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十六章 我没有你这种孙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青扶任被阴兵企图压制住,拜伏在纪夏面前。“你叫纪夏?这怪异军士,是唤灵法阵被召唤而出?”他脸上也没一丝惊慌失措,问着。“不劳国师大人费神,你可明白我为什么要生擒活捉于你?”纪夏年方三十,整体表现出的模样,却像极了一个即位数十年的君王。“不外乎是为了危胁我周“你叫纪夏?这诡异军士,是唤灵法阵召唤而出?”他脸上没有一丝惊慌,问道。。...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青扶任被阴兵强行压住,跪伏在纪夏面前。

“你叫纪夏?这诡异军士,是唤灵法阵召唤而出?”他脸上没有一丝惊慌,问道。

“不劳国师大人费心,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生擒于你?”纪夏年方二十,表现出来的模样,却像极了一个在位数十年的君王。

“无非是为了威胁我周青国国主,你刚刚恶了鸠犬国,难道还敢杀我不成,到时候太苍背腹受敌,只有死路一条!”青扶任冷笑一声,脸上浮现出胸有成竹的笑意。

纪夏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除此之外,我还想问过国师一个问题。”

他看着青扶任脸上的笑意,徐徐问道:“国师,我没有记错的话,周青除了在苍青山屯兵之外,已经有半年没有侵犯太苍,这是什么原因?”

“你莫不是以为擒下了我,就能让我对你知无不言?就算我与你透露了一些秘辛又如何?你真敢信我?”

青扶任嘴角露出一丝轻蔑:“你比起你的父亲,还太过稚嫩了,让人平白发笑。”

“国师可否给我一个薄面,说一些与我太苍息息相关的周青往事与我听,好让我对以后的两国邦交有个规划。”

“规划?有什么好规划的?等我周青做成这一大事,你太苍人族就只是我们度过日寂所需的存粮而已“

“当真不说?”

青扶任如同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纪夏。

纪夏就好像没有看到青扶任的眼神,自顾自道:“不如我们打一个赌。”

“倘若我能令国师心甘情愿说出一切我想知道的事,你认我作你爷爷如何?”

青扶任勃然大怒,咬牙切齿道:“小辈,安敢如此辱我?”

纪夏抖了抖肩:“国师大人紧张什么,如果你抵死不语,我就将你放了……”

“大人!”一旁问讯赶来的太苍上尹陆瑜急切出声,他对于太子殿下还是不太放心,毕竟这位太子可谓劣迹斑斑,前科过多,他如今身为太苍国主,一时兴起真将人放了,那怎么办?

青扶任听到纪夏的话语,脸上的怒意瞬间收敛,大笑道:“小辈,你是想找个台阶将我放了?放心,如果你将我放了,他日周青攻破太苍,我就留你一个全尸!”

纪夏满意的点点头道:“不如我们定下陆父之约?免得有人毁约。”

陆父之约乃是无垠蛮荒最灵验的誓约,陆父乃是执掌巨大权柄的神灵,陆父之约一旦生效,此誓约由陆父监察,一旦有不履行誓约的情况出现,违约者就会暴毙而亡。

古往今来,因为陆父赌约,不知多少人死去。

青扶任低头想了一下,抬头看着纪夏说道:“可以!我们就让陆父见证,你若是能让我说出秘辛,我便认你为祖父,反之,你就要放了我!”

纪夏当即招来召曲作册,在空地之上画下一个复杂的阵图,期间陆瑜和召曲阴沉着脸,召曲更是一边画图,一边唉声叹气,心里大约已经大骂了这个想一出是一出的太苍国主百十遍。

阵图终于完成,模样为一个圆形框架,圆形中间有许多咒文复杂排布,正中则画了两只眼睛。

这两只眼睛无论从任何一个方向看,都像是在紧盯观看者,瞳孔之中还有两颗微小咒文,不解其意。

纪夏率先来到阵图旁边,复仇之剑骤然显现,然后划过他的右手食指,一滴血液滴入阵图之中。

几位阴兵将青扶任押来,姬浅晴抽出青君剑,狠狠一剑刺在青扶任手臂之上,青扶任灵轮被封,灵元无法调动,被姬浅晴满含恶意的一剑刺中手臂,顿时血流如注。

青扶任痛呼一声,对姬浅晴怒目而视,姬浅晴仿若未觉,青君剑入鞘站到纪夏身后。

青扶任血液流入阵图之中,阵图突然散发出诡异的气息,纪夏与青扶任仿佛看到一只旷古的古老神灵在注视着他们,无数冤魂在那对眼睛周边痛苦哀嚎,挣扎起伏,却无济于事。

眨眼之间,这股诡异的气息无影无踪,可是纪夏感觉自己与某种神灵的规则冥冥中多了一道联系。

陆父之约已成。

甚至不用说出什么誓约,只要二人心甘情愿,陆父自然会知晓誓约内容。

纪夏满意的点点头,复仇之剑出现,被纪夏握住剑柄,指向青扶任问道:“周青国这半年以来为何偃旗息鼓,毫无动静,你们在谋划什么?”

