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人格分裂的你 第三章 温柔剑、刮骨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早上十点三十分。急救室的灯亮着,钱小婷和李楠急切地耐心的等待着。呜呜呜,文玉哥流了那么多血,会有生命非常危险吧。我该怎么办,要不然他半残了我就照料他一辈子。哭成泪人的钱小婷在急救室门口来来回回踱着步,暗自发誓。哎,这么一表人才的一片大好青年就这么半残了?怪可急救室的灯亮着,钱小婷和李楠焦急地等待着。。...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晚上十点三十分。

急救室的灯亮着,钱小婷和李楠焦急地等待着。

呜呜呜,文玉哥流了那么多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我该怎么办,要是他残废了我就照顾他一辈子。哭成泪人的钱小婷在急救室门口来回踱着步,暗暗起誓。

哎,这么一表人才的大好青年就这么残废了?怪可惜的。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啊。李楠双手交叉在胸前,暗自感叹着。

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长舒一口气说:“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暂时稳定了。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所以请两位……女朋友?先不要打扰病人,让病人好好休息。”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活着就好……”钱小婷一边哭一边跟医生道着谢。

“医生,病人的手能保得住吗?不会成残废吧,啧……”李楠啧了一声看着医生。

钱小婷一听这话,好不容易放松了一点的心立马又被揪了起来。抬着泪眼焦急地望着医生,惶然不知所错。

“不会的,手可以保住,小伙子身体挺好。骨头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手没问题,但手要修养几个月后才能恢复行动能力。”医生边擦汗边解释着试图安慰两位“女朋友”。

“呜呜呜,还好,还好,如果文玉哥有什么好歹我……”钱小婷捂着嘴蹲下哭了起来。

李楠松了口气,蹲下来拍了拍钱小婷的背,“哎呀,别哭啦,这不是没事了吗,好啦,这下你不用守寡啦,张文玉也不用练黯然销魂掌啦。哈,咻咻。”李楠一边说一边用单手比划着“黯然销魂掌”。

“呜呜呜,你还开玩笑,人家都快急死了……”钱小婷泣不成声。或者应该说是涕不成声。因为她话还没说全,鼻涕就哗啦啦地从鼻子淌了出来。李楠心疼又嫌弃地从钱小婷口袋里拿出纸巾,一只手扶着钱小婷的脸,另一只手嫌弃地帮她擦去鼻涕和泪水。像是第一次当妈的女人,拿着抹布用力地帮自己调皮的脏孩子擦脸似的——心怀爱意又满脸嫌弃——心想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玩意儿。

“诶…!诶,等等,还没擦干净,唉……”李楠无奈地叹了口气,鼻涕还没完全擦干净,钱小婷就像个孩子一样乌拉拉地钻进了李楠的怀里。姐姐李楠虽然脾气暴躁,但面对这涕不成声的可怜人儿,也只好既无奈又嫌弃地抱着她。此刻,姐姐李楠感觉自己竟有些心疼这个可怜人儿。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温柔”?什么乱七八糟的,搞的老娘的暴躁人设差点崩塌。姐姐李楠心里莫名地感叹着。好吧,反正有妹妹帮洗衣服。蹭脏了就蹭脏了吧。

钱小婷像是听到了李楠的心声,对着李楠柔软的胸脯,左右肆意地蹭了几下自己的脸。

哎呀,妈呀。

“叮——咚,你好主人,我是沙拉,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三十分了,要睡觉了哦。”这时李楠的手机备忘录响起,里面传来山寨手机智能语音小姐“沙拉”的声音。

李楠猛然想起了重要的事情,晚上十二点前必须睡着,不然就会出现两个人格在清醒状态下交换的状态,异常的难受——就像有一个人不停地想要从自己的身体里冒出来。两个人格不停地变换着,交错着,互相吞噬着,接着反胃,干呕,晕倒。就像喝了一夜酒的醉妇一般。

李楠看了眼时间。扶起钱小婷坐在凳子上,假装肚子疼捂着肚子说:“小婷,我肚子好疼啊,可能汽水喝太多了,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去个厕所就回来哈。”

钱小婷哭着拿出纸巾递给李楠,抽泣着说:“呜呜呜,你怎么了,你不要也出事情啊,我怎么办啊……呜呜呜”

“哎呀!听话!别哭!”

钱小婷被李楠忽然的“自我”吓了一跳,张嘴哇哇哭了起来。

“啊~,小婷别哭别哭了啊。姐姐没事哒,姐姐不会不管你哒啊,哈哈哈。”意识到语气不对,李楠赶紧捏了捏嗓子学着温柔的声音安慰钱小婷。说完一溜烟跑去了厕所。

只留下钱小婷在医院的冷板凳上仰天长“啸”。由于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医院闹了鬼。值班的护士赶紧走过来把钱小婷安抚了下来。

周围终于没人了,姐姐李楠赶紧拿出手机开始录视频,把今天的遭遇和工作内容录了下来:

妹!等一下你会从医院板凳上醒过来,工作文件和日志在D盘,今天张文玉被狗咬了,但没大碍,钱小婷在外面哭,没了,你自己看着办啊,还有,这衣服。

哎呀,妈呀……

接着姐姐定好闹钟到零点十五分,拿出安眠药,在厕所里磕下半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磕的是会让自己嗨起来的药。磕完药后姐姐立刻溜到另一楼层。此时药力慢慢发作姐姐连忙拿山寨手机当枕头枕着,仰着躺在医院的长凳上沉沉睡去,场面十分“壮阔”,如果不是在医院,别人还以为她是流浪的醉妇。

“叮咚,叮咚,嗡嗡……”闹钟响起,震动调到最大的手机差点把李楠震出脑震荡。就这样,另一个人格——妹妹李楠缓缓睁开眼睛,拿起手机,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懵懂恍惚着。

医院?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医院?

妹妹李楠轻轻晃了晃头,定了定神。反应过来,赶紧打开了手机。看完手机后。妹妹李楠边随便整理了下自己,急匆匆地迈着碎布走向了急诊室。

急诊室只剩钱小婷在冷板凳上不知所措地抽泣着。看到李楠走过来才缓缓站起来,泪水又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李楠走过去温柔地把钱小婷抱住,轻轻地抚摸着钱小婷的背安慰她道:“没事了,我在这儿呢,小婷别害怕,很快就会好了、啊……”李楠安慰着钱小婷,用湿纸巾慢慢地给她擦干净脸,然后去打了杯热水递给她。

“医生说张文玉没事了那肯定是没事了的呀、啊,医生肯定是不会骗我们的呀。别哭了、啊,还好张文玉这次受伤的只是手而已,很快就会恢复得和以前一样的了。小婷别哭了、啊,我们留着些力气去照顾张文玉好不好。你想啊,明天早上起来,张文玉手受了伤,行动多不方便啊,那时候需要你的照顾呀,张文玉要是知道我们小婷可以好好照顾他,那得多高兴啊。”

钱小婷的泪水终于止住了。抽泣着说:“好,好,我一定会……会好好照顾张文玉的……”说着喝了口李楠打来的热水。

“张文玉那边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们现在也不能打扰张文玉休息的啊,我先送你回去家里休息好不好呀,然后你明天休息好了我们就可以一起来照他了啊好不好,嗯哼。”李楠看到钱小婷几乎哭脱了相,于是想把她安抚好之后她送回家休息。

钱小婷看了一眼张文玉的病房,想想李楠的话也有道理,于是就在李楠的安慰下一起打车回了家。路上李楠简单地为钱小婷梳理了一下。到家后把钱小婷哄上床,便又打车回到了医院。

李楠静静地在病房外守着,观察着张文玉的情况。直到天快亮了医生护士都说张文玉情况完全稳定了才回了家。

天亮了,张文玉醒了过来。昨夜的战斗和失血过多使他十分虚弱,看上去就像被妖怪吸干了精气的大树一般。

这时早已来到医院的李楠捧了盆热水轻轻地走进了病房,“你醒啦,医生说你的伤没有伤到骨头,修养过后就会好了的。很虚弱吧,昨晚你可真勇敢,能和那么凶的狗搏斗。你是一个英雄哦。”说着李楠用干净的毛巾一点一点地给张文玉擦着脸。

“我刚刚在家里煲了点白粥,等一下给你梳洗干净后你可得乖乖吃一点、啊,这样才能恢复得快一点。”李楠温柔地说着,用毛巾轻轻擦拭着张文玉的脸和脖子,胸口,然后是没受伤的手和脚。梳理了下他的头发,轻柔地帮张文玉按摩了十几分钟分钟太阳穴和脖子。

张文玉感觉一下子舒适了许多,慢慢地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感受着李楠纤细的手在身上按揉的感觉,好像温泉流过全身,流淌进他的血液里,把他的痛苦全部带走。把他从痛苦的炼狱里拯救了出来。

望着纤弱的李楠,张文玉却感觉好像进入了一个无形的保护圈,充满了安全感。李楠关切的声音和温柔眼神深深地麻醉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很轻,连骨头也是空心的了,整个人静静地飘在空气中。心脏也慢慢有力地跳动起来,呼吸也顺畅了起来。闻着李楠淡淡的白玫瑰花香似的体香。张文玉感觉心里暖暖的。

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吗?

李楠吹了吹汤勺上的粥,靠近鼻息前轻轻感受了下热量,“嗯,温度正好,来,慢慢地喝一点。你可以吗我的大英雄。”

张文玉柔和地看了着李楠点了点头。

细腻的粥一点一点地流进张文玉的嘴里,清香而微甜。滑入喉咙,慢慢地暖着张文玉的胃和心。这是他喝过最美味的粥了。粥里面充斥着温热的柔情和清甜的碳水化合物,流进身体里经过一系列化学反应转变成强大的力量流遍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他觉得他又行了,他是要当上海贼王的男人。

梨花院落蓉蓉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病房里,李楠的倩影陪伴着张文玉,好似春风摇曳着柳枝。温馨和谐。

“文玉哥,我……”门外闯进一个身影,钱小婷焦急地冲进病房却看见了这一幕愣在原地。

“彭愣——”装着豆腐花的保温盒从钱小婷的手里滑落,重重地掉到地上。

温热而雪白的豆腐花散落了一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