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笙如故 第六节 车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九八六年,深秋。一位更年轻女人被一位年青的女人从一栋超豪华的别墅里赶了出,陪着这个更年轻女人的仅有一只被无情地的扔出的小行李箱。别墅大门被重重地关上门,更年轻女人站在门口抬起头望着二楼的窗户,眼里饱含了无助,身体有些发颤,却一滴眼泪也也没。站了足一位年轻女人被一位年长的女人从一栋豪华的别墅里赶了出来,陪着这个年轻女人的只有一只被无情的扔出来的小行李箱。。...

笙笙如故

推荐指数:10分

《笙笙如故》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一九九六年,秋天。

一位年轻女人被一位年长的女人从一栋豪华的别墅里赶了出来,陪着这个年轻女人的只有一只被无情的扔出来的小行李箱。

别墅大门被重重地关上,年轻女人站在门口抬头看着二楼的窗户,眼里充满了绝望,身体有些发抖,却是一滴眼泪也没有。站了足足十分钟,一阵秋风吹过,旁边的树叶徐徐落下,伴随着唦唦的声响。年轻女人转过了身朝外走去。就在这时,别墅大门再次打开了,一个小男孩哭着从里面跑出来,向年轻女人的方向跑去。

“妈妈,你别走!”小男孩被跟出来的年长女人一把拉住,任他挣扎,也逃不出去。

年轻女人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

“妈妈,你说要陪我过生日!”

年轻女人脚下顿了顿,一滴眼泪终于从眼角落下。

但是她仍旧没有回头,只是在短短的几秒钟后消失在了转角处。

整个别墅的院子里都充斥着小男孩哭泣的嘶吼声。

二楼窗户里坐着一个男人,他伸手拭去了滑落在脸上的泪水。

另外一位年轻女人走进了二楼房间,“国志,她走了。”

男人背对着女人坐着,没有回话。

两天后,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结婚了。

离开的女人回到了乡下的老家,这里有一间小破屋和一片无边无际的田野。

“姐。”小破屋里跑出来一位正值大好青春的女孩,一把抱住了这个拎着行李箱的孤独女人。

姐姐叫温婉,妹妹叫温雅。她们从小就生活在这片美丽但是贫苦的田野上,后来姐姐去城里读书认识了陌国志,很快就嫁了过去,来年秋天便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取名为陌璟昊。妹妹一直羡慕姐姐可以嫁到有钱人家,可以去大城市过上衣食无忧,幸福的生活了。但是妹妹不知道的是姐姐这几年过的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直到这次姐姐回来,妹妹才明白。婚姻永远不应该是劫富济贫,人得自己有本事。

回到家乡的温婉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最难过的不是一个人的离开,而是每天早上当你醒过来的时候,都要把这件事情重新再接受一次。

温婉不再是城里那个把自己包裹在坚硬躯壳下的女人,回到家乡,脱下了坚强的外壳,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吃饭没有胃口,经常恶心想吐,整个人一下子消瘦了很多。

“姐,在这样下去也不行啊。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温雅看着日渐消瘦的姐姐,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从小认识的姐姐,就是一个坚强,报喜不报忧的人。对于温雅来说,温婉既是姐姐,又是爸爸,又是妈妈,姐妹俩从小相依为命,姐姐把好的都给了妹妹。就连这次去城里读书,姐姐一开始也是百般不愿意,想把钱留下来,让妹妹以后有机会能去到更好的地方。

这次她孤身一人从城里回来,什么也没有多说,温雅也不敢多问。

终于在妹妹温雅的多次要求下,温婉去了镇上的医院,怀孕六周了,孩子的父亲是陌国志。

这个消息像一道温暖的曙光照进温婉的生活。她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她这一次想自私的拥有这个孩子,尽管她可能不能给这个孩子足够好的物质条件。她总觉得或许这是他留给她最后的挂念。

