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雨集 第一章 暗夜来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创作作品这部小说的灵感,来源于今年去游玩苏州园林时,看见一副很不喜欢的对联:“旧雨集名园,风前煎铭,黑衣组织留题,诸公回首燕云,应喜清流同茂苑”后来读到“旧雨集”三个字心生欢欣,便最终决定,我要写一本书就以之为命名。写我暂短人生中没见过的名家,听过的故事,人生如浮萍,愿每一个生在风雨飘摇中的平凡人,依然能有余兴煮茶、看花、吟诗作对。。...

旧雨集

推荐指数:10分

《旧雨集》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我创作这部小说的灵感,来源于去年游玩苏州园林时,看到一副很喜欢的对联:“旧雨集名园,风前煎铭,琴酒留题,诸公回望燕云,应喜清流同茂苑”当时读到“旧雨集”三个字心生欢喜,于是决定,我要写一本书就以之命名。写我短暂人生中见过的名家,听过的故事,以及看过的世界。

人生如浮萍,愿每一个生在风雨飘摇中的平凡人,依然能有余兴煮茶、看花、吟诗作对。

第一章暗夜来临

夜晚,g城的天空被乌云覆盖,黑云一层层像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笼罩整个城市。就在2019年8月27日,在这里发生了一起大案要案,一家四口葬身火海,一对夫妻,两兄弟,其中一个小男孩仅九岁。火灾已经过去3天了,而现在的g城的天空黑云还未消散,好像逝去的灵魂不想离开这个纷纷扰扰的人世间,久久徘徊在天空中,看来又要下一阵暴风雨了······

钟引弟一个人坐在审讯室的铁窗前面,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堵在心口,让钟引弟透不过气来。她出生在农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刚出生那年,她的妈妈上山求神拜佛,请观音娘娘送一个男孩来,引弟的姐姐叫钟爱弟,后来如法炮制,又求了一个妹妹,叫钟莱弟。后来,钟引弟妈妈似乎认命了,不求儿子,开始求财。去灵谷寺求签,听签上所言,钟引弟的命非常的硬,命中缺土,如果名字中带上土,可能会给家里带来好运。于是,钟引弟还有一个小名叫佳佳。改名后不久,村里土地被政府征收建成高铁,住在附近的村民们都要成为暴发户了。

2009年,g城农村,下山村,钟引弟家里。

钟家太太林海清:“村里不知道为什么呢?我们家女孩子多就不能给女孩子分地?女孩子怎么就不能分钱呢?”

村主任:“不会的,还是那么一点事情,听说直接分房子呢。房子的事情就是按照村里的委员会商量出来的,不是我一个人说里算的,你懂吧?”

引弟母亲说:“那也不能这样啊,按照男丁分,那咱们村不是一直宣传男女平等,怎么能只分给我家男人一份,而没有四个女人的份呢?”林海清边说边往外走,虽然是四月,却还是有一股冷风往身体里灌,林海清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一路上越想越气,想着自己生了三个女孩而遭受的冷言冷语,不禁痛哭出声。

“老妈,怎么啦?”大姐钟爱弟从后面跑了上来,抱住林海清。

“女儿呀,我们要被人欺负死哪,妈妈对不住你们几个啊,不能为你们争取到土地。”

“咱们村主任太过分了!”爱弟将要中专毕业,穿着一身洗得有些褪色的白色T恤,在灯光下散发出微弱的白光,但全身洋溢着青春的朝气,满脸的胶原蛋白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林海青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年轻又富有朝气,刚刚悲愤交加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些,看着女儿美丽的眼睛感觉到人生又充满希望。

“走吧,咱们回家吧,你爸爸在家里等我们吃晚饭,还要把结果早点跟他说。”海清一边说一边搀扶着女儿走向回家的小路上。

门吱吱呀呀推开了,钟小平走了过来,嘴里还在吞云吐雾吸着烟,皱着眉头:“怎么现在才回来呢,等你们半天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让你去,你不去,我一个女人家根本不被放在眼里。”海清抱怨道。

“怎么说?我们家分多少?”

“他们说要按照男丁人口分配,我们家只能拿到你的一份。我娘四个没有分到一分钱。”

“什么?”小平大叫一声,嘴里的烟屁股拿下来,踩在脚下,怒骂一声:“老子,绝对给他们好看。”

海清说:“算了,咱们以前怎么过的现还是可以那样过。主要还是先让我们家的三个女娃子弄几个房间,眼看着爱弟明年都20岁了,要人过来相亲,连个像样的房间都没有呢!”

“不行,不能这样明着被欺负,我去找找老三他们。”钟小平骂骂咧咧站起身来。

“那先吃饭吧,明天你去找村支书聊一聊,兴许能有点办法。”海清安慰道。

“贼他妈的,欺负到我们家身上,就是不拿我们家族的人当人,竟然连土地都没有。”

小平看着桌上摆着三样小菜:莴笋、西红柿蛋汤、土豆丝,不知道该怎么下筷子:“天天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啥时候是个头啊。以为等村里卖掉地,分过来的一些能过上好日子了。草!结果这些狗娘养的。”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赶紧吃饭,赶紧吃饭。你们几个吃完就去房间吧。”小平放下饭碗起身开门。

“老哥,听说今天嫂子去村里了,村长让我过来说一声。意思可能理解错了呢”许老三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衣服像是刚刚熨烫过一样,分外服帖又有棱角。显得许老三像个城里来的公务员。跟他站在一起,小平不知道把手搁在哪里,显得局促不安。一边搓着双手,一边结结巴巴地说着:哦,哦,哦村书记,她她她妈妈刚刚来说过,咱们村也······

老三说:“哎,甭说了,如果你们家女儿都有土地的话,那么我家的三个男孩子就不公平了,对吧?还有那么多家的男丁就不会同意的。大家都是乡里乡村不要闹得不愉快对吧?”

老三说完就走了,胡小平越想越气,越气越想。自己老婆肚子不争气啊,太不争气了,所以都生的女儿,要是三个都是男孩算一下账,今年的分土地一人130万,合计四个男人就能有520万了,以后孩子们的房间都不用发愁了,也不用天天得这么辛苦往外跑啊。

午夜时分,孩子们都上床睡觉了,可是钟小平不断叹气。

“叹什么气呀,刚刚是村书记老三吧”海清问道。

“都是你这不争气的肚子害死我了,娶了你这个婆娘,真是倒霉。呸。”小平一说完赌气话就拿冰冷的背对着海清,接着就响起了呼噜声。海清听着熟悉的呼噜声,望着他冰冷的背影。黑夜就像一对猫的爪子挠着海清的心,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不能发出声音,孩子们明天还要上学。硬是把泪水咽到肚子里。

“引弟妈妈,一起到村委会办理存折,今天钱就会到账了。”

“你家就只有一个人吧,哎,我家的四个我刚刚找了主任,我们女人为啥没有,主任说,女生外向,早晚是别人家的,没必要分钱。哈哈哈哈。”老三老婆的笑声听起来格外响亮又清脆,但在海清这里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一样扎在心里。顿时,海清觉得胸口堵得透不过气来。回到家里找到身份证,然后就拉着小平一起到村委会办理存折。没过几天,分地的金额扣掉了一些税费,一些七七八八的保险,最后终于到账了122万。那天,家家户户大摆宴席,可钟小平一家的热闹不同凡响。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