟苏迎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会儿听到,但是像被喂了屎一样反胃。犹记上辈子她名声具毁,苏迎蓉骂她不知道廉耻,粗大的棍子发了疯一样抽在她的身上,皮肉绽出的痛处让她目眦欲裂,手臂青筋暴起,若也不是兄长及时赶过来拦下,怕是她的脊犹记上辈子她名声具毁,苏迎蓉骂她不知廉耻,粗壮的棍子发了疯一样抽在她的身上,皮肉绽开的痛处让她目眦欲裂,手臂青筋暴起,若不是兄长及时赶来拦下,只怕她的脊背都要被打断,落个终生残疾!。...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宋窈眸色一冷,哪怕一早就了然苏迎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会儿听见,还是像被喂了屎一样恶心。

犹记上辈子她名声具毁,苏迎蓉骂她不知廉耻,粗壮的棍子发了疯一样抽在她的身上,皮肉绽开的痛处让她目眦欲裂,手臂青筋暴起,若不是兄长及时赶来拦下,只怕她的脊背都要被打断,落个终生残疾!

而这辈子,苏迎蓉作为她的亲生母亲,非但不怜惜她受惊,反倒责备她不懂退让不知隐忍!

巨大的怨恨愤懑在心口缠绕,宋窈强压住心里的恶心和厌恶不去想,吐出一口浊气道,“母亲一大早来我长明阁,难道就是为了同我说这件小事?”

“这怎么能是小事!”苏迎蓉气的吼道:“宋府如今都靠着你堂姐一家来光复门楣,你我不过仰人鼻息!结果你倒好,不尊堂姐,恩将仇报,你让别人怎么想我们母女!我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

当然了,苏迎蓉生气归生气,但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她赶早来找宋窈,就是来和她商讨如何补救。

“我听说你们学院的罗院长要招收关门弟子。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锦瑟的品行学识极容易入选,只是你在书院的名声太烂,总是牵连你堂姐遭人耻笑,怕是让罗院长觉得你堂姐也有问题。”

“就当是为你昨晚出言顶撞她赔罪,一会儿给你祖母请安的时候,你就跪在地上求她,说你不想继续念书了!”

“反正你次次考试都是倒数,什么名堂也闯不出来,倒不如成全你堂姐,等她成了罗院长的弟子,也会念着你的恩情,多加照拂与你。”

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是精明的年纪,最是懂得如何逼迫能让宋窈乖乖听话。

上辈子的宋窈多信任她呀,可若不是这逢迎富贵的偏心生母把爹爹与堂弟救她的计划提前透漏给宋锦瑟,他们二人就不会被五马分身,落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她至死都不明白,她娘为什么这么亲近宋锦瑟,明明她才是亲生的不是吗?

藏在袖子中的手收紧,指尖嵌入掌心之,一用力,毫无余地的拂袖推开苏迎蓉凑近她的身子,“堂姐会因女儿受到嘲讽鄙夷,那是她咎由自取,我为何要退学委屈自己!”

 前世她心盲眼瞎,宋锦瑟偷她气运才能在长安城崭露头角,而她却因为名声受损后,一次次退让受辱。

苏迎蓉猝不及防被推开,女儿的冷淡突如其来,她眼里闪过一些不虞。

可想到宋锦瑟的未来,只能耐着心思道,“我知道让你主动退学你不甘心,你祖母又重视小辈的学识,免不了要请家法对你进行一番棍棒教育。

不过我可是你亲娘,娘能不疼你吗?待你被打,娘一定端茶递水的照顾你!”

好一个亲娘!

好狠毒的亲娘!

她现在不再是那个在被亲情束缚的无知少女了!

罗院长的亲传弟子之位她敢挣,而这种不择手段为了她人推她出来作死的亲娘,她可不敢再要了!

宋窈嘴角浮起一丝荒谬嘲意,心头就像是压着一座山般喘不过气来,用尽全身力气才勉强忍住没有当场吐出来!

“母亲既疼女儿,为何舍得女儿受此皮肉之苦?”宋窈定定地看着苏迎蓉,目光明亮的能洞悉人心,声音清冷,

“明知祖母最重规矩,不喜晚辈不学无术,母亲只顾维护堂姐名声,女儿的名誉便无足轻重?”

苏迎蓉被诘问的哑口无言,表情有一瞬间的崩裂。

宋窈提了提裙踞,眉梢微抬,那双杏眼里缥缈染上了几分天真,

“母亲一门心思为堂姐考虑,不知道的还以为堂姐才是母亲的女儿!”

少女声轻如雾,却如重鼓落在苏迎蓉的耳中。

苏迎容没有想到性子温软事事顺自己心意的女儿竟然会说出这样的重话,一时脸色苍白。

这时,丫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三夫人,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

喜春堂是宋老太太平日里居住礼佛的地方。

老人家的住处大多讲究个静字,因此,除了七天一次的请安,大多时候,这里的丫鬟婆子都见不到别院的主子们。

宋锦瑟来的比较早,门外的丫鬟小心翼翼地接过她身上的大袄。

她的视线在前厅绕了一圈,“宋窈人呢?”

丫鬟语气恭敬,“六小姐还没到。”

可别是不敢来了。

宋锦瑟冷笑一声,转身走向前厅。

她步资婀娜,腰细腿长。

门口的小丫鬟瞧着,满脸的艳羡,忍不住对着另外一个丫鬟感慨,“五小姐人长得也太美了,她刚笑了一下,我都看愣了。”

“可不是嘛,五小姐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见到了仙人!”旁边的丫鬟附和着,“而且,你发现没有,每次见五小姐,她的样貌比起之前都会更上一层楼,五官越看越觉得精致,腰身也越来越纤细,特别像几年前的六小姐!”

“两位小姐是堂姐妹,长得像并不奇怪。五小姐小时不如六小姐那是因为孩子们太小还没长开,而六小姐如今越发普通也是因为三夫人长得就不如大夫人漂亮有气质。”

“对,你说的有道理。”

*

宋窈和宋锦瑟到的时候,小丫鬟们已经闭上了嘴巴。

前厅的女眷已经来齐,这会儿都围在宋锦瑟身边看她手边的鸽血玉石。

宋灵儿一副谄媚的模样道:“大理寺卿家的小少爷真是可心,一得了好东西就拿来送给堂姐,这样的极品玉石就衬堂姐这种美人!”

“灵儿,你别乱说!”宋锦瑟佯作嗔怪的声音在厅内响起道:

“这是周小公子送祖母的玉石。”

话是这么说,可谁不知道这只是周家那位小公子的托词。

小公子有脸盲症,长安贵女众多,他却只能记住宋锦瑟那张美人脸。

人人都知他性情温软,和他爹玉面修罗的名声不同,总是害羞,却也是真心实意爱慕宋锦瑟。这才红耳尖尖,瞪着双湿漉漉的小狗眼,再三斟酌,寻个由头把鸽子血玉送来,生怕坏了姑娘家的名声。

只可惜啊。

郎有情妾无意。

作为宋锦瑟汪洋大海里的一颗小鱼苗,周抒鹤注定求而不得。

宋窈深知,她这位眼高于顶的堂姐,真心爱慕的可是她那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婿。

至于周抒鹤,不过是一条小鱼苗罢了。

宋灵儿苦心哀求,“堂姐,你要是用这鸽血石做玉佩,剩下的小边角料能不能送我啊?”

宋锦瑟点头,余光扫见刚到大厅的宋窈,想起昨夜吃的亏,有意羞辱道:“我记得窈窈往日也喜欢这种亮晶晶的宝石,若我有余下的边角料,扔掉也是浪费,不如送一份给你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