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不强天不容 第2章生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李氏捂着脸木木地站着。“爹,肯定是娘在割草的时候被黄蜂针了。”大丫心痛她娘。宏基爹严肃认真的脸瞪几眼儿媳妇,又瞪着大丫呵斥道:“一个丫头片子大声嚷嚷大声嚷嚷成何体统?”“宏基,快扶你媳妇进来坐定,看她的样子要生了。”李婆婆原本想劝解这对父子,经验十分丰富的“爹,一定是娘在割草的时候被黄蜂针了。”大丫心疼她娘。。...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李氏捂着脸木木地站着。

“爹,一定是娘在割草的时候被黄蜂针了。”大丫心疼她娘。

宏基爹严肃的脸瞪一眼儿媳妇,又瞪着大丫训斥道:“一个丫头片子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宏基,快扶你媳妇进去坐下,看她的样子要生了。”李婆婆本来想劝说这对父子,经验丰富的她,先发现了李氏都不对劲。

李氏感觉下坠的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好像有什么要从粗布裙底下流出来,她小声的底呼。

“啊……”

赖氏刚把袋子收起来,在家里窗口那条缝看着院子,见到李氏找理由不做饭那怎么行?

肥胖的身体站在房间门口瞪人,狠狠的撇了一眼李婆婆,大声的骂道:“李氏,还不快做饭?难道想我这个婆婆去照顾你不成?专门生赔钱货的玩意。”

“赖氏,你儿媳妇快要生了,你居然坐着让你的儿媳妇给你煮饭?”李婆婆怒斥,哪个媳妇不是娘生的?

“关你什么事,你要是要管,你在我家帮忙做饭好了。”赖氏一脸不以为意。

她的两个女儿在房间里偷偷的往外看,家人已经习惯了这样对大嫂,却没有想过要去帮她,很认可母亲的做法,如此能让她们不用做家务。

“呜呜呜”大Y把妹妹从背上解下来,去扶母亲。

李婆婆生气的大喘气,然后忍住了发飙,对木木的宏基说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媳妇快要生了,快点去找接生婆。”

“嗯嗯”宏基对自己的妻子要生,很盼望她能生个儿子,跑出去大门口又转回来。

“娘,给我点钱……”

宏基和父亲做木工,一直收到的钱都是母亲存起来,钱财没有过他们夫妻的手。

他这位大孝子什么都听母亲,父亲的,身上只有几个铜钱,如何能请得了接生婆。

“一个生赔钱货的,一次一次生娃花费钱,这一次不用请接生婆,让她在家里自己生。”赖氏如此恶毒的话语。

李婆婆只能叹口气,她有帮人之心,却没有能力帮人。

只能拿起她的菜篮,回去自己的家。

“哼,多管闲事,还以为她有多善心。”

赖氏胜利者的嘴脸,又瞪了一眼李氏:“还不快点去做饭?”

“娘,我媳妇已经疼的蹲下来,求求娘你给钱给请接生婆吧!”宏基在他娘面前跪下来。

“请什么请?一个生赔钱货的,你爹和你做木工的钱都是花在她生赔钱货上。”

“婆婆……”李氏知道生孩子是过鬼门关,想要求情,却痛的说不出话。

“奶奶,求求你,快点给我娘请接生婆。”大丫跪了下来,八岁的姑娘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妹妹出生,这几个妹妹可以说是她带大的。

“放肆……一个赔贱货有你说话的份吗?”赖氏手指指着大丫,肥胖的脚踢了她一脚,瘦弱的大丫摔在地上。

“呜呜,别打我姐姐。”大丫的三个小妹妹围着她哭。

“哭哭哭,丧门星。”赖氏举手要把四个女娃打一顿。

宏基见到母亲打他的孩子,懦弱的接受着,又见到自己的妻子疼的倒在地上,他一个公主抱把妻子抱回房间去。

“宏基,你别干傻事,女人生孩子,你别进去见了血不好。”

宏基的爹在后面叫了一声,见到儿子不理会他,脚在地上跺跺脚。

“宏基,听你爹的。”赖氏在房门口也叫着。

宏基把妻子抱进了房间之中,听父母亲的话,从房间走出来,看着已经到了中午,别人家已经饮烟四起,他们家还想指望着李氏煮饭。

宏基对接生其他不懂,只知道要烧热水。

“大丫你进去房间照顾你娘。”

刚才被奶奶那一脚踢得很疼的大丫,擦了擦眼泪,乖巧的进去父母亲的房间,这间房也是他们姐妹四人一起住的房间,其他的三个孩子也跟着进去,围着躺在床上的李氏。

“娘,你怎么样啊?”

“水”李氏肚子很饿也很渴,吃饭指望不上。

“娘,只有冷水。”大丫从水壶里倒了一杯冷白开水,给母亲喂着喝。

宏基只了烧一锅热水,父母不让他进房间,却只能在房间门口叫唤大丫把热水端进去,把另外三个女娃留在身边,在门口等待。

李氏感觉越来越疼,在生的过程之中肚子太饿,今天又提前生孩子,用了全身的力量,忍着疼痛把孩子生了下来,自己剪的脐带。

大丫面对母亲生孩子如此疼痛的模样,乖巧的给刚出生的娃娃擦干净身上的血,用一块破布把娃娃包起来。

“大丫,你娘生的是不是弟弟?”

宏基在门口叫唤,他的爹和娘也站在门口,隔壁房间的两个妹妹也注意听着。

这个家到现在都还没有煮午饭,时间早已经过了正午。

“爹,是妹妹”

“什么?是妹妹?”

“又生了赔钱货?儿呀,把她休了再娶一房媳妇,咱们家不能没有后。”赖氏在哭丧着。

“娘,我……”宏基在父母亲说话的时候,他痛苦地抱着头蹲在地上,这些年媳妇一直生女娃,他受的更多的是闲言碎语,顶着很大的压力抬不起头。

“儿子听我的,把这个生赔钱货的赶出家门,还有她几个赔钱货。”赖氏此时别说要待侯儿媳妇坐月子,想要把刚刚生产完毕的母女六人赶出家门。

李氏刚刚生产完,有气无力的样子,刚才在剪脐带的时候,她已经看清楚了娃娃的性别,失望懊丧的心情,这是在这家人的对待下,知道他们会骂她几句,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狠的想赶她们出去。

刚刚生产完一激动,引发大出血,血不断的流。

大丫抱着刚出生的娃娃在恐惧之中,以为母亲生弟弟,她们姐妹会好过一些,再一次迎接长辈如此对待母亲,幼小的心灵在颤抖着。

直到闻到更大的血腥味,见到她母亲晕了过去,把娃娃放在母亲的身边,摇着母亲:“娘,你怎么了?快醒醒。”

恐惧的大丫摇母亲不醒,发现母亲不断的流血,她惊慌推开房门跑出去。

“爹,不好了,娘流了好多血。”

宏基听到女儿的话,双手抱着的头又抬了起来,见到女儿手上没干的血迹心慌了一下,跪下对赖氏求助道:

“娘,给我钱去请大夫。”

“生孩子本来就是流血的,哪个女人不是这样经历的?请什么大夫?哼,家里的钱是为你妹办嫁妆的。”赖氏翻了个白眼,肚子咕咕响,瞪了一眼李氏的房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