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歹是个道士 初遇师兄苏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了过去的十来分钟。还看不见爷爷回去,我了几得原地打转儿。另一方面是怕爷爷。另另一方面是怕底下镇压住的东西回去,忽然一声惨嚎的叫喊,我赶忙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还没跑回去几步我就觉得到了不对劲儿,我的肩膀分外的沉。好。这是鬼爬肩。古老的传说有些尚未成年就传说有些年幼就横死的孩子,死后喜欢趴在别人的肩头,被小鬼那么一趴,阳火直接被扑灭了。轻则早点发现将鬼驱赶大病一场。重则耗尽精气神而亡,而盼盼的孩子属于横死本就是大凶之物。现在又趴在我的肩膀上。这次算是完了,。...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已经过去十来分钟。还不见爷爷回来,我已经几得原地打转。一方面是担心爷爷。另一方面是担心底下镇压的东西回来,突然一声凄厉的叫喊,我急忙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还没跑出去几步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我的肩膀格外的沉。不好。这是鬼爬肩。

传说有些年幼就横死的孩子,死后喜欢趴在别人的肩头,被小鬼那么一趴,阳火直接被扑灭了。轻则早点发现将鬼驱赶大病一场。重则耗尽精气神而亡,而盼盼的孩子属于横死本就是大凶之物。现在又趴在我的肩膀上。这次算是完了,

此时肩膀上的两栈阳火已经灭了。俗话说人有三把火,鬼神靠边走。这一下灭了我两栈。再灭一栈我就死翘翘了。

不行我得自救。我好歹是个道士,起码的能力还是有的,而且再这么下去。爷爷还没回来我就先凉了。

我脑袋飞速运转。以前爷爷教过我的东西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直接简单粗暴咬破舌头。仰头一口舌尖血,舌尖血本来就是人身上阳气最足的血。更何况我还是童子。够这个小鬼喝一壶的了。只听一声尖叫,小鬼吃痛。离开了我的肩膀,我瞬间感觉如释重负。

我一把拿出爷爷给我的桃木剑对准眼前的小鬼,小鬼龇牙咧嘴的飞扑过来,我直接握紧桃木剑迎了上去,我去。居然没用。

一般的小鬼要是挨上这么一下肯定重伤了。对他居然没用。除非他不是一般的小鬼。他们母子两本来就是横死。怨气冲天。又被埋在桃树底下受尽折磨,底下镇压的东西出来之后。肯定有些残留的煞气。我顿时大惊,这怕不是普通的鬼。看起来应该是子母煞。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鬼一下子把我扑倒。顺势掐上了我的脖子,我被掐的喘不过气来。

挣扎了良久,感觉自己已经没力气了。难道我就这么死了,不我还没见到爷爷平安。我还没谈过恋爱。我还有好多事没有做,我不甘心。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我仿佛掉入了无尽深渊。渐渐昏死了过去

“我的人也是你能动的?”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凭空出现,看了一眼陈笑。“你居然敢把他伤成这个样子。”他凶狠的眼神对上了小鬼。小鬼还没来得及漏出惊恐的眼神,便魂飞魄散了。

男子一抬手,召唤出来一只厉鬼,”看好他,要是他出了什么事。你就没命了,厉鬼低着头。连连答应,生怕对上男子的眼神,

男子转身消失,奔着陈二爷的方向而去,那边陈二爷一人对上红衣女鬼,本来逃跑的厉鬼居然挺停下。还对着陈二爷阴笑,陈二爷惊觉中计,想要往陈笑的方向怕,被红衣女鬼拦下。一心想着孙子安危的陈二爷方寸大乱。被红衣女鬼偷袭,已经奄奄一息,红衣女鬼正要下死手,一道剑光飞过,正中厉鬼眉心。红衣女鬼随即魂飞魄散,

男子转头要走,陈二爷开口到“别走,虽然我不知道阁下是谁,但是陈笑这孩子命格特殊。以后少不了艰难险阻。请你看在我快要死的份上一定要保护他,”“陈笑我自然会管,””那我就放心了。”说罢陈二爷便撒手人寰,男子把陈二爷埋在了树林。”你守了这里一辈子了。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吧,陈笑我会替你照顾的。”说完男子便抱起陈笑往村里走去。

陈笑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居然是躺在家里,旁边还有一个男子,“你终于醒了,没事了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陌,是你的师哥,我师傅和你爷爷是同门师兄弟,你爷爷已经把你托付给我了”说着拿出了爷爷一直戴在身上的那只银灰色镯子,

