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世界的行者 第三章 举目四顾心茫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个称其“玄冥”的男人,声音富于鼓动人心的魔力,真挚而恳切地。辛子秋抽抽鼻子,狠狠地地骂了一句国骂。不需要问,那倒霉透顶的羊皮纸是玄冥寄来的。被人谋算,还被资金投入到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当中,自己却连谋算他的人是谁都不明白,这让辛子秋倍感极其地愤怒的。“活一直这样辛子秋抽抽鼻子,狠狠地骂了一句国骂。。...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这个自称“玄冥”的男人,声音富有煽动人心的魔力,真诚而恳切。

辛子秋抽抽鼻子,狠狠地骂了一句国骂。

不用问,那倒霉的羊皮纸就是玄冥寄来的。

被人算计,还被投入到一个危险的境地当中,自己却连算计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这让辛子秋感到异常地愤怒。

“活下去么?废话,谁会不想活呢?”

冷风吹在辛子秋发烫的脸颊上,使他稍微冷静下来。

玄冥说的话有可能是陷阱,在东京汴梁城等待他的,也许是致命的杀机。

但可悲的是,此时的他,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作为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九零后宅男,辛子秋没有任何野外生存的技能,也没有可以赚钱的手艺。

不管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如玄冥所说的那么危险,他单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的几率都不大,冻死饿死倒是很有可能。

至于那个寻找什么真经的任务,他更是两眼一抹黑,毫无头绪。

权衡利弊之下,辛子秋决定去汴梁城碰碰运气。

与其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这个世界乱撞,还不如赌一次。

虽然赌注可能是自己的命。

下定了决心,他心里反倒轻松了起来。

恐惧来源于未知,一旦有了实际的目标,便没那么可怕了。

况且辛子秋身世坎坷,能长这么大也克服了许多苦难,眼前的困境于他而言,也远算不上世界末日。

他抖了抖胳膊,跺了跺脚。

这鬼天气,真他妈的冷啊。

辛子秋自幼和父亲学拳,身体素质极好。

可不论如何,他毕竟是肉体凡胎,穿着内衣在这深秋的冷风中吹了半天,也冻得够呛。

好在自己右臂之上,羊皮纸化成的黑色花纹中,隐隐有热流涌动,驱走了不少寒意,倒也不至于冻死。

可马上天就要黑了,得先找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落脚,总不能在这荒山野岭之中过夜。

辛子秋举目四顾,心中一片茫然,只能顺着较为平坦好走的方向,一步一踱地往山下走。

刚走出几步,只见前面隐隐约约有个人影,正向这边走来。

辛子秋心中微微一喜,赶紧往前快走了几步。

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正想找个人打听打听情况,问问路。

那人影似乎也看见了他,明显加快了脚步,也向这边走来。

两人离得近了些,辛子秋这才看得清楚,原来是个小姑娘。

只见她八九岁的年纪,头上梳着日月双抓髻,身上穿着水蓝色短褂和月白色绸裤,脚下蹬着一对红色的布鞋,长得眉清目秀,十分可爱。

只不过一个小孩子,独自跑到这荒郊野地来,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但辛子秋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怕小姑娘被他吓跑,便朗声喊道:

“小姑娘……呃……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话音刚落,两人已经走到一块儿,面对面相距不过数尺之遥。

还没等他问话,小女孩儿先怯声怯气地说道:

“大哥哥,你……你有吃的么?”

辛子秋一愣,下意识摸了摸短裤的裤兜,里面还真有块大白兔奶糖。

他把糖掏了出来,扒开包装纸递了过去,说道:

“喏,给你,甜的。”

小女孩儿伸手接过,连着包装纸一口吃了下去,硬硬的奶糖被她嚼得吱吱作响。

辛子秋见她没有害怕逃跑的意思,忙问道:

“小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那小女孩儿抬起头,一脸委屈地说道:

“大哥哥,我饿……”

辛子秋摸摸兜里,这回空空如也,只能安慰道:

“我没有吃的了,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么?或者这附近有人家么?”

那小女孩儿依旧不理辛子秋,呆呆地说道:

“我好饿……”

她目光呆滞,两眼茫然一片,死死地盯着辛子秋。

辛子秋和她目光相对,心中一凛,脊背发凉,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算了,当我白问。

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走,可就在此时,那小女孩纵身便扑了上来,嘴里依然叫着:

“我饿……我饿……”

辛子秋下意识地侧身一闪,却稍稍慢了些,虽然避开了身子,但手腕处一凉,却是被那小女孩儿用手抓住。

小女孩儿拉着他的手腕,张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便要一口咬下。

辛子秋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冰凉的铁条捆住一般,见状大惊,顿时大喝道:

“你干什么?”

冷风灌进了他的喉咙,一阵冰凉。

在将要被咬中之际,他没命地一抖手腕,将那小女孩儿甩飞出去。

他看向自己的右手,只见上面没有齿痕,并没被咬到,但仍然留下了一道指甲抓的划痕。

痕迹很浅,但手腕上一阵阵隐隐的麻痒感觉传来,令他有些不安,眉头微微皱起。

还不容他多想,那小女孩儿刚被甩开,双腿却好像装了弹簧般,一下子又窜起来三尺多高,双手十指尖尖,朝着辛子秋面门抓来。

辛子秋这次哪敢怠慢,脚下斜斜跨出一步,闪开这一扑。

同时伸出左手,立掌为刀,挟着风声,朝小女孩儿肋下切去。

八卦掌。

辛子秋自幼和父亲练拳,是程派八卦一脉的传人。

八卦掌是清朝咸丰年间,由武术大师董海川所创,而程派八卦则始于董海川的弟子程廷华先生。

程派八卦掌又称游身八卦连环掌,最讲究步法。

辛子秋四岁开始习武,练拳之前,先绕着大水缸走了三年,直到能在滑溜溜的水缸沿儿上健步如飞地绕圈,父亲辛元礼才开始传授拳法。

后来父亲虽然不在了,但辛子秋从未放弃习武。

只不过他平素和人切磋,都是点到为止,很少真正生死相搏。

在燕大武术社的时候,更是以教学为主,几乎从不和同学对练,怕拳脚无眼,一不小心伤了人。

其实作为新世纪的年轻人,他并不太相信武术这些东西。

都两千年了,有的是先进武器,谁还拿拳头打人?

可没想到在今时今日,救了他命的,正是自小练习的八卦掌。

“砰!”

辛子秋不想伤人性命,只用了五分力,但出掌依旧快捷无伦,掌缘正切中了小女孩儿的左肋。

手刀如击败絮,那小女孩儿被打得飞了出去。

辛子秋神色更加阴沉,这一击虽然得手,但手掌却好像打中了只装满棉花的麻袋,着手之处似乎没有骨头血肉,只是一团空空的皮囊,让他觉得愈发的古怪骇人。

这小女孩儿根本就没有肋骨……

定睛再看时,只见她已经站了起来,似乎对疼痛无知无觉。

她微微弓着腰,双手不自然地垂在膝盖的位置,脸上苍白的皮肤片片脱落,露出了里面糜烂不堪的血肉。

此时她的喉咙里嘶哑着,发出荷荷的声音,似乎还在喊饿。

妈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僵尸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