所有极致的情感都是短暂的,比如极致的喜悦,或是彻底的悲伤。几个月后,这个孩子就像小天使一样出现在温婉的生命中。

村里本来就在温婉回来以后四处流传着温婉在城里被男人抛弃的传闻,在孩子出生以后,这些传闻就越来越离谱,甚至有人说这个孩子是温婉和野男人生的。毁掉一个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简单,只需要谣言跟八卦群众。

温婉只好带着孩子和妹妹去了小镇,选择逃离这一切,重新开始。

她到一所小学校当了老师,她希望所有的孩子们以后都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彻彻底底的从大山里走出去。温雅也在镇上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和合适的男人,结了婚。一切都开始慢慢的好起来。

陌雨笙渐渐地长大了,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放学后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接,她开始发现自己和别的孩子的不同,忍不住会问自己的妈妈,爸爸去哪了呢?

温婉看着一天天长大的陌雨笙,她不希望这个小天使在仇恨中长大,她只希望她的世界全是美好。温婉没有把真实的一切都告诉她,只是说爸爸因为生病去世了。实话的一部分是爸爸妈妈在一起那些美好的回忆,陌雨笙很喜欢听妈妈讲这些事情,这让她感觉到爸爸好像就在身边一样。

陌雨笙七岁的时候,有一天从学校回家,家里客厅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温婉拉过陌雨笙说:“叫傅叔叔。”

“傅叔叔。”

“我的儿子也和你差不多大。”这个男人轻轻的拍了拍陌雨笙的小脑袋,笑容很和蔼。

陌雨笙眼睛里充满了问号,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七年来,温婉从来没有和别的任何男人走得近过,也从来没有陌生男人来过家里。

“难道这个人会成为自己的爸爸吗?”陌雨笙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男人,和这个镇子里的别的男人相比,笔直的西装和优雅的谈吐让他在陌雨笙的印象中帅了很多。

温婉把陌雨笙拉进房间,倒了杯水,陌雨笙乖巧地坐在桌子前拿出了作业开始写。温婉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陌雨笙自然是没有心思写作业的,她悄悄趴到门边,想听听外面的谈话声。无奈外面两人说话声音很小,房间又和客厅隔着一段距离,只能勉强听清楚断断续续的几个字。

过了没多久,这个男人就走了。

陌雨笙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吃晚饭的时候在饭桌上问道:“妈妈,那个叔叔是谁啊?”

“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哦。”温婉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告诉陌雨笙,该怎么告诉她她的爸爸并没有死。

第二天早上陌雨笙还是和平时一样去学校上课,放学之后她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家,她在期待,那个叔叔会不会今天又来了。

回到家里以后才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天晚上温婉很晚才回来,回来之后就直接走进房间,从衣柜顶上取下来一个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

陌雨笙见状,着急地问她:“妈妈,你要和傅叔叔走吗?”

“是的。”

“那我呢?”

“雨笙,傅叔叔是你爸爸的朋友,对不起,妈妈骗了你,爸爸并没有去世。你要和妈妈一起去找爸爸。”

陌雨笙顿了几秒钟。

“太好了,我有爸爸了!”陌雨笙笑得是那么美好,温婉看着她,眼里闪起了泪花。希望这世间所有的光芒都能洒在这个孩子身上。

这天晚上温婉抱着熟睡中的陌雨笙难以入眠,她等这一天等了七年了,只因为陌国志的一句话。

“我会来接你的。”

等了整整七年,音讯全无。终于消息和这个名为傅强的男人一起来了。傅强带来了陌国志的信,陌国志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办法亲自来接她们母女俩,委托陌国志的司机傅宇来接她。她认得他的字迹,就是他!他没有忘记她!

