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气飘香 第二章 再相逢(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洛阳。洛阳坐落于河南西部,跨越黄河中下游南北两岸,东邻荥阳郡,西接陕州,北跨黄河与山阳交界,南与平顶山相连接。正简言之洛河之上,山水具阳,故又称之为洛阳!阿柒回去的机会很多,但她却从来没有入城,更有甚者不愿在其周边活动。可她昨日但是来了。其一,是为了找寻传洛阳位于河南西部,横跨黄河中下游南北两岸,东邻荥阳郡,西接陕州,北跨黄河与山阳接壤,南与平顶山相连。正所谓洛河之上,山水具阳,故称之为洛阳!。...

刀气飘香

推荐指数:10分

《刀气飘香》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洛阳。

洛阳位于河南西部,横跨黄河中下游南北两岸,东邻荥阳郡,西接陕州,北跨黄河与山阳接壤,南与平顶山相连。正所谓洛河之上,山水具阳,故称之为洛阳!

阿柒回来的机会很多,但她却从未进城,甚至不愿在其周边活动。

可她今日还是来了。

其一,是为了寻找传言的源头。

其二,则是与几位故人叙旧。

阿柒坐在茶馆里,细细品着碗中的茶。

这茶叶并不好,喝起来甚至有些苦涩,但她却依然欢喜。

因为......

里面有往昔的味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纵然是神都洛阳,也会有江湖人的据点。而茶馆,就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

酒馆里的客人不时向外张望,似乎在警惕着什么。

忽然,街道上传来一阵匆匆的马蹄声,茶馆里的人们一下子全都跑了出去,不少人甚至发出了惊疑之声。

他们都是江湖人,深知江湖事,若无惊变怎会如此慌张?

阿柒心中有些疑惑,待她起身走到门口,才发现众人瞧的却是一辆马车。

那不过是寻常商铺拉货的马车,自然不会如何金贵,甚至显得十分破旧,但上面赶车的马夫却极不普通。

那是一位老者,头戴斗笠,身穿蓑衣,口中叼着一杆翠玉烟枪,上面还隐隐透着一丝火气。

阿柒忍不住道:“怎会是他?”

“为何不会是他?”

一道沉吟声在阿柒身后响起,她扭头看去,只是瞧了一眼,就转身回到座位上去。

搭话的是个俊朗青年,他生的眉清目秀,身着青衣,体态匀称,手持折扇,活脱脱的书生模样。

书生坐到阿柒对面,笑吟吟地看着她,轻轻道:“阿柒,好久不见。”

阿柒面色有些不善。

茶馆中光线昏暗,她静静地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心中不禁掀起一丝波澜。

书生名唤莫祥松,当年险些成了她的丈夫。

阿柒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回来后遇到的第一个熟人竟会是他。

两人相顾无言,沉默良久。

“你当真是阴魂不散。”阿柒率先开口。

莫祥松苦笑摇头,继续道:“半年前,沈家突起大火,全庄一百二十口尽数丧身火海,也正是从那日起,有人在城中看到了符老的身影。”

符老指的便是那位车夫。

阿柒眉头微蹙,道:“你在怀疑什么?”

莫祥松道:“似他那种身份,若无实据,谁敢妄加揣测?”

阿柒冷冷道:“果然,你还是这般胆小。”

莫祥松也不气恼,继而道:“那是玉华庄的马车,我曽暗中跟踪,却未曾见过符老入庄。”

阿柒道:“这些与我有何相干?”

莫祥松道:“那便说些和你有关的。”

阿柒道:“什么?”

阿柒语气不佳,莫祥松却毫不介意,他向着阿柒靠了靠,低声道:“十年别离,此地早已物是人非,不知你此次回来,可是为了寻他?”

说到最后,莫祥松的语气忽然变得阴冷起来。

阿柒明白他指的是谁,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以为自己还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女,面对他的逼迫只能一步步的退让。

但是这次,他错了。

她已经不再为情所困,被爱所扰,不论是对他......还是他!

阿柒眼神清冷地看着他,那表情,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好在,莫祥松及时发现了这点。

他没有进一步逼迫,而是淡淡道:“只可惜,你来晚了,他早在三月之前就已离开洛阳,至于去了哪里......”

“滚!”

阿柒打断道:“你若想身死于此,尽管开口就是。”

话音落地,阿柒结了茶钱,向着城南去了。

玉华庄位于南郊,依山傍水,只要瞧见门前那两尊威严的石狮子,就可知此处的富贵与庄严。

庄主上官云中在朝为臣,其子上官宗兴于弱冠之年行走江湖,早已闯出一番声名。

庄中奴仆众多,但待人接物却彬彬有礼,绝不会仗着玉华庄的权势横行街里。

风雨渐停,树叶依旧簌簌地响着。

郁山的景致依旧那么美,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若是在雨后,更能生出了几分仙灵之感。

玉华庄的庄园就在山边,站在园中,抬眼望去便是勃勃山林。

此时,便有一女立于深闺之内,静静看着那番葱郁景象。

她身着素衣,但却显得分外出色。她没有佩戴任何首饰,亦没有施以粉末,却比出水芙蓉更加清秀。

她已年近三十,却依旧像十六七岁的少女,看起来年龄不大,却带有几分倾世美人的韵味。

似她这样的人儿,只该活在画中,如何会出现在这里?

女子看着满山景色,心中没有喜悦,有的只是无尽的悲凉。

她早已看惯了这种景象,十几年前就已倦了。只是那时还有她在身旁陪伴,可如今......

女子转过身子,为自己酌了满满一杯酒水,轻声说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只可惜,她已离去,就连月色也未能如愿。”

雨还在下,如何能有月光?

门外传来阵阵歌声。

这歌声轻柔、婉转,十分悦耳,更是让她感到十分熟悉。

阿柒!

每当她来寻自己时,都会哼唱这首小曲。

难道,是她回来了?

女子只觉心中燃起一团烈火,再顾不得其他,夺门而出向着歌声奔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