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华衣 第二章 姨母相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章姨母出手相助张大娘和张芹娘是饥荒年代随着父亲北上回到汴京城附近的姐妹,那个年代仅有汴京城附近有在大量招工,她们父亲靠着每天辛勤田间劳作,领着救济粮,养得起了两个半大孩子。只可惜他们母亲在逃荒的途中病危离世。姐妹两人倒也不争气,帮着父亲拓展荒地,心里想外城的民居多是五湖四海来到皇城根下讨生活的异乡客,过了两代便也以汴京良民自居,官府为了方便管理,将外城东西划分,设了里正管事。于是外城的范围越来越大,但是凝聚力还是不比那些同姓之乡。。...

那年华衣

推荐指数:10分

《那年华衣》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第二章姨母相助

张大娘和张芹娘是饥荒年代随着父亲南下来到汴京城附近的姐妹,那个年代只有汴京城附近有在大量招工,她们父亲靠着每日辛勤劳作,领着救济粮,养活了两个半大孩子。可惜他们母亲在逃难的途中病重去世。姐妹两人倒也争气,帮着父亲开拓荒地,想着法儿补贴家用,竟在城外攒出了个茅草屋,也渐渐在外城落了脚。

外城的民居多是五湖四海来到皇城根下讨生活的异乡客,过了两代便也以汴京良民自居,官府为了方便管理,将外城东西划分,设了里正管事。于是外城的范围越来越大,但是凝聚力还是不比那些同姓之乡。

张芹娘听到自家大姐说有办法的时候,揪着心口赶忙问:“可是大姐想到了什么法子?”

张大娘嘴角微扬,严肃道:“却也不是。我家男人的牙人身份去年在官府登记造册,有一些消息比较灵通。”

“因着去年皇宫遣散的宫女人数有好几百人,今年宫里要新进一批杂使宫女。”

“宫女?”

“正是。你家芳儿刚满十岁,家里又三代良民,正正好符合这宫女的要求。明天清晨去排队报名,下午官差大人检查通过了,晚上就能领到首月的例钱,4贯。往后每月例钱都有4贯。当今天子亲厚,宫女可是个香馍馍。我家男人今天刚接到招人的消息,就已经收到好几个红包了。”

“可是……宫人一当差就是十年,我家闺女要是去了,今后怎么结婚生子?这一辈子不就……”

“大姐,这卖女儿般的事我刘壮是断不会做的!”

“糊涂!前朝的宫女断不能去的,当朝的天子可是大把人抢着去侍奉的!包吃包住包用度还发月钱,搁宫里还长见识,只要芳儿恪守本分,在宫里学点东西,10年后出宫还有一笔遣散费安家置业。今年你们家里度过这个难关,哪怕芳儿以后嫁不出去,哥哥弟弟成器之后也能养她到老无忧。”

“可是……”

“如果眼下这关过不去了,芳儿哪找好人家?三郎哪能继续读书?大郎如何继续学手艺?你家大郎这两天净想着往山里跑,万一哪天遇上吊睛白额大虫,哪里是那些山货钱换得回来的?”

“妹,听姐一句。这机会是千好万好的,不然哪来那么多人给牙人塞钱。你们别忙着拒绝,要是真疼孩儿,怎么不将芳儿拉到跟前问上一问?”

屋内沉默了半晌,张芹娘望向他男人,明显是意动了。

刘壮嘴上说着不用看病,实则连续三天高烧低热反复,整个人的精力迅速地衰退,他其实心里也知道自己的伤很难医治,所以才不愿让妻子花这冤枉钱。可是他想到如果他去了,孤儿寡母又如何生活?而且大夫说他还有站起来的希望……想到此处,他紧抿着嘴,别过脸去,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好,我且叫芳儿进来。”张芹娘的眼中出现了光彩,“不过若是芳儿不愿,我们卖地也需要大姐帮忙操劳一下,毕竟大哥接触的主顾多。”

张大娘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灾荒年都过得来,哪能不管自家妹妹:“放心吧,芹娘,你家当家的这病肯定要治,姐不会放你不管的。”

“不能拖累大姐家,多亏我家当家的能干,现在大几口人都能跑能跳能干活,养得起当家的,吃得起饭。大姐莫因为我们和大哥有了罅隙。”

张大娘不再言语。

芹娘出门温声将刘芳叫入里屋,待她坐下后,细细与她说道家里如今的难处和入宫的事。

刘芳小小年纪不知道听懂了多少,听罢后第一句话竟是问:“娘,真的包吃包住还有月钱吗?”