世事无常,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有时候,不幸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幸运的人身上。

小轿车从陡峭的悬崖上翻滚下去了。温婉用整个身体护住了仅仅七岁的陌雨笙。

等到温雅赶到医院的时候温婉已经去世了,傅强当场死亡。只有小小的陌雨笙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手上挂着吊瓶,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样子让人很是心疼。

因为傅强和温婉的离世,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温婉是为何出现在那辆车上,傅强又为何会开车出现在这里。这场车祸被警方定义为简单的意外事件。

温雅的孩子也到了需要花钱的时候,他的丈夫拒绝再收养一个孩子。而且现在的治疗费用对于她们来说已经很困难了。不得已之下,温雅回到温婉家里,翻遍了所有的柜子,最后在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里找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温婉和陌国志,摄于一九九一年八月一日,照片的背后写着一个电话和一串地址。

温雅打通了电话,但是却没有人接通,连着打了很多次,都没有人接听。

温雅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只好连夜进城去找照片上那个地址。还好,路途一切顺利。

温雅见到了陌国志,告诉了他所发生的一切,以及他和温婉还有一个女儿。

陌国志立马把陌雨笙转移到了城市里的大医院,给了温雅一大笔钱,出于感谢,也出于愧疚。温雅也没有拒绝,她觉得这是陌国志欠她姐姐的。

陌雨笙醒来以后就看到了守在床边的陌国志。

“你是爸爸吗?”陌雨笙声音颤抖的问道。

“雨笙,我是爸爸,我是爸爸。”

“我终于有爸爸了。”

陌国志激动的眼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这七年让孩子受苦了。他其实这七年一直关注着这母女俩的消息。是的,他一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他不忍心把她从温婉身边夺走,他已经夺走了陌璟昊。

“爸爸,妈妈呢?”

“以后你就叫她妈妈吧,对不起,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和妈妈。”陌国志把身后的徐佳英往前拉了拉。徐佳英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孩子,也满是心疼。

陌雨笙看了看徐佳英,没有再说话。年仅七岁的她,却都明白了,自己再也没有妈妈了。

在医院的日子里,陌国志一直陪着陌雨笙,陌雨笙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爸爸消失了七年,在她睁眼看到徐佳英的时候,她就该明白了。

在傅强的车上,陌雨笙问过温婉这个问题。温婉也并没有正面回答:“以后你会知道的。”

“你会恨爸爸吗?”

“恨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该为了这个世界美好的那一部分活着不是吗?”

这是温婉留给陌雨笙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句话一直支撑着陌雨笙往后的生活,所以关于陌国志为什么消失了七年,她也不再关心了,于她而言都不重要了。

在陌雨笙的记忆里,住在医院的这段时间是陌国志和她说话说得最多的日子,也是陌国志陪在她的身边最多的日子。话少的陌国志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他很少表达自己,总是把自己的关心和爱护藏在心底。

陌国志给温婉挑了一块很好的墓地,在一棵白玉兰树下。每年都会在温婉的忌日这天带着陌雨笙去看她。

陌璟昊放学回家,走在院子里的时候就看到二楼的阳台上站着一个小女孩,落日的余晖刚好洒在她的脸颊上。陌璟昊站在院子里有些愣住了。

回到陌国志家里的陌雨笙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个亲哥哥陌璟昊。陌璟昊从小就知道徐佳英只是自己的养母,他一直想见自己亲生的母亲。他一直在凭借自己的努力,学会独立做一切事情。他想要等到长大以后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见到陌雨笙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了。他也有点感谢,感谢老天把陌雨笙这个小天使送到他身边,让他感觉到好像妈妈一直都在。

徐佳英对陌雨笙也很好,前不久徐佳英才因为意外失去了腹中的孩子,也失去了生育的机会。徐佳英感觉这可能是老天给她的另一个做母亲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同时也是想弥补对温婉的亏欠。

陌雨笙在这个家过得很好,物质条件比以前好了太多,还有关心照顾她的哥哥,喜欢女孩儿的养母。唯独家里的奶奶好像不太喜欢她,每次见到她总是板着个脸。

但其实陌雨笙总是在半夜被噩梦惊醒,梦里是妈妈,满脸是血的妈妈,用身体护住自己的妈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