这镯子爷爷从不离身,爷爷曾和我说过。这是爷爷的师傅留给他的。以后等他走了就留给我,当时我也没往那方面想。只当是爷爷为了让我相信苏陌而留下来的

我仔细打量着这个男生,一头黑色短发,脸上菱角分明,眉宇之间透着成熟,但不显得苍老,沉稳中带着狂傲,是一种天生皇族骨子里才能带着的狂傲,但并不给人一种压力,深沉的双眼好似两条无底深渊,不过与之对视。却又觉得无尽温柔,再配上这身黑色西服,浑身上下更是散发这一种王者霸气。

虽然从小村里的人便说生的清秀挺拔,但是此刻和这个苏陌相比陈笑居然觉得自己还逊色几分

“我爷爷怎么样了,他现在在哪里。”陈笑脸一脸慌张的问道,”你爷爷他没事他回师门养伤去了。他说等你以后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他就回来了”

”我爷爷他伤的重不重。他真的没事吗?”“你就这么不相信你爷爷吗?””我...”

我刚从床上起来就刚好碰到李家老小来我家,对着我一阵感谢,还塞了个大红包给我,说是感谢我们爷孙救了他家一家老小的性命,我推辞不收,李爷爷却说这是规矩。必须得收,我收下了李家的红包,他呢才心满意足的回家,我看了一下大概有5000块钱,现在爷爷不在了,我只有靠我自己了,以后我只能打工边挣钱,才能勉强维持生活这样子,现在再加上一个苏陌。那以后的日子不是更难过了,算了算了。大不了多使唤使唤他。他是我师兄。想必肯定有本事,那我只能含泪卖师兄了。想着想着我不经笑出了声,嘿嘿嘿嘿!

没想到这个苏陌,看起来挺热情的,结果居然是个冰块。让他出去买个菜,把整个菜市场的人都得罪完了。“你就不能和人家好好说话。摆着个脸。好像人家欠你的一样,拿你把市场的人得罪完的话,我两要饿死啦”我一脸无奈的说到。

“你以为他们是你?他们也配?”苏陌一句话把我噎的死死的,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了,只能我自己去了,还好我嘴甜,不然就等着饿死吧?我一脸苦笑,

我还没来得及出去,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陈二爷家是这里吗?”一个戴着眼镜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一脸不屑的问道

“我爷爷不在,你们有事找我也一样,没事的话我要出门,慢走不送”

“你还是赶紧叫你爷爷出来吧。就你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哦,是嘛,问我几斤几两只怕你不够格,我这个人向来只和正主说话。”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正主。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

我淡然一笑,所谓面相,是以不同的宫位,表徵人生的成败吉凶。虽然各家的说法不尽相同,但大致上还是差不多的,依我看这个胖子财帛宫明而不亮、说明他是富而不贵,奴仆宫一片光明不过却隐隐有黑气缠绕,想必是想来试试水!“怎么你是吗?你要是那你可就是条咬主人的狗了”

“你这毛头小子,恐怕是不知道爷爷的厉害”

胖子这话一出,我转头看了一眼苏陌,苏陌已经冷冷的看着胖子,准备出手教训一下他,我对着苏陌摇了摇头。再次转头看向胖子,只见胖子后面的人一挥手,胖子便心不甘情不愿的闭嘴了。

“年轻人,此话怎讲,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是正主呢?”

来者是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身蓝色西服,黑色的皮鞋显的格外干练,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不过鬓角有些许苍白,看着有些沧桑,再仔细一看此人命宫之中有一抹黑气盈绕,没错了此人便是正主。

“既然是来消灾的,让个手下来试探我,这可就不地道了,柳老板”

“哦?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柳老板”男人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呵呵一笑,我看您天庭饱满,地阔方圆,不是名流贾商就是达官贵人,而我们这个小小的东城能有几个贵人,除了东运集团的王家和柳氏集团的柳家还有谁能称得上名流,再说了您子女宫透着一丝正气,很明显家里有人当了大官,而如今整个东城都知道柳大少爷荣升督察前不久才去北京任职,除了柳老板,我实在是想不到谁才能符合这样的面相了。那我说对了吗?”

“不错不错,不愧是陈二爷的孙子”柳老板说罢便对我投来赞许的目光

“你来的目的该说一说了吧?”原本坐在一旁的苏陌冷冷的开口,苏陌不喜欢和外人说话,突然这么一说难道是看出什么来了,我心里犯了嘀咕

苏陌转头看向陈笑。眼神中多了些许赞扬可能也是欣慰。毕竟以前陈笑都是躲在爷爷身后,这次爷爷走了。陈笑也变得成熟稳重了些

苏陌看出来陈笑的疑惑,对陈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听听柳老板是怎么说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