“是的。第一个月的月钱入宫前就可以预支给爹爹看病。”芹娘解释道。

“那多好啊!”刘芳跳起来,“我想去的呀!进宫不需要花家里的钱吧?”

“不用的,芳儿。”张大姐开口承诺到,“你姨夫介绍你到官府报名到入宫之后都不需要花钱。”

“芳儿,当了宫女就不能见到爹娘了,也不能和哥哥弟弟玩了,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嫁人。”芹娘说着又开始抹眼泪。

“娘亲别哭,芳儿不怕,村头的李大嫂说她好久没见过爹娘了,她爹娘因为看不起病已经病死了。是她那抠门的大伯母把她嫁过来的,还没给她准备嫁妆,害她整天在夫家受欺负。”刘芳说话的时候将双手背在背后,把胸脯挺得高高的,像个小大人一样。

“芳儿,谁告诉你这些事的!小孩子莫听这些腌臢事。”芹娘怒骂。

躺在床上的刘壮心里更是烧得慌:自己要是不在了,子女被人欺辱可怎么办!他此刻才真正下定决心一定要治好病。

“娘,你莫气,村头的小孩都知道。”刘芳一脸认真,“娘,爹,宫女我愿意去当的,十年当差一结束,回来爹娘身体都好,哪愁嫁不出去。爹娘可以养我,更别说我在宫里可以学手艺!我也像哥哥一样,学一门好手艺!”

“芳儿……”刘壮听着这话,招招手让她靠近,他摸了摸刘芳的头,说,“把大郎和三郎叫进来。”

堂屋两兄弟早就吃完饭了,坐在原位竖着耳朵想听清里屋在说什么,此刻听到大人叫他俩的名字,赶紧起身往里走。

“爹,娘,大姨母。”二人齐声叫了人。

“三日前我在行货途中伤到了腿,伤口太深且骨头受了伤,不能下床,你二人近日辛苦了。”刘壮开口说话,语速很慢。

“不辛苦。”大郎赶紧摇头。

“爹,我正常上学,不辛苦的。您受累了。”三郎回答。

“如今我的伤必须要花很多钱才能治好,你二人可有什么方法筹钱?”刘壮徐徐引导。

“爹,孩儿无能,每日去山上猎山货卖于富人家,可筹几百文。”大郎答道。

“每日都能有收获吗?有猎户同行吗?再过一月农忙了,可还有时间照看?”刘壮一连三问。

大郎无法对答,低下头来。

“三郎,你呢?”

“爹,我可以每日抄书换取家用。一本可换取1贯200文。”

“三郎入学堂方一年,识字几何?抄书可有笔墨纸砚?纸贵如碎金,是否不会抄错?多久可抄一本?”刘壮瞪着眼,大声道,“你可还有时间读书!以后可有出路!”

三郎“噗通”一声跪下,哽咽到:“我不要出息!我要爹健健康康!”

刘芳挨着床头站着,被当前情形吓得一缩:“爹……”

“如今芳儿愿意入宫,以十年苦差救我们家当前困境,你们可知当中不易?”刘壮说话间已有哽咽之声。

大郎随即跪下:“爹!是孩儿无能!”

“大哥,弟弟快起来,我是愿意当宫女的!”刘芳转头向爹求助,“爹爹,哥哥弟弟没犯错,快让他们起来吧!”

他们的爹并不理会刘芳的求情,继续追问:“芳儿一去就是十年,出宫之后无依无靠,如若我和你们母亲不在了,你们可会嫌弃她,可会愿意供养她?如若她要出嫁,可会为她筹办嫁妆?!”

“孩儿定不会嫌弃二妹!”大郎跪在地上,红着眼框回答父亲近似诘问的话语。

“三郎愿意供养姐姐!”三郎也答。

“好,三郎去拿纸笔。”刘壮压抑着咳嗽声,“芳儿,你记住今日大郎和三郎的话,如果日后你归家爹娘不在了,他俩不守诺言,你且拿着待会写下的字据告上公堂。”

“爹!”刘芳跪下,扶住她爹爹的手,“给爹爹治病是我该尽的孝心。”

张大娘看不得一家人如此,忙打圆场:“芳儿去宫里当差是好事,兄弟姊妹如此和睦,都是当爹娘的教得好。”说罢,她便扶起还老实跪在地上的大郎,然后拍拍芹娘的肩膀,去看三郎写字据去了。

芹娘忍住心中的酸涩,拍了拍大郎的手,说道:“都是爹娘的好孩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