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埋大清朝 第一章  凌迟倒计时!(新书上传,狂求收藏、月票、打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哗啦啦......”一盆凉水猛然就浇在了正睡得香香甜甜的朱和盛的脑门上,朱和盛一个激灵就被活活打死浇醒了,紧接着就一阵头疼欲裂,就跟被人敲了十七八下闷棍似的。接着又是一阵阵的剧痛从屁股、大腿、后背上传回来......这是怎么回事?一再开动脑筋想事情一开动脑筋想事情,朱和盛的头就更疼了,脑子里就像灌了浆糊一样,乱成一团团的。。...

活埋大清朝

推荐指数:10分

《活埋大清朝》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哗啦啦......”

一盆凉水猛地就浇在了正睡得香甜的朱和盛的脑门上,朱和盛一个激灵就被活活浇醒了,紧接着就一阵头痛欲裂,就跟被人敲了十七八下闷棍似的。然后又是一阵阵的剧痛从屁股、大腿、后背上传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一开动脑筋想事情,朱和盛的头就更疼了,脑子里就像灌了浆糊一样,乱成一团团的。

他想睁眼看看,可眼皮却重如千斤,怎么也睁不开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听着很凶的声音在喝问。

“再问一遍,尔姓甚名谁?”

“我,我叫朱和盛......”朱和盛如实回答。

“什么和?什么盛?”

朱和盛有口无心的回答道:“和气生财的和,中华盛世的盛......”

接着他就听见有人在对话。

“火炮朱这大贼头原来叫朱和盛啊!”

“鸣山老弟,你写错了吧?盛世的盛没有土字边。”

“副都统,卑职没有写错......如果卑职所料未错,此贼乃是朱三太子之子,也就是朱三太孙!依据朱明燕王谱辈份排列,朱三太孙乃是和字辈,土字边。”

“啊,就凭这个便能认定他是朱三太孙了?”

“太守,还有其他证据,譬如这块龙纹象牙腰牌乃是朱明禁中之物,是亲王、郡王才能用的。”

“可上面是白板啊!”

“是白板吗?卑职怎么觉得上面刻了个定字?朱三太子可是封了定王的!”

“这......这样能行吗?”

“薛太守,我看能行的,上面的意思就是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嘛!不如就照着朱三太孙审吧!朱三太孙可比寻常的贼头值钱,就是不太真,也比较值钱!”

“那就依副都统的,他就是朱三太孙了!”

什么?什么?朱三太孙?他们认错人了吧?朱和盛晕晕乎乎的想:“我一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本份商人,勤勤恳恳的在高仿名酒和香水两行奉献了二十年,连一个小目标都没攒到,怎么就变成个富三代的太孙爷了?”

想到这里,他又用力跟自己的眼皮较了下劲儿,这次终于睁开了。

随即,他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切给整懵了。只见眼前是一座明镜高悬的官衙大堂,然后他又瞧见一张画着山水和太阳(山水朝阳图)的屏风前摆着一张案几和两张小一号的桌子。案几和两张桌子后面,都端坐着一个顶戴官服的大清官员。

而且他还发现自己居然趴在冰凉的青砖地面上,看着好在要受审似的。

朱和盛下意识的就想用手支撑着地面爬起来,可一抬手......他却看见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黑漆漆的镣铐和铁链给锁住了!

“我是在做梦吗?”朱和盛自言自语道。

“你就是在做梦!”

这时,坐在那张案几后面的一个黄面长髯,剑眉虎目的官员厉声喝道:“朱和墭,现在都已经是大清康熙十年了,你家的明朝都亡了二十多年了,你还想反清复明,不是做梦是什么?”

反清复明?

康熙十年?

这是......

朱和盛听见这些话,简直是震惊到了极点,以至于一张颇为冷峻的面孔都扭曲了起来,整个人也在瑟瑟发抖。

因为他的脑海当中,突然涌出了许多本不属于他的记忆......这个记忆属于一个名叫朱启炮,花名火炮朱的清朝人!

