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华锦 第四章 疯狂一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雪一下是两天两夜,都说瑞雪金禾年,可对寒贫的贫苦百姓来说,严冬之意着有可能会熬将近下一年之春。天寒地冻,不知道要冷死多少人畜。日前,冷家村到是有件喜事,给严冬添了一个晚饭后的聊头。村西头冷大庒家要办喜事,冷家村基本上都是姓冷的,因为,以家中最短者天寒地冻,不知要冻死多少人畜。。...

九重华锦

推荐指数:10分

《九重华锦》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房客行行好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富豪公敌 大明铁骨 近身狂婿 秀才无双 怂仙的世界 星球试炼者 小人物的非凡之路 绝代枭神



大雪一下就是两天两夜,都说瑞雪兆丰年,可对寒贫的穷苦百姓来说,寒冬意味着有可能熬不到来年之春。

天寒地冻,不知要冻死多少人畜。

近日,冷家村到是有件喜事,给寒冬添了一个饭后的聊头。

村西头冷大庒家要办喜事,冷家村几乎都是姓冷的,所以,以家中最长者名字唤谁家来区别。

“这婚事怎么这么急,才听的媒婆来过,就定下迎亲的日子了,这是连纳彩也省了?”

“还纳彩,你真当是正经嫁姑娘啊...可怜的花儿啊,没娘照应的孩子就是命苦。”

“怎么?不是听说那家条件不错,就一个独子?”

“独子是没错...却是个傻子...说来也巧,要不是我家那口子赶巧在坝子村做过木匠活,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呢,这冷大庒家欺负个没娘痛的孩子,也不怕遭报应。”

“傻子?”

“嗯,是一个傻子也就罢了,嫁过去,要是能生个儿子帮着张家传宗接代,花儿的日子估摸着也比现在好点,可....哎!那就不是啥正经人家。”

“啥意思?”

“不知道吧,听说那张家当家的....作孽啊,哎,花儿娘要是在,花儿也不至于被这么欺负啊,说起来,花儿这孩子也是个软绵呆傻的,和她娘一样....”

“牛大婶...听说...听说花儿可能不是他们冷大庄家亲生的...是不是真的啊,瞧着,这哪像亲生的,是个物件用久了还有感情呢!”

“大酱他娘,你从哪听说的???这是真的假的?花儿她娘可是个老实的!”

“这...我也...只是听说听说,罢了罢了,都不在了,说啥啊,走吧走吧。”显然不想继续下去。

雪天里的冷冽,也止不住这嚼舌根的热闹,就是挑个水也能扯上一阵,估摸着是被这冬寒关在家里憋坏了。

墨宝华顶着寒风在一旁默默听着,这是村里共用的水井,盖了个茅草棚子,旁边堆着别家过冬用的草垛子,此时被白雪覆盖,但还能藏人。

说话的两人,是村里的牛大婶和大酱他娘,虽然记忆苏醒也就月余,可这村里谁是谁,她还是能分辨一二。

听的他们说完,又是蹉叹一番,走时还囔着造孽!

可不是造孽,一个半疯的傻子,已经花钱买了两个媳妇了,两个相隔不到两年,都是好好的过去,就莫名其妙病没了。

傻子爹听说年轻时就不是个好人,是出了名的恶霸,仗着有几个钱,可没少糟践人,按她们刚才说的,连傻儿子的媳妇都...那傻子的娘,更是个厉害的出名的。

不过,她更想知道的是,这冷小花,到底是不是冷家亲生的,如果不是亲生的,那冷老二的态度,还能解释的过去...

可这么一家子厉害的,如果不是亲生的,冷容忍她活到现在?

墨宝华拿着水桶,轻轻晃动绳子,好不容易费劲扯上半桶,又倒回井中,来回反复几次直到实在没力气折腾,这才打了大半桶水踉跄的往回走。

没错,陈金桂让她干这些活,她有一百个法子不干,会做,是因为她甘愿,她的利用这些农活锻炼这身板,起码,这身子能有体力支撑她走上几里地,她才能考虑离开的事。

至于婚事,这乡村山野,不说三媒六聘,起码正经嫁娶少不得一个礼字才算婚嫁,而冷小花与张家的婚事,根本算不得婚事,不过就是双方条件谈好的一桩买卖。

再次为这身体主人叹了口气。

本来,他们算计他们的,影响不到她按部就班的小谋划就好,奈何,这些人,偏生不让她安生。

她的提前离开了。难得重活一世,总不能枉费老天爷一番心意,

离开之前,该给冷小花的公道自然也不能算了。

说起这具身体,她总觉得怪怪的,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这就是她自己,就连胸口一抹朱砂痣都一样,更奇怪的是,她对冷小花所有的记忆,只停留在她清醒之前的一些零碎片段,...这也是她迟迟没有离开的原因,她想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可惜,现在条件不允许,若是真到了那什么张家,恐怕情况要比这糟糕许多。

“让你打个水,半天才回来,仔细着要去人家家里当少奶奶了,现在就给老娘这摆上谱了是吧?贱蹄子,告诉你,你就是嫁给天皇老子,你还是的唤我一声娘!我让你干嘛,你就的干嘛!”

陈金桂这两天憋着一肚子火,眼看着冷小花亲娘留下的嫁妆就要落空,想着从冷小花身上挣一笔彩礼的谋算也落空,往后还没人使唤,几头落空,哪里忍得住。

看到冷小花,哪哪都不顺眼,可劲的撒泼。

反正是个不要脸面的,跋扈混账惯了,才不会去在意什么刻薄名声。

墨宝华不予理会,习惯性的无视。

“咱的,说你两句就委屈了,还真当自己要当少奶奶了...”

委屈?她还够不上。

见人不搭理自己,火一下就串上来了,说着说着,就要动手往人身上打。

巴掌刚招呼过去,就让人喊住了。

“住手,这家还轮不到你在这吆五喝六,你敢坏了花儿的相让她嫁不出试试,别以为老婆子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盘算,你再这么不知五六,我让老二休了你。”

陈金桂现在就是个炮仗,一点就着,她从来就不怕冷老太。

听了冷老太的话,随即就往地上一坐,撒泼打滚那一套,哭爹喊娘的同时还夹带骂骂咧咧的混话。

“我不活了,我活不成,也要你们冷家陪着。”哭骂完,看引来了左邻右舍,一个挺身爬起冲进屋不知从哪摸出一把镰刀。

看到这样子,冷老太也吓的变了脸色,反应过来大声喊着:“杀人了!杀人了!”喊完就往屋里躲。

今天赶巧,冷太爷不在家,兄弟几个听到动静也没当回事,这家里哪天安静了就不正常了。

直到听的冷老太的喊声,这才拢着袖子出屋,可出来来看到陈金桂那疯魔样,再看她手里的刀,也是没一个敢上去的。

来看热闹的邻居更是不敢沾惹,谁不知道,这陈金桂就是个泼妇,只是做媳妇的这样拿刀追着婆婆砍的,也是少见,要是别人家,的沉塘。

就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陈金桂手里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朝着冷小花扔了过去。

一阵惊呼!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