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1.囚居禅院,奇货可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您获龙气200点————龙气远远超过存储极限————您被加持龙气————深入探索,意外发现修士法术————一次失败————一切未知错误的————去尝试修复好——...——错误的勘误————【妙道】为主人服务————请主人选择修士法术——白渊心底沉闷地生起了自明的他一睁眼,就看到三道幽泽于黑暗里浮沉,熠熠生辉,仿是三星江夜渔火。。...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您获得气运200点——

——气运超出储存极限——

——您被加持气运——

——探索,发现修士法术——

——失败——

——未知错误——

——尝试修复——

...

——错误更正——

——【妙道】为主人服务——

——请主人选择修士法术——

白渊心底突兀地生出了自明的念想。

他一睁眼,就看到三道幽泽于黑暗里浮沉,熠熠生辉,仿是三星江夜渔火。

仿是印证他的猜想,怒潮的声音从远处飘来,玄妙幽远,空灵剔透,原当给人以潮水天上来的壮阔神秘之感,但真正去感受了,却只会体悟到一种极度危险的大恐怖。

我怎么到了海边?

这是什么海?

白渊心底一紧,生出了疑惑。

他努力去看,却看不到海,也感受不到水汽,更闻不到海风,这个世界里有的只是他眼前的三道幽泽,余下一片漆黑。

他下意识地看向那三道幽泽。

三道信息亦是自明地呈现而出。

这三道幽泽居然对应着三门法术:

天目:五品特殊法术,施展该法术可在天空开眼,俯瞰一方,知其动静;

地灵:五品特殊法术,施展该法术可问地灵信息,了解一方,明其过往;

镜法:五品特殊法术,施展该术法可于虚空显镜,万里之间,呼吸往返。

是穿越了吗?

白渊实在给不出其他解释。

此时此地的异景没有半点虚假,让人不知身在何处,可却又知晓这不是梦,不是游戏,而或是一场突然降临的奇迹。

他没有立刻选择,而是深吸一口气,努力地侧过头,瞪大眼,试图看清面前的黑暗。

刷~~

他的眼睛居然再度睁开了。

...

...

...

黑暗消失了,幽泽也消失了,海浪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古风的雅致禅房。

禅房的油纸窗外是覆雪的远山,窗边的白墙上则是挂着一面铜镜。

铜镜里显出一道卧榻的男子身形。

那是身穿华服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面容宁静,黑发披肩,面色苍白,一双瞳孔正从铜镜里与他静静对视。

同时,海量的信息也涌入白渊的脑海,这是属于另一个人的信息。

他闭目消化,许久后,他终于明白了一点。

是穿越了。

他真的穿越了...

而被穿越者的经历颇为离奇。

三个月零一天前,这被穿越者还是江南卢家的家仆。

三个月后,他就被莫名地抓到了这座古庙。

然后,这三个月时间,他不仅没有遭到虐待,反倒是被大鱼大肉,锦衣华服的侍候着;甚至他还被逼迫涂抹一种珍贵药膏,涂完之后他那粗糙的皮肤会变得光滑如未经劳作的富家公子哥儿;同时,他还需要不停地去强行记忆一些信息。

白渊完全可以看出,这些信息完全是另一个人的经历。

为什么会这样呢?

白渊穿越到了这里,这些事就变成了他的事,由不得他不去思考。

毕竟他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而刚刚那三道幽泽是他的金手指么?

他心底一慌,不会因为没选,金手指就跑了吧?

白渊急忙闭目,眼前一片黑暗,但三道幽泽真的没了。

他急忙沉静心神,细细去感知。

遥远之处这才再度响起奇异的潮水之声,三道浮空的法术幽泽逐渐清晰,那自明的“请选择法术”的念头在他心底显出。

还在,那就好...白渊暗暗舒了口气。

不过,到底该选择哪一门术法呢?

选天目的话,应该很适合观察四周的动静,就好像装了许多监控一样。

选镜法的话,能够在极远距离快速往返,这是坐飞机了吧?

