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华衣 第四章 待遇真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四章待遇真好永和五年六月底,一次名不见经传的小范围宫女征招结束,府门的专项事务持续了半月有余,现场面试七日,共有上千名适龄女童报名,择其优者两百余人。参与征招的五个牙人...

那年华衣

推荐指数:10分

《那年华衣》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第四章待遇真好

永和五年六月底,一次名不见经传的小范围宫女征招结束,府门的专项事务持续了半月有余,现场面试七日,共有上千名适龄女童报名,择其优者两百余人。

参与征招的五个牙人都赚得盆满钵满,除却官府发放的介绍费,还有一些红包和感谢的礼物不提。

“关兄,以后可要承蒙关照了。”一位牙人冲关二作揖。

此次征招,因着关二心细考虑周全,官爷让他承担了更多上传下达的事务,牙人间也隐隐有以他为首的趋势,对他受到官爷赏识并无妒忌之意。

“兄弟们哪来的话,都是相互照拂,有钱一起赚。”关二笑容如春风,不张扬却自带几分暖意,其他几位牙人非常受用。

几人作别,关二回到家中,这春风得意的模样便有些张扬了。

“阿张,赶明儿你就不要去摆摊了!我养你。”几盏浊酒下肚,关二露出醉态。

“去去去,一边去。”张大娘收拾碗筷不理男人。

“娘,爹为什么不让你去摆摊了呀,摊上有好多婶婶喜欢跟你聊天,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他们的小女儿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张大娘,“还有好多姐姐说想要娘做的新头花。”

她哥哥一把捂住妹妹的嘴:“妹妹,爹爹喝多了,说的胡话,不作数的。”

张大娘冷哼一声:“哼,喝了点马尿就不知道南北了。”

“明儿个还要帮姨母家做活,你俩快去休息。”张大娘冲一双儿女摆摆手,言语间有些不悦。

哥哥拖着妹妹出了堂屋,留下父母两人安静相处。

夜深人静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女人打骂的声音:“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啥都不跟我商量,喝醉了尽乱说话,以后别喝酒了!”

“阿张,别生气,我那是喝醉了说话说不清楚!哎,都怪我嘴笨,你摆摊生意多好啊!不去摆摊真是浪费你的手艺!”

“……我是想说……以后我挣大钱,让阿张能好好享福。”

“真腻歪,一边去!”

……

……

皇宫内,六尚局宿舍。

天还没亮,窗外传来清脆的敲击声。

刘芳应声坐起,将被子掀开,穿衣叠被一套流程下来,旁边的宫女才刚刚起身。

她去井边洗脸刷牙时,位置还很宽敞,只有几个人。

而后去食堂取了几个包子,三两下吃完便到大堂候着。

这半月以来,刘芳在宫内旁的事也没有,就学习一些宫中规矩。

例如,练习宫人标准的站姿,站一两个时辰,再换行礼的姿势,然后再是走路的姿势。

刘芳最喜欢知识问答的环节。因为许多宫女都没有开蒙,宫人讲解宫中规矩时都是口述。

宫人讲解一遍后会提问,刘芳喜欢回答问题,虽然回答不对就会被打手心,但是刘芳还是乐此不疲。

她想着:教习的大姐姐们漂亮又有耐心,抽手心也不是特别疼,趁着这段时间赶紧把规矩记熟,免得以后挨大板子。

毕竟刚买进家的小鸡仔默认都可以享受一段精心照料,长大之后是留着生蛋还是被宰了吃,全看主人家的需要了。

……

……

时间一久,同期的宫女都很感激刘芳:多亏了这个傻丫头,自己少挨了很多打。

负责教学的宫人拿刘芳也没有办法,你若是打她,她便笑盈盈地问你:“大姐姐,可是我的回答不对吗?”

按规矩,宫人必须回答并且纠正新宫女的错误,于是又得重复一遍正确答案。

下学之后,刘芳看到教习的宫人也不绕道,反而欢喜地迎上来,小声地问道:“姐姐今日当值吧?我替您洗衣服,求您今日空闲再教教我如何作福吧,不然我又要被张姐姐打手心了。”

被刘芳拦下的王宫人没回她,目不斜视地走开了,但在出门当值前把脏衣递与她:“今日我戌时散值,你在局里那棵大榕树下好好练着。”

“谢谢王姐姐!”刘芳便欢喜地跑开了。

她觉得,宫内真是太好了,能吃饱穿暖。什么都不懂也不用担心,有漂亮姐姐教规矩,真是安逸。

今天她听好几位姐姐都说,过几日就有缺人的女官前来挑人,让大家到时候好好表现,寻一个好点的部门。

同期的宫女已经有开始托关系打听去御前的机会或者肥差了。

刘芳只晓得一个关少卿,还没能联系上,怕唐突打扰人家。

所以她也不敢私下打听,哪里才算是好差事。

于是她更殷勤地请教姐姐们,默默地把行礼的仪态练好。

只有这样,回家后才能与三郎吹牛:看!我这作揖好看吧!

……

……

果然,第二日午间,一行宫人步入六尙局。因是全然陌生的面孔,所以不少正在练习规矩的新宫女都悄悄望过去。

领头的与王尚宫作了揖后,禀明来意,便由宫人指引着来到训练的宫女们面前。

正负责教习的王宫人叫众人站定,而后几个陌生宫人便开始在新宫女走动,挑选。

刘芳很紧张,连带着身姿都绷得很僵硬。

王宫人看不得她那副没骨气的,使了个眼色。

结果刘芳没看懂,就扑闪着眼,似乎是向王宫人求助。

王宫人吸气:心下想着,这傻丫头还是在这多学几天吧。

呼吸之间,几位新宫女已经被挑出队伍。

原来今日来挑人是尚食和尚衣,因着马上下半年祭祀和典礼任务重,先来挑走十几位识得规矩的新宫女回去调教。

挑人的宫人走到刘芳身旁时,队伍里有人咳嗽了一声。

随后刘芳身侧的宫人站定,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而后发出一声嗤笑:“你,出列,站到尚衣的队伍里。”

刘芳有些受宠若惊,走出队伍。

“哎呀呀,刘姐姐,这小宫女长得干净讨喜,我们尚食局也正好缺一个手脚勤快的呢。”旁边挑选的宫人似乎对刘芳也很满意,“刘姐姐真是好眼光,我看尚衣的队伍已经快满了,不若这个小宫女入我尚食局。”

“刘姐姐,千万请行个方便。”那说话的宫人冲这位刘宫人微微一福身,言辞恳切。

刘宫人却全然不理她的脸色,微哂:“姐姐说笑了,这宫女啊,与我尚衣局有缘。”

“看着她就像是喜欢与人洗衣的小丫头呢!倒是讨喜。”嘴上说着讨喜,刘宫人的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听到这话,教习的王宫人脸色一寒。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