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世界的行者 第六章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贾芷晴再次埋头推演,最后推算出了个位上的“五”。正准备好记下来,拿着炭笔的手却轻轻一顿,偷偷的又朝辛子秋这边望了几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才记在地上,又就计算方法下几道口算。这一次更为很复杂,是四十亿三千二百七十五万五千零一十六的三乘诊病,也是开四次方根。正准备记下,拿着炭笔的手却微微一顿,偷偷又朝辛子秋这边望了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才记在地上,又开始计算下一道算题。。...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贾芷晴继续埋头演算,最后算出了个位上的“五”。

正准备记下,拿着炭笔的手却微微一顿,偷偷又朝辛子秋这边望了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才记在地上,又开始计算下一道算题。

这次更加复杂,是四十亿三千二百七十五万八千零一十六的三乘开方,也就是开四次方根。

贾芷晴从皮囊里面倒出了更多的竹片算筹,分数行排列起来。

她刚刚排完,还没算出首位,辛子秋就知道了答案。

这次贾芷晴沉思良久,显得颇为吃力,好容易算出了首位的“二”,就再也算不下去,白皙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她越是用力思考,就越是烦躁。

此时地上爬过来一只黑色的蟑螂,贾芷晴眉头一皱,顺手弹出一枚算筹,不偏不倚,将这只蟑螂牢牢钉在地上。

这份暗器的准头力道,看得辛子秋啧啧称奇。

他虽然自小学武,但从未练过暗器,什么飞刀袖箭之类,也只是在武侠小说中才看过。

如今亲眼目睹贾芷晴的这手功夫,心中佩服不已。

同时也暗暗吐槽,这女人脾气好大,自己算不出题目,却拿虫子出气。

为了避免误伤,他干脆小声嘟囔道:

“二百五十二。”

贾芷晴听了,顿时抬起头来,一双黑黑的眸子精光爆射,瞧着辛子秋,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低头验算起来。

验算可比求解简单得多,约莫一盏茶时光,她终于确认了二百五十二这个结果,顿时吃了一惊,抬头看向辛子秋说道:

“你会术算之法?不用算筹,你究竟怎么算出来的?还这么快?”

辛子秋不知该怎么解释,给古代人讲分解质因数吗?他们哪儿能听得懂。

而且这两题他都是取巧的做法,若是原数不能开出整数方根,或者有特别大的质因子,都没法这么快地算出来。

毕竟他只是智商超群的学霸,并不是人肉计算机。

于是他嘿嘿干笑两声,遮遮掩掩地说道:

“这个……略知一二,不过我的算法和常人不同,自成一派,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只是他越是这般说话敷衍,就越显得高深莫测,揣摩不定。

一旁贾宪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见辛子秋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开了两道开方的算题,心中也是大为诧异。

一如辛子秋猜想的那样,他正是那位历史上著名的数学家贾宪本人。

贾宪仕途不顺,年轻时曾在朝中担任左班殿直,只不过是个正九品的普通武官。

大宋朝重文轻武,连大名鼎鼎的天波府杨家和名将狄青都饱受排挤,更别提左班殿直这样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了。

不过因祸得福,正是因为官运不济,公务清闲,才使得贾宪有许多时间钻研数学,取得了名垂青史的成就。

此时在他看来,这开方之法虽然也算不上什么难题,不过是他和孙女儿消磨时间的游戏而已,但辛子秋不用算筹,也不用纸笔,单靠心算就能快速得出答案,这份本事可真的闻所未闻,前所未见。

他有心开口询问,可还没等说话,孙女贾芷晴先朝着辛子秋一抱拳,正色道:

“原来是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想不到辛家兄弟居然在术数之学上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敢问阁下师从哪位大师?”

她看辛子秋年纪轻轻,却精通术算之法,猜测他必定是哪位术数大师的得意弟子。

辛子秋一时语塞,这叫他怎么回答。

说没师父吧,自己这么年轻,未免显得太过唐突,有点匪夷所思。

硬编个师父出来吧,这瞎话儿也不知该怎么讲。

他想了想,取了个折中回答道:

“我师父姓张名坤,他老人家不爱热闹,已经隐居多年。”

他本来最不擅长撒谎,不过这句倒也算不上谎话。

他在燕大数院做研究时的导师正是名叫张坤,也是国内有名的数论专家。

老头儿性格孤僻,也没成家,生活起居都在数院的宿舍中,一年到头连离开燕园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说是隐居也不算瞎话儿。

贾芷晴没听过张坤的名字,扭头望向爷爷。

贾宪摇摇头,这名字他也是陌生得很。

当世的数学家他都有耳闻,却搜肠刮肚也想不出这个张坤是谁。

当然,就算他想破了头,也不会猜到身旁这个少年和其口中的张坤,根本就不是这个世代的人物。

贾芷晴最是爱争强好胜,她自幼和爷爷学习术数之学,虽然年纪轻轻,但自认为已得到了爷爷大部分真传,有独到造诣。

今天在年纪相仿的辛子秋面前落了下风,她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于是咬着银牙说道:

“难得辛家兄弟也精通术数,咱们在这荒村野店之中左右无事,不若切磋一番如何?”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柄短刀,顿时寒光四射,在这破庙之中好像打了一道炽亮的闪电。

辛子秋吓了一跳,差点蹦了起来。

这姑娘长得娇滴滴的美貌动人,怎么气性这么大?居然一言不合就要拔刀拼命。

古代人脾气都这么爆的么?

他这一转念的工夫,却见贾芷晴短刀一晃,将在地上一前一后爬动的两只蟑螂斩成了四截。

紧跟着在地上划来划去,竟是写了一道算题。

辛子秋按按胸口,原来是自己吓唬了自己。

这也难怪,莫名其妙地被拉进一个新的世界,又刚刚与蛊尸大战一番,任谁都会有点神经过敏的。

他低头看向算题,原来是一道“方垛计数题”。

“今有鲜果以垛,下方十四个,问计几何?”

大意就是将果子每一层都摆成正方形,堆叠成方垛,最上方一个,下面2乘2为四个,再下方3乘3为九个,以此类推,最下方是14乘14个,问一共有多少果子。

翻译成现代数学,就是求从1到14的平方和。

中国古代的数学,大多都是从实际出发,乃是人民群众在劳动和工程中遇到的真实问题。

比如这道求平方和的计数题,就脱胎于菜市场果贩会遇到的现实问题,很接地气。

实际上,求平方和的问题只是现代数学级数求和中的一种,即使在古代,也有方垛,三角垛,刍童垛等等不同的级数求和问题。

北宋的另一位大数学家沈括,就是写《梦溪笔谈》的那位,在这方面就做出过卓越的贡献。

他发明的垛积术求和法,也称为隙积术,给出了几种级数求和的公式,这一成果就出自《梦溪笔谈》中的《技艺》篇。

而《梦溪笔谈》作为一本综合性笔记体著作,论述的大多都是那个时期日常生产生活中的各种现象,其中就有许多工程和机械中的数学问题。

可见早在千年之前的北宋,中国人就已经在日常的生产生活中,熟练地应用数学解决很多实际问题了。

这比西方不知早了多少个世纪。

辛子秋一笑,他很久没做过这种初等数学的题目了,平方和的求和公式他都有些忘了。

不过这些公式,他也不用死记硬背,随随便便就能用好几种方法推导出来。

稍稍想了想,他便答道:

“一千零一十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