选地灵的话,应该能够更好地追踪和探查,就好像处处都有线人。

白渊有些犹豫不决,谁都知道开局很重要,尤其是现在这种“被神秘人以未知目的困在古庙”的开局,更需要谨慎对待。

他必须根据现在面临的危机,而选择最合适的法术。

那么,首先就是了解现在的状况。

抓他的人是什么身份?

这些人为什么要抓一个仆人?

又为什么要让他去记另一个人的经历?

就在这时...

禅房的门忽地开了,门外的风雪顿时扑入,但一个裹着银白斗篷的长腿少女却更快地走入,然后快速地反手带上门。

这长腿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双瞳水灵,鹅蛋脸儿清秀无比,肌肤腻白一片,轻红薄唇上犹然能闻见胭脂香,三个抓髻颇为可爱地立在头上,是个美人儿。

白渊想了想,自己应该从未见过这姑娘。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的人却换个不停,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换了五个,这姑娘是第六个了...

他联想到这家仆的正常反应,顿时畏惧地往床榻里缩了缩。

长腿少女眯了眯眼,冰冷的双眸打量着他,小脸上挂着的笑容变得戏虐。

“没想到区区仆人,居然真能长出天潢贵胄的模样。”

白渊代入角色原本性格,颤颤地指着长腿少女道:“你...你不要过来啊。”

长腿少女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道:“自学阶段结束了,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会对你进行教学。”

“教...教什么学?”

长腿少女笑眯眯道:“当然是教导你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子。”

皇子?

白渊愣了愣,什么情况?

长腿少女道:“你想的没错,你和当今六皇子长得一模一样,真是奇货可居呢...

我若是你,我现在不会去想那些毫无意义的事,只会拼了命地去适应身份,想着怎么才会不让人识破。

对了,真正的六皇子已经离死不远了。

可是他死了,六皇子却还会活着。

知道为什么吗?”

也不待回答,长腿少女“咯咯”地笑了起来,“因为,你会成为六皇子白渊。

想你区区一个下人,竟能得此福分,便是做个傀儡,也该谢天谢地了。

我叫玉琉璃,今后是你的老师,未来是你的侍女。

你若乖乖听话,我就少折磨你,好不好?”

玉琉璃舔了舔嘴唇,眸子里显出一抹诡异的凶光。

...

...

“你喜欢什么?”

“我...我喜欢看书。”

“哪家的书?”

“佛门...我喜欢看佛门的书...”

“你对生命的态度是什么?”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与其在红尘里打滚,不如青灯古佛。”

“你的母亲华妃,曾帮你选妻,选了几次?”

“三次。”

“哪三次?每一次你拒绝的原因是什么?说出来!”

“第一次,南国的天瞾公主,拒绝的原因是我沉沦苦海,无心娶妻;

第二次,镇北王家的小郡主,拒绝原因是我苦海回头,无心娶妻;

第三次,大学士家的千金才女,拒绝原因是我想出家为僧,不愿娶妻。

三次之后,母妃被气的吐血,但我却心意已决,既然出家,那就无家,母妃气不气,关我何事?”

白渊回答完,心底默默吐槽,这位和自己有着一样姓名的六皇子可真他娘是个人才,死的不冤。

玉琉璃点点头,道:“都说对了,之后我们每天都会以问答的形式来加固你对六皇子的认识,同时我们会进行实际的扮演操作。

之后去了六皇子府,你就待在府中,什么事都不用做。

如果有事,我会提前告诉你该干什么。

而在府里,你除了自由,什么都可以享有。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现在你和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你听话,那就是荣华富贵,不听话,那就是粉身碎骨,懂吗?”

白渊点点头,道:“懂。”

是的。

他懂了。

看来,三门法术里该选“镜法”了。

虚空显镜,万里之间,呼吸往返。

这么一来,除了荣华富贵,自由也有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