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太子他忽然对我图谋不轨 巧舌如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众人:“???”说好的化为灰也能认识了呢?就这?“……幸好太子殿下没在厢房短暂休息,否者岂非是要让这贱人污了清白!”宋雪儿还未回过头,对着众人振振有词!林晚晚真的不想看去:“宋八小姐,你但是先低下头看一看再说话的吧!”看什么?宋雪儿满是不解地低下头,一瞬间傻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站在不远处巧笑倩兮的女子正是宋窈。。...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众人:“???”

说好的化成灰也能认识呢?

就这?

“……好在太子殿下没在厢房休息,否则岂不是要让这贱人污了清白!”宋灵儿还未回头,对着众人振振有词!

林晚晚实在看不过去:“宋八小姐,你还是先低头看看再说话吧!”

看什么?

宋灵儿满是疑惑地低头,瞬间傻眼,“这是怎么回事!”

那地上躺着的分明就是锦瑟堂姐身边的奶娘,王婆子!

周围的嗤笑声让宋灵儿脸色一白,“不可能的!宋窈一定是藏起来了!”

“妹妹这是在找我吗?”

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站在不远处巧笑倩兮的女子正是宋窈。

宋灵儿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宋窈?你不是——!”

“我不是什么?”见对方捂住嘴巴,宋窈眼底的寒霜更甚。

她的目光划过人群边同样一脸诧异的宋锦瑟,顿时,恨意弥漫心口,克制不住的握紧双手。

若不是她曾在修真界做过医修,这会儿只能让悲剧再次上演!

心口的恨意被理智强压着疏散几分,宋窈抬步越过人群,看了眼地上的女人,挑眉,“这不是王婆子吗?躺在太子房中……是想要攀高枝啊!”

宋锦瑟怕引火烧身,赶忙道:“堂妹真是爱开玩笑,王婆子一个下人,哪能做出这种事情!”

“粉色娇嫩她如今几岁,穿的这样花枝招展躺在太子榻边,若不是自己起了心思,那必定是背后的主子目的不纯!”

宋窈的目光精准落在宋锦瑟身上道,“不知堂姐可知她的主子是谁?”

“是谁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不待宋锦瑟回答,宋灵儿立马冲上前骂道:“明知王婆子是堂姐的奶娘,你还想装傻充愣,祸水东引?!”话罢,一脸‘求夸’的模样看向宋锦瑟。

宋锦瑟:“……”伤害我你做到了。

但宋锦瑟显然不是个蠢的,很快回神,撇清关系道:“王婆子只是个下人,我自幼在母亲膝下长大,师从青竹书院,为人处世,我问心无愧!”

好一个无愧于心!

宋窈心里冷笑,目光划过这张偷她气运才能滋养出来的美人脸,巨大的反胃和不甘充斥在宋窈心尖,让她几欲作呕!

指尖刺入肉中唤回她一丝理智,宋窈冷笑一声,“那堂姐这就是在承认自己管束不严,让下人跑到殿下厢房撒野了?”

“我……”宋锦瑟答不上来,咬着唇,眼眶蓦的一红。

她生的极美,宜嗔宜喜,哪怕一个皱眉也勾的人目不转睛,甘愿溺死在她跟前。

相比之下,宋窈双眸无光,失去气运后,尽管还是一样的五官,但整张脸看上去像是经历了大病大灾肤色憔悴暗沉,变成了最丑的状态,瞬间让人倒尽胃口!

加上气运带来的影响,让在场不少人开始怜惜:

“奴才犯错和主子有什么关系!宋六姑娘未免也太苛刻了!”

“什么苛刻,我看是她自己貌丑无盐,对着堂姐这张脸心生嫉妒才故意找事!真是丑人多作怪!

宋灵儿一抬手指着宋窈脑门,“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谁准你这么和堂姐说话的!”

她料定了平日废物胆小的嫡姐不敢反抗。

却不想宋窈忽然伸手,捏住宋灵儿的手指,往外咔嚓一掰。

“啊……”

  宋灵儿惨叫一声。

“没规矩的东西,嫡女说话的地方,哪有你个庶女插嘴的份儿!” 宋窈上辈子没少被这庶女使绊子,这会儿下手便是毫不客气。

“宋窈!”宋灵儿疼的冷汗直冒,却挣扎不开,只能大叫:“你欺负我!等爹回家了我要告诉爹!”

宋窈立马加重几分力道,宋灵儿眼泪都飚出来了,再也不敢硬气,哭哭啼啼的求饶,“错了!我知道错了!姐你放过我吧……”

丝绸帕子擦了擦指尖,宋窈视线淡淡划过人群,“冒犯天家其罪当诛,诸位是觉得,太子不在场就能被随意冒犯不成!”

“宋六小姐慎言!”

太子的铁血手腕在场谁没听过,那些原本替宋锦瑟说话的少年生怕惹祸上身,再也不敢多言。

“……”

皇权为天的时代,宋窈这招扯虎皮拉大旗,瞬间让宋锦瑟孤立无援。

王婆子作为宋锦瑟左膀右臂,处置了舍不得,可若不处置,传出她纵容下人蔑视天家的流言……

宋锦瑟暗自咬牙,慌乱之下只能断臂求生。

“王婆子醉酒失态,还不把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宋窈转身离开,上辈子她被宋锦瑟镇压在宫内枯井,死后都不得安生。

好在重来一世,当务之急就是尽早想到办法夺回被宋锦瑟抢走的气运!

沿着红木长廊转过弯,宋窈迎面便撞上一道玄色身影,一个踉跄,她想也不想试图拉住对方。

只是她身量娇小,又是一磕一绊弯膝前倾,伸手的位置直对对方脆弱之处!

“下作!”只听一道尖细愤怒的娘娘腔响起。

对方脸色一变,慌乱抬手握住她的手腕,一股温热的气息从手腕蔓延到心口,让宋窈心尖一暖。

她下意识的抬眸,对上一双幽深漆黑的桃花眼——太子君晏。

再见故人……她克制不住的心跳如鼓。

世人都说他为人温润,可宋窈却知道这人的城府有多深,手腕有多狠辣。哪怕日后不幸瘸了一条腿,老皇帝照样也没能废除他的太子之位。

更不必说上辈子藩王之乱,叶家趁机谋反称帝,事后杀了不少前朝余孽,却独独动不了君晏。

君晏拿着兵权,平南蛮,破八荒,硬是在长安城外安营扎寨,一副土匪大爷做派,逼得新皇不得不服软,给他封了个宸王,割地赔偿,这才把这尊瘟神送去富硕之地享福。

想起上辈子每次来往,这人每次说话都能让她气血上涌,宋窈就觉得汗毛直立。

清风拂过,宋窈回过神来,恨不得离这个离经叛道的玩意儿远点。

冷不防却见对方突然收手。

她身子还未站直,踉跄两步,“啪叽——”一声,就这么以一个平沙落雁的姿势,重重摔倒在地。

宋窈:“?”

对上宋窈不可置信的眸子,对方嘴角虽然勾起极淡的弧度,桃花眼却不带一丝温度。

他声音淡淡:“太沉。”

宋窈:“??”所以?

“扶不住了。”

“!!!”

你是狗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