这些记忆又多又乱,碎成了一团一团,比乱麻还乱。

但是有几个要点......要命的点,还是很清晰的。

朱和盛已经发现自己,不,应该是那个朱启炮不是什么好人,而是广东潮州府大南山区的一个悍匪,不,也不能算悍匪,应该是一个为了反清复明事业而斗争的革命志士,因为他一直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

只是为了筹集革命经费才干了一些占山为王、杀人放火、拦路打劫、绑票勒索、贩卖私盐、私造铜钱、走私兵器之类的事儿......结果一个不小心,被潮州府的狗官们设计给逮住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朱和盛真是恨啊!自己干了那么多年的“高仿行业”,就从没被抓到过......你这个朱启炮在造反啊!怎么可以给抓到?造反被抓到是要杀头的!

“哈哈哈,妈了个巴子,你现在知道怕了吧?”一东北官这个时候大笑着发话了,“朱三太孙,就你干得那些事儿,怎么都够得上一个凌迟处死了!”

啊!还要凌迟啊!

朱和盛一想到凌迟,浑身上下的皮肉都在颤抖!

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了那个“诅咒”自己的狗官一眼,发现那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狗官,花白胡须,满脸横肉,一副凶相。他在公堂上也不好好坐着,居然把两条大腿架在了跟前的小桌子,看着就不是好狗......也不是好官!

想到这里,他的怒火一下就爆棚了,张口就骂了一句:“狗官,扑你母!”

“大胆!”另外一个端坐在一张小桌子后面的白脸奸相的狗官一拍桌子道,“你个逆贼死到临头还敢猖狂!

太守,副都统,对这样的悍匪逆贼,就得重重责打啊!”

又要打?

朱和盛一听要打,他的后背上、屁股上、大腿上就传来一阵阵剧痛,痛得都抽搐了......这都是眼前的三个狗官让人打的!

狗官真是太坏了!

“不必了!”那东北狗官摆摆手,笑道,“把供状给他画押签字儿......老子今天高兴,只要他老老实实的签了,就不用打了。”

坐在当中的那个黄面长须的狗官也点点头,笑道:“让他签字画押!”

“嗻!”

一个衣服上有个“衙”字的皂隶,拿着份文书和毛笔笑吟吟就到了朱和盛跟前,“火炮朱,好汉莫吃眼前亏,你还是老老实实签了吧!”

朱和盛当然不想签字画押,可现在这形势,他要不签恐怕又得挨打了!

“签吧......”那个皂隶看着倒是和和气气的,长了个阿婆脸,说话的声音也好听,“火炮朱,听我仁义陆没错的,你签了字画了押还能多活些日子,若不签......邓副都统今天就能要了你的命!”

朱和盛这个时候想起来了,这个自称“仁义陆”的皂隶,真名叫陆仁义,是潮州府衙的班头。

而那个邓副都统就厉害了,是镇守潮州府的续顺公府旗军副都统......就是那个东北狗官!

至于坐在当中那个案几后面,看上去挺正经的狗官,名叫薛章,是潮州府的知府老爷。

那个看着就是个奸官的家伙,则是潮州府揭阳县的知县,名叫凤鸣山!

“邓光明!薛章!凤鸣山......”朱和盛心想:“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想到这里,他就接过毛笔,很顺手的写下了“朱和盛”三个毛笔字儿。

陆仁义捕头接着又取出一盒印泥,再抓起朱和盛的右手食指,沾了些印泥,最后在“朱和盛”三字的下方按了个手印,这就算齐活了!

签了“朱和盛”三个毛笔字和打了手印的供状很快被送到了今天的主审官,也是潮州知府薛章的面前。

只见薛章看了一眼那三个毛笔字,点点头道:“好好,赵体楷书,写得不错......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山贼啊!只是墭字的土字边漏了,本官替你补上吧!”

说着话,这个薛狗官就提起毛笔,在“盛”字的左边,补上了一个土字边。

放下毛笔,这薛狗官就笑着对陆仁义道:“陆班头,将朱三太孙押去司狱司看押。记得和禁卒们说了,这个朱三太孙是朝廷重犯,要凌迟处死的,得好生照看,不得虐待!”

什么?这就要凌迟处死了?还能上诉吗?

朱和盛听了这话,眼前就是一黑,晕死过去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