青扶任有心大笑:“小子,你莫不是以为拿剑指住我的咽喉,我便会怕……”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极度宏伟的声音,在命令他,支配他:“告诉他!”

“快!告诉他!”

青扶任的完整意识瞬间就被这道声音击垮,残存的意识奋起反抗,与这道宏大的声音抗争!

纪夏感觉复仇之剑在微微颤动,他好像感受到复仇之剑的力量不断被激发,被榨取。

“佛拉格拉克之剑真实之言的能力,好像还有限制,遇到神通境界,意志坚定的人没想到这般吃力。而且这还是在青扶任灵轮被封的情况下,倘若青扶任灵轮尚能转动,只怕复仇之剑无法让他就范。”

“大约也怪我这个主人太过弱鸡,不能给这把剑提供助力。”

纪夏心中自言自语,但眼睛仍然盯着颤抖的青扶任,大声喝道:“告诉我!”

宏大的声音不断在周青国师的脑海中响起,不断摧毁国师残存的意志,青扶任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嘶吼,他的意识终于被完整的镇压!

在陆瑜、姬浅晴、召曲、景郁等人惊讶的眼神注视下,他双目无神,瞳孔涣散,缓缓开口道:“大符国派遣使者前来周青,命我周青国为大符国开凿赤炎石,若是能开凿三万斤赤炎石,便可赐予周青一件灵符器,还可满足周青一个愿望!”

“我周青一万五千将士,除了驻扎在苍青山的四千人,其余将士俱都前往周青北部的赤炎山,开凿赤炎石!”

“什么愿望?”纪夏问道。

“如今三万赤炎石已经开采差不多两万斤,我国主向大符国许下愿望,三万斤赤炎石一旦缴清,大符国将派遣强者屠戮所有太苍将士,届时我周青大军就可以毫无阻碍的入主太、苍两城,奴役人族……”

陆瑜面色随着青扶任的话语,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

“倘若如此,那你怎么还来太城刺杀先国主?安静等着便是。”

纪夏的询问让青扶任脸色有了变化,他无神的瞳孔终于有了一丝异样:“我偶然知晓纪商有一只天梧树种子,可以种植于灵轮之中,他日成就灵胎,登临驭灵境,这棵种子就在灵胎中扎根,庇护灵胎,为灵胎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元力量!”

“我不想天梧树种被大符强者捷足先登,所以趁着纪商重伤来此刺杀纪商,没想到纪商已死,天梧树种自然也随着纪商的灵轮一同枯萎……”

纪夏默默点了点头,刚要放下手中的复仇之剑,突然又想起什么:“你的功法叫暗尘显化功?你将秘籍、要点尽数道出,蒙鬼,由你来记录。”

蒙鬼躬身应是。

青扶任傀儡般将暗尘显化功的秘籍、要点说出,蒙鬼竟然没有用纸笔记录,而是站在青扶任身旁安静倾听,周青国师刚一说完,他便躬身对纪夏道:“国主,蒙鬼已经全部记下了。”

纪夏啧啧称奇,将复仇之剑收入神树之中。

青扶任缓缓醒来,记起自己被纪夏控制,道出许多秘辛,就连家传功法都被纪夏问了去,不由面目通红,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纪夏坐在景郁搬来的椅子之上,拿过一杯水,对青扶任笑道:“叫我一声爷爷,我就将这杯水赐予你喝。”

青扶任嘴巴微张,正待讥讽纪夏一句,顿觉周边一切突然暗了下来,一双巨大的眼睛悬浮在黑暗的虚空中,注视着他,眼睛周边无数冤魂仍然在凄厉惨叫!

无限的恐怖,即将要吞噬于他!

他连忙喊道:“爷爷!”

黑暗的虚空、巨大眼眸、无数冤魂随着他发自肺腑的呐喊,消失不见。

纪夏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将手中水杯砸到青扶任头上,冷漠道:“我没有你这种孙子!”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