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殿下去逍遥 001 赐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天宝十三年春,清晨。昨夜落得雪刚化,尚未热闹起来的街上呼呼啦啦的来了一群宫中打扮的人,直直地朝着城北而去。原是皇帝下旨,命户部尚书秦权之嫡女三日后入宫,伴太子左右,封为太子...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天宝十三年春,清晨。

昨夜落得雪刚化,尚未热闹起来的街上呼呼啦啦的来了一群宫中打扮的人,直直地朝着城北而去。

原是皇帝下旨,命户部尚书秦权之嫡女三日后入宫,伴太子左右,封为太子良娣。

“恭喜秦大人,恭喜秦小姐。”大太监宣完旨意后笑眯眯的奉承着。

秦夫人起身,塞了一荷包银子给前来宣旨的大太监手中,又顺着说了几句吉利话,才将人送走。

“阿爹。”秦月桐捏着素帕站起身来,望向了还没来得及换下朝服的秦权:“这婚事......”

自皇帝病了一场后,朝中便分为了两派。

一派是以范丞相为首拥护谦王,另一派,则由皇后母族荀大将军为首,拥护着的,自然是太子。

而秦权,向来不喜朝堂上的波诡云谲,一直不偏不倚,保持中立的态度。

如今,这旨意一下,秦权便不得不掺和到其中去了。

“旨意已下,唯有遵从。”秦权攥着圣旨,愁眉不展的离开了正厅。

“月桐,这婚事有何不好的,能入宫伴太子左右,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秦夫人脸上笑开一朵花来。

倒是分不清楚是真心欢喜,还是幸灾乐祸了。

秦月桐提了提唇角,懒得同她多费口舌:“跪了这么一会儿,有些累了,白芪,我们回去吧。”

说罢,转身就走了。

只剩下秦夫人一脸不满地瞪着秦月桐的背影。

“小姐,这不是喜事吗,怎么你和老爷看上去都不高兴?”白芪快走两步,挪到了秦月桐身侧。

秦月桐轻轻摇头:“阿爹一向不愿站队结派,也不知是谁在算计阿爹,这下,若我活着入了皇宫,成了太子良娣,那阿爹便不得不归结到太子那派去了。”

“可是,太子理应继承皇位的啊,不然,做什么要立太子。”

“傻白芪,你若是将你对吃食的热爱分一半到旁的事情上去,也断不会问我这个问题。”

白芪挠挠头,傻笑了两声:“好小姐,白芪脑子蠢笨,便是分心到旁的事情上去,也未必明白的。”

秦月桐抬脚跨进了自己的院门,一抬眼便瞧见了院内那棵光秃着枝丫的桃树。

这桃树,两三年没开花结果了,院里的丫头都说这树枯死了,劝她砍了,栽种个新的。

可她哪里舍得,这桃树,是阿娘还在的时候,她与阿娘一起种下的。

“等到我们月桐长大了,这桃树开满花的时候,阿娘便给月桐寻一门好亲事,风风光光的把我们月桐嫁出去。”

“月桐不要,月桐要一直陪着阿娘。”

小时候的傻话,如今倒是觉得不傻了,若真能不嫁,该有多好。

秦月桐的院子在府中最南边,看着位置不错,实际很是荒凉。

阿娘尚在的时候,这里不过是她躲避背书念字的玩处,阿娘走了之后,秦夫人使法子把她从原先的院子挤了出去。

而这里,倒也真成了她的避难所。

阿娘走了八年,她如今也已十五岁。

秦月桐坐在铜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人温柔雅致,生得一张鹅蛋脸,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澄澈的眸子,而那一张樱桃小嘴,不点而朱,粉嫩红润。

她承了阿娘的好相貌,那一双眼睛,最是神似阿娘。

如秋日晴空一般明净,看上去清澈无暇,不沾染一丝人间烟火。

“小姐,怎么瞧自己还瞧的入迷了。”白芪卸下秦月桐头上的钗环,笑着开口打趣。

秦月桐低声地笑着,唇边荡漾起两颗酒窝。

“我瞧着你是又不想吃晚饭了。”

“好姑娘,我知错了,晚饭不吃,我会饿的睡不着的。”白芪求饶,蹲在她身旁收拾首饰匣子。

“小姐,你还没回答我呢。”

秦月桐低头缕着秀发,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回答什么?”

“太子的事情啊。”

“太子?”秦月桐幽幽的叹出一口气:“太子虽贵为太子,可惜是个身子骨不大好的,坊间传闻,他活不过二十五岁。”

“啊?!”白芪眼睛一瞪:“那如何嫁得。”

“嫁与不嫁,岂是我能说的算的,即便是阿爹,也置喙不得半分,这便是皇权。”

“怪不得夫人没半分眼红嫉妒的,原来是在看小姐的笑话。”白芪忿忿不平的磨牙,听那声音,像是要吃人。

秦月桐没好气的笑了起来:“罢了,替我更衣吧,今日须得出去一趟。”

“又要去凤鸣寺见洛公子吗?”白芪说话间,从床底的黑箱子里取出一套衣衫来,转而伺候秦月桐更衣。

“我被赐婚的事,想来表哥也该知道了,若我今日不去,他怕是睡不成安稳觉了。”

秦月桐低头理了理衣袖,复又坐到铜镜前,将木梳递到了白芪手中。

“也是,洛公子向来疼爱小姐,只是,过几日入了宫,怕是没什么机会再与洛公子见面了。”

白芪手巧,不过两句话的功夫,便替秦月桐束好了发。

“一切尚未可知。”秦月桐挑了个木簪子递过去,“今日,你就别跟着去了。若是有人来了,也好替我挡一挡。”

白芪满脸不情愿,但也没其他办法,只能眼瞧着秦月桐从后门离开。

凤鸣寺在城郊的山上,这会儿日头刚挂头顶,一来一回,晚上倒是不耽误去给阿爹请安。

秦月桐身着月白色染墨长衫,外头罩了件狐皮夹袄,骑着刚租来的快马,迎着寒风往凤鸣寺去。

同一时辰,东宫也罕见的有了几分热闹。

德喜招呼着宫女太监们挂绸布,双喜指挥着侍卫们挂红灯笼。

“往南挪点儿,歪了。”

“这位置行吗?”

“太矮了,要高些,再高些。”

正热闹着呢,忽听院外传来一阵咳嗽声,众人皆停手,齐刷刷的行礼:“太子殿下。”

“起来吧。”来人裹着厚厚的披风,怀中抱着暖炉,那披风将人裹得密不透风,可即便如此,太子殿下依旧一脸病色。

若非方才咳嗽了两声,因气急而红润了几分的脸颊,那脸色必然是苍白如纸一般。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