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人格分裂的你 第四章 姐妹之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望着眼前这温馨浪漫而暧昧不明的一幕,钱小婷像是被人在心脏上狠狠地地插了一刀似的,一动不动地愣在了原地。时间像是一瞬间完全凝固了通常,逗留在了这一刻。自己的好姐妹要抢去自己倾慕的男人?想起这里钱小婷含着泪水,心如刀割——昨晚还宽慰自己的那个女人,昨天却在这里自己的好姐妹要抢走自己爱慕的男人?。...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看着眼前这温馨而暧昧的一幕,钱小婷好像被人在心脏上狠狠地插了一刀似的,一动不动地愣在了原地。时间好像瞬间凝固了一般,停留在了这一刻。

自己的好姐妹要抢走自己爱慕的男人?

想到这里钱小婷含着泪水,心如刀割——昨夜还安慰自己的那个女人,今天却在这里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你侬我侬!

钱小婷在心里痛斥着李楠:怪不得要哄我回家,原来是想把我一脚踹开然后给自己创造机会,虚伪!

“小婷,你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有没有被烫伤?快让我看看。”时间又恢复了流动,李楠放下手里的粥,跑到钱小婷身边蹲下,仔细地查检察着钱小婷的脚。一边摸索着她细嫩的小腿一边吹着气,“痛不痛,没有烫伤吧,呼呼。”

“不用你关心了。我没事,我先收拾好这些东西。”钱小婷一把将李楠拉开,把眼泪“咽”回眼睛里,白了一眼李楠后低下头怒视着地板,就好像豆腐花摔落全都是地板的错似的。

钱小婷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心里却对李楠似有万般仇怨:要你管,你这虚伪的狐狸!

心思细腻的李楠立刻察觉到了钱小婷的不对劲。

她会不会误会我什么了,难道……李楠忽然想到了什么。

在做女人方面,钱小婷就像一场雨,哗啦啦地下,干脆又简单明了。而李楠就像大海,温柔而磅礴。其中妹妹李楠是温柔,姐姐李楠是磅礴。在大海面前,这点雨水显得过分的渺小了。

“小婷,你别误会啊,我也……我也是刚来到病房,这粥……是我路上顺便买的,张文玉手动不了了我才帮一下忙的。别误会啊……不然我将来没人要了呵呵呵。”李楠跟钱小婷解释着,端起碗舀了一勺粥要喂钱小婷,“啊——你也来一口。”

“不用了,我不饿。”虽然钱小婷性格像夏末的大雨一般单纯直爽,但毕竟是女人,对于李楠这样的解释,她的怨气和戒心未能减少半分,反而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低着头一言不发,默默收拾着地上的豆腐花。

“好香的豆腐花呀,是我们小婷特意为她的大英雄做的吗?可惜啦。我帮你收拾吧。你去‘喂养’你的英雄一些粥吧。”李楠眯着眼睛看着钱小婷微笑着,像姑妈疼爱地看着自己正在耍性子的小外甥女,然后蹲下来帮她收拾着散落在地上的豆腐花。

“我不会做豆腐花,但这是在那啥‘手艺人’排队买的,他家的豆腐花很嫩滑,本来还想给文玉哥……”此时钱小婷已经把情绪控制好了些,起身走向张文玉,深吸了一口气关切地对张文玉说道:“文玉哥,你痛不痛?还好吗,我好担心你啊。”

“还好,还好。我还没当上海贼王呢,不会就这样残废的。”张文玉虚弱地开着玩笑。想安抚一下钱小婷。

在他眼里,钱小婷就像他的妹妹一样。

“昨晚,还好有你,当时我……我好害怕,我好害怕你有什么事……那我……。”钱小婷说着开始抽泣起来,蹲下来轻柔地握着张文玉的手。

“没事的,我们这不是都好好的吗。别哭了,啊。只要你……只要你没事就好了。”张文玉温柔地笑了笑,虚弱地抬起左手轻轻抚了抚钱小婷的头。

张文玉忽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自己被狗咬住,慌乱中只听到铁棍敲打的声音和钱小婷的哭声,后面就晕过去了,也不知后面是怎么得救的。于是低头问钱小婷:“对了,昨晚……昨晚是怎么把那些疯狗赶跑的?小婷,你还记得吗?”

“好像是小……小楠,我好像看见她用什么棍子把狗赶跑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哭失神了。”钱小婷背对着李楠,头也不回地说道。

李楠刚把地上的豆腐花收拾好,正在清理地板,回头笑了笑,说:“额……棍子?额,我赶跑它们的?可能它们……它们……好像……”李楠一时语塞,毕竟姐姐视频里没说她怎么打狗的。

等等,棍子,赶跑?心思细腻的妹妹李楠立刻猜出到了当时打狗的大致情况,抬起头眨眨眼说:“额,我慌乱之下不知哪儿找来了根棍子,然后胡乱挥舞着,狗狗们……可能看我样子可怜就走了吧。呵呵呵,具体我也不大清楚怎么回事。毕竟是狗狗嘛,可能是一时冲动才咬了人的,冷静下来就会乖了的。”

“呵呵呵,小楠你一定……一定是我们的幸运星。你一来就感化它们了。你才是……。”张文宇虚弱地笑着,温柔地看着李楠,就像在看一朵花,一片云,一弯新月。

“是啊,那我们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大家都没事就好了。这样吧,小婷你在这里照顾张文玉,我可能要回去休息一下,然后给你们带一些换洗的衣物之类的好吗?就不打扰你们了呀,我先走了呵呵呵。”李楠收拾好拖把,回头温柔地看了一眼张文玉和钱小婷,默默地走了出去。

病房里钱小婷慢慢地给张文玉喂着粥。下雨了,雨哗啦啦地冲刷着地板,把地板刷洗了几遍后又毫无征兆地停了,只留下一洼一洼的雨水。

李楠回到自己的房子睡了一会儿,然后买了些换洗的衣物、洗漱用品之类的就向医院走去。快到医院的时候恰好遇见了出来买午餐的钱小婷。

“小婷,出来买午餐呀,张文玉那边还好吗?我给他买了些换洗的衣物,额……你别误会呀,我只是把他当作哥哥,当作亲人一样对待而已。就像对待你一样……”

“你咒谁呢?我很好,我不需要你‘那个’样子对待我!你明知我喜欢张文玉你还……哼!”钱小婷瞪了李楠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你别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于我来说,你们真的对我很重要,所以我才……”

“行了吧,假惺惺的,我还以为你是什么纯良的好人家,哼,心机比海还深,昨晚故意把我支走的吧,好啊,那你就继续假惺惺的吧,医院你别去了,衣服我会自己买的,你就别操那份心了!”钱小婷不领李楠的情,转头若有若无地骂了句,“臭婊子!”,便头也不回地冲向了斑马线。

这种情况如果是让暴躁的姐姐李楠遇到的话,估计得把这一片给炸了给才能平息她的怒火。但今天的人格恰好是温柔的妹妹李楠,温柔的妹妹好像把她所有的坏脾气全给了她的另一个人格似的,自己只剩下纯粹的温柔,包容与爱。

“等等小婷,红灯!”

“嘎——滴滴,滴——!”一辆货车来不及刹住车,忽然向钱小婷侧面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撞上。

“啊?!”钱小婷来惊吓过度全身瘫软了起来。这时李楠冲了上去,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钱小婷抱起用力转身往后拽,把钱小婷“般”到了安全的一边。“蹭——”的一声,货车擦着李楠的右肩膀呼啸而过。

那一刻,百褶裙随风飘起,李楠抱着钱小婷在湿滑的柏油马路上旋转起来,仿佛两只白天鹅在池塘边共舞。

“嘎——!,”货车往前滑行了三四米才停下。

几块衣服的碎片在空中飞舞着,“啪——”,两只白天鹅在风中旋转了一圈后应声落在了雨后的柏油马路上。溅起一片雨花。

“找死啊!红灯,不要命啦!”货车司机捏着冷汗从车上缓缓下来。他的腿也软了,好像刚刚那一脚刹车用尽了他余生所有的力气。

李楠被货车蹭到了后背的肩膀部位,衣服被擦得破烂不堪,鲜红的血液将白色暖玉般的肌肤染红,扎好的头发散开来,把蓝色的发带甩到了肮脏的水洼里。场面一片狼藉。

此时李楠还紧紧的抱着惊魂未定的钱小婷,发出痛苦的喘息,“哼呵…呵,小婷你没事吧,没事吧,我不能没有你。不要……不要误会我,不要……。”

吓懵了的钱小婷颤抖着转过身来。泪眼汪汪地看着李楠,颤抖着的手不小心摸到了李楠背后的血。血液黏糊糊的,鲜艳的红色像火一般灼伤着钱小婷的眼睛。

钱小婷流着泪抱住李楠,“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刚刚还骂你婊子,呜呜呜。”钱小婷哇啦啦地哭了出来,厌恶,憎恨在一瞬间被惊恐和的感动覆盖,矛盾的情绪在那一瞬间猛烈地撞击着,扭打着。几乎要把钱小婷的灵魂“烧毁”。

“因为……因为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温…温暖我的人。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我……我爱你……”说完李楠虚弱地晕倒了。

救护车匆忙地在道路上穿梭着。雨后的阳光猛烈地烤着大地,将雨水晒干。上海市的空气又像被洗干净烘干了的衣服一样,暂时散发着干净清新的味道。

钱小婷哭成了一个泪人,或许她真的是雨做的,泪水在流了一夜之后,现在依然能如泉水般奔涌而出,不知疲倦地清洗着她那小小的南瓜子脸。

妆也花了,心也乱了。钱小婷紧紧地抓着李楠纤柔而苍白的手,不停地抽泣着。

她终于明白了,原来李楠竟那么的在乎自己,而自己却狠心地伤害着一个温柔地爱着自己的女人,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女人——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甚至包括宝贵的生命。

“我再不怨你了,再不怨你了,张文玉他爱谁谁去呜呜呜……”钱小婷在救护车里哭喊着,头发乱糟糟的,像一个脏孩子。

旁边戴口罩的小护士听见了这话,吃惊地瞪了瞪大眼睛,向上抿了抿嘴,好像懂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鲜艳的红在白净的百褶裙上勾勒出了一幅幅画。娇艳的花儿终于冲破了寒冷的冬,阳光把山上的冰雪融化成了清澈的泉水向山下流去,一股股暖流流遍了大地全身,滋润着每一颗花草,抚摸着每一寸土壤。

钱小婷一路护着受伤的李楠,泪水如清泉般流淌着。如果爱与性别无关的话,那这两个女人现在就是在热烈地相爱着吧。这样的爱就像高原上的清泉,清澈透明,没有一丝污染,单纯而美好。

或许,最终人类心心念念的将不再只是性而已了,还有纯真而永恒的爱,温暖人心的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