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歹是个道士 厉鬼聚财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大清早孙胖子就回来接我们了。先带着我们去吃了早餐。接着便出发到达去柳家别墅,随着车子缓缓地驶出郊区,柳家别墅也快到了“顺着这条路再开二十分钟。过了前面那条小溪就到了”孙胖子怕我们在车上无聊的。主动地和我们搭腔我也特别注意到了,后面靠山,前面环水,简言之玉带环“顺着这条路再开十分钟。过了前面那条小溪就到了”孙胖子怕我们在车上无聊。主动和我们搭话。...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一大早孙胖子就过来接我们了。先带着我们去吃了早餐。然后便出发去柳家别墅,随着车子缓缓驶入郊区,柳家别墅也快到了

“顺着这条路再开十分钟。过了前面那条小溪就到了”孙胖子怕我们在车上无聊。主动和我们搭话

我也注意到了,后面靠山,前面环水,所谓玉带环腰,钱财满屋飘,是个聚财的好地方,而且这附近只有柳家别墅一家人,那不是所有财气都被柳家占了!

没过一会车子已经来到了柳家别墅的门口,我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两座镇宅的石狮子。只不过这柳家的镇宅兽居然是闭着眼的,事情渐渐有些古怪了起来

一进门柳老板就迎了过来“可以带我们到处看看吗?宅子的风水似乎有些问题”我先开口道

“当然可以。我带两位去转转”说完就带着我们出去了。一到柳家后院我就看到了两个槐树,

“柳老板。这个宅子的布局是你家老太爷布的吗?”我转头看向柳老板

“这是当年我爷爷请高人布下的。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柳老板一脸担心

“我还不确定。我得再看看才能知道”

槐树招阴。一般人家是不会往家里种上槐树的。这个就连外行人都知道。柳老太爷不可能不知道。除非。。。我知道了

“柳老板。我想我已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你们家这是个风水局。刚刚来的路上我就注意到了,别墅后面靠山,前面环水,也就是先生们所说的。前有玉带揽财,后有白虎守财,只不过你们家这个不是普通的聚财局。应该是厉鬼聚财局”听我这么一说。柳老板脸色越来越难看。我接着说道

“所谓厉鬼聚财局。是以血脉至亲为阵眼发动的一种招财方法。它比五鬼运财术更惨无人道,摆厉鬼聚财局需要找到一个天然的聚财局,然后用血脉至亲的尸体镇宅,因为需要将这位至亲练成厉鬼用来压阵敛财,所以摆此局者会在家里种上槐树用来招阴,又唯恐有别的厉鬼前来吸财,所以做局者会在门口摆上石狮,大家都知道石狮子有驱邪镇宅的作用。所以用一般的石狮子肯定不行,只能用闭眼的狮子,闭眼狮子不认人只认气味。所以它会消灭一切除主家以外的鬼魂,这应该就是你们柳家大家的秘密,而且我听说这附近通了一条隧道。而这条隧道正好形成了一条穿心煞。也碰巧破了你家的风水局。财气外泄。厉鬼反噬。

风水局被破,这底下的厉鬼怕是也已经出来了。由于受到厉鬼反噬所以你们柳家开始诸事不顺,不过这还算是轻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厉鬼没有立刻来找你们报仇。否则柳家现在已经家破人亡了!”

此时的柳老板已经面色铁青。跑出去看了看自己家的石狮子,不得不相信陈笑说的话

看着柳老板这个样子仿佛不知情,“您可以问问令尊,看看他知不知道当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对对对。问我爸。美琴,美琴你把爸扶下来,我有事和他说”柳老板冲着楼上喊到

不一会,柳老板的老婆搀扶着一个约摸八十来岁的老人下楼了,柳老板过去扶住自己父亲,示意让自己老婆上去吧。

柳老太爷刚刚坐下。柳老板就直接开始问他“爸。关于这个宅子你知道多少?”

“我不知道,这个宅子是当年你爷爷请高人建的。我怎么会知道”

“爸。我还没问呢”柳老太爷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开始撒起泼来“我不知道。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要睡觉。我要休息,哎呀!你这个孽子你不让我休息。你折磨我”柳老板拿这撒泼的父亲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柳老太爷。您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如果您知道什么的话您就赶紧说出来。实不相瞒,现在它已经出来了,如果您不说的话。到时候我可就帮不了你们家了”

“这个毛头小子是谁啊。还吓唬我老人家”

“他就是陈先生,爷爷让我们找的陈先生。您还不知道吧。现在我们家的产业出问题了,很严重的问题”

柳老太爷一听我姓陈,才缓缓开口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真是作孽啊!这件事还要从我爹在世的时候开始说起。我们柳家原本是做布匹生意的,虽然是小本买卖。但是家里只有我和姐姐两个孩子生活也算是过得有滋有味。直到我十岁那年。突然就闹起了旱灾,整个东城是颗粒无收啊!”

实在饿的受不了了。就开始有人来抢我们家的布,用布去换粮食,甚至有的人活生生的吃掉了自己家里人。我们家以前生活还算富裕。虽然不至于天天挨饿,但是一碗粥也得喝一天了。

那天家里已经喝完了最后一把米,门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柳老哥在不在啊?”一听这声音我爹就知道来人是谁,他连忙开门把那人拉了进来。然后赶紧锁上门。

来人是个男子。穿着一身布衣,虽然说是一身布衣却不像外面的流民,我也注意到了那个人,穿着黄色布衣。瘦瘦的。留着两撮胡须。走路腿还有点瘸,我听父亲叫他黄老板。

说起来这个黄老板是当时父亲去隔壁镇子送布救了的。听父亲说当时他正带着布匹要往隔壁镇子走,路过灵运山山脚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男的躺在路边,脚上还流着血。父亲也算是心地善良,便出手救了这个男人。还给他包扎了伤口,

听这男人说自己姓黄,是隔壁镇包子铺的老板,今日来灵运山找一种野菜,不料中途摔伤了腿,幸亏被父亲所救,两人闲谈甚欢,当即就决定一起前往隔壁镇子,父亲一路搀扶着那个黄老板。把他送回了包子铺,他也热心的请父亲吃包子,还让父亲留下住一晚。不过因为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父亲便没有留下。

从那以后父亲也曾去找过这位挚友。不过却听别人说他发财了。人也搬走了。那个包子铺也早就换别人了。

最后一次见到他。就是闹旱灾那年,而且灵运观也是他告诉我父亲的,

当时他看着我家的现状,就直接把我父亲母亲叫了